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六十一章 铁案如山

    第六十一章 铁案如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沙心亮威严道:“既然你已经认罪,那么就签字画押?!?br />
        萧玉龙很是痛快的签上大名,按了手印,心道,这混蛋沙心亮,简直是不可理喻,就这么一点点事情,居然将我搞成这样子……哼,以后一定……

        只听沙心亮道:“带苦主上堂!”

        楚大老板于是闪亮登场、

        沙心亮道:“楚老板,你可说说你的损失,这位萧管事,已经答允全部赔偿。而且,乃是以萧家的名义,画的押?!?br />
        萧玉龙顿时一愣。我啥时候以萧家名义画押了?

        顿时知道上了沙心亮的当,刚才没怎么仔细看,只知道事情完事了,就签了大名……现在可傻了眼。

        楚阳悲愤道:“多谢执冇法者大人……小民实在是冤枉啊……”

        沙心亮作出不耐烦的样子:“你就直说你的损失便是,哪个有兴趣听你喊冤枉!”

        楚阳诚惶诚恐,道:“小民医馆之中损失了很多,大多都是祖传,我想想……千年雪参十株,两千年金参五株,千年黄精三斤,五千年份紫莲六朵……”

        刚开始说,萧玉龙已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悲愤的大叫道:“沙统领!这是讹诈!这是胡说八道!这是信口开河,谅他一个小小的医馆,哪里来的这么多天材地宝?这根本就是在狮子大张口啊……”

        萧玉龙心都凉透了。

        “住口!”沙心亮大喝:“你继续说……”

        于是楚阳继续口若悬河……一直说到第四十七种药材,才终于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统领大人,药的损失就这些了,其他的就算了吧,大家都不容易……彼此街坊邻居额的,我也不好意思多要,免得别人说我讹诈他们……”

        “这还不是讹诈?!这根本就是讹诈!”萧玉龙大吼着,悲愤的两眼充血:你这还不好意思?那你若是好意思,该有多狠啊……你小子等着,等我出去,整不死你……

        沙心亮‘不耐烦’的道:“别的损失还有么呢?”

        楚阳泫然欲泣,道:“我四叔重伤……恐怕……哎,我妹妹受了惊吓,恐怕……我也受了重伤,呕了一脸盆血……恐怕……”

        “另外,放在店中的两千块紫晶,也都被人抢了去,不知下落……”

        楚阳深深鞠躬:“请执冇法者大人,为小民做主!”

        沙心亮嗯了一声,道:“你且退下一边?!?br />
        后面,文书执笔如飞。

        萧玉龙四人早已经震惊的无法言语??凑馕灰焦堇习灞ǔ隼吹氖趾鸵┟楸圆恢赖幕挂晕颐乔澜倭艘┕饶亍?br />
        “萧玉龙,你们抢劫了这么多的东西,只需原物奉还,交一些???,便可将这一桩罪名扛下来了?!鄙承牧撂玖艘豢谄骸澳闼的阏飧鱿粲窳?,怎么就这么给我惹乱子?我管理的平沙岭井井有条,也不容易……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你这样一搞,老夫颜面何冇存?”

        萧玉龙张口结舌的看着他,终于大叫出口:“沙统领!这个小畜生分明是在信口开河,我们……我们哪里抢了他这么多的东西?”

        说到这里,只觉得胸口憋闷,几乎吐血。

        沙心亮淡淡道:“起初本座也是不信,所以在楚老板报案之后,我立即扣押下他,亲自前去楚家找楚雄成家主印证,发现果然如此,楚家数百年的库存,都在这里。而且楚家主还签上了大名?!?br />
        说着,拿出一张纸晃了一下。上面写着药材名字,还有楚雄成的签字,沙心亮本人的印章,执冇法堂印鉴,证明确切无误。这自然也是楚大老板自己泡制的,而‘签了字的楚家主’现在正是自己在家里一头雾水,啥也不知道……

        萧玉龙瞠目结舌。

        沙心亮冷哼一声,道:“萧管事,人证物证俱在,你想抵赖,是抵赖不了的!”

        萧玉龙脸色灰白,低下头去,良久,抬起头来,恨恨的道:“敢问沙统领,是否我照价赔偿,就能够让此案就这么结了?”

        沙心亮森然道:“既然你赔偿了,自然要从轻处理。虽然这抢劫案件不至于就此抹去,不过,想来也不会因为此次抢劫过于严惩?!?br />
        萧玉龙松了口气,虽然还是不知道今天沙心亮发了什么疯,但自己这些年来搜刮的紫晶,再加上家族分堂的所有紫晶,应该足够赔偿了。

        关于报复或者其他事情,先将这件事了了再说。留得命在,还愁没有紫晶?

        一念到此,道:“在下负责赔偿就是?!彼嫡饩浠暗氖焙?,实在是心中滴血。

        辛辛苦苦数十年,一夜回到发财前。而且还挪用了巨额公款……

        怎一个恨字了得?

        “既如此,我变做个主,让你萧玉龙也沾一些便宜,一共赔偿一万三千块紫晶,如何?你可认账?”

        萧玉龙万念俱灰的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说的,我认了……”

        沙心亮和颜悦色道:“既然如此,那你便签字画押,然后我派人去取?!?br />
        萧玉龙也是个干脆的人,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又明显看出来沙心亮有些偏袒对方,不认账又有什么办法,爽快的签了字,写了手书,给了印鉴,详细说明了去找账房谁谁,具体藏在那几个地方……

        沙心亮一使眼色,两位执冇法者拿走这些东西,然后出门叫上几个人,驾着一辆马车,得得的向着萧家分理处而去。提取紫晶去了。

        “萧玉龙合伙抢劫一案,就此审理结束?!鄙承牧镣系匦?。

        萧玉龙大喜,终于恢复了一些精气神,道:“多谢沙统领?!焙莺莸乜戳艘谎鄢?,心道,等我回去,你们让我拿出来多少,总要让你这小畜生全部变本加厉的吐出来!

        “下面开始审理萧玉龙伙同属下,意图谋逆,抗拒执冇法,伤害执冇法者,导致十名执冇法者伤亡的案件!”沙心亮目光寒冷,咬牙说道。

        “?。??”萧玉龙顿时呆若木鸡。不仅是他,连其他三人也是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

        抢劫一个医馆,算什么大事?但抗拒执冇法,杀害执冇法者……可就真的是泼天大罪了!

        沙心亮冷冷的道:“萧玉龙,你前夜派人抢劫,苦主报案,你昨夜派出人手,本座也派出了人手。就为了阻止你们的恶行,没想到你丧心病狂,看到了执冇法者,居然也悍然出手不误!而且明白说明,乃是受了你的指派!”

        “昨夜一战,十位执冇法者,竟然全部受了重伤,几乎不治身亡!幸亏本座及时赶到,才将凶徒缉拿归案。不至于让你们逍遥法外?!?br />
        沙心亮凄然道:“只可惜,十位铁牌执冇法者,都是重伤垂危!”

        “这都是你们造的孽!”沙心亮一声大吼:“萧玉龙!你好大的胆子!”

        “绝无此事!绝无此事!”萧玉龙这时才真正的绝望的惊慌失措了起来。他知道,这桩罪名一旦落实,那就是自己有一万条性命,也绝对不会留下一点!

        沙心亮冷哼一声,道:“人证物证俱在,乃是铁案如山!更何况老夫与执冇法拍卖堂秦大管事便在现场,岂能容得你抵赖?!”

        他眼睛红红的,喝道:“抬上来!”

        顿时一对对黑衣人两人一组,抬着担架,肃穆的走了上来。上面,乃是一具一具的人体,都是穿冇着执冇法者的衣衫,每个人,似乎都是只有一口气,身上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这当然是楚神医的杰作,以他的手段,加工一下,让这几个人假扮重伤,还是半点问题也没有,根本没有难度。

        “这些都是我的好兄弟!”沙心亮看着萧玉龙:“也是你和你的手下的杰作!”

        他一转头,大吼:“拿他们的供状上来!”

        文书急忙送了来,沙心亮刷的一声就摔在了萧玉龙脸上,森冷道:“萧玉龙,你还有什么话说?!”

        萧玉龙只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上面,写着他如何安排六人抢劫紫晶回春堂,他是怎么说的,怎么安排的,怎么使得手段,怎么开始行动,所有话语,都是清清楚楚,宛若那一天晚上再现。

        甚至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的口气,上面都有标注。

        最要命的是,曾经有人问自己:若是执冇法者插手该怎么办?那时候萧玉龙说道:执冇法者?几块紫晶就能摆平的东西,在乎他们做什么?

        现在这句话,也被重点标注!

        一直写到第二天晚上出发,都是实话,然而在到了之后,如何看到执冇法者,如何为了完成萧玉龙的任务而对抗了执冇法者,如何打斗,如何致人伤亡……写的虽然更是过程清晰,条理分明,却全是假的。

        当然,这些虽然是假的,但萧玉龙却是不知道的。现在的他,已经绝望,看到前面的真冇实情况之后,本能的对这份供状已经不再怀疑。

        上面血迹斑斑,显得这份供状乃是何等的来之不易。

        一盆凉水又被沙心亮用玄功变得彻骨的寒,迎头浇在萧玉龙脸上。萧玉龙悠悠醒来,正对上沙心亮残酷的眼睛,突然竭斯底里的大叫起来:“我要见他们六个!我要见他们!他们不能这么坑害我……呜呜呜……”

        居然放声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伤心至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