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零三章 隔代神魂传承?

    第一百零三章 隔代神魂传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沙心亮和秦宝善率人将楚飞龙三人的尸体送回了楚家,平静的楚家大院顿时一片混乱!

        谁也没有想到,楚飞龙父子三人同时出去,居然被送回来了三具尸体!

        楚飞龙的妻子当场就口喷鲜血,晕了过去。

        楚飞凌楚飞烟等人急速赶往大厅,楚家哭声震天,楚雄成老爷子只穿着中衣,赤着脚就飞奔出来。

        看到儿子和孙子的尸体,老爷子老泪纵横。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滋味,委实是令人难以承受。

        楚飞凌虽然心中对楚飞龙早有成见,但此刻见到兄弟的尸体就在自己面前,忍不住也是心中酸楚,落下泪来。

        “这是怎么回事?”老爷子眼中含泪,一声大喝:“飞龙今日去了哪里?怎么会死了?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一句话说到后来,声音已经嘶哑。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根本不知道楚飞龙这两天在忙的什么。

        “腾云!”楚雄成大喝:“你可知晓?”

        楚腾云正伏在父亲尸体上放声大哭,听见爷爷问话,强自压抑心中悲伤,说道:“父亲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而且……昨天下午,我听见父亲安排两位哥哥,请……楚阳哥哥去凌云阁饮宴……”

        “楚阳?”楚雄成身躯一震,竟然猛地退后一步,脸色惨白一片,便如在突然间苍老了几岁。

        “阳阳?”楚飞凌霍然抬头,脸上一片震惊。

        “是?!背谠频溃骸昂⒍酶盖子胍辜乙刮薏ń缓?,让两个哥哥引诱大哥前去,孩儿唯恐大哥不利,还专程与腾空兄弟专门去提醒大哥……”

        楚雄成看向楚腾空与楚腾霄,两人都是点头。

        楚雄成刹那间挺直的背脊就弯了下来。心中悲愤,悲痛,却又是无可奈何的空落落的。楚腾云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楚雄成却也猜了出来。

        定然是楚飞龙勾结夜无波,想要借助夜无波的力量铲除楚阳,却不知何故,自己和两个儿子赔了进去……

        既然如此,那么此事显然是与楚阳脱不了干系。

        楚雄成想起楚飞凌当年出事,也有夜家的人在这一带活动,自己去年受重伤,正是夜无波率领夜家人突然撤退,导致自己才中毒受伤……

        方方面面均是表明:楚飞龙与夜无波,早有勾结!

        楚雄成一时间心如刀割,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大哥呢?楚阳呢?他怎么没有回来?”楚飞凌急声问道:“尸体是谁送回来的?”

        “是执冇法堂沙统领送回?!背谠频屯匪档溃骸吧惩沉炷壳罢诖筇饷??!?br />
        楚雄成一言不发,大步向外走去。一直走到沙心亮面前,才停了下来。

        “沙统领……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雄成压抑着心中的悲凉,沉沉问道。

        沙心亮叹了口气,道:“楚二爷在凌云阁与人争斗,被人……”

        “是谁?”楚雄成目光冇灼灼。

        沙心亮欲言又止。

        楚雄成脸色突然一白,道:“难道是楚阳?”

        “楚家主怎么会这样想?”沙心亮愕然道:“对方势大,而且此事颇多内幕,老朽不便直言?!?br />
        楚雄成拉着沙心亮走出几步,深深一揖:“还请沙统领仗义执言?!?br />
        沙心亮叹了口气,道:“事发之时,我等就在凌云阁,东南总执冇法寒潇然大人近日才来到平沙岭,我与秦兄为总执冇法大人接风?!?br />
        “寒总执冇法当时也在???”楚雄成大吃一惊。

        “虽然在场,但对事情经过,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鄙承牧了档?。

        “愿闻其详?!背鄢闪成林仄鹄矗捍耸?,寒潇然就在现场,但却没有阻止,足以说明这里面的事情之复杂。

        到了这地步,楚雄成已经根本不会怀疑楚阳:有寒潇然在场,以他的脾气,怎么会袒护任何人?

        “事情好像是楚二爷原本就是夜无波的属下……”沙心亮一句话,就让楚雄成变了脸色。

        “似乎楚二爷在这段时间里,办了什么事情,导致夜无波不满,然后又损折了人手;楚二爷推诿为令孙楚阳所致,夜无波便要求约见楚阳,而约见的时间,就是今晚……”

        沙心亮道:“楚阳到后,夜无波发现楚阳毫无修为,试探确实之后,勃然大怒,认定楚二爷相欺,顿时翻脸……”

        随后,沙心亮就把当时的情况历历说来,连夜无波说的每一句话,也没有遗漏。

        随即长叹一声,道:“当时我们就在隔壁,但总执冇法大人却没有出手;他老人家当时言道:如此弑父弑兄不忠不孝之徒,救他作甚?至于他的两个儿子,为了活命自相残杀,残害老父,更加畜生不如!救之污手!”

        楚雄成跌足长叹,仰天无语。

        从沙心亮的口中转述夜无波的话,打消了楚雄成心里最后一点侥幸。原来,大儿子楚飞凌当年骨肉分离的惨剧,就是出自楚飞龙的手。

        家族几位得力的大管事突遭横祸,也是楚飞龙下的手。

        自己的毒伤,竟然也是出自自己儿子的受益。

        楚雄成仰天唏嘘,语不成声。

        他完全能够明白寒潇然那句话的意思:这样的人,救他作甚?

        若是换做自己是寒潇然,恐怕也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到最后,总执冇法大人见夜无波又要对楚阳下手,我两人恳求总执冇法出手,才救下了楚神医?!鄙承牧撂鞠ⅲ骸坝屑鲁抑骺赡懿恢?,老朽的顽疾,就是贵孙楚阳出手治好,所以老朽……对楚阳公子一向印象不错,也曾加以照拂……”

        这句话,也揭开了楚雄成心中长久的疑团。

        “虽有总执冇法大人派我们两人将尸体送回楚家,更让在下带给楚家主一句话?!鄙承牧恋?。

        “总执冇法大人带给我话?什么话?”楚雄成心中隐隐有猜测,却还是问道。

        “此仇……不报也罢!若非要报复……徐徐图之?!鄙承牧恋?。

        “多谢总执冇法!”楚雄成仰天长叹,整个人在这一瞬间,似乎就突然苍老了下来。

        寒潇然的话,说的很明白。夜家,你们惹得起么?更何况是为了这等牲畜不如的家伙,去惹上翻翻手就能覆灭整个家族的强敌,值得么?

        “令孙楚阳中了夜家的三重夺魂术,总执冇法大人正在亲自施救。一旦有所起色,便当派人送回,楚家主不必担心?!?br />
        沙心亮两人告辞了,楚雄成久久的伫立在院子里,如同泥雕木塑,听着身后的一片哭声,从身体到心底,都是感觉到了一种无奈的悲凉落寞……

        …………

        “小兄弟,其实我有一件事不明白?!焙烊蛔鲈诔舳悦?,喝了一杯酒,含笑道:“你费尽了心机,用尽了手段,借着夜无波的手,除掉了楚飞龙,为的不外是手上不要沾染亲人的因果。但为何最后,你却是突然出手,雷霆闪电一般击杀了楚腾虎?”

        楚阳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但当时只是觉得,这个混蛋必须死在我的手里才行!死在别人的手里,一来不解恨,二来太便宜了他?!?br />
        寒潇然微笑:“三来,也是因为此人太危险,留着他太冒险,别人杀不放心吧?”

        楚阳摇头失笑:“老哥哥这么说,未免是将我看的小了。楚腾虎再危险冇,比之夜无波如何?”

        寒潇然点头:“听你的意思,夜无波,你也没有打算放过?”

        “那是当然!”楚阳眉毛一扬:“夜无波才是罪魁祸首,我岂能如此就便宜了他?”

        “对付夜无波……可不是小事!”寒潇然凝重的提醒道:“需要有万全的把握,一击而杀!否则,便宁可放过,来日再找机会。万万不可轻举妄动……你们楚家,真的还不够夜无波折腾的?!?br />
        楚阳深沉的笑道:“小弟心里有数。夜无波,可不是楚飞龙,他身后的夜家,小弟也早已经是如雷贯耳了……”

        寒潇然沉沉点头。

        然后似乎有意无意地问道:“小兄弟精神波动正常,哪怕在三重夺魂术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异常出现,这,可倒是奇了?!?br />
        楚阳心中一震,知道寒潇然有些疑心,若有所指的道:“小弟乃是医仙传承,医者最重神魂传承……”

        寒潇然恍然大悟,道:“原来小兄弟获得的乃是隔代神魂传承……”

        楚阳微笑点头:“还请老哥哥保密,这可是小弟最大倚仗!”

        寒潇然笑道:“那是自然!”随即感叹道:“难怪小兄弟医术如此出神入化,难怪……原来小兄弟获得的是这种万年无一的神魂传承……”

        声音中有艳慕和欣慰。

        楚阳挑了挑眉,也低了声音,挤眉弄眼道:“其实……沙心亮沙老哥貌似也用这种手段审讯过我……被我借题发挥,将他狂骂一顿,喷了他一个秃头上满满的口水……”

        “噗……哈哈哈……”寒潇然顿时呛得一口酒喷了出来,随即哈哈大笑,乐不可支,手指头颤颤抖抖的点着楚阳:“你小子,哈哈哈……你小子……哈哈哈哈……”

        一边笑一边摇头:“你小子,实在是太损了……”

        楚阳无辜的摊摊手,道:“我也没法……小弟要是那时候表现出来,恐怕早被沙老哥给拆了……”

        “沙心亮这个哑巴亏吃的真让我……肚子疼……”寒潇然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要笑,居然挤眉弄眼的道:“那你当时是怎么骂的?快说说,让老夫再乐一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