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八章 我这真不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第七十八章 我这真不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龙看着楚阳的眼睛,楚阳的眼睛里面全是冰雪一般的冷静与春风一般的笑意,正静静地看着他,根本不被这大厅之中的气氛所影响,似乎在说:你不杀他们,我就杀你儿子。你放心,我绝对舍得!

        楚飞龙分明发现,在楚阳的目光深处,有一份张扬的毫不掩饰的、如同沙漠之中的食尸鹫一般的残忍歹毒!

        那分明是杀伐决断的恐怖杀机和不可更改的决心!

        两人僵持了良久。

        突然,楚阳微笑了一下,别过头去,轻声道:“什么办法都没有啊……哎,二叔这么忍气吞声的……我看着也心里不落忍的,还是回去睡觉去吧……”

        楚飞龙的妻子在一边哀声叫道:“飞龙~~~你,你为了我们的儿子……”

        楚飞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妻子已经是满脸泪痕。

        身边脚步声起,楚阳已经快要走出了大厅!他步履沉稳,一往无前,绝不回顾!脚步轻松,身材挺直,现出他绝不更改的决心。

        楚飞龙牙根一咬,心中一横,突然暴吼一声:“你们这三个混账,竟然敢骂我!”手起掌落!

        那三人跪在地上速速缠斗,一听这一声大吼,顿时感觉绝望,大吼起来:“楚飞龙!你这个……”

        但楚飞龙既然决定了要杀人,哪里会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一连三掌,旋风般落下!

        啪!

        啪!

        啪!

        三颗脑袋,同时变得如同烂西瓜一般。

        三个人的尸身,慢慢地委顿在地上,鲜血静静的流出,在地面上汇成了一滩,慢慢的流到了楚飞龙的脚下,将他的两只脚连同鞋子,都浸在了里面。

        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楚飞龙浑身颤抖,仰起头,闭上了眼睛。一声大喝,道:“楚阳!你满意了吗?!”

        楚阳已经走到门口,闻言缓缓的转过身来,惊奇道:“二叔,他们骂你,你斥责他们几句也就罢了,为何居然将他们杀了?你你你……不觉得太残忍么?”

        楚飞龙哇的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胸膛起伏。

        楚阳道:“再说,你杀了他们也就杀了,毕竟他们骂你在先,你杀他们也算是应该,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说,我满意了么?”

        楚飞龙闭着眼睛,腮上肌肉簌簌的颤抖,用尽了全身的修为,才让自己没有爆发出来,嘶哑着声音,低沉道:“这事情,的确与你毫无关系……”

        “说的是啊二叔?!背艄厍械牡溃骸岸?,你既然杀了他们,就要小心了……须知斩草……要除根啊……”

        这句话出来,众人心中都是一个ji灵,心中冰凉的一片。他不仅逼着楚飞龙杀人,居然还连着三个被杀的人家人也不放过!如此狠毒!

        楚飞凌忍不住怒道:“阳阳!你……”

        “傻瓜!”杨若兰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低声传音道:“你就是冇一个一根筋的傻瓜!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楚飞凌迷迷惑惑的传音道:“看出来什么?”

        杨若兰长叹一声:“你难道就看不出来阳阳的真冇实用意?连爹爹那么爆裂的脾气都没吱声,你叫唤什么?”

        楚飞凌转头看着楚雄成,果然见自己父亲正皱着眉头,看着大厅中间一团血迹,一言不发。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终于道:“为什么呢?”

        杨若兰彻底无语,只好无奈的传音道:“表面上看起来,这事情阳阳做的太残忍!但,这却是阳阳留给楚飞龙的,最后一个机会!难道你以为阳阳真的是只想出气?你明不明白阳阳做这件事心中得忍下多大的委屈?”

        “阳阳剪除了楚飞龙的羽翼,打击了楚飞龙的威信,离散了楚飞龙的人心,让楚飞龙多年心血建立起来的势力从此变得疑神疑鬼,内心不稳。让楚飞龙暂时之内,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来发动什么事情……若是楚飞龙能够在这时候急流勇退,岂不是我们楚氏家族大大的一桩美事?”

        “若是站在阳阳的立场,是谁导致他流落在外孤苦伶仃十八年?是谁让我们骨肉分离?是谁导致他受尽了折磨?不都是楚飞龙?阳阳难道就想这么容易的放过他?阳阳难道不委屈么?!”

        “阳阳之所以这么做,这还不是为了你和爹爹么?!不就为了以后你们在有生之年,不必为了手足相残而内疚愧悔一生?真是个猪头!”

        楚飞凌到底不是笨人,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楚飞龙呆呆的站着,他知道,这三人一杀,自己苦心经营的江山已经垮了一小半,人心离散,乃是必然。

        若是再杀了这三人的家人,那么……等于就垮了一大半!——谁会为这么无情无义的主子卖命?万一我哪一天得罪了楚阳,再来同样一出,岂不是我的老婆孩子也完蛋了?

        但,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却是再无回头路!

        现在回头,那三人不能复活,自己儿子,还是得死!

        楚飞龙嘴唇哆嗦着,喃喃道:“不错,斩草……还是得除根啊……”

        这句话出来,众人的心更凉了。

        楚阳抚掌笑道:“二叔果然是二叔啊。果然是拿得起放的下,不愧为一代英雄人物!”

        “你满意了?”楚飞龙盯着他,他的面孔,在这一瞬间似乎老了十几岁,眼中,也布满了血丝。

        “什……么满意了……?”楚阳张大了嘴,瞪大了眼:“二叔您这话,我有些听不懂?麻烦您说得明白一些。好么?”

        知道楚阳的意思是要自己把条件再说一遍,楚飞龙恨的咬牙,却还是无可奈何,道:“紫晶回春堂还是你的,家族不干涉,你也不需要上交紫晶,我将人全部撤回。答应你一个要求……如何?”

        楚阳扭捏道:“那怎么好意思……”

        楚飞龙又是一口血喷出来:“本来就是你的,现在还是你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

        楚阳道:“可是我心里不得劲……那样就显得我太自私了……”

        楚飞龙狠狠闭上眼睛,沙哑着声音,似乎要哭道:“就当是二叔求你收下了……”一辈子了,何曾被人逼到这种地步?

        楚飞龙死的心都有了。

        楚阳惊慌失措,道:“二叔,您……您千万别这样,你让侄儿如何是好,如何担当得起……哎,二叔您既然如此求我,我不收那就太不给二叔您面子了,为了二叔,我只好收下了……大家做个见证啊,紫晶回春堂本来已经回归家族了,我一句话可也没说啊,可是现在二叔非要给我,我真没法了……我可真的没张口要,大家都听见了对不对?”

        楚阳唉声叹气,说得如此的不情不愿。临了,居然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大家不要误会,我这可真不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众人只觉得也快要吐血了。甚至杨若兰也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你这还不是得了便宜卖乖?你已经卖乖到了极致了!

        “既然如此……二叔的一番心意也到了,那你两位弟弟……?”楚飞龙胸膛起伏,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即将爆炸了。

        “二叔,您放心!小侄这就去拼命!哎,其实不仅您心疼啊,我也更心疼啊。腾虎和腾蛟,那可是我血浓于水的兄弟啊,执冇冇法者若是不放人,小侄就一头撞死在那里!小侄就不信了,这天底下,竟然没有一处说理的地方!”楚阳愤怒的一字字的道:“小侄……以、死、相、挟!就不信救不出两位亲爱的弟弟!”

        楚阳转身而去,道:“我这就去!”临出门之前,转过身向着母亲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再眨了眨眼,眼睛向着父亲瞥了瞥,这才转身而去。

        杨若兰眼睛一亮。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楚飞龙浑身哆嗦着,两眼赤红,终于颤抖着,蹲了下来,两只手似乎要抓住什么,伸了出来,但毕竟没有完全伸出去,就又缩了回来,猛地捂在了自己脸上……

        楚雄成深深叹了一口气,道:“飞龙……”

        楚飞龙大叫一声,猛地站起来,哇哇哇连吐三口鲜血,两眼一闭,壮硕的身子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整个楚家大厅,一片沉寂。

        今天的事情,可说让众人感到了惊心动魄!楚飞龙精心布局,发动自己这么多年的底蕴,群起对家族进行压迫似的兵谏。

        以整个家族的力量,来压制刚刚到达楚家的楚阳。却被对方以极端蛮横极端不讲理的方式,大山压顶一般直接摧毁!

        楚飞龙对付楚阳,还可以说是精心布局,步步为营,一步一步,逐渐将对方逼到绝路,剥夺权利,剥夺财力……

        但楚阳的手段,却更加让众人直接目眩神迷,满肚子冰凉!只有两个字:可怕!实在是太可怕!

        楚阳乃是根本不理会楚飞龙的阴谋,对于楚飞龙的出手,根本不接招!但手段却更加暴烈直接。

        你逼我?好啊。那我就抓你的儿子。

        而且是没有任何理由,随便编造一个借口,就让你两个儿子两个手下一起进去。而且你还不敢去要人,你若是去了,就将你一起抓起来。

        你只能来求我。

        但你来求我,我就要让你把吃进去的统统吐出来,不仅如此,还变本加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