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八章下 太不容易了

    第九十八章下 太不容易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就在雅阁门前站住,转头看着楚腾虎,楚腾蛟,目光冷锐:“难道你们两个就一点也不顾及我们之间的血脉亲情?”

        他低沉的道:“我知道你们在恨我的归来可能会抢夺你们的利益,但要知道,仇归仇,恨归恨。血脉同源,却是改变不了。纵然白刃相向,却也是一条根?!?br />
        楚阳的心中冷意升腾,杀机弥漫,但却依然控制着自己,说出了这一番话。

        这番话,与其说是劝诫两人,倒不如说是楚阳在逼迫自己。逼迫自己的杀心!

        因为楚阳甚至知道,这两人会如何回答。

        这答案,还用想么?

        果然,楚腾虎嘿嘿一声冷笑,讥讽的道:“血脉亲情?面对整个家族庞大利益,你居然还有闲情用血脉亲情来说事,你已经死到临头,难道这血脉亲情四个字,就可以救你么?楚阳,我不得不佩服,你在外面十八年,已经让自己待得傻了?!?br />
        楚阳默默的一笑,喃喃道:“面对整个家族庞大利益,你居然还有闲情用血脉亲情来说事,你已经死到临头,难道这血脉亲情四个字,就可以救你么?”

        然后他展演一笑,发自内心的道:“多谢提醒?!?br />
        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壮实汉子,冷冷道:“十三爷已经等待多时,你们还在这里墨迹什么?”

        楚腾虎陪笑道:“这便押他进去?!?br />
        说着在楚阳背后一推。

        门口便在这一刻开启。

        楚阳第一眼,就看到了夜无波。

        这个既有可能是他幻想了无数次的、最大可能导致自己流落在外十八年的罪魁祸首与幕后主使者。

        夜无波一身黑衣,脸庞削瘦,一眼看过来,楚阳的眼前如同燃烧起了一片粼粼鬼火。刹那间只感觉鬼声啾啾,如同出身在荒郊坟地。

        “你就是楚阳?”夜无波阴惨惨的目光看着他,声音却很柔和。甚至,让人一听了之后,心中立即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升起来。

        楚阳心中一动:这个夜无波,竟然在刚开始见面,就对自己实施了精神蛊惑。他的声音之中,分明有酝酿已久的精神波动,很细微,也很谨慎。很显然,这只是开始。

        “我就是楚阳。全文字无广告”楚阳轻轻一笑:“二叔,你也在哈。不是来喝酒的么?这位是?”

        楚飞龙脸如寒冰:“你还想喝酒?”

        夜无波挥挥手,阴冷的眸子里现出一丝笑意。他看得很清楚,进来的这个少年,身上的确是没有半点的修为。

        “楚阳……嗯,楚飞凌的儿子……呵呵,不错不错?!币刮薏ň尤恍α肆缴?,道:“坐吧?!?br />
        楚阳嗯了一声,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胆子不错,心性也可?!币刮薏ǹ浣绷艘痪洌骸俺闪栌凶尤绱?,也足堪告慰了?!?br />
        在整个房间压抑沉重的气氛中,若是一般人进来,恐怕早已经吓得浑身哆嗦。单单是那种无形的压力,也会让人发狂。

        但楚阳面对着数位君级高手,却是神色不变。只是这种定力,就已经超出常人许多。难怪夜十三也真真假假的夸了一句。

        夜十三转头对楚飞龙说道:“这个小子,比你三个儿子都要强!”

        楚飞龙脸上抽搐了一下

        楚腾虎与楚腾蛟现在就站在楚阳身后,脸色都是一抽,看着楚阳的背影眼中更是充满了恨意。

        夜十三看着楚阳,说道:“或者你还不认识我,我姓夜,乃是夜家的人?!?br />
        楚阳神色不动,道:“果然来历不凡?!?br />
        夜无波道:“我的名字,叫做夜无波。在夜家,排行第十三。人称十三爷,当然,也有人会称呼我,为夜十三?!?br />
        楚阳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夜十三这是开场白,既然说出这一段开场白,并且在开场白之中逐渐的加深精神蛊惑的力量,那么,夜十三就不会马上动手,而是想要跟自己说说话,但究竟是说什么,他跟自己有什么说的,楚阳心中也大略有数。

        “楚阳,今日让他们两个人唤你前来,乃是要问你一件事情?!币刮薏ㄓ檬种竿非崆崆米抛烂?,声音咚咚的响起,竟然充满了一种空灵剔透的奇特的韵律。

        显然带有一种奇特的蛊惑人心的功效,只是这么敲一敲桌子,居然也是一种迷惑人心的神功!

        楚腾虎楚腾蛟两人听到这种声音,就顿时感觉神思恍惚起来。

        楚阳的眼神,也逐渐的迷惘起来。

        “那天,有人去杀你!就在大前天,清晨?!币刮薏ǖ纳粢跎岷停骸笆敲??”

        楚阳摇了摇头,用手轻轻捏了捏眉心,似乎要挥去那种晕眩的感觉,强自支撑着说道:“不错,有一个人想要杀我?!?br />
        夜无波手指缓缓的用一种恒定的韵律敲击着桌面,他的声音更加柔和,道:“那么,那人是怎么死的?”

        楚阳眼神迷惘,看着夜无波敲击桌面的手指,喃喃的,茫然的道:“那人是怎么死的?”

        “对,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夜无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楚阳的眼。

        “那个人……那个人……好凶……”楚阳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惧。

        “凶……但也死了……”夜无波眼神中诡异的闪烁起来,发出淡淡的红光。

        “是。死了……”

        “怎么死的?”夜无波不厌其烦的问。

        “我……我不能说……”楚阳目光逐渐的在涣散,从夜无波的角度看出去,能够清晰的看到,楚阳的瞳孔在放大,显然,已经神识不能自控。

        楚飞龙也紧张起来。

        毕竟,楚阳的答案会真的揭示出来他一直以来心中的最大谜团:楚阳的身后,到底站着谁?凭什么能够让执法者低头?

        凭什么能够屡次化险为夷?

        他紧张地注视着楚阳,竖起了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字。居然忽视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身子也在摇晃着,慢慢的往地上滑落。

        身后的夜无波的护卫将楚腾虎和楚腾蛟接住,让他们轻轻躺在地上,以免惊动夜无波对楚阳的催眠。

        “对别人,当然不能说,但对我说,却没关系?!币刮薏ǖ难凵裆了缸?,声音越来越柔:“毕竟,他是来杀你的,但他死了。你还活着,这岂不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楚阳的脸色果然放松下来,喃喃道:“的确是……”

        “是你杀了他么?”夜无波轻柔的问道。

        “不是……”楚阳老老实实地摇头,每一次回答,都带有一种恍惚的余音。

        “嗯,不是你杀了他……我相信你?!币刮薏ü睦牡?。

        楚阳脸上露出被信任的笑。

        “那他是死在你面前吧?”夜无波再问。

        “是啊?!背羲档溃骸八赖暮貌遗??!?br />
        “死得好惨?”夜无波兴趣盎然的说道:“怎么个惨法?”

        楚阳嘿嘿一笑,带着一种神秘的炫耀,与一种杀死强者的快感,居然有些眉飞色舞的说道:“他中了埋伏,哈哈哈……”

        夜无波眼中一亮,道:“中了埋伏?”

        “是啊,我们好多人同时出手,那家伙只以为我什么都不会,满心的得意,就被我们同时攻击了?!背籼煺娴男Φ?。

        说到这里,夜无波的四位护卫同时脸上有些狰狞,有些激动。马老三,你是如何被杀死的,就要真相大白了!

        兄弟们为你报仇!

        “厉害!”夜无波夸奖道:“这真是对付敌人的好计谋,不过……这埋伏,可是提前布下的?”

        楚阳赏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废话,既然是埋伏,当然要提前啦?!?br />
        夜无波纳闷的道:“可是你提前如何知道这个人要去杀你呢?要知道这种高手,岂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与目的?”

        楚阳顿时乐了,道:“这个问题,对别人当然是不可解的,但对我来说,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br />
        “为什么呢?”夜无波的声音越来越柔和,越来越是细腻,连眼神也越来越亲切,越来越是温暖。

        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声音越来越小,却越来越是急促,几乎连成了一片,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甚至连成了一片幻影……

        “我们有内线??!”楚阳快活的道。

        楚飞龙顿时脸色大变,顿时感觉不妙,就要出口制止。

        同时四股高阶君级的气势就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锁定了他。宛如有四座大山,同时压在他的身上,楚飞龙连喘息也困难起来,浑身上下,不要说说话,连动动舌头,也做不到了。

        “原来是有内线啊?!币刮薏ㄇ崴傻厮档?。

        “那当然?!背粜朔艿?、骄傲的、神秘的说道:“你可是不知道哇,别人都以为,我们楚家内部不和,所以,就有人来收买什么的;尤其是我二叔,好像一直针对我,想要除我而后快,其实……呵呵……”

        “其实什么?”夜无波声音依然柔和,但鼻孔中的呼吸却是忍不住有些粗重,心中也生起一些疑惑。

        “其实……我们楚家传承千年,若是这么容易就被人收买分化,现在……还有楚家么?”楚阳骄傲的笑着:“您说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夜无波呵呵一笑:“言之有理?!?br />
        楚阳钦佩的说道:“我二叔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为的什么?他老人家实在是过的太不容易,过得太苦了……”

        夜无波狠狠地压抑着自己将要爆发的情绪,感叹的道:“是啊,真的是很不容易啊。太他妈不容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