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寒潇然淡淡的一笑,道:“当年在一年之中,我先斩圣级五品的眇目邪剑程莫风,再擒八品巅峰狂刀毒圣南空云,内腑重创,头颅受震,更中了南空云的独门毒术无形之毒,深入五脏……乃是童无心为我疗治伤势,此后更落下了病根,那无形之毒根本不能除根,需要一年施药一次,一直至今……”

        他淡淡的笑了笑:“那种滋味,可不是好受的?!?br />
        楚阳讶然道:“无形之毒?你说你中的是无形之毒?”

        寒潇然身子猛地一震,突然直起了身子,两眼寒光迸射,半晌没有说话的看着楚阳,沉沉道:“什么意思?”

        楚阳沉吟片刻,问道:“药谷大长老,也是说这是无形之毒?”

        寒潇然脸色冷冷的冰寒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说……这不是无形之毒?”

        楚阳沉默了片刻,道:“毒,乃是令人闻名色变的东西!对于高手,也是防不胜防。不过……毒的可怕,在于下毒,不是中毒!”

        寒潇然脸色冷硬,僵硬的坐着,并不说话。

        “总执冇法前去追捕南空云,自然早就知道,南空云的无形之毒!所以,总执冇法若是什么都不准备就过去的话,我是说什么都不信的?!?br />
        楚阳轻声道。

        寒潇然眼神凝住,低沉道:“不错,对付狂刀毒圣,若是没有准备,没有完全把握能够躲过他的毒术,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本座当年前去,不仅配备有法尊大人亲赐的解毒丹,还有药谷的百消丸。此外,还穿着天蚕紫衣?!?br />
        楚阳道:“总执冇法忘记了最重要的一样,那就是,你还带着一身的圣级巅峰修为!”

        寒潇然不语。

        他已经说过,自己抓捕了八品圣级巅峰的南空云,那么,自己岂不就最少是九品圣级修为?

        “据我所知,圣级修为,就算没有那般严密防护,只要提起功力,不管是无形之毒还是有形之毒,都是没有用武之地的!”

        楚阳道。

        寒潇然又沉默了许久,才沉沉道:“此言不错?!?br />
        “但你却中了毒!”楚阳冷冷的强调一句,这一句,很平常,却是下了一个结论。

        “是,我中了毒!”寒潇然长身而起,缓缓踱步,脸色如冰,如铁,在这一刻,似乎带上了一个冰铁面具,缓缓道:“当我回来之后,就感觉体冇内不适,当时未考虑是中毒!因为本座有自信,当时交战之中,南空云就算施毒,也绝对不会得逞?!?br />
        “但,童无心为我诊断之后,却是诊断出了无形之毒。而且,所有症状,均与南空云的无形之毒一样。当时我是活擒了南空云,在酷刑之下,南空云为我查证,也确认无疑!的确是无形之毒?!?br />
        寒潇然嘴角露出一个下弯的弧度,道:“但无形之毒,是没有解药的?!?br />
        “所以你只能靠童无心来治疗?!背䞍友羲档?。

        “不错?!?br />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你中的无形之毒在体冇内落下了病根,每一年,都会发作一次?!背艏绦?。

        寒潇然背对着他,负手而立,冷冷道:“不错?!?br />
        “所以,每一年发作的时候,都是童无心为你压制?!背舨讲浇舯?。一边的沙心亮和秦宝善在他们两人这一问一答的对话之中,竟然不知不觉的满头大汗。

        两人都感觉室内气氛越来越是压抑,越来越是森然,几乎就喘不过气来,似乎随时都要窒息的晕过去。

        “不……错!”寒潇然背着手,背对楚阳,但他的两只手的骨节部位,已经有些发白。

        “所以,经年累月下来,你的肤色,就变的黑了。但你身为总执冇法,又是男人,一开始并未留意,或者说,你直到现在,才被我提醒?!背舻纳舻?。

        “不错!”寒潇然又说了一句不错。

        “所以,你的头发,从完全乌黑,在某一日,就突然间出现了一抹银白!而这抹银白,却是去不了的。而且,若是我估计不错的话,你的这一抹银白头发之下的头皮,已经坏死!这银白头发,不是经由头皮长出来的,而是直接从大脑之中滋生!”楚阳一连串的快速说道。

        “你说的,都对!”

        寒潇然挺立着身子,一动不动。

        “从受伤之后,你的修为,就没有进步过吧?”楚阳问。

        “没有,还有些滑落的迹象?!焙烊坏?。

        “圣级高手,已经算是巅峰,一年之内,连续与两位圣级交战,而你就没有半点触动和感悟?”楚阳再问。

        “有!”寒潇然很干脆:“有心境,有感悟,有心得,有触动!但,却无法寸进!”

        “所以你曾经怀疑过?!背舫聊艘幌?,道:“曾经去找了药谷大长老查证?!?br />
        “是?!焙烊怀腥?。

        “药谷大长老怎么说?”楚阳追问。

        寒潇然沉默了。

        转了一圈,还是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但与刚开始的问话,不管是心境还是气氛,都已经截然不同。

        这一次的这一句问话,充满了杀机凛然!

        寒潇然沉默了许久许久,才缓缓地,低沉的说道:“当时他说道,这很像是无形之毒!但是他……不认识这种毒!也解不了?!?br />
        楚阳皱了皱眉,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药谷大长老,与药谷大供奉,是同一个人么?”

        “不是?!焙烊坏氐?。

        “嗯?!背舫了计鹄?。

        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都沉思起来。谁都不说话了。

        室内的气氛,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沙心亮与秦宝善如坐针毡,但却大声呼吸一下都不敢。

        事情到这里,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良久之后,寒潇然轻轻转过身,脸色依然平静,眼神依然深邃,深深的看着楚阳,问道:“楚神医,以你的看法呢?”

        楚阳苦笑起来。

        从这里掀起风云,乃是楚阳原本的打算。借助东南执冇法者对付石家,更是楚阳理想的目标。但这个目标有一个前提:就是总执冇法体冇内有伤。然后楚阳借题发挥,用一种卑鄙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现在,他却只感到了悲哀。

        因为在见到寒潇然之后,对方虽然一直对自己心存杀机,但那一股发自内心的正直与刚硬,却是让楚阳也有些肃然起敬。

        若是童无心真的不是奸细,楚阳甚至打算放过此事。他可以用无穷无尽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完成自己的目的,达到自己的预期;但却有一个心理底线和前提:对付卑鄙的人,对付仇人,才会这样做。

        面对寒潇然这样一位正直正气的执冇法者,一个律法无情人有情的总执冇法,一个母亲身亡一千三百年后想起来依然乳慕的孝子,一个人品足堪让人敬重的长者,楚阳下不去这个手。

        但,世事就是如此离奇。

        就在楚阳打算放弃的时候,事情却又急转直下。

        一切,又都是在向着楚阳预期之中发展。让他想不利用,都不行。

        让他感到悲哀的是:寒潇然的伤,自己现在,还治不了。

        而寒潇然,分明又是一个性情刚直宁折不弯的人,而且,经过了悠久的岁月之后,也已经不将生死放在心上。

        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童无心的要挟,而且也是绝对不会接受童冇无心的恩惠!

        一旦揭开之后,童无心必死!石家与执冇法者战斗必起!

        寒潇然,必死!

        “楚神医?”寒潇然微微笑着,看着楚阳,轻声道:“我在等你的答案?!?br />
        “总执冇法大人……若是死了,未免太过可惜?!背羟崆岬氐?。

        大家都不是傻子,只是这一句话,就全明白。沙心亮和秦宝善突然脸色惨变,一下子站起身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楚阳,浑身颤抖。

        “嗯。我明白了?!焙烊涣成槐?,缓步走回座位,坐了下来,眼神凝注在碧绿的茶水中,沉声道:“我寒潇然幼年学艺,二十三岁,冲上皇座,六十五岁,成为君级,历时一千两百年,才到了如今的圣级九品巅峰,距离至尊,也只有一步之遥!”

        他说的沉重,众人也听的沉重。

        楚阳心中喟叹:二十三岁就是皇座,这是何等天才?皇座到君座,也只用了四十二年。但从君座冲到圣级九品,以这样的资质,居然也用了一千两百年!

        寒潇然脸色舒缓,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道:“本座从三十岁成为执冇法者,先后擒杀皇座恶徒一万七千八百三十三人,君级恶徒九百五十六人,圣级恶徒一百零七人!并无一人漏网,并无一人冤屈!”

        他哈哈一笑:“身为执冇法者,免不了杀人。但本座自己有良心簿,每杀一人,就记在上面。所犯何罪,因何而杀,清清楚楚。纵然杀生之后,也要调查。一千两百多年,未曾错杀一个!”

        “我心甚安!”寒潇然淡淡的一笑。

        沙心亮沙哑着声音道:“总座!总座……您……”

        寒潇然端坐不动,袍袖一拂,傲然冷笑:“我说这些便是要说……我寒潇然一生问心无愧,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上天庭,我可堂皇潇洒,下地府,亦可直面阎罗!”

        他哈哈一声冷笑:“童无心要用这种手段让我低头?你们也要劝我暂时隐忍。呵呵……未知之前,也还罢了。但既然知道……我寒潇然,岂是受人钳制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