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二章 你若撒野,我把酒奉陪

    第七十二章 你若撒野,我把酒奉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别人或者会有什么慈悲之心怜悯之情,但楚阎王这位爷,是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慈悲之心和怜悯之情的……至于兄弟情义,就是分谁和谁了……

        换做别人,十八年流落在外,一旦回家,必然会加倍珍惜,规规矩矩,逆来顺受,只求能够尽早的融进自己的家庭。

        但楚阳却不然,他同样是加倍珍惜,但却绝不规矩,更不肯忍气吞声。而且她的加倍珍惜自己的家导致的后果就是:所有影响到这个家的平安的,不管是谁,一概铲除!

        若楚飞龙真的知道楚阳的过往,那么,甚至,连谋划这个医馆的事情,也未必敢做。作为整天玩弄心机阴谋的人,楚飞龙比谁都清楚智计的可怕。

        数百万大军说杀就杀了,还在乎你俩儿子?这是多可笑的事……

        将两个儿子放在楚阎王身边,还要负责抢夺楚阎王的劳动成果……这绝对是一件比与虎谋皮更加可怕一万倍的事情。

        得到了肯定答复,楚阳亲切地笑道:“这样啊,我就明白了,二叔放心,我会尽职尽责的做好我的首席医师,全力的协助二弟,将我们紫晶回春堂,发扬光大滴!将来紫晶回春堂名扬四海,楚家发展壮大,二弟肯定也跟着名扬四海,名震九重天!”

        楚飞龙定睛看了他半晌,终于道:“偷奸?;氚档乩锏氖侄?,家族的惩罚也是相当严重的?!?br />
        楚阳坦荡的笑了:“二叔,您看我像那种不顾大局的人嘛?这毕竟是我们家族的产业啊,我们毕竟是血浓于水的兄弟?!?br />
        楚飞龙心道:什么是像?你根本就是!嘴上哼了一声,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br />
        转身而去。

        “欺人太甚!”楚飞烟气得浑身哆嗦,不顾楚乐儿劝阻,一闪身追了出去。

        楚阳爱怜的抚了抚楚乐儿的头发,道:“乐儿,这里用不到你了,你去里面房间里看书吧?!?br />
        楚乐儿有些古怪的看着他,楚阳脸色瓶颈,笑容和煦。良久,楚乐儿踮起脚,在楚阳脸上轻吻一下,快乐地笑笑:“大哥……那我去看戏?!?br />
        楚阳说的是看书,小丫头说的,却是,看戏。

        楚飞烟回来的时候,鼻青脸肿,衣衫褴褛,口中愤愤不平的大骂。神色又是失落,又是痛苦,又是伤心,还有些不敢相信。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二哥?你还是不是以前的楚飞龙?”

        “你的心呢?”

        “以前的楚飞龙哪里去了?”

        “你为何会变成了这幅样子!”

        “为什么?!”

        …………

        想起自己一遍一遍的问话,迎接来的只是楚飞龙冷漠的眼神,楚飞烟心如刀绞:他,竟然连一点愧疚都没有!

        心情糟糕透顶的楚飞烟回到医馆,谁也不理,就往内院冲了进去。(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四叔,您不回家么?”楚腾虎笑着,问道。是的,家族收回了医馆,并没有安排楚飞烟在这里做事。

        作为刚刚获得了权力的大掌柜,楚腾虎当然觉得这位四叔在这里实在是太碍事了……

        楚飞烟即将冲出去的脚步一下子顿住,转过头微笑着看着楚腾虎:“怎么,腾虎,你也要指挥指挥你四叔么?”

        楚腾虎脸色一变,低下头,道:“对不起,四叔,是小侄关心四叔而已?!?br />
        楚飞烟怪笑一声,道:“老子想回去的时候,就回去,不想回去的时候,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懂么?这里是楚家的地盘,老子爱在哪里,就在哪里!你明白了么?”

        楚腾虎低着头,恭谨道:“四叔说的是。是小侄冒昧了?!?br />
        眼中却是隐秘的掠过一道寒光。

        楚飞烟怒道:“我是在问你,你明白了么?你应该回答的是‘明白’或者‘不明白’!而不是来拍老子的马屁!”

        楚腾虎涨红了脸,只得道:“小侄明白了?!?br />
        “明白了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别跟你爹学着阴坏阴坏的!”楚飞烟哼了一声,拂袖而去。毕竟是自己侄子,楚飞烟最后一句话虽然看似骂人,但其中有多少殷切情怀和真诚的盼望,却是连楚阳也听得出来。

        下人们络绎不绝的进来,送来的新的桌子椅子,摆放的密密麻麻的,大掌柜与大账房各司其职,两位老医师也是坐堂问诊,各就各位,于是紫晶回春堂,继续开张了。

        楚阳安之若素的坐在自己“首席医师”的太师椅上,神色平静自然,似乎这天翻地覆一般的权力变动,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让他心情波动一下的资格也没有。

        这样的定力,让楚腾虎的眼眸闪了好几次。眼中忌惮的神色,越来越浓,杀机与恶念,也是越来越是不可遏制。

        若是他不回来,未来楚家的家主之位,就是我爹的,我爹之后,就是我的。但是他回来了。而且看这小子的手段心机城府,实在是我的最大劲敌!

        你一个自幼流落在外的野种,凭什么跟我争?

        不除之,我心不安。

        楚阳在看着这兄弟二人吆喝,目光之中一直含着微笑。但,经过了一中午的时间之后,楚阳眼中的微笑背后,就已经多了一抹寒凛。

        这兄弟二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都跟他们父亲一样,阴坏的东西。

        楚阳心中叹了口气,垂下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尖。他虽然想要对付楚飞龙,但对于楚腾虎等楚家血脉,楚阳并没有想要斩草除根。

        毕竟,本是同根生。

        所以他还需要观察。如今,这两个人居然送到了他的面前来。楚阳只不过稍一接触,就明白了两人的本性,两人的轻视与排斥,还有那种明显的幸灾乐祸,和欲置楚阳于死地的恶毒,都被楚阳一一看在眼中。

        那偶然回头,眼底的阴冷,如同毒蛇一般的阴森,无一不让楚阳心中的杀机,腾腾而起。

        我还没来得及对付你们,你们倒是先下手为强了……

        楚阳心中冷笑着,抢夺我的成果,来摘我的桃子?就凭你们?第五轻柔和莫天机都没能从我手中占便宜,你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居然也来打主意……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妈的,老子现在太软了,是人不是人的居然都想来踩一脚……等着瞧吧。你不将老子当大哥,老子更不稀罕你做我弟!

        你若撒野,老子把酒奉陪!

        楚腾虎与楚腾蛟两人都很兴奋,半成!虽然只有半成,但两人都知道这紫晶回春堂的利润是多么恐怖。

        一个月八千,一成就是八百!半成,就是四百!

        四百紫晶,是多少?

        两人这一辈子还从来没一次性见过那么多的紫晶!

        “大哥,咱们医馆已经开张一个月了,之前的账目,和收入,我一起梳理一遍吧?!背隍孕ψ潘档?。

        眼中已经露出了贪婪。

        之前的账目和收入……就是八千紫晶啊。

        楚阳微笑道:“哦,可爱的弟弟,家族只是说……从今天开始,这个医馆回归家族,这个,从今天开始,是什么意思,你……能明白么?”

        楚腾虎插言笑道:“大哥,可是……之前也是楚家的产业。更何况,小弟现在可是这里的大掌柜?!毖韵轮?,你不听我的?立即治你个不听号令之罪!

        已经是隐隐的威胁。

        楚阳和蔼可亲的一笑,道:“这话倒也是非常的有道理,既然如此,你们去找四叔吧,所有的紫晶,都在他手里拿着呢?!彼玖丝谄?,推心置腹的道:“两位弟弟,做晚辈就这一点不好……咱们就只是下力气就好了啊。紫晶,哪里轮得到我们拿着?不然,你们真的以为四叔天天在这里,是在这里玩的?”

        楚飞烟现在正是一肚子气,送个人去让他出出气,似乎也是自己一片孝心啊。

        楚腾虎和楚腾蛟面面相觑。

        楚阳说的也有道理……但,在四叔手里,谁敢去要?

        楚阳却已经叫了起来:“四叔!四叔,你在么?”

        楚飞烟七窍生烟的冲进来:“鬼嚎什么?”

        楚阳抱歉道:“是这样,腾虎和腾蛟要检查以前的账目和收入,您将紫晶拿出来吧。毕竟一个月的时间也过了,大家也应该分分红了……”

        楚飞烟大怒道:“要紫晶?放他娘的屁!老子一块都没有!”

        楚阳非常顾全大局的劝道:“四叔,大家都是一家人……毕竟,这是家族财产啊?!?br />
        楚飞烟七窍生烟。你小子想要利用我就明说,他么的,紫晶回春堂赚了上万块紫晶了,可老子手里面除了六块被砍断了的紫晶之外,鸟毛也没一根!

        更不知道那些紫晶是长了翅膀自己飞了还是长了腿自己跑了……你居然让他俩跟我要?

        顿时就想发作。

        楚阳叹息一声,诚挚的道:“四叔,传闻您当年乃是何等的忍辱负重顾全大局啊。您……走过南,闯过北,死人堆里伸过腿;杀过人,咂咂嘴,茅房后面喝过水……您是何等人物?您连下三天都曾经纵横过啊……还是将紫晶拿出来吧。一切为了家族啊……”

        ‘下三天’三个字,楚阎王说的有点语音重。

        楚飞烟顿时就气歪了鼻子。

        冷哼一声,斜斜地看着楚腾虎和楚腾蛟,突然咧嘴狠狠一笑:“你们俩,谁想要紫晶,跟我来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