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五章 这事儿真奇怪

    第七十五章 这事儿真奇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腾虎重重的一哼,再也按耐不住,怒道:“楚阳!你不要太过分了!”

        楚阳愕然:“我过分了?”突然跳了起来,大怒道:“居然是我过分了?我哪里过分了?我兢兢业业的为了家族,我鞠躬尽瘁的看病救人,我哪里过分了?”

        楚腾虎气得浑身哆嗦:“你不要以为别人都治不了你!你再敢放肆,我就教训你!”

        楚阳一挺胸,一斜眼:“你来教训我试试?!”说着就凑了上来。

        楚腾虎气的脸都白了。

        但若是说到当真出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还真不敢动手。

        因为楚阳始终是老大!他当弟弟的若是打了楚阳,无异于目无长上,乃是属于忤逆之举。这在家法之中,可是写得明明白白要逐出家族的大罪!

        而且……最令人生气的是,楚阳虽然啥也做了,但却都占着理儿,这才是最让人连吐血都吐不出来的地方:他的确是兢兢业业在看病——虽然看不好;他也的确没主动招惹任何人——一向都是后发制人……

        凡事都有因果!

        楚腾虎与楚腾蛟对楚阳怒目而视,却全无办法,一筹莫展。

        正在僵持之中,突然门口又有人来。

        “这里谁是掌柜的?”有人在门口沉稳问道。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执法者衣衫的中年人负手走了进来,这人胸前的两个字‘执法’,赫然是银色!

        竟然是银牌执法者!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普通的铁牌执法者。三个人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

        楚腾虎急忙过去,满脸堆笑:“原来是执法者大人,请问大人前来,有何要事?”

        那执法者哼了一声,道:“你是掌柜的?”

        楚腾虎道:“正是在下?!?br />
        “很好?!敝捶ㄕ叨偈背料铝忱?,喝道:“瞧瞧你们这医馆,搞的什么东西!外面那些有碍风化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有碍风化?”楚腾虎傻了眼。

        “那些画图,不堪入目!分明是妖魔邪道,污染世间!”执法者冷哼一声,一挥手,道:“绑了!带回去审问!看看究竟是谁派他来污染平沙岭的,本座怀疑,这家伙乃是三星圣族的奸细!”

        三星圣族的奸细?这顶帽子可够大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戴的起的。

        楚腾虎顿时傻了眼,连连后退:“大人,大人,小人冤枉!”突然想起来,一把将楚阳推了出去,忙不迭的道:“大人,这都是他干的?!?br />
        “他是掌柜?”那执法者问道。

        楚腾虎张大了眼睛:“我我我……”

        “我们要找的只有掌柜!只有负责人!”这位执法者哼了一声,道:“他就是一个干活的,我们找他做什么?”

        楚阳上前求情:“执法者大人,这位是我弟弟,年幼无知,虽然有错,却也是……咳咳,值得原谅的……”

        执法者翻了翻眼皮,铁面无私的道:“我只知道律法无情,并不知道年幼就能饶??!你们有话,去跟统领大人说吧!带走!”

        早有两个执法者如狼似虎的冲上来,将楚腾虎五花大绑的捆在了地上,动作熟捻无比。

        楚腾虎一边挣扎,一边悲愤的叫道:“为什么前几日他在这里的时候你们不来查?如今我一接手,你就来查?你们分明是勾搭成奸……你们身为执法者,竟然……”

        执法者一脚踹上去,骂道:“我们执法者想什么时候查,就什么时候查!就凭你,也说什么应该不应该?你诬蔑执法者,罪加一等!污蔑执法行动,罪加三等!”

        楚腾虎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道:“腾蛟,腾蛟……快回去通知父亲,让他救我啊……”

        楚腾蛟撒腿就跑。

        那位执法者眼睛一亮:“居然还有个漏网之鱼!将这个同党一并拿下!”

        一伸手,就将楚腾蛟已经跑到门口的身子按住,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一截绳子就套上了脖颈,随即又是一个五花大绑,一个耳光子甩上去,道:“还有没有同伙?”

        楚腾蛟悲愤的看着他,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

        执法者凑上耳朵去:“什么?还有俩?那俩老头子?我靠!我说你们俩也没有妨碍风化的心机,居然是两个糟老头,怪不得张口闭口的壮阳……拿下!”

        葛老两人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三位执法者押解着四人一路回去;临行前,居然没说什么整改的话,那‘有碍风化’的广告牌,依然矗立,无比拉风……

        “大事不好啦……”楚阳神医拍着屁股走出来,看着远去的人影,神情惊慌之极,回过头利利索索的上了门板,撒开脚丫子向楚家跑去。

        楚家,楚飞龙正在广场上监督家族武士练功,一边沉思着:楚阳这几天消极怠工,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够让他不敢这样做呢?

        想着想着,却没有好的办法。拧着眉头,心道:难道就这么下去不成?

        正在沉思,突然间一声响亮的大叫从大门口传了进来:“不好啦,不好啦!两个弟弟被执法者抓走了……他们犯了大罪了哇……”正是楚阳的声音。

        楚家大厅之中。

        楚老爷子黑着脸,坐在正上方。下面,楚家全体重要人员,尽数在座。

        中间,楚阳正在焦急的诉说着事情的经过。言道如此如此,如此如此,楚腾虎和楚腾蛟就被执法者抓走了……自己竭力想要保下两人,但执法者铁面无私,竟然没有任何效果,无奈何之下,只好回到家族来求助……

        楚飞凌杨若兰楚飞烟三人神情怪异。

        楚飞龙当场就气歪了鼻子。

        楚阳好不容易诉说完毕,看了看众人脸色,突然一个箭步到了楚飞龙面前,大声焦急的道:“二叔,您快想想办法,救救腾虎和腾蛟啊,执法者的手段上次我也见到了,吓得我几天几夜没有睡着觉,没有吃下饭,若是他们两个在里面呆的久了,可是会受很大的折磨的啊?!?br />
        楚阳一脸的手足情深,几乎声泪俱下:“二叔,他们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您不能撒手不管哪……”

        楚飞龙脸如锅底。难看之极,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立毙掌下!

        这个混蛋,分明是你陷害了我的儿子,居然还在我面前装模做样,我想办法?我他妈能有啥办法?

        这一看就是你的阴谋,把我儿子抓起来,然后让我去要人……我敢打赌,只要我到了执法堂,铁定就会被当成同谋扣押起来!这他娘不是送货上门么……只要有你从中作梗,恐怕就算是你爷爷去了,也是毫无作用,我还想个屁的办法?

        大厅中其他的大管事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神情精彩无比。

        有碍风化罪?执法者什么时候又钻研出来了这么一个新的罪名?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用这个理由悍然逮捕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两位公子,简直是巨扯无比!

        其中一个大管事咳嗽一声,道:“楚阳少爷,您是说……执法者抓走两位小少爷的理由,乃是‘有碍风化’,是么?”

        楚阳道:“是啊,执法者就是这么说的?!?br />
        这位大管事冷哼了一声,道:“那若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解了,楚阳少爷您在这紫晶回春堂可是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而且那上面的图画,也是楚阳少爷您亲手所画……纵然是有碍风化,可是……在此之前,执法者可也没有说过什么吧?”

        楚阳愣愣的道:“是呀,在此之前什么都没说过啊,这事儿真奇怪……”

        那位大管事脸色一黑,道:“那,在下就要问一问,为何执法者以前不管这些,而两位小少爷才去了几天,执法者就上门了?这其中大有蹊跷啊,还望楚阳少爷为我等解惑!”

        这句话已经说的是咄咄逼人,眼中锋锐的目光看着楚阳。其他的几位管事随声附和,均提出异议。

        顿时整个大厅的焦点,又集中在了楚阳身上。

        “是啊,楚阳少爷一个多月都没事,两位少爷刚去了就被抓,而且楚阳少爷这位罪魁祸首都没抓走,这里面可是太奇怪了……”

        “楚阳少爷想必会有什么说法吧?”

        “是啊是啊,我看这里面有阴谋……”

        …………

        众目睽睽之下,楚阳一脸的纳闷,憨憨的挠了挠头,道:“是啊是啊,你们说的太有道理了,其实之前我也在奇怪,为什么会发生这等事情?这也太没有理由了吧……你们说的这些话,简直是说到我的心里去了……”

        众人一时无语,看着楚阳的目光,更加得有些可笑了起来。

        那位大管事冷冷说道:“难道楚阳少爷对这件事,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执法者如此奇怪的行动,可说是从所未有啊,但是从楚阳少爷您来了,就一切都发生了……这不得不让我们想的多了一些……”

        楚阳一愣,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br />
        那位大管事冷笑:“我的意思很简单,是否是楚阳少爷您与执法者勾结呢?陷害了两位少爷,对你来说,可是有不少的好处啊……”

        楚阳愣了一会,才终于大怒起来,他气愤的脸都红了,委屈的七窍生烟,怒道:“这位大管事,你这句话是怎么说的?你这是啥意思!我是那种人么?你不仅污蔑我,居然还污蔑执法者!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这么说也可以,给我拿出证据来!你若是拿不出证据,我这就到执法者那里告你诽谤!”

        那位大管事一愣,顿时眼神闪躲,脸色苍白,噤若寒蝉。

        ……

        感谢惜竹、极北尘风、、天三位盟主的飘红打赏,感谢打赏的二十多位兄弟姐妹一片盛情!感谢大家的订阅推荐月票!谢谢你们。

        我现在在桂林,这里山水的确是美极了,可是我累得腰疼,每天回来宾馆都跟死猪似的一躺……这绝对是力气活?。?!

        再有几天就回家了……这段时间基本不敢上网聊天,一聊就完不成每天两章任务了,可是……我想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