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七章 逼你逼到死

    第七十七章 逼你逼到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紫晶回春堂的大掌柜是谁?楚腾虎!

        再说……楚腾虎现在正被执冇法者抓了去,怎么问?难道要我去执冇法堂去问么?那不是送肉上门么……

        那位大管事脸色赤红,道:“这件事,若不是你从中搞鬼,岂能一块紫晶也赚不到?”

        楚阳顿时委屈得说不出话来,伸出手指颤巍巍地指着他,连声咳嗽,剧烈喘气一一这段时间看到的都是这样的人,楚神医学得惟妙惟肖。

        然后才终于吭的一声上来一口气,几步就窜了过去,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道:“你竟然在影射我损害家族利益,这真是我平生的奇耻大辱!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是倾尽三江五湖水,难洗今日一身冤!为了我的清白与名声,我要告你诽谤!我一定要向执冇法者告你诽谤!”

        众人顿时绝倒。

        那位大管事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楚阳愤怒道:“你这是污蔑!你这是毫无根据的乱咬人!我告诉你,等到了执冇法堂,一切都将真相大白!你等着!”

        楚雄成一声断喝:“够了!”

        楚阳愤愤的坐下,道:“爷爷,你瞧这个狗奴才说的什么话!我乃是楚家的大公子,大少爷!可以说,若是不发生什么意外,没有那种手足相残,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以后这楚家,就是我的!这狗奴才居然敢说我损害家族利益!他也不瞪大他的狗眼,用他的浆糊一般的脑袋想一想,我损害家族利益,岂不就等于在自己身上开刀?天下间哪有这么傻的人……这狗奴才分明是别有用心!请爷爷严惩此僚。

        楚雄成头痛的皱着眉:“都少说几句……哎……”

        这个孙子简直就是个刺猬,谁也摸不得。有理绝不饶人,无理反缠十分,这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本事当真是了得。

        众人都不说话,也就这么沉默下去。

        不大一会,楚飞凌飞身而入。

        楚雄成急声问道:“如何?”

        楚飞龙也猛地抬起了头。

        楚飞凌手中拎着带出去的那个包袱,里面沉甸甸的。

        摇了摇头,道:“沙心亮根本不容我说话,也拒不受礼,就将我打发了回来。说道此事有碍风化,影响极大,不得不谨慎从事?;顾凳裁从锌赡苁鞘裁慈鞘プ迕曰罅松裰?,背后还有主使者……目前正在审讯,我要见一面,也被拒绝……”

        举座皆惊!

        一侧,楚飞龙的妻子顿时嘤嘤的哭了起来

        楚飞龙的脸色顿时变得白纸一样。

        “审讯?!”楚老爷子惊道:“执冇法堂的审讯,岂是他们两个所经受得住的?”

        这句话不用说,众人心中都明白。以楚腾虎和楚腾蛟两个人,自幼娇生惯养,怎堪承受大刑?

        楚老爷子跺了跺脚,道:“罢了,我舍了这张老脸,亲自前去一次!”

        “恐冇怕您老人家前去,也是无济于事?!背闪挠牡牡?。

        “那谁去才管用?!”楚雄成暴怒的喝道:“儿子被抓,你这个当父亲的居然无动于衷,自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说!天底下焉有你这般狠心的父亲!”

        楚飞龙脸色阴鸷,垂首不语。

        “说呀!谁去有用?!”楚老爷子大喝一声,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楚阳嘻嘻笑道:“爷爷不必担心,二叔既然看上去一点也不着急,肯定是胸有成竹!绝对不会有事情滴?!?br />
        楚飞龙霍然抬头,看着楚阳,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阳阳说的一点也不错。我的确是胸有成竹!因为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将我两个儿子放出来?!?br />
        楚阳大大摇头:“我可没那本事亦…,我爹去都撞了一鼻子灰,我去管啥用?”

        楚飞龙死死的看着他,嘴角依然噙着笑,道:“阳阳,你赢了,你想要什么?二叔统统给你!只要你将你两位弟弟放出来,就好!”

        楚阳真挚地道:“我真滴不行丫,说什么也是做不到滴丫!二叔就算给了我天上的日月星辰,我说做不到还是做不到滴丫!……”

        楚飞龙眼睛看着他,缓缓道:“紫晶回春堂,只给你一个人经营,如何?”

        楚阳无奈的苦笑起来:“二叔,您莫要逼我,我与执冇法者根本不认识……”

        楚飞龙深吸一口气:“恢复原状,从此之后只是你个人产业,家族绝不插手,如何?”

        楚阳无奈了:“我跟执冇法者真的不熟啊……”

        众人一阵鄙视:先前还说怎么也做不到;第一个条件提出来,就已经成了与执冇法者‘根本不认识,:第二个条件提出来,就立马变成了‘与执冇法者真的不熟’……

        你变得也够快的!楚飞龙双目如火,继续缓缓道:“以后,二叔答应你一个要求,不管什么要求!如何?”

        楚阳叹了口气:“二叔您说这句话,就跟您是家主似的……爷爷还没说话呢?!?br />
        楚雄成叹了口气,道:“阳阳,将就着就算了吧。你二叔说的,爷爷……也同意?!?br />
        楚阳长叹,似乎是被逼无奈,突然一转身,指着先前三个叫嚣的最厉害的大管事,大怒喝道:“你们三个人在嘀咕什么?你们什么意思?你们敢说我二叔是**?反了你们了!”

        三人大惊失色,道:“你你……你胡说什么,我们那里说……”

        楚阳大声喝:“你们就是说了!我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们在骂楚飞龙是**!还是这样骂的:楚飞龙真**!楚飞龙真**!连着骂了三句!”

        楚飞龙一口血已经到了嘴边,牙齿咬得咯嘣响。

        他知道楚阳的意思:这便是楚阳的最后条件:他不仅是当众在骂自己,还要自己亲手杀了这三人!

        要自己亲手杀了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楚飞龙脸上肌肉一阵阵的痉挛着,痛苦不已。

        这三人,乃是楚家除了自己兄弟几人之外,独当一面的大管事!乃是自己当初费尽了无数的心血手段,才拉拢过来。

        一开始,也正是靠着这三人,自己才奠定了自己在楚家的地位,可说是自己阵营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这三人对自己不仅重要,而且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如今若是真的杀了,绝对会令人寒心:你连你的亲如兄弟的手下都要杀,更烦何况别人?

        这样一来,恐怕自己麾下的人心将立即离散,自己不知道又要花费多少的心力才能重新收拾过来。

        但是现在自己一步走错,导致自己的两个儿子落在楚阳手中,目前正在受刑,哪怕去晚一步,恐怕也就只有收尸的份儿。

        不由长叹一口气,道:“你们三个人当真骂我?”

        那三人知道事情不妙,扑通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二爷,二爷明鉴,我们……我们绝对没有亦…我们哪里敢骂您?……”

        楚飞龙闭了闭眼睛,道:“你们三人在这大殿之中,毫无理由的职责楚氏家族嫡系子弟,已经是犯了楚家家法!就此降职三级,贬为外门大执事!”

        楚阳大声嚷嚷:“二叔,他们真的骂你了!我亲耳听见的,他们是这样骂的:楚飞龙是**!楚飞龙是**!楚飞龙是**……”

        楚飞龙喉中‘咕,的一声,将一口血吞了下冇去。

        他知道,楚阳在这时候说话,就是表明了:你不杀这三人,我就杀你儿子!这三人,必死!

        若是他接受了三人降职的决定,那么他就不会再这么嚷嚷。

        这是最后通牒了。

        三人惊慌失措,一叠连声的喊着:“二爷,我们真的没有骂呀……”他们三个人也知道这件事是楚阳在逼迫,但,除了这一句话之外,已经无话可说。

        楚阳冷冷道:“看你们的样子,不仅在这里骂了,说不定你们回家也骂了……”

        三人顿时绝望!

        难道他竟然想斩草除根?

        楚飞龙僵立着,一动不动。

        奇怪的是,大殿里别人竟然没有说话的,也没有人劝解,只是静静地看着楚阳在发癫,看着楚飞龙在僵硬地站着,大家一言不发。

        楚雄成目光复杂的看着楚飞龙,脸上神情变幻,竟然摒住了呼吸。

        杨若兰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楚飞凌的胳膊,呼吸有些急促。

        楚飞烟目光冷静,看着场内。

        段淑仪和楚飞龙的夫人楚飞烟的妻子还有其他的小辈们坐在一起,都是不自觉的用手掩住了小口,眼中满是惊骇。

        大殿中,其他的几位大管事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们是最不敢说话的,人人都是心中雪亮:自己只要一求情,这位楚大少就会接着打蛇随棍上,说自己也骂楚飞龙**了……,这可真的是掉脑袋的事情!

        谁爱求情谁求情,反正老冇子就一个脑袋。

        楚飞龙只不过犹豫了这么一下,楚阳已经连这三人的家人都加上了……若是自己……

        人人都沉默着,没一个都不自觉的喘气的声音也控制的小了。

        楚阳站着,楚飞龙也站着。

        两人都不说话。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叔侄二人的僵持,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楚飞龙的手在颤抖,额头上汗珠涔涔而下。

        他不想杀这三人,可是若不杀……就要付出自己的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