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零一章 在东南杀人,你问过我没有?

    第一百零一章 在东南杀人,你问过我没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腾虎这种人,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人性,就像一条彻头彻尾的毒蛇,任何人看到,也会不寒而栗。

        但楚腾虎身子一顿,立即转过身来,扑通跪下:“愿为十三爷效命!”

        夜无波眼中顾忌之色更浓,道:“你可是真心?”

        楚腾虎道:“是!小子愿为十三爷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为什么?”

        “人生在世,无非是权势美色!很多事情,别人给不了,需要自己去争??!去努力!而如今,十三爷既然给我这个机会,我绝不会放过!”楚腾虎道。

        “我可是你的杀父仇人!”夜无波冷冷盯着他。

        “我父亲是我杀的!”楚腾虎道。

        夜无波凝目看了他半晌,一挥手,道:“你去吧?!?br />
        楚腾虎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道:“小人随时随地等候十三爷差遣?!钡雇俗磐肆顺鋈?。

        看着楚腾虎离开的背影,山羊胡子老者道:“十三爷,就这么让他走了?”

        “嗯?!币刮薏ǔ錾竦乜醋懦诨⒗肴サ姆较?。

        “这小子……太危险了!”山羊胡子老者竟然打了一个哆嗦,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寒冷:“自己的亲生父亲,嫡亲弟弟,说杀就杀……”

        “这小子是一个人才,若是将来能够活得下去,能够活得长久,必然会是一个枭雄!”夜无波沉沉的道:“他之前不过是一个草包,但今日,才真正开启了他的枭雄心性。如此人才,杀之未免可惜?!?br />
        “可十三爷您毕竟是他的杀父仇人!”山羊胡子道。

        “在这种人心中,哪里有什么杀父仇人!”夜无波冷冷道:“若是有一天,他羽翼丰冇满,实力超过了我,那么他会对我下手,而且毫不犹豫。但在他羽翼没有丰冇满之前,他在我面前,会比一条狗都要听话的!”

        夜无波眼中闪着阴毒的光:“若是用好了这个小子,这就是一条疯狗!而且是无比听话的疯狗!”

        “这条疯**楚飞龙有用?!币刮薏ǔ脸恋?。

        山羊胡子老者犹豫了一会,终于道:“十三爷,卑职觉得……楚飞龙这件事,似乎没有这么简单?!?br />
        夜无波道:“哦?”

        山羊胡子犹豫着:“当时……我们都气坏了,十三爷您也是……但……我们自始至终,却并没有给楚飞龙申辩的机会……就这么让他死了,现在想起来……未免有些……欠考虑?!?br />
        夜无波眉头一皱,沉吟起来。

        “楚飞龙若是真的有鬼,怎么会让自己儿子引楚阳前来?”山羊胡子老者道:“这一点,颇为不解?!?br />
        “你是说,我轻信了一面之词?”夜无波缓缓问道,现在暴怒之后,似乎心中有些空虚,夜无波的羞怒,也已经随着楚飞龙的死告一段落,脑袋逐渐的灵活起来,沉吟道:“的确是……似乎有一些不妥……”

        一边说着,他也仔仔细细的想了起来,缓冇缓道:“三重夺魂术之下,会不会有谎言呢?”

        这个问题,可是众人谁也回答不了的。

        因为三重夺魂术,唯有夜家嫡系子弟才能修炼,其他四人,虽然知道威力巨大,但却不知道这门功法究竟如何。

        夜无波沉吟着,想了一遍,道:“我夜家立世万年,三重夺魂术,历来是一大利器!从来都是万无一失……怎么会有错?”

        “绝不会有错!”夜无波眼神一厉,看着山羊胡子老者,突然厉声道:“你有这种想法,怀疑我的施法,就已是大大不该!”

        夜无波虽然心机灵巧,但却是刚愎自用;此刻,他心中的些微疑问被自己的那强烈的自信彻底掩盖。

        “这么说……”另一人道:“这件事,果然是萧家做的!马老三……也的确是萧七杀的?”

        夜无波冷冷的道:“除了萧七那个杀千刀的混账,这整个东南地区,难道还有第二个剑中帝君?”

        满脸老者心道:萧家可不止萧七这一个剑中帝君,貌似萧家有几位老祖宗,比萧七修为更高……也是剑帝起步。

        但刚刚一个怀疑就被斥责了一顿,此刻自己若是说出来,恐怕更没有好果子吃,只好咽在了肚子里。

        “那……这个楚阳如何处置?”另一人指着趴在桌子上无声无息的楚阳问道。

        “杀了!”夜无波眼皮也不眨一下。

        “是?!甭砹忱险叽鹩σ簧?,就要下手。刚才被指责了一顿,此刻,当然要表现。

        “杀了?太心狠手辣了吧?”一个声音悠悠传了进来:“夜无波,难道你要在这里,将这个楚家灭族不成?”

        这一句话声音并不大,但在房冇中的夜家五个人,却是同时感觉头脑晕了一下。显然,来人修为之高,已经是惊世骇俗!绝对的圣级!

        夜无波瞳孔收缩,喝道:“是谁?”

        门口吱呀一声开了,两个人临门而立,当先一个老者,白面无须;一张脸,如同僵硬的铁块,脸容方正,鼻直口方,不怒自威。当门一立,自然而然有一种杀伐决断、铁面无私的架势!

        这个人说是老者,但头发乌黑,脸色白皙,皮肤也有些光滑,到不如说是一个中年人。在他身后,乃是本地执冇法堂的统领,沙心亮。

        寒潇然目光平淡,背负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沙心亮紧随在他身后。

        夜无波瞳孔猛地收缩,眼中露出顾忌与不解:“原来是……寒总执冇法大人亲身莅临!夜十三……真是出乎预料?!?br />
        他这句话说出来,四个侍卫都是身躯一震。

        原来是他!

        整个上三天东南执冇法者的老大!寒潇然!

        难怪夜无波的自称也成了‘夜十三’;换做以往,那是别人提一句夜无波都要生气的事情……

        “嗯,夜无波,你此来东南,就是为了杀人?”寒潇然缓步走进来,所过之处,地上的尸体和鲜血自动的分开,露出光滑的地面。

        他一声冷哼,一声冷笑:“你好大的胆子!在东南杀人,你跟我说过没有?”

        夜无波赔笑道:“总执冇法大人这顶帽子可是不小,小弟可是承受的不起?!?br />
        寒潇然衣袖一拂:“那地上这两个人,你作何解释?”

        夜无波哈哈一笑:“刚才总执冇法大人想必也听到了,这两个人,乃是我的人;却背叛了我。我只是在处置叛徒,跟杀人可是扯不上关系的?!?br />
        他微笑道:“若是早知道总执冇法大人就在隔壁,小弟也不会如此冒失?!?br />
        “处置叛徒?”寒潇然脸色冷硬,一指楚阳:“这个少年,也是你的叛徒?”

        夜无波干净利落的道:“这倒不是,既然总执冇法大人出面,这个小子,在下就放过了他也无妨?!?br />
        “仅仅只是放过?”寒潇然一皱眉。

        夜无波心中一阵嘀咕:这个寒潇然,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像是不依不饶的样子?

        但无论如何,在这东南地界,他遇上了寒潇然,却是纵然有通天的本领,也绝对不敢造次!

        夜无波很清楚,别看自己乃是夜家的人,这个身冇份无比的尊崇;就连天下九大片区的另外几个总执冇法见到自己,也要稍稍顾忌夜家的威势。但眼前这个寒潇然却是一个特例。

        寒潇然抓人杀人,从来不看家族,不看势力,只看罪孽!

        若是他认为该抓该杀,那么,不冇要说自己只是夜家十三,就算是身为家主的大哥到了这里,恐怕这个寒愣子也会照抓不误!

        这家伙就是个一根筋!

        所以夜无波才会表现得无比老实,因为寒潇然只要一声令下,自己就算是今天能够生离此处,但插上翅膀也绝对飞不出东南!

        “那么……总执冇法大人的意思是……”夜无波忍气吞声。

        “你在我这里杀了人,总要对我有个交代!”寒潇然淡淡的,却是不容置疑不容反驳的说道:“还有,你杀了楚家的人,楚家虽然只是一个小家族,但也是受执冇法者?;さ氖屏?,你凭什么杀?”

        “你引诱别人当内线,事情败露就灭口,居然也说什么处置叛徒?”寒潇然目光冷冷的看着夜无波:“夜十三,我看,你还是跟随我回去过过堂的好!”

        过过堂?

        夜无波顿时一脸的纠结。堂堂夜家十三爷,若是被执冇法者抓回去过了堂,那这个笑话可就是真大了。自己以后怎么有脸面出来见人?

        “那,对于总执冇法大人的损失,在下赔偿便是!”夜无波一咬牙,道:“总执冇法大人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今日,总执冇法大人网开一面,给我夜家,一个颜面?!?br />
        “紫晶一万!”寒潇然淡淡道。

        “没问题!”夜无波爽快答应。夜无波知道,寒潇然既然开出了价钱,那么,自己哪怕是一个犹豫,恐怕这‘过过堂’也要过定了。

        所以,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口答应:“稍后,我就将一万紫晶送到执冇法堂!”

        “好!”寒潇然道:“心亮,一会儿紫晶到账,你去给楚家送去五千!”

        沙心亮躬身道:“属下遵命?!?br />
        寒潇然转头,看着夜无波:“楚家这件事,老夫给你摆平,你走吧?!?br />
        夜无波心中暗骂:楚家能有什么事?就算楚家知道,难道还敢找我夜家算账不成?居然还需要你去摆平……

        但表面却是一派恭敬,道:“既然如此,就麻烦寒总执冇法了。大恩大德,容图后报?!?br />
        夜家的四个人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向寒潇然告辞,鱼贯走了出去。倒像是一群斗败了的公鸡。

        看着众人走远,寒潇然一拍楚阳肩膀:“还装什么?人都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