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三章 东南总执法驾临!

    第九十三章 东南总执法驾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正在想着,突然门口又是人影一闪。

        沙心亮铮亮的光头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见楚阳,大喜:“楚神医果然在这里?!蔽搜谌硕?,沙心亮在外面一向都是称呼楚阳为楚神医。

        楚阳一惊,道:“执法者大人今日怎地来此?”

        沙心亮挤挤眼,道:“我哪里有一位重要的客人,突发疾病,想要请楚神医稍移尊步,前去看看,可否?”

        楚阳顿时心领神会,能够让沙心亮亲自前来的……恐怕是那位总执法大人到来了!

        “医者父母心!救人如救火!”楚阳干净利落道:“我这就前去?!?br />
        随即吩咐黄霞柳看门,跟随沙心亮出门而去。

        “我背你?!鄙承牧料匀灰豢桃膊幌胪狭?。

        “好?!?br />
        “小兄弟,总执法大人来了?!鄙承牧烈槐弑匙懦舴沙?,一边兴奋地压低了声音。

        “嗯,我猜到了?!背舸χ┤?。

        “我将咱们的事情跟总执法大人说了说,总执法大人对此表示怀疑,而且,还将我怒斥一顿,责骂我不该挑拨怀疑执法者药师……”沙心亮道。

        “嗯?”楚阳疑问。

        “所以小兄弟这次前去,总执法大人极有可能对小兄弟多有责难,届时,还请小兄弟海涵?!鄙承牧恋P牡?。

        “我晓得?!背羯畛烈恍?。

        “那……总执法大人的身上的伤……小兄弟……可有把握?”沙心亮担心地问道。

        楚阳深吸一口气,道:“若是那童无心乃是奸细,就必然会对总执法下手,只要他下了首,我就能查出来。但是……若是童无心是无辜的,使我们冤枉了他,那可就是没办法了?!?br />
        沙心亮疾驰的身躯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那种可能性有多大?”

        楚阳沉默。

        “那小兄弟你这一去,岂不是……危险之极?”沙心亮焦躁起来:“要不,我立即送小兄弟离开?”

        楚阳真心的笑了,为了沙心亮这一刻毫不掩饰的真性情,心中颇觉安慰:“没事,总执法大人就算要杀我,也不会用这般理由和小事吧?再说,若是我们怀疑错了人家,那也应该接受惩罚,这有何难?再说,按照我们的推测,童无心乃是内奸的可能性,可是十有八九的把握啊?!?br />
        沙心亮终于稍稍放心,道:“小兄弟放心,若是真的是我们错了,总执法大人震怒,老哥哥拼了这条命,也要将小兄弟保下来?!?br />
        “嗯?!?br />
        说话间,已经到了执法堂。

        沙心亮将楚阳放了下来,然后两人并肩,往里走去。秦宝善早迎了出来,道:“你们可来了,总执法大人刚才又冲我发了一顿火……”

        说着,担心的看着楚阳:“小兄弟,有把握吗?我看总执法大人对那个童无心极为维护,若是……就及早抽身,也好?!?br />
        他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又低。

        楚阳眨眨眼,笑道:“事情,总要过去的,也总要面对的。有些事情,逃避不了。不是么?”

        沙心亮与秦宝善脸色凝重。

        执法堂后面,小厅之中。

        三人一步跨了进去。就觉得眼前一黑。似乎突然间从白天变成了黑夜。

        楚阳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人。

        这小厅之中,也就只有这一个人。也正因为这一个人,似乎他的存在,遮蔽住了整片天光!让这初始的下午,变成了黑夜。

        这个人一身黑衣,黑色披风,一身漆黑,正静静地背对着门口,负手站在座位前面,微微抬头,看着墙上的一幅字。

        他一头黑发,唯有在后脑勺的部位,有一绺刺目的银白。

        此人身高八尺,身形挺直。虽然是背对着众人,但只看背影,也自然而然有一种渊渟岳峙的气度,如同一座巍峨挺拔的崇山峻岭,静静矗立。

        “锦绣东南截洪流,浩荡九重凭运筹;翻覆乾坤一万载,吞吐天地化春秋!”

        这黑衣人负手轻轻念出墙上这幅字的内容,淡淡的道:“沙心亮,你可知道这幅字,是什么内容?”

        他虽然背对三人,但一开口,却依然有一股气势扑面而来。

        宛若一座山当空压下。

        沙心亮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属下依稀记得,乃是当年法尊大人巡视东南,正值东南第一大江天水江遭遇暴雨洪流,整片东南,多处受灾。法尊大人便于那时施展通天手段,横空截住洪流,四面搬运大山,生生造出九重天第一大湖!便是‘天尊湖’。让四方洪流注入湖中,法尊大人更在之后,以通天神功,一拳打通入海通道,让多余湖水倾泄入海,挽救整个东南亿万苍生!乃是天下第一大功德?!?br />
        “事了之后,法尊大人便写下了这首诗。以后我东南执法堂,便每个堂口都悬挂着,以示对法尊大人的无限崇仰?!?br />
        沙心亮战战兢兢的说着,楚阳心头却是几乎震惊到麻木。

        洪流暴雨,肆虐东南,法尊一手搬运数座大山成湖?一拳打通入海通道?

        这……这是什么修为?

        就算是神话故事……也没有这么变态的吧?!

        黑衣人喟然一叹,道:“不错,法尊大人三百年前巡视东南,便成就了这传说一般的事迹!也让我们执法者的声威,在整个天下更加如日中天;但这,却不是法尊大人一个人的力量,而是无数的执法者,千辛万苦才创造出现在的家业?!?br />
        “是?!鄙承牧磷鹁吹牡?。

        “所以……执法者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既不用我多说了吧?!焙谝氯说溃骸暗?,千里大堤,溃于蚁穴!若是执法者内部互相怀疑,那么,法尊大人当年的苦心造诣,盖世功绩,也终将成为过眼云烟?!?br />
        “是?!?br />
        秦宝善与沙心亮两人汗水沁沁。知道总执法大人这是在敲打自己二人。

        “你们身后的小家伙,就是所谓的楚神医,楚阳吧?”总执法大人淡淡的问道。

        “正是小子?!背舻?。

        “呵呵,小小年纪,也敢妄称神医?更敢对我东南执法指手画脚,挑拨离间,你该当何罪?”总执法大人语气很淡,但无论是楚阳还是沙心亮秦宝善,都听出来其中的?;胙挂?。

        一股淡淡的杀机,在室内静静的蔓延。

        很显然,总执法大人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更有挑拨离间嫌疑的“神医?!币丫松被?。

        “罪?小可自认没有,倒可勉强算得上有功在身?!背艟簿驳氐?。

        “有功在身……功在何处?”总执法冷冷的道。

        “有罪在身,可有真凭实据?”楚阳寸步不让。

        总执法大人沉默下来,整个空间的气息,也似乎完全的在他沉默的这一刻凝固。

        “本座说的话,就是真凭实据!”总执法声音越来越是森冷。

        “本神医一双眼,也是真凭实据!”楚阳冷笑一声:“说一句狂妄的话,本神医一双眼睛,一根手指,放眼九重天,独一无二!”

        “狂妄!”总执法轻轻哼一声:“让本座看看你的本事!”

        这句话的涵义,显而易见。

        但秦宝善与沙心亮同时心中打鼓,暗暗叫苦:你背着身子,只看见一个后脑勺,一袭黑衣,别人如何让你看到他的本事?

        楚阳沉默下来,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黑衣背影,轻声道:“总执法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总执法一声轻笑:“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名不虚传?”

        楚阳淡淡的道:“大人一身修为,超凡入圣,如此年龄,却依然是黑发童颜,只有后脑处一绺白发,让晚辈钦佩不已?!?br />
        他这句话说出来,连沙心亮与秦宝善都察觉到,总执法大人的身子蓦然的僵了一僵。

        两人不由一阵紧张。

        黑袍一闪,宛若整个天地从黑夜变成了青天白日。

        总执法大人终于转过身来。

        他一个转身,转身前后,给人的感觉,居然是黑白两重天!

        这是一张瘦削的脸,两眼如同鹰隼一般,浑身带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一股冷面无情的气势,从他的脸上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

        浓眉,脸庞方正。

        一头黑发,梳在头上。黑色头巾与头发一色。

        脸色微黑,却没有半点胡须。

        此刻,他锐利的眼神正紧紧地看在楚阳脸上。

        楚阳只感觉自己脸上如同时时刻刻在被钢针扎着,一阵阵难熬的刺痛。

        圣级高手!

        这是圣级高手的威势!

        而且绝对不是低阶圣级!

        面对如此高手,楚阳却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你,终于转过身来。让我看到了你的脸!人体万般病患,从脸上,皆能看出一二!

        总执法看着楚阳的同时,楚阳也在毫不闪避的看着他。

        “还有么?”总执法大人静静地问道。

        “总执法大人额头饱满,俗称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此乃是长寿之相。不过……”楚阳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道:“虽然总执法大人面色红润,但额头发际,却有一抹暗色。若是我估计没错,总执法大人每隔一段时间,定然会有一次头痛?!?br />
        楚阳轻声道:“虽然并不致命,完全能够熬得过去。一次过去之后,很长时间不会复发,不过那种滋味,想必也不好受,而且以总执法大人的圣级功力,也无法压制?!?br />
        楚阳依然仔细看着,道:“不,不是无法压制,而是根本不能压制。因为一旦压制,就会伤势蔓延,危及大脑……”

        总执法大人不置可否,眼神如同深潭寒水,一动不动,淡淡道:“还有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