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六章 赠君二十载,陪我一杯酒

    第九十六章 赠君二十载,陪我一杯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一句话出来,沙心亮顿时满脸的绝望。秦宝善也是一脸黯然。

        他们早知道总执冇法宁折不弯的脾气,也正想用总执冇法的脾气刚烈,来拆穿这个阴谋。但万万没有想到,拆穿阴谋之后,所要付出的,居然是总执冇法的生命。

        若早知如此,两人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这样做。

        楚阳心中一震!

        一生问心无愧,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上天庭,我可堂皇潇洒,下地府,亦可直面阎罗!

        这是何等的磊落人生!

        如此大好男儿,真的要眼看着他死么?这是何等可惜?!

        但……身冇份不能暴露啊。

        楚阳心中矛盾,纠结起来。

        秦宝善深深叹气,道:“总执冇法大人,还请三思?!?br />
        楚阳叹了一口气,道:“总执冇法大人的脾气,实在是太刚烈了?!?br />
        寒潇然微笑:“死到临头时,谁不眷恋生命?这么多年来,在我手下杀死正法的万恶之徒,临死之时,无不哀恳求饶,所为何?不过是这红尘人世?!?br />
        “我也不例外?!彼簿驳氐?。

        “但,活着,要分怎么样活着。苟且偷生的活,与俯仰无愧的活,那是两回事?!?br />
        “我问心无愧的活了一千三百多年,难道要在最后时刻,却要受人钳制,听人号令?简直是笑话!”

        “就算是隐忍图谋,也不行!”

        寒潇然端起茶杯,道:“明日,我便赶回东南总部;并向法尊大人禀报。将东南彻底整肃!童无心既然敢对我下手,那么其他人,他也定然不会放过。说不定已经有人在他的要挟之下,已经开始为他做事?!?br />
        “长此以往,执冇法者的东南,岂不就成了石家的天下?”

        他脸色冷硬,道:“石家,上一次私自派人下去中三天,插手中三天各大世家亡命湖之战,回来之后,本座便建议惩治,却被人包庇……哼!这一次,石家在我手中,焉能如此好过!”

        沙心亮道:“总执冇法大人,此事也不宜操之过急,卑职以为,楚神医既然能够检查出来,未必就不能治疗。若是总执冇法大人完全康复,那么,我们完全可以隐在暗处,佯装不知,以有心算无心,以最小的代价,将敌人完全诛除!卑职以为,这才是万全之策?!?br />
        他抬起了头:“若是要付出总执冇法千金之躯,去进行这次锄奸;那么,在以后,我们整个东南……若是没了总执冇法,将会是何等样子,卑职真是想一想都要心寒?!?br />
        寒潇然笑了,道:“楚神医能看出来,但我却没问能不能治,你们很奇怪是么?”

        沙心亮点点头。

        寒潇然道:“若是楚神医能治,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故弄玄虚。所以我干脆不问,免得楚神医尴尬。而你们两人,却非要我将话说明白……”

        沙心亮顿时绝望,哀求的看着楚阳,道:“小兄弟,总执冇法冇的伤……当真无救?”

        楚阳沉吟起来。

        沙心亮见他沉思,眼中顿时一亮,露出希望的神色。

        “总执冇法这毒,不是无形之毒,却是无影之毒?!背舫烈鞯溃骸拔抻爸舅淙徊蝗缥扌沃灸前悴锌?,但却是一种混毒;发作初期,与无形之毒完全一模一样。所以才有鱼目混珠之嫌?!?br />
        “这种毒,应该是在治伤的时候,直接植入体冇内。正因为如此,才特别难办。而且时日已久,大脑都已经开始腐化……一般来说,便是绝症!到了这种情况,就算是童无心每年一次的治疗,也不能拖得太久了,绝不会拖过五年,所以若有什么阴谋,必在五年之内……”

        “难道总执冇法大人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沙心亮绝望的问道。

        楚阳沉吟着,道:“其实总执冇法大人的伤毒,还有办法,不过这种办法,等于没有?!?br />
        “什么办法?”沙心亮精神一震。

        “第一种办法,就是……九劫剑主的九重丹?!背糁遄琶纪匪档溃骸叭粲芯胖氐?,总执冇法大人不仅可以痊愈,功力还能再进一步?!?br />
        寒潇然笑道:“楚神医这句话……令我兴冇奋,不过,却是等于没说?!?br />
        楚阳苦笑一声。

        “第二种办法,便是以极阴之力,极阳之力,极邪之力,极毒之力,四种天材地宝聚而为一,将这无影之毒彻底压制,再有一位至尊用精纯玄功,打通天地之桥,将无影之毒逼出来?!?br />
        “因为毒已入脑,已经沾染心脉,除了至尊的控制能力,至尊之下其他人根本无能为力。更何况总执冇法大人已经是圣级九品;至尊之下,也没人能打开总执冇法大人的经脉?!?br />
        楚阳说道。

        “至尊,我们执冇法者倒是有几位。实在不行,法尊大人也不会看着总执冇法就这么英年早逝……但那四种天材地宝,极阴之力、极阳之力、极邪之力、极毒之力……却又是何物?”

        沙心亮问道。

        寒潇然黯然叹了口气,道:“这个办法,也等于没有?!?br />
        “为何?”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问道。

        “极阴之力,便是九重天九大奇药之中的玄冰玉膏,极阳之力,便是九大奇药之中的玄阳玉髓;极邪之力,便是九大奇药之中邪幻玄玉;极毒之力,便是九大奇药之中的天毒玉晶?!?br />
        寒潇然呵呵一笑:“九重天九大奇药,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传言在多年前,诸葛家族附庸第五家族曾经得到过一次玄玉灵参,不过查无实证。也就不了了之……执冇法者总部,有一块玄天神髓,算是一种,除此之外,其他的,九万年来,无人见过?!?br />
        沙心亮如丧考妣的垂下了头。

        要找到这四种灵药,难度比找到九劫剑主救命还要大,九劫剑主起码还真有其人,但这四种东西,向来只存在与传说,究竟有没有,还在两可之间呢。

        楚阳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总执冇法大人说的有些重了。治疗无影之毒,若还需要九大奇药的四种,那也太看得起无影之毒了。只需有九大奇药的伴生物,即可。比如,玄冰玉膏伴生的玄冰玉心,玄阳玉髓伴生的玄阳玉心,邪幻玄玉伴生的邪幻玉心,天毒玉晶伴生的天毒玉心?!?br />
        话虽这般说,但众人还是心情沉重压抑。

        找到这四种,与找到那四种奇药有什么区别?同样是难如登天的事情啊。

        寒潇然沉默片刻,道:“虚无缥缈,便表示命该如此。既然如此,本座所能做的,也就是与之玉石俱焚!”

        说道“玉石俱焚”这四个字,他的脸色平静,却是一字一顿。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总执冇法大人无需如此,总执冇法大人的病,我暂时并没有能力为你治好,不过……想要暂且压制下去一段时间,还是可以做得到的?!?br />
        在这一刻,他终于毅然决定,帮这个寒潇然一把!

        无他,只是为了那一句话:一生无愧于心,临死之时,莫要愧悔!

        面对如此男儿,何必顾忌这许多?

        沙心亮秦宝善同时大喜。

        沙心亮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抓住楚阳的手,热泪盈眶:“小兄弟,小兄弟你……小兄弟……”

        连连说着小兄弟,心情ji动,竟然说不出话来。

        寒潇然看着沙心亮ji动的样子冇,轻轻一叹,眼中却是一阵湿润闪亮。一丝温暖,从他眼中滑过。

        脸色也柔和了起来。

        楚阳苦笑,道:“我能以银针渡穴之法,封住脑后腐化处,刺住心脉封冇锁,然后再辅以……再辅以药物,将之沉眠。最后,再用极阴极寒镇冇压住?!?br />
        楚阳苦笑:“这样的方法,可保十年无恙!不过,十年之后再次施术,就只能保五年。连续三次,二十年之后,若再找不到九劫剑主与四大奇药,则回天乏力!”

        寒潇然满足的一笑,道:“有两年时间,我便可满足,更何况二十年?男子汉大丈夫,一生之中只需快意纵横,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一天也足够了!”

        他站了起来,向楚阳深深一礼,肃容道:“蒙赐余生二十载,足感盛情!”

        楚阳点了点头,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古色古香的项链,看起来,已经有了长久的年岁,居然有些锈迹斑斑。项链下面,缀着两块小小的玉牌,一分开,顿时升起变化。一块所在处,雾气升腾,寒意袭人;另一块则是热浪滚滚。

        正是楚阳临时令剑灵做出来的,以剑灵的能力,做出这样的古色古香的项链,简直是轻而易举??瓷先セ钕袷乔蚰昵暗墓拍怪型诰虺隼吹囊话?。

        沙心亮三人眼睛同时一亮。

        寒潇然脸上露出惊容:“玄冰玉!玄阳玉!”

        “是?!背羟嵘?,无限珍惜的看了一眼,道:“这两块玉,乃是当年我无意之中坠入山洞,获得了医书传承的时候,在山洞里一副骷髅,颈上悬挂的玉牌。小可一向视之为珍宝,一向不曾示人……”

        说着,他就将项链递了过去:“总执冇法大人戴上这项链,护住心脉,虽不能驱毒,却能镇冇压无影之毒,然后散去全身修为,有我施针,便可保十年无恙?!?br />
        寒潇然眼中有感动,道:“此乃是无价之宝,就此接受馈赠,我寒某,何以为报!”

        他并未矫情的推辞,假惺惺的虚让,而是大方方的收下。

        楚阳含笑:“总执冇法大人若是觉得过意不去,正好小可也有事情要总执冇法帮忙?!?br />
        寒潇然脸色一正,道:“楚神医但说无妨?!?br />
        楚阳油然笑道:“正巧今天晚上,有人设宴邀请在下,此一去,恐有性命之忧,但若是不去,却又不可。总执冇法大人临时客串一下小子的陪客,就当是此次出诊的费用了,大家扯平?!?br />
        寒潇然哈哈大笑,道:“既然小兄弟想要喝酒,老哥哥今晚就陪你去喝个尽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