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章 人,不能丧良心!

    第一百章 人,不能丧良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龙知道自己是完了,但在这时候听到儿子的惨叫,才想起来自己的两个儿子与自己一样的危险。拼命的大叫起来……

        四位君级侍卫同时大怒,加力压下!

        但楚飞龙却在这一刻似乎豁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挣断了心脉,爆发了所有的生机潜力,挣扎着叫道:“逃啊……逃啊……逃出去……”

        “教训他!让他闭嘴!不要让他轻易的死了!”夜无波脸色阴沉,冷冷下令。

        四人一声答应,同时下手!

        拳打脚踢之中,楚飞龙惨叫不绝,但依然鼓足了力气,奋力的大叫:“虎儿!蛟儿……快逃……逃出去……逃出去……千万要记得……以后要……”

        他鼓足了力气,鲜血碎肉伴着被打断的牙齿一起喷了出来:“……以后要做一个好人??!……”

        这个一生之中,用尽了阴谋诡计,连自己的父亲大哥也要算计的楚飞龙,可说是将一切的坏事全部做绝!但在他自知无幸,自知走到了绝路的这一刻,所喊出的话,竟然是教育自己的儿子:千万要记得,以后要做一个好人啊……

        “狠狠地教训!”夜无波眼光不动,残忍而快意的看着楚飞龙。

        楚腾虎与楚腾蛟一声狂叫,跳了起来就要往外冲。夜无波手掌一伸,手掌手臂似乎在这一刻突然长了出去,已经将两人连滚带爬的抓了回来,狠狠掼在地上。

        楚飞龙已经不成人形,依然挣扎着叫:“楚阳!楚阳!他们是你弟弟……他们是你弟弟啊……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们,救救他们?。?!我……我……我来生结草衔环也要报答你,也会报答你……啊……”

        楚阳心中一片恻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

        从夜无波刚才说的话之中,楚飞龙这一生做的事情,自己父母十八年的苦楚,自己飘零十八年在外的苦难,自己家族的中坚力量被杀,自己爷爷的伤势……

        统统都有了答案!

        眼前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制造了出来,利用寒潇然沙心亮等人下午的分析和情报,成功的分化,离间,让夜无波和楚飞龙窝里斗。

        直到现在,可说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这么多年的苦楚,这么多年的痛苦,历经两世的仇恨和谜团,在这一刻全部有了补偿,全部水落石出。大仇,也终于得报。

        按说,他应该如释重负,应该很快意;楚阳自己也是觉得,自己应该很轻松,很快慰。但他心中,却是却丝毫没有复仇的快意。

        反而一片压抑的沉重!似乎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也在被拷问,也在受酷刑,竟然百感交集,酸甜苦辣。刹那间,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住手!”夜无波一声冷喝。

        四位君级同时住了手。

        “我这才看到,这里还有你的两个儿子!哈哈哈……”夜无波一声笑:“你冇叫楚腾虎,你叫楚腾蛟?”

        他残忍的一笑:“我不会斩尽杀绝,但你们两个人,只能活一个!”

        他当啷一声,将两把剑扔在了地上,冷笑一声:“拿起剑!将你身边的兄弟杀了,再将楚飞龙解决了的哪一个,就可以活命!”

        这句话出来,室中一片寂静。

        连已经绝望濒死的楚飞龙,甚至四位护卫都震惊的张开了嘴。

        夜无波这一计策,简直是毒辣到了极点。

        “夜无波!你好毒!你好毒的心啊……”楚飞龙模糊不清的惨叫,脸上一片狰狞。

        楚腾蛟看着地上闪亮的长剑,浑身颤抖,脸色惨白,一步步后退。

        楚阳再也忍不住,就要跳了起来。

        但在这时候,变故陡生。

        楚腾蛟大吼一声,动作麻利的一个箭步,抓起了地上长剑,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反手,狠狠一剑,就刺入了楚腾蛟的心窝!

        这个变故,休要说楚阳当场震惊的无法反应,就连始作俑者的夜无波,也是目瞪口呆,一片意外的神色。

        四位护卫,更加是张大了嘴。

        楚飞龙奄奄一息的委顿在地上,只听见一声大吼,然后嗤的一声,他双目已盲,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徒劳的转着头,焦急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鲜血嗤的一声从楚腾蛟胸口喷了出来,楚腾蛟年轻的脸上一片恐惧与震惊,低头看看自己胸口的长剑,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你……你……”

        楚腾虎脸上肌肉一阵痉挛抖动,嘴唇哆嗦着:“腾蛟,不要怪我……我不杀你,大家都要死……这是我们的机会,唯一的机会……”

        地上,楚飞龙终于明白出了什么事,哇的一声狂喷鲜血,心痛如绞:“楚腾虎……你……”

        楚腾虎浑身颤抖着:“不要怪我,爹,您老经常教育我们,人生在世,须心狠手辣,能下手就下手!若不然,就连吃屎也赶不上热乎的……这是命,几十年的生命……我……我不想死!”

        “那……那你就杀我……?”楚腾蛟的瞳孔涣散,吃力的问出最后一句话。

        “腾蛟……你还小,你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好玩,这权利有多迷人……”楚腾虎歪着头,脸上神色越来越是乖戾,但身体的颤抖竟然渐渐的停止:“腾蛟,你还不懂事……我懂。你杀了我,活下去,也没意思……所以只好我杀了你……腾蛟,咱们一母同胞,兄弟一场,你就安心的去吧,你能为我争取活命的机会……已经可以含笑九泉了……”

        楚腾蛟木然的看着自己哥哥,眼中神光涣散,终于闭上眼睛,临死,只吐出了两个字:“嘿嘿……”

        楚腾虎刷的一声,将染血的长剑从弟弟胸口抽了出来,看着鲜血滴滴落下,身躯又是一阵颤抖,却转身看着夜无波:“十三爷,您说话可要算数?!”

        夜无波鬼火一般的眼睛幽幽的看着他,怪笑一声:“现在,就算我说话不算数,你也毫无办法。所以,你若是想活,就只能相信我。现在,给我杀了楚飞龙!”

        楚腾虎仰天一声低沉的咆哮,咬着牙,大力的喘气:“我想活!我相信你!”

        “相信我!那就杀了你父亲!”夜无波眼中一片冷意。

        楚腾虎身子一颤,木怔怔的转身,染血的长剑慢慢地抬起,指着楚飞龙:“爹……请您原谅孩儿……”

        楚飞龙只觉得一口气憋在了胸口,只是喘气,气的竟然说不出话来:“你……你……咳咳咳……”

        心情ji动之下,剧烈的咳嗽起来。

        楚腾虎踩着地上的鲜血,那是父亲和弟弟的血,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去:“爹……我也没办法……我想活……您成全我吧……您反正也瞎了……”

        楚飞龙放声大哭:“报应啊……报应??!我好后悔,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当年陷害大哥,让大哥妻离子散的时候,大哥分明在好久之前,就怀疑了自己,但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眼中的心痛。

        他想起了自己勾结外人,让亲生父亲受了伤毒,命在顷刻的时候,父亲看着自己的眼神中,那一片心痛……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心痛……

        楚飞龙万念俱灰。

        楚腾虎站在自己父亲面前,脸色连连变幻,慢慢的越来越冇是狰狞,突然暴吼一声:“爹!孩儿送您上路!您老人家一路顺风了!”

        长剑一起,刷的一声刺落!

        深深地刺进了楚飞龙的胸口!

        正中心脏!

        楚飞龙根本连半点挣扎闪避的意思都没有,感觉着长剑刺进胸口的那一种冰凉,脸上居然露出来一个凄然的笑意,喉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做人……不能丧良心啊……真的会有报应的……现在,我真的相信……”

        脑海中,想起当年父亲审视自己的目光:“飞龙,你老老实实的告诉爹一句话,你大哥这一次的遭遇,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爹,我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那可是弑亲的重罪啊,父亲,我真不知道您从何说起?!?br />
        “真的不是?”

        “真的不是。父亲,孩儿发誓,若此事真的是我干的,叫我将来死在亲生儿子的刀剑之下!”

        …………

        楚飞龙脑海中迅速回放;也不知如何,脑海中那么多值得回忆值得痛恨的事情,在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有想起,却只想起了当初的这一幕。

        然后他就叹了口气,他想说:苍天真的有眼啊,报应啊……

        但却说不出来了。

        他喉冇咙里面咕嘟嘟的响,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身子颤动了一下,寂无声息。

        楚腾虎浑身颤抖,长剑当啷一声落地,他木然的转身,竟然露出一抹谄媚的笑容:“十三爷,我可以走了么?”

        夜无波看着他,眼中幽幽鬼火闪动,沉沉道:“你可以走了!”

        楚腾虎道:“谢谢?!本谷辉僖膊豢锤盖缀偷艿艿氖逡谎?,转头就走。

        夜无波看着他的背影,深沉道:“楚腾虎,你很危险。也是一个人才;若你与我合作,本座才能放心……而且,我能给你,你父亲到死,也没有得到的?!?br />
        夜无波在这种时候居然提出了招揽,眼中却闪烁着杀机与顾忌。显然,楚腾虎的残忍寡毒,阴险毒辣不择手段禽兽不如,让这位夜家的十三爷,也感到了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