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章 阴谋进行时

    第七十章 阴谋进行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雄成脸sè铁青:“你这是在bī我?你身为大管事,不会不知道,什么是个人财产,什么是家族财产!为何还要这样无理取闹?”

        这人静静的跪着,又磕了一个头,lù出一种心灰意冷的表情,道:“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小人只求家主允准小人告老还乡。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楚雄成瞪着眼睛看着他,呼吸越来越是急促,突然大吼一声:“既如此,我留你何用???你要告老还乡,我便允准了便是!”

        这人脸sè一白,道:“多谢楚家主!”他已经改口,从‘家主’成了‘楚家主’,摆明了已经不承认自己是楚家人。

        众人脸sè大变,另一个huā白胡子老者急声道:“家主,吴管事向来尽职尽责,劳苦功高,还请家主收回成命?!?br />
        楚雄成怒气已经不可遏制,大声道:“他自己要走,我有什么办法?”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有几人一咬牙,同时站了起来:“我等也yù告老还乡,请家主允准!”

        有这几人带头,其他人同时跪了下来:“我等也是年事已高,去日无多,yù告老还乡,颐养天年,请家主允准!”

        楚雄成已经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胡须无风自动,眼看就要大吼一声:都走都走!

        楚飞龙一直在边上站着,此刻突然上前一步,朗声道:“诸位稍安勿躁,尚请听我楚飞龙一句话,可好?”

        众人道:“二爷有话请讲?!?br />
        楚飞龙皱着眉头道:“各位对家族赤胆忠心,一切都是为了家族,虽说手段过jī了一些,但毕竟是为了我楚家好,这一点,我能理解。但如此jī烈,却也不是这个道理吧?如此bī迫,岂是为人属下之道?”

        楚飞龙目光严峻,正气凛然,道:“凡事既然发生,就必定有解决之道!一味bī迫,又能有什么效果?若是大家一拍两散,固然是我楚家的巨大损失,可是各位……也未必见得就能好受到那里去吧?”

        众人顿时平静下来,刚才的纷luàn局面,刹那间变得有些静寂,似乎大家都在认真思考。

        充分体现了楚飞龙现在在楚家的无上威望。

        “那么,以二爷之见,此事该如何解决?”那huā白胡子老者似乎还是有些不服,道:“不错,这是楚家的事情,而我们都是依附于楚家才能存在。谁不希望自己依附的家族强大?谁不希望傲视群雄?可是……老家主如此……实在是让我们心寒不已……”

        众人一片唏嘘。

        楚飞龙怒道:“这是什么话?家父脾气是不好,不过他老人家却是没有半点坏心!再说,大家都这么多年了,难道大家还不了解家父的脾气?如此苦苦相bī,是何道理?”

        众人脸上lù出愧sè,纷纷低下了头。

        楚老爷子这才感觉心中舒服了一些。

        但,下一刻众人却是同时抬起了头,有些悲愤委屈的道:“不过,若是任凭楚家如此巨大的财富就此集中在一个人手里,我们心中还是……还是有些……”

        楚飞龙顿时怒了:“那是我侄儿的个人财产!再说,也只有他才有这份本事,若是换做一般人,恐怕不仅赚不了这么多,还要赔本!平沙岭医馆多如牛máo,但,有哪一家能够如此?尔等竟然连这些事情,都要纠缠么?”

        “属下等非是不明事理,但这笔财产,实在是太大!整个家族,足有两万多人,若是算上在外和普通人员,将近三万。一年也就一千多紫晶而已!如今,只是一个人,就占据了每年最少十万紫晶……二爷,这……这事情,难道……”

        楚飞龙哼了一声,道:“那……以你们之见,又当如何?”

        “收回家族!”众人齐声道。

        楚飞龙大怒道:“你们说收回便收回?若是收回家族之后,谁代替楚阳去管理?去行医?你们有那个本事么?万一我侄儿气愤不过,就此罢手,他刚刚从外面回来,对家族并不了解,有受到如此bī迫,……你们于心何忍?更何况,那岂不是就成了家族的巨大损失?”

        众人对望一眼,huā白胡子老者上前一步,道:“二爷,属下有个主意?!?br />
        飞龙冷冷道。

        “其实楚阳少爷再怎么说,也是楚家的人。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既然是楚家的人,就有责任与义务为家族谋福利。而不是将大把的利润,中饱sī囊!”

        老头振振有词,道:“既然二爷也顾虑到这一方面,在下等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愚见以为,可以将医馆收回家族,楚阳少爷还是首席医师,但,里面为了公平起见,可以让腾虎腾蛟两位少爷协助楚阳少爷一起管理。毕竟,都是家主的孙儿,太过偏袒也不好?!?br />
        “此外,关于利益分配方面,楚阳少爷可以独占两成。而腾虎腾蛟两位少爷,仅分享一成,剩余的七成,jiāo给家族,发展家族势力!”

        “只要有了这笔紫晶,那么,楚氏家族可以在一年之内跃升为平沙岭第一家族,而且,甚至可以在数年之中,发展成整个东南除了萧家之外的,第一家族!这可是我们楚家世世代代最大的梦想啊?!?br />
        楚飞龙沉默着,眉头紧皱,不住的叹气。

        那huā白胡子老者急切的道:“二爷,家主,不能犹豫啊。现在,外面,萧氏家族正与厉氏家族冲突,甚至,连这边的分堂被毁,萧氏家族也无暇旁顾。此刻,正是我们发展的大好时机,万一等萧家与厉家的摩擦完毕,那么,我们就真的失去了这个机会?!?br />
        这一番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yòu之以利,从方方面面解释了一番。尤其说到最后,本是态度最顽固的楚老爷子,也是忍不住有所意动。

        楚飞龙沉思了一会,道:“此事倒不是不可行……而且也的确是天赐良机?!?br />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道:“爹,您老也听明白了,儿子以为,这件事……其实对我们楚家是一件大好事。阳阳虽然委屈了一些,但他一个人独占两成利益,一个月,可就最少是一千五百紫晶……那么,不管他如何修炼,都是足够了。甚至加上大哥大嫂的院子所有人同时以最奢侈的方法修炼,也是绰绰有余……”

        楚雄成面sè沉重,道:“我仔细想想?!?br />
        飞龙恭敬的,然后趁热打铁的道:“爹,还有……就是吴管事,也是一时愤慨,才提出了离开,其实吴管事能力很强,这些年,又为我们楚家立下了汗马功劳,此事更是全为了家族考虑,还请爹爹仔细斟酌,原谅他这一回冒失,收回成命?!?br />
        这番话不仅肯定了吴管事的能力,表明了忠心,而且还给了楚老爷子大大的台阶。

        下面,吴管事会意的跪下,连连磕头:“是小人一时糊涂,还请家族恕罪?!?br />
        楚雄成长叹一声,萧索道:“罢了罢了……”

        若是他一意的固执己见,楚家的分崩离析就在眼前。这是作为一个家主,一个掌权者,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可是若不坚持,就只有再次亏待已经亏待了十八年半的孙子!

        楚雄成心中长叹。

        难道自己这个孙子,就只有受委屈的命么?就连我这个身为家主的爷爷,居然也不能护住他??若如此,这孩子对这个家本就没有多少认同感,如此一来,更加不会感觉到丝毫温暖……

        而且,楚阳还掌握了老祖宗的生杀令。若是日子长久下去……楚家的分裂……难道真的不可避免么?

        从大厅出来,楚雄成心事重重,直接去了楚飞凌的小院。

        身后大厅里,楚飞龙看着面前的百十号人,微微地笑了一下。他方正威严的脸上,突然lù出着一丝笑容,竟然显得yīn森森的……

        楚雄成从楚飞凌的小院走出来之后,楚飞凌的小院中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战争!

        杨若兰咬牙切齿的疯狂的与楚飞凌干了一架!

        杨若兰真的要疯了。

        “只是你们楚家的后人么?他也是我的儿子!”

        “你们楚家出尔反尔,算什么大家族?就靠着卑鄙无耻算计自己的后代来茁壮成长么?”

        “楚飞凌,你这个老好人,是不是被人陷害死了才甘心?”

        “明天我就带着儿子回娘家!你们楚家想要赚紫晶?你们自己去赚!利用我儿子算什么本事?”

        “难道有本事的人居然还错了!能赚紫晶反而有罪?!”

        “你们一家子都不是东西!”、

        “亏钱了他十八年!如今刚回来,刚有点起sè,居然就开始欺压他!”

        “家族!张口闭口都是家族,我只认我儿子!谁敢给他委屈,你试试!”

        “他们能对付我儿子,难道我杨若兰就这么心慈手软,不敢对付他们的儿子?打不了大家一起玩儿完!楚飞凌,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事,你看看老娘能不能让你们楚家绝了后!”

        “我一个个的宰杀干净!什么东西!”

        ……

        一向xìng格温顺的杨若兰,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简直是竭斯底里。直接不顾忌任何后果的狂骂一顿,声音之大,整个楚家都是清晰可闻。

        楚飞凌自知理亏,抱着头让老婆猛揍了一顿,连求饶的话也不敢说了……以至于楚飞凌在去开会的时候,还是鼻青脸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