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七章 为敌何曾有亲疏?

    第九十七章 为敌何曾有亲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九十八章为敌何曾有亲疏?

        寒潇然话虽这么说,但心中知道,自己欠楚阳的人情,可实在是太大了。

        但楚阳既然不居功,自己千恩万谢,倒显得自己拘泥。朋友相jiāo,只看日后,眼前如何,嘴上说,不如不说。

        所以他只是记在心里,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将称呼,改成了老哥哥和小兄弟,摆明忘年之jiāo。

        沙心亮等人更加知道寒潇然这一句‘老哥哥与小兄弟’之中蕴含着什么份量,看着楚阳的眼神,一片喜意。

        楚阳心中一动,看到三人的目光,突然心中感觉一阵温暖。这种感觉,从与顾独行等人分开之后,就再没有升起过。

        “总执法大人这声小兄弟,在下可是荣宠之极?!背粜Φ?。

        寒潇然一阵沉默,道:“多少年来,自从当年的兄弟烟消云散,化为回忆之中的午夜之梦,我寒潇然,便从未对人称呼过兄弟?!?br />
        “执法者责任重大,也不容拉帮结派。但……”寒潇然苦涩的笑了笑:“人心,总要有慰藉。纵然是铁石之心,也需要柔软的时刻。这是人的需要,并非是利益往来?!?br />
        寒潇然有些低沉的说道:“正如小兄弟一开始并不想为我压制,因为小兄弟你也清楚的知道,这件事你要惹上多大的麻烦。但后来还是毅然出手,并非是我寒潇然对你情深意重,也非是我寒潇然许给你荣华富贵,只是因为对我寒潇然一千两百年执法公正的认可,仅此而已?!?br />
        “这种认可,便是良心!”寒潇然说得很重。尤其最后‘良心’两个字。

        “我寒潇然,一生之中看得最重的,就是良心!”

        “所以,为了这两个字,我寒潇然愿意与小兄弟结jiāo!”寒潇然柔和的一笑:“小兄弟,你看到了我心中最不能让外人看到的地方。而且也看到了你的纯良?!?br />
        “你救我并非因为我权势,我结jiāo你,也并非就是为了你的医术!”

        “所以你不提代价,我更不会提?!焙烊坏溃骸芭笥严鄇iāo,一来顺眼,二来在心,多说无益,杯酒可也?!?br />
        “说的好!”这番话将楚阳听得眉飞sè舞:“老哥,今晚,定要与你一醉方休!”

        寒潇然颔首微笑。

        “不知是谁,居然敢对付小兄弟?”沙心亮急捞捞的问到。

        “说来惭愧?!背艚陆馐土艘槐?,包括自己的身世,当年的yīn谋,现在的处境,夜家的chā手……

        寒潇然目中寒光一闪,道:“夜无bō?夜十三?”

        楚阳笑道:“老哥知道此人?”

        寒潇然沉默片刻,道:“夜无bō乃是夜家当今家主的十三弟,为人yīn沉,足智多谋,向来是躲在暗处运筹,想不到此事,居然是他在幕后主使?!?br />
        他沉yín了一下,说道:“看来夜家……其志不小?!?br />
        楚阳淡淡的一笑,道:“夜家势大也好,其图谋如何也罢,但此事牵扯到我自身,却是不会理会他们如何!”

        寒潇然道:“小兄弟好魄力?!彼羪ín一下,道:“此事,老哥哥为你抗了。不过……你要有心里准备,那就是,老哥哥为你抗,能够抗住夜家的小bō;若真是此事牵扯夜家大局,甚至有什么深远的打算……惹到最后出动至尊……老哥哥就扛不动了。所以,我们行事,要有万全打算?!?br />
        寒潇然这话说的坦诚;楚阳也明白他的意思:凡是至尊之下出手,寒潇然都能够为自己挡回去,但至尊出手的话,寒潇然抗,也只能赔上一条命。

        但他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实际上寒潇然这番话,就绝对是万无一失:九重天虽大,至尊有几人?

        夜家毫无疑问是拥有至尊修为的人,而且夜家万年底蕴,至尊应该不止一位。但,不到夜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至尊哪里有这么容易出手?

        “船到桥头自然直?!背艄恍Γ骸笆路⒅?,多想无益,还是先为自己搞好身体再说。老哥哥,且请进入内室,散去护身玄功,小弟先为你压制无影之毒再说?!?br />
        “好!”寒潇然慨然道。

        ……

        华灯初上,夜sè之中的凌云阁一片美轮美奂。

        两个少年,在凌云阁mén前翘首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七层凌云阁,最上面一层,乃是单独的三间雅阁。取‘三星聚会’之意。所有能到这里来饮宴的,不仅是代表了财富,而且代表了身份的高贵。

        其中左面一间,便是楚飞龙与夜无bō上次相聚的所在。现在,夜无bō与楚飞龙正在里面对面而坐。在两人身前,乃是夜无bō的两个护卫高手。

        夜无bō四位护卫,其他两人,却不见踪影。

        楚飞龙满脸的紧张,不住的擦汗,心中不断的嘀咕:“怎地还不来?怎地还不来?”

        主位上,夜无bō脸sèyīn冷,淡淡道:“怎地还不来?楚飞龙,此刻距离我给你的时限,可已经超了?!?br />
        楚飞龙慌忙道:“十三爷息怒,实在是执法堂去请楚阳,想必这才导致楚阳来得晚了些,但他既然答应,应该不会不来的?!?br />
        夜无bō哼了一声,脸sè不豫,冷冷道:“多少年了,本座从来没有如此等待过什么人,没想到如今在这小小的平沙岭,却是破天荒的品尝了一下这种滋味?!?br />
        楚飞龙脸上冷汗更多,不敢说话。

        此刻,人声忽起,中间一间,已经有人进去,隐隐听见桌椅拉开的声音。

        那山羊胡子老者推mén而入,低声道:“十三爷,执法堂沙心亮等人,进入了中间的包厢。其中有沙心亮与执法拍卖堂的秦宝善,与另一位老人?!?br />
        “嗯?那人你可有印象?”夜无bō问道。

        “并没有见过?!鄙窖蚝拥溃骸安还?,想来应该是本地执法堂的高手?!?br />
        夜无bō嘴角lù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看来那楚阳就要来了?!?br />
        他沉默了一下,赞道:“楚飞龙,你这个侄子,可真不简单啊。居然早已料到此来会有凶险,预先就搬了救兵过来,准备撑场子?!?br />
        楚飞龙苦笑一声,道:“我与他向来不睦,他有此顾忌,也是应该。毕竟,在这里,他感觉也只有沙心亮等人可以保住他。有此举动,并不足奇?!?br />
        夜无bō嘿嘿一笑。

        山羊胡子老者说道:“十三爷,您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夜无bō哼了一声,道:“不必?!?br />
        他眉máo一立,yīn沉沉的道:“我夜无bō若是要杀人,谅沙心亮还不敢阻拦。就算在他面前杀,又如何?此刻我若是一过去,让沙心亮知道是我在这里,反而不美。事过之后,知会他一声也就罢了?!?br />
        羊胡子脸上丝毫不显得意外。

        以夜家十三爷的声势,岂能惧怕了区区一个平沙岭执法堂?

        此时,衣袂掠空的声音响起,一条人影从窗口进来:“十三爷,那楚阳已经在来此途中,距离此地,不过数百丈?!?br />
        无bō说道:“他是孤身一人么?”

        “是。一路白衣轻衫,缓步行来,仪态甚是轻松洒脱?!?br />
        “黄泉路近,能够轻松的走,倒也是一件美事?!币刮辀ō鬼火一般的眸子微微闪了闪,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

        楚阳一路行走,看着这夜sè之中的平沙岭,不由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及至一路行来,看到楚腾虎与楚腾蛟的时候,两人早已经等得望眼yù穿。此刻见到楚阳前来,顿时有一种天上掉下一个大元宝的感觉:“你可来了!”

        居然连大哥也没有叫。

        “两位兄弟相邀,我自然要来?!背粑⑿?。

        “走走走,上去吧?!绷饺艘蛔笠挥?,将楚阳夹在中间,就往上走。

        “这么急?”楚阳笑道:“两位弟弟可真是热情……”

        楚腾虎yīn狠的笑了笑,道:“弟弟?嘿嘿嘿……楚阳,你今生能够叫老子一声弟弟,可也算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日后漫步黄泉路,可千万莫忘了此时的荣宠?!?br />
        楚阳愕然道:“腾虎弟弟,你这话乃是何意?我们乃是兄弟,血浓于水?!?br />
        “滚你妈的!”楚腾虎与楚腾蛟同时骂道:“哪个是你弟弟?你这来路不明的杂种,眼看就要死无全尸的hún账,居然还在做你的清秋大梦?!?br />
        楚阳目光一寒,隐隐有血sè杀机在流动:“嗯?这是什么话?两位弟弟莫非是认错了人?”

        楚腾虎两人知道楚阳今日必死,再也不肯忍受,一路大骂,兼之又以为楚阳修为尽失,挣脱不了两人,居然肆无忌惮起来,污言秽语层出不绝。

        他俩每骂一句,楚阳的脸sè就寒冷了一分。

        楚腾虎与楚腾蛟两人在发泄,想要在楚阳死前给他更多的侮辱;但楚阳之所以隐忍至今,却也是在为自己积攒杀人的理由!

        虽然不肖,虽然不合,但毕竟是血浓于水。

        杀外人一万人楚阳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杀这种血亲堂兄弟,楚阳也并非没有顾忌。但事到如今,他心中的顾忌,随着楚腾虎两人的谩骂声音,却在一点一点的消去。

        来到雅阁mén前的时候,楚阳眼角闪过一道血sè眼光,他终于想通了一件事。

        敌人,是不分亲疏的。

        纵然是同宗同源血浓于水,但他只要想让自己死,那么就是自己的敌人!自己有顾忌,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