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八十三章 ?;?!

    第八十三章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完了楚飞龙的话,夜无波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一张脸上,几乎能刮下一层霜来。

        “楚飞龙,你不会是开我的玩笑吧?”夜无波一双眼睛阴鸷的看着楚飞龙,眼神中鬼火闪耀:“你是说……一个十八年没有回家、在家族中没有半点根基的孩子,一个被废了修为的废人,竟然成了你的计划顺利的最大阻挠?你当本座是傻子不成?”

        楚飞龙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我知道十三爷不信,可是……事实就是如此?!?br />
        夜无波紧紧地皱着眉头,眸子之中的鬼火闪烁不定,良久,才说道:“那小子……是你的侄子?叫做楚阳?”

        楚飞龙点点头,道:“这小子实在是……滑溜,而且,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夜无波桀桀一笑,阴冷的道:“在外面漂零了十八年,六亲不认……也是正常,这种人,我看着顺眼!”

        楚飞龙苦笑。

        “他的师承来历?他的过往经历?”夜无波问道。

        楚飞龙摇头:“一概不知。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是出于名师教导;而且修为被废,也没见人为他出头……”

        这句话甚是意味深长。

        夜无波嘴角一勾,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道:“楚飞龙,我对你寄予hòu望,须知成大事者,当不苟小节……心狠手辣,杀伐决断,才是一代枭雄啊?!?br />
        楚飞龙脸上露出狠色,道:“只可惜现在我在楚家乃是万众瞩目,而且……那小子似乎一直在提防着什么,一直跟在我四弟身边……我不好下手?!?br />
        夜无波哼了一声,眼中鬼火一闪,沉吟了片刻,才道:“马老三,你去摸一摸这个楚阳的底子,看看……到底如何。若是方便,便……就地格杀!”

        很显然,他对楚飞龙的话表示怀疑,但,怀疑归怀疑,总要亲眼看看,免得冤枉了楚飞龙,毕竟,楚飞龙可是计划之中非常重要的棋子。

        而且,自己带来的这四个侍卫,虽然马老三最弱,只有君级三品修为,但心眼灵活,查言观色,口才了得,足智多谋,出门在外,有他跟着根本什么都不用操心,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助手。

        而楚阳只不过是一个修为被废的普通人。

        派他出马,定然是手到擒来。

        他身后,瘦小枯干的马老三答应一声,向楚飞龙详细的询问了楚阳的长相,最后还让楚飞龙画了一幅画像出来。

        不得不说,楚飞龙的画技还真的是不错,画的楚阳惟妙惟肖,几乎能从画上走下来一般。

        马老三看了两眼,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卷起画轴,信心满满的道:“十三爷,您就放心吧!”大笑一声,转身飘出门去。

        楚飞龙有些担心,道:“十三爷,那小子滑溜得很,而且不知怎么回事,与执法者的沙心亮还套上了交情……这个,马三爷此去,有些不大保险……”

        夜无波眼中鬼火粼粼闪烁,手指头轻轻敲着桌面,淡淡的道:“本座此次前来坐镇东南,麾下需要的,乃是精兵干将!马老三若是连一个失去修为的废人也搞不定……那么,我留他尚有何用?”

        他说着话,鬼火般的眼神却是似乎有意无意的掠过楚飞龙的脸庞,眼神阴鸷寒冷,幽幽的火焰一闪。

        楚飞龙心中一颤,不敢再说话。

        这句话,分明是在敲打自己的。因为自己就是……连一个失去修为的废人也没有搞定……

        楚阳在密库里面足足呆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他已经在潜修千幻神功。

        这几天冲关造成的经脉损害,被他用生机泉水大量的灌溉下去,已经无伤大雅;但实力骤然恢复,却需要一个理由。

        而楚阳分明不想编造什么理由,干脆用这种千幻神功,直接掩盖自身的气息。

        以他现在剑帝四品的修为,修炼这种没有什么难度的功夫,也的确是速度快极,只不过一天时间,就能够灵活运用,达到了千幻神功的第三层:气息千幻。

        虽然还不能随意变幻自身的修为等级,但,已经可以完整掩盖自己的玄功气息。

        沙心亮和秦宝善早已经等得望眼欲穿,这三天里面,两人只有一个感觉:度日如年!

        到后来,堂堂两位君级高阶高手,禁不住也祈祷了起来:可千万千万……要将药练成啊,这可是唯一的指望了……

        终于见到门一动,两人同时急不可待的扑了过来。

        里面,沉重缓慢到极点的脚步声响起,似乎走路的人每走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终于向着门口挪动过来,两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伸着脖子张望。

        终于,楚阳出现了。

        见到楚阳的这一刻,两人都是震惊莫名,居然禁不住的都感到了心疼:现在的楚阳,绝对绝对的是“惨不忍睹”!

        衣衫褴褛,满脸青白,嘴角挂着血丝,身上也是血迹斑斑,头发蓬乱,两眼无神,身体摇摇晃晃,每走一步,两条腿就跟没有骨头似的抽一下……

        他几乎就是‘爬’到门口来的!

        两人震惊的看着楚阳,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见到两人,楚阳疲倦到了极点的眼中蓦然的闪亮了一下,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喃喃的、声音轻不可闻的说道:“药……成了……终于……终于……”

        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去。

        秦宝善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他抱住,急切的呼唤道:“小兄弟……小兄弟……”

        楚阳‘虚弱’的‘强行’睁着‘无神’的眼睛,随时会昏倒的说道:“快……快……快将我怀中……药……取出来……要不我……我一跌倒……就……就……”

        沙心亮手忙脚乱的急忙从他怀中取出三包药,牢牢地抱在怀里,关心的问道:“小兄弟,辛苦你了……你没事吧……”

        楚阳终于陷入了半昏迷,手臂耷拉下来,喃喃的呓语道:“我们……肝胆相照……为了两位老哥哥……值了……”

        说完就真的‘昏迷’了过去。

        两人ji动得热泪盈眶。

        多好的小兄弟啊,为了自己两人,看这样子,分明是将自己半条命都搭了进去啊……如此重情重义!如此深情hòu谊!如此义薄云天!如此的……

        两人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小心翼翼的抱起楚阳,一阵风一般的冲进沙心亮的卧室,将他小心地放在床上,一放下,楚阳就打起了呼噜。

        “他实在是太累了……”秦宝善感慨万千:“真不知道他这几天里面,吃了多少的苦,费了多少的精神,看来此次炼药,绝不轻松啊……”

        沙心亮深有同感,道:“我听说,数千年前,有一些药师前辈,为了配药,为了炼药,经?;峤约旱纳耆木 衷诓胖?,传言,竟然完全属实?!?br />
        秦宝善沉重点头。

        随即,沙心亮就一叠连声的吩咐了下去,用最好的滋补品,用最好的药,用最好的医师,抓也要给我抓来,赶紧为小兄弟恢复身体……

        沙心亮连番吩咐,将整个平沙岭执法堂顿时搞得一片鸡飞狗跳!

        ……

        楚阳“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居然开口夸赞了一句:“这是哪位神医给我疗养的?小弟本以为要躺上几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居然恢复了不少……”

        随即感ji道:“定然是两位老哥哥费了好大的心力吧?”

        沙心亮与秦宝善顿时又是与有荣焉,又是有些惭愧,搓着手笑道:“只要小兄弟无恙,我们俩做什么都是应该的?!?br />
        楚阳目光一闪,有沉思之色,微笑道:“小弟铭记在心?!?br />
        两人笑着点头。

        随即楚阳就拿出了药,也没有耽搁,细细密密的嘱咐两人如何服用,然后服药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到了什么反应的时候来找自己,然后自己为之治疗……

        …………

        等到楚阳走出执法堂的时候,已经是明日清晨。

        其实沙心亮两人半夜就已经完全无恙,而且,秦宝善骤然增加了二十年功力,修为也终于突破自己滞留在君级六品已经多年的瓶颈,成功晋级君级七品!

        这次的晋级,让楚阳也吓了一跳,因为秦宝善的玄功修为,在冲破关隘瓶颈之后,经脉之中浩荡的气流川流不息,修为竟然翻了一倍之多。

        楚阳也终于知道,高手修炼到一定的地步,为何会越来越是晋级困难。因为像这样的晋升一级就是功力翻倍提升,在楚阳现在的等级来说,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秦宝善热泪盈眶。

        痼疾全去,晋升一级!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在楚阳的手下,却实现了。这一刻,秦宝善感觉自己为了小兄弟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他与同样痼疾尽去的沙心亮一样,见天色已晚,说什么也不放楚阳回去,伺候祖宗一般伺候着楚神医,在执法堂住了一晚上,直到清晨,才恭恭敬敬的送出门来。

        楚阳走在清晨的路上,看着路边的杂草上清澈的露珠,一路沉思。

        自己是利用了这两人,而这两人,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人,但随着接触的加深之后,却是赫然发现一个问题:不管好人坏人,但……很多都是性情中人!

        最少,作为武者的坚持,作为人性的闪耀,作为最起码的知恩图报……

        楚阳一路想着,也不知道自己想的什么,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便欲加快脚步。

        便在这时,突然神魂一颤,一种极端的?;芯?,让楚阳浑身的寒毛都直竖了起来。他霍然停住脚步,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低着头,似乎在沉思……

        但神识却是天罗地网一般地洒了出去。

        …………

        对有些人的怀疑很不理解:我在旅游的时候尚能不断更,难道回家之后却要偷懒说停电请假少更么?那我的坚持意义何在?

        跟编辑电话请假之后四十来分钟,来电了。赶紧码字上传,然后就看到质疑。一位上海的哥们说:真奇怪啊,我这里咋没停电呢?这理由太烂了……然后我无语半晌,只能说:我这里是小城的郊区,不是上海。哥穷,没钱在上海买房子……

        通知一下,这几天也放松了,月票也滑落出了前十。明天只好开始拼命,开始爆发。在此,提前向大家诚恳的求月票,求推荐票!

        借诸君一把力,送风凌青云中?。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