•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零六章 你能保证么?

    第一百零六章 你能保证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鼎盛会,取‘定鼎九重天’之意,谁能定鼎九重天?唯有执法者!”

        寒潇然呵呵一笑,解释道:“事实上,天下所有执法者,都是从天鼎盛会这里选拔而来。在这天鼎盛会之中,所有隶属于家族实力的高手,统统被摒除在外,只要求一些没有势力的散修高手参加。而合格者,便有执法者九大片区吸纳,加以培养,便是新一代执法者?!?br />
        “确定了人选,然后再经过重重审核,便会接受执法者的修为提升,此后便是一路青云?!焙烊坏溃骸暗蹦?,我便是在天鼎盛会脱颖而出,一步步走过来,才有了今天?!?br />
        楚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而你要进入的,或者说要瞄准的,便是总决赛!因为那里,才是真正产生精英的地方。那里有很多人,都是要进入总部,接受至尊教诲的天才。而我们……需要那些天才!”

        寒潇然说道。

        楚阳凝眉,沉思,终于叹了一口气:“原来总执法大人在总部之中,缺少人手?”

        寒潇然叹息:“以前,九大片区争夺人手,各出奇谋;但本座却是自以为只需执掌东南,问心无愧,还东南一个朗朗晴天,并没有想过,要入主总部任职。所以,也并未加意笼络。但,如今情势急转直下,却是有些措手不及?!?br />
        “若是石氏家族真的谋夺执法者,那么总部定然有其内应,这个人,不揪出来,迟早是心腹大患!”

        寒潇然皱着眉头:“当然,这只是我的最坏打算,若是石家的事情能够顺利解决,东南整肃顺理成章,并没有想象之中严重,那么我们只要一个万药大典的第一医师之名头,就已经足够了?!?br />
        楚阳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小弟就竭尽全力,为老哥消除这一后顾之忧!”

        “此刻我们只是暂且一说,你暂时心中有数即可,只要到时候不要耽搁了时间,我们尽可在那时候碰头之后从长计议?!?br />
        “天鼎盛会在什么时候?”楚阳问道。

        “万药大典之后一年,同一时间,就是天鼎盛会!”寒潇然道。

        “那么,我要不要化名亲自参加天鼎盛会?”楚阳的这个问题让寒潇然沉吟了许久,拿不定主意。

        “历届天鼎盛会之中,有多少人是化名进入的呢?”楚阳问道:“连掌握执法者生死的药师都会是奸细,那么,选拔天鼎盛会的人,是不是能做到没有人化名?是否能坐到每一人都真正的知根知底?”

        寒潇然愕然以对,一滴滴冷汗沁出来。

        “那么,现在的执法者之中,经过一万年,也就是上百次的天鼎盛会选拔,其中真正是散修的江湖人物有多少?执法者之中,有多少已经是九大家族的天下?”

        楚阳有些讥讽的说道。

        “这应该不能吧?纵然有一个两个,但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很多?!焙烊坏?。

        楚阳冷峭的笑了,道:“一国,战后,无数士兵解甲归田。但这些人总要吃饭,总要做事。所以,掌权者发布命令:在本县一千多名解甲士兵之中,进行一次特别的科举考试,前三十位,录取县衙,成为国家官员?!?br />
        楚阳静静地说着,寒潇然等人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也静静的耐着性子听着。

        “……于是解甲士兵们雀跃相告,人人发奋苦读,想要谋取一个好出身。特别科举考试过去后,县衙张贴光荣榜,宣布有三十位解甲老兵已经被录取,成为底层官员;并将名册上报府台,州府,巡抚……成为一段佳话,铁打的政绩!”

        “……但解甲士兵门却是没有一人被录取,大家经过好久的调查之后才知道,一千名解甲士兵,居然没有一人在那三十人之内。那么,那三十人是谁?”楚阳歪着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寒潇然。

        寒潇然皱眉道:“这是什么道理?既然如此,那三十人是谁?”

        楚阳呵呵一笑:“后来才知道,这三十个人,全是县府县衙官员帮办师爷或者大人的小妾的弟弟姨奶的儿子等等等……这样的人,根本连刀都没拿过更没上过战场,却顶着这样的名额,穿着残破的染血军装,成为了官员,享用国家俸禄民脂民膏……”

        砰地一声,寒潇然一张将面前桌子拍成粉碎,怒目圆睁:“怎么会有这等事?!”

        楚阳道:“而那位县府县衙的父母官也因为此莫大的政绩被争相传诵,青云直上,升官进爵……唯有那些百战沙场血流满地的英雄汉子,仰天嚎哭,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父母年老病弱,妻儿嗷嗷待哺,生路全无,迫于无奈铤而走险引身为盗,再被那些当年顶替了他们的所谓官员们缉拿归案,严格执法,铁面无私,斩立决……”

        寒潇然呼呼喘气。

        “那些人也是执法者?!背舻?。

        寒潇然连头发都气得竖了起来,低沉咆哮:“混账!可恶!丧尽天良!若被老夫看到,一个一个抄家灭族!”

        “于是,大家看到这人不仅以权谋私,还得到了莫大好处,于是各地官员大家争相效仿……”

        楚阳呵呵笑道:“上三天乃是执法者当道,若论及上下管理,较之国家官员要差得远,所以寒老哥一提起这样的天鼎盛会,我就想起了这件事……”

        他眯着眼睛笑一笑:“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营私舞弊的手段自古以来也就那些……若是我改头换面,寒老哥推荐我去参加天鼎盛会,谁会来查我?若是别人推荐一人前去,寒老哥又去查谁?”

        “一万年来,能够被渗透多少?有多少当年侥幸进入的九大家族中人现在在执法者之中位居高职?那么这上三天,乃是执法者的天下还是九大世家的天下呢?抑或是说,九大家族就是执法者,执法者就是九大家族?”

        “你能保证么?就算是法尊大人,又能保证么?”

        楚阳尖锐地问道。

        寒潇然一脸黑线,满身沉重,良久,长长一叹,无言以对。

        众人也都沉默了下来。

        “所以我们一定要将事态,往最坏处去想,向最好处去做!”楚阳道:“寒老哥,执法者这潭水,可是深得很啊?!?br />
        寒潇然默默地喝酒,脸色阴郁阴沉的如同要滴出水来,连连喝了七八碗酒,才抹抹嘴,低沉着声音,道:“执法者……执法者……呵呵呵……”

        随即道:“一个月之内,我会将紫云丹派人送来?!?br />
        楚阳道:“好!”

        眼珠一转,问道:“这紫云丹,服用之后可有什么坏处?”

        “坏处?”寒潇然愕然道:“什么坏处?”

        楚阳道:“一般武者修为,最好是自己苦练得来,这样利于一步步冲击瓶颈,但凡是用药物提升的,都有些不良后果……比如到了某些地步,瓶颈问题会更加严重等……紫云丹莫非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寒潇然道:“紫云丹乃是当年那位法尊模仿九劫剑主的九重丹,才精心练成。倒是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瓶颈问题……”他沉吟一下,道:“老哥哥当年就曾经服用过……如今,也顺利的冲到了圣级九品巅峰……若非童无心这个卑鄙小人所误,此刻恐怕已经是一品至尊!”

        楚阳开心的道:“如此说来,紫云丹倒真的是好东西……老哥若是能够多搞来一些紫云丹,那就更妙了?!?br />
        “我积攒了这么多年的用项,一下子全部挥霍掉,也不过是能拿到八颗……”寒潇然苦笑:“你想要提升楚家的实力?”

        楚阳伸出五根手指头,屈下一根:“我只要四颗就够了?!?br />
        寒潇然翻了翻白眼:“太多。最多只能给你两颗?!?br />
        “两颗就两颗?!?br />
        楚阳答应的甚为爽快。有两颗,足够让剑灵分析出药物和功效,只要有足够的药材,自己就可以批量制造。

        但这种紫云丹功效太过于逆天,楚阳知道,虽然目前寒潇然也不知道损害为何,但却必定会有的!

        天底下,绝对没有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一步登天的事情!

        所以,楚阳的紫云丹就算是弄出来,也只会培养死士,而不会给自己亲人服用。

        有九劫剑在手,自己还需要担心这些东西么?

        “这几件事情,步步为营……”寒潇然郑重的提醒:“大事未起之前,万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郑重答应。

        “喝酒!”寒潇然笑道:“今夜,要满足小兄弟的愿望,一醉方休!”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同时举杯。似乎刚才的沉重气氛,此刻已经荡然一空。但四个人都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当做没有发生,有些话,也绝不能说过之后就如放屁一般飘走!

        四人推杯换盏,不多时,已经是四五坛酒下了肚;借着酒劲,四人说话都有些天马行空起来,越来越是热络,也越来越是随便,话题越来越是深入,也越来越是……危险。

        四个人人人都知道,大家谁都没喝醉;但有时候,男人之间,或者需要商量一些重要事情、加深感情的时候,却需要这种酒场上的朦胧醉意。

        借着酒劲说话,正是无所顾忌。有心人,自然听得懂,说错了,说过了,也不过是哈哈一笑……

        这正是男人处事处世的学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