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九章 心太软还是心太毒?

    第七十九章 心太软还是心太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龙对楚阳的逼迫,楚阳有无数的道路可以退。实在不行,忍气吞声,也没什么大碍。就算放弃了紫晶回春堂,我还是楚家的大少爷。

        但楚阳对楚飞龙的逼迫,却是直接逼到了底线!直接将人逼得生死不能!

        你以为你用家族压我,扣着家族内部事务的大帽子,我就不能让执冇法者出手?嘿嘿,我不仅要让他们出手,而且还要进行你意想不到的绝地大反击!

        逼着你,在所有人面前,给我道歉,向我低头,求我!

        逼着你,在所有人面前,亲手杀死自己三个最得力的手下!

        逼着你,自己离散自己的人心。

        逼着你,将这么多年的心血,在瞬间散去一大半,而且,在家族之中威信尽失!

        要不然,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

        不仅要逼你,而且还气死你!我就在你面前得了便宜卖乖,你也毫无办法!我就在你面前嚣张跋扈,却让你一点脾气也不敢发出来!

        这种蛮不讲理而又彻底流氓却是雷霆万钧的手段,竟然用一种丝毫不带烟火气的方式施展出来,谈笑间,强敌溃败。

        而且让你一直到败亡都是稀里糊涂: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能量?

        楚家在上三天平沙岭盘踞了一千多年,也没有这样的能量可以指挥执冇法者!但楚阳刚来了一个月,就将平沙岭整个的换了一副模样。

        他如何做到的?

        这是一个谜!

        看着楚阳出去的身影,人人都是若有所思。这楚家,又要变天了么?这些年来,楚家已经变了一次。那是楚飞凌的儿子失踪的时候,楚飞龙趁势崛起。

        现在楚飞凌的儿子回来了,似乎一切,又在向着原有的轨道行进?

        尤其是原本跟着楚飞龙,现在侥幸没有被楚阳牵连进去的那几个人,更是心中忐忑,感觉一颗头,似乎已经不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这一次是这三个,下一次,是谁?

        大家都看得出来,事情发展到这里,楚飞龙唯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放弃家族权力争斗,安心的做楚家二爷;第二条路,就是与楚阳死死的争斗到底,不死不休!

        但,楚飞龙这么多年掌握大权,他会甘心退出么?答案近乎不可能。

        但若是继续的争斗下去,他能够斗得过楚阳么?想起楚阳刚才的手段,大家每一个人背脊还都一片冰凉。对于楚飞龙若是继续与楚阳争斗下去……这更是大家现在绝对不看好的事。

        看着楚飞龙委顿在地上,众人神情复杂。

        良久,楚飞龙终于缓缓站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淡淡的道:“今天这件事,真是出人意外?!?br />
        他转过头,看着楚飞凌,脸色冷硬,目无表情,良久,才低声道:“大哥,你这个儿子,真的很不错?!?br />
        楚飞凌笑了笑,道:“阳阳虽然年轻,有些任性,但总体上来说,还算是一个好孩冇子?!?br />
        楚飞龙长叹一声,道:“是啊。阳阳有心计,有手段,只可惜,他修为被废了,若不然,我们楚家有这么一位少主人,前途当真是无可限量啊?!?br />
        叹息一声,走了出去。

        这句话,让大厅中众人心中又是剧烈跳动了一下。

        似的,无论楚阳有如何的靠山后台,但他本身的修为被废,却是无法弥补的硬伤。一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岂能是一介书生?

        杨若兰推了推楚飞凌。

        楚飞凌茫然道:“干什么?”

        “出去!”杨若兰心中叹气,拖着楚飞凌走了出去。这个当老冇子的要是有当儿子的一半心机,也能将楚飞龙早已打落万丈深渊了……

        楚阳临走时对自己三次眨眼,表示:这三个人的家属,楚飞龙肯定是要下手的!

        最后向楚飞凌瞥一瞥,意思便是:让我爹去救!

        这可是拉拢人心的大好机会。

        “大家也都散了吧?!背鄢衫弦涌吹搅礁龆佣甲吡?,也站了起来,脸色沉重的背着手,一路沉思着走回了内堂。

        心中或喜或忧,竟然是复杂之极。

        一路走着,终于长叹一声,喃喃自语道:“但愿飞龙能够体会到阳阳一片真心,从此不再搅风搅雨……那老夫就真的可以含笑九泉了……”

        …………

        楚飞烟回到紫晶回春堂,发现乐儿正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躺着,小脚丫子来回的摇,躺椅就前后晃动,小小身子在躺椅上波浪一般起伏,颇为自得其乐。

        “四叔您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小萝冇莉关切的问道。

        “一言难尽……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一地步……”楚飞烟皱着眉头,将大厅之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蹙着眉头叹气:“哎,阳阳这孩子……这一次,又是做得过分了,却又是满含苦心……”

        “过分了?满含苦心?”楚乐儿皱起细细的眉毛,有些诧异的看着楚飞烟:“四叔,您怎么会这么想呢?”

        楚飞烟愕然,道:“阳阳这一次,借助执冇法者的力量,不分青红皂白抓走了腾虎和腾蛟,难道不过分么?他当众逼迫你二伯,逼得他退无可退,险些让你二伯吐血身亡,更逼着他亲手杀死自己手下,血溅大堂,难道不过分??”

        楚飞烟道:“但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却是等于是削减了你二伯的羽翼,同时给他喘息的机会与思考悔过的机会,却又全然是为了家族,为了你爷爷和我们家人着想,难道不是一番苦心?”

        楚飞烟道:“阳阳看起来虽然是心狠手辣,但实际上,终究是太心软了……不过这却是大大的好事?!?br />
        “大哥太心软了?”楚乐儿诧异的看着楚飞烟,终于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原来四叔你这样想的?这……不得不说,您真是让侄女儿诧异了?!?br />
        楚飞烟挠了挠头,困惑道:“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那你是怎么看的?”

        楚乐儿想了一会,终于道:“大哥……要下杀手了!”

        楚飞烟顿时吓了一跳,两只眼睛都瞪圆了:“下杀手?!”

        “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是的?!背侄焖俚乃伎甲?,道:“还有,四叔……大哥一点也不是心太软,而是……”

        小丫头想了半天,想不出好的形容词,只好道:“而是他的心……如冰雪一般冷静!在他在意的人眼中,冰雪是无限美好与纯净的,但在敌对他的人眼中,冰雪却又是无情冷酷的?!?br />
        “很不幸,二伯属于后者!”

        楚飞烟瞪着眼睛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还是不明白?!?br />
        楚乐儿叹了口气,眉头上居然现出来条条黑线,有些无力的道:“这样说……大哥是将二伯逼到了不得不放手的地步,也同时也将双方都逼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我不明白,四叔您为何只往好处想?不往坏处想?须知这人世之间,凡事的发展,往往都是与好的设想大相径庭的,人性的丑恶一面只要抬头,善良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的!”

        楚飞烟迷惘道:“这……我知道,可是这……有啥关系?”

        楚乐儿捧着小脑袋呻冇吟一声:“四叔,您说,二伯费尽了心机,在家族之中,名声威望远远的胜过了大伯,甚至比爷爷还要厉害一些,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会不会习惯这种生冇活呢?”

        “那是当然的!”楚飞烟脱口而出。

        “是啊,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人冒出来,一下子将他的全盘算计打得粉碎,你说他是感ji那个人给他机会让他收手呢?还是对他恨之入骨,不死不休?”楚乐儿继续问。

        “当然是不死不休……呃……”楚飞烟脱口而出之后立即醒悟,额头上涔涔的冒出汗来。

        “这不就结了么?”楚乐儿挑挑精致的眉毛:“大哥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他已经看透了二伯!”

        楚飞烟呆若木鸡。

        “这一次大哥蛮不讲理的勾结执冇法者,将腾虎和腾蛟两位哥哥抓进去,若是抓住不放,完全可以用这种不讲理的方法将二伯彻底的击败,甚至绝杀。执冇法者既然能够帮他不讲理的杀死萧玉龙,又帮他不讲理的抓人,那就能帮他不讲理的整死楚飞龙!这一点我坚信。因为二伯的身冇份,还比不上萧玉龙的影响;萧玉龙能被整死,二伯又如何?”楚乐儿有条不紊的分析。

        楚飞烟点点头,道:“那他为何不干脆一劳永逸?”

        “现在当然不行?!背侄α诵?,伸出一根几乎透明的手指头,道:“第一,大哥刚刚回归家族,对一切家族事务还不了解,而且现在家事都掌握在二伯手中,二伯若这个时候死了,楚氏家族绝对能乱作一团。所以大哥不能冒险?!?br />
        “所以他只能先分化,将二伯的势力击打的分崩离析之后,变成一片散沙,那才是真正动手的好时机?!?br />
        “第二就是,现在二伯只是对付大哥,并没有对付其他人,大哥下杀手,就显得天性凉薄,毫无容人之量。而且大哥毕竟是晚辈,大哥还要背一个弑亲的罪名,给人的印象也成了心狠手辣,薄情寡义。若想成就一番事业,这可是致命伤。第三,若是二伯这时候死了,爷爷和大伯必然会愧疚终生,心中难受。毕竟二伯并没有做什么很明显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大哥也在顾忌着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