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八十九章 断子绝孙手

    第八十九章 断子绝孙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少爷这毛病,有八九年了吧?”楚阳哼了一声。

        “是,是的……是从四年前才发觉不对劲,然后一查,才知道病根长久……”白须老者回答。

        “他今年也就二十来岁吧?”楚阳哼一声:“也就是说,自从那……”说到这里,突然转头:“乐儿,这些你不能听,也听不懂,你去你房间里休息去吧?!?br />
        楚乐儿正听得有趣,闻言怏怏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边走边嘟囔:“不就是变成太监了么……哼,还以为我听不懂……”

        黄霞柳悲愤的眼泪都几乎流出来:“小丫头,你你你……你气死本少爷我了,本少爷可是浊世佳公子……”

        “你佳个鸟!”楚阳毫不客气的在这小子头上拍了一巴掌:“都不举了还佳个屁!”

        黄霞柳悲从心来:“我也不想……”

        楚阳叹了口气,不再理这位表面上嚣张跋扈,实则有些缺根弦的黄大少爷,向着白须老者说道:“你们少爷这病……虽然看起来像是纵欲过度,掏空了身体,但实际上可不是因为纵欲过度啊?!?br />
        白须老者一阵惊诧:“什么?”这一声疑问,实则是震惊。

        已经找了多少的大夫,都是一口咬定纵欲过度,欲震无力;只有药谷的大供奉说过:‘此病与情欲无关,但我无能为力?!庋幕?。

        如今,楚阳指示一个搭脉,就说了出来。

        这岂能不让他惊喜之极!

        黄霞柳热泪盈眶,这些年里,不知道挨了父亲多少顿揍,老是怪自己沉迷女色不加节制……冤枉了好多年啊,如今,总算有人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了。

        “恩人哪……”黄霞柳哽咽着。

        “他乃是受了伤……或者是被人暗算了。而且是在很早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到……咳咳,也就是还没到可以那啥……使用的时候,就被人下了阴手!而且,这种手法在九重天乃是出名的无解?!背籼玖丝谄?。

        “什么手法?”那白须老者神情紧张地问道。

        楚阳脸色沉重的说道:“断阳绝阴手!”

        白须老者脸色大变!

        断阳绝阴手,在九重天八千年前,的确是凶名赫赫,而且一直到现在,虽然八千年来没有出现在九重天,也依然是让人谈起来就为之色变!

        因为,这断阳绝阴手乃是天下最阴毒的功夫,还有一个名称,更加有名,就是:断子绝孙手!

        这门功夫,乃是专门损害一个人的生殖系统,一旦中招,那便是终生不能治疗。男的无法振起雄风,女的无法养育儿女。

        这种阴损到了极点的邪门功夫,乃是八千年前一个名叫萨无非的家伙创制;这个萨无非号称‘断绝天尊’,本身乃是一个天阉,长期的压抑却导致了心理变态,武道有成之后,却挖空心思的创出了这门歹毒功夫,专门将男人变成太监,女人变成石女。

        萨无非的思想就是:我不能的,全天下谁都不能!

        到后来,萨无非引起众怒,无数高手一起围剿,被人围攻致死,他的断子绝孙手也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但没想到八千年之后再度出现!却又偏偏出现在自己家硕果仅存的小少爷身上。

        白须老者八个人都是震怒之极,惊怒不已!

        “楚神医的意思是说,在我家少爷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被人下了手?”白须老者脸色如同寒霜,低沉地问道。

        “这是无可置疑的!”楚阳淡淡的道。随即转头,问黄霞柳:“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起来过?”

        黄霞柳垂头丧气:“是啊,身上长了这话儿二十来年了,除了撒尿,别的啥也没干过……好多年了,就像挂着一团软绵绵的鼻涕,从大前年家里开始给我找媳妇才知道,妈的趴上去光压着,啥反应也没有……”

        “停!”楚阳一头黑线,挥手打断他的话。

        然后沉思了一下,问道:“你没有哥哥弟弟什么的吧?”

        黄霞柳一怔:“你怎么知道?”然后道:“曾经有两个哥哥,不过在我还没记事的时候就死了?!?br />
        “嗯……”楚阳呵呵一笑:“那么,你们黄家很强大?”

        对于黄家,楚阳是真心的不知道不了解。

        白须老者在一边凝重着脸色,眼神中更加是阴郁之极。他明白楚阳问这几句话的意思。这几句轻轻的问话里面,恐怕是包含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

        白须老者字斟字酌,缓缓道:“我们黄家,立足上三天,已经有两千年,从一个弱小的家族逐渐崛起,在七百年前达到鼎盛时期,几乎与当时的萧家分庭抗礼!萧家无数次想要覆灭我们,但却是始终没有成功过?!?br />
        萧家乃是九重天九大主宰家族之一,以萧家的实力,竟然拿黄家没有办法,可见黄家的强大。

        但白须老者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的自傲之意,反而是充满了忧虑和深思。

        “然后呢?”楚阳问道:“现在衰落了?”

        “倒不是衰落了……而是这三四百年之中,家族的嫡系子弟不断的发生意外……然后到了后来,连旁支也是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慢慢的,黄家的基业虽然大,但核心的黄氏一族,却是人口日渐凋零……”

        白须老者说到这里,脸色越来越难看,道:“如今,少爷是黄家嫡系子孙之中,硕果仅存的一人,居然也被人……使了断子绝孙手!哎……”

        然后,白须老者看着楚阳,希冀的问道:“楚神医,这病……您……能治么?”

        楚阳沉吟起来。

        黄霞柳的伤病,与沙心亮等人不同,这病乃是实实在在的,半点也不掺假。想要治好,对楚阳来说并不是很难,因为他手上有的是天上难寻地下罕见的珍奇灵药,但问题就在于,楚神医还想获得一些其他的……利益。

        他拧着眉头沉思,大家都以为他是在思索病情,谁也不知道这家伙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面,脑袋中居然已经转了四五十条恶毒的计谋。

        “治嘛……”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又缓缓的吐出来,将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才道:“……倒是能治……不过……”

        听到他说能治,黄家几个人就是大喜过望,再听到‘不过’,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不过这种伤时日已久,已经成了痼疾……再加上这门功夫歹毒凶恶,想要完全治好,难度……实在是不小啊……”楚阳叹了一口气。

        “只要能治,不管有多难,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黄家,都付得起!也愿意付!”那白须老者热泪盈眶,宛如是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身在九重天,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势力的重要性?;萍蚁衷诒袅倬?,一旦绝后,那就是树倒猢狲散,大家也就没了根,投靠别的势力,乃是半路出家,几乎等于寄人篱下,滋味太不好受;若不投靠,必然会被各个击破的蚕食,杀死,放逐……

        只要有黄家嫡系血脉在,那就是还有凝聚力,不管他多么纨绔不争气,最少,这面大旗还竖着。竖着,就有主心骨。

        一千个人聚在一起,是谁都不敢忽视的力量,但一千个人分开,那就是一千个目标,就连一头野狗,也敢咬你一口。

        这正是冷兵器时代家族势力忠心耿耿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是一条根,主根!

        主根断,枝叶何存?正是这个道理。

        所以,对于黄家这位硕果仅存的少爷黄霞柳的病,不仅是黄氏家族的人急,依附于黄家的家臣和各位高手,也都是一个个急得够呛。

        如今,终于在无限绝望之中看到了一线曙光,黄家人哪里肯错过?那是宁死也要抓住这个机会的!

        “这时间,可就长的很了……”楚阳叹息一声,道:“而且,每一天我都要针对治疗,时时刻刻,都要让他在我眼皮子底下,随着一日太阳东升西落,玉兔升升降降,每天天色不同的气机运行,来调配药物……”

        楚阳眼神凝注着那白须老者,道:“你们都是武学高手,对人体气血运行,定然比常人要了解得多。须知日月升落,朝暮晨昏,人体气血各不相同吧?”

        “楚神医说得对!这的确是不同的?!卑仔肜险叩?。

        “所以我需要每一时刻调配不同的药物,配合气血运行,来做治疗……”楚阳凝重的道:“您老就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治疗将是如何的繁琐与麻烦了?!?br />
        白须老者叹了口气:“的确如此……”

        “而且还有一个前提条件,你们的少爷他要完全的配合、听话才行……只不过看这样子,你们这位少爷……可不是一个安分人物啊……”

        “少爷一定会听话的!”白须老者急急地保证道。

        “他倒是听话,可是我还不愿意?!背羝财沧?,拿起了跷:“你们知道我一天的收入是多少么?你们知道他这么一来,我其他的事情大部分都做不了了?损失是多少么?你们知道这需要多少珍奇的药物么?你们知道这些灵药的价钱么?再说……他要是一个绝色美女这也没啥,可惜还是一个痨病鬼黄疸病一般的家伙,唾沫乱飞,迎风三里有口臭,鼻涕乱甩……天天对着他,还得贴身做检查,而我又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换做你,你恶心不?”

        我继续去码字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