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六十章 你要赔偿

    第六十章 你要赔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鹰钩鼻子执冇法者车中高高举起一块黑色的令牌,令牌中间,乃是一个血红色的闪闪发光的‘法,字,大声道:“奉执冇法堂之令,捉拿万恶匪徒萧玉龙!若有谁胆敢阻拦,格杀勿论!以阻碍执冇法罪一并论处!”

        几位执冇法者刷的一声抽冇出刀剑,眼含浓重杀机,看着萧家近百名高手,脸上带着冷笑,丝毫不惧。

        很显然,只要萧家敢动,执冇法者就敢杀人!

        而且,执冇法者杀人无罪!萧家一动,则是抗拒执冇法,罪加一等!甚至,整个萧氏家族,也逃脱不了干系。

        萧玉龙哪敢承当如此重的罪名,急忙大声叫道:“统统不准动手!本管事跟几位大人走一趟就是,这件事是一件误会,澄清了就没事了?!?br />
        给个天为他做胆子,萧玉龙也绝对不敢公然对抗执冇法者。这会给萧家带去难以估量的麻烦!若是家族知道,不论谁是谁非,也能立即扒了萧玉龙的皮!

        萧家人慢慢的后退。

        萧玉龙做出一副从容的表情走了上来,将手背在身后,微笑道:“执冇法者大人,请动手?!?br />
        那两位执冇法者微微一笑,突然同时出脚,狠狠两脚踹在他腿弯处,噗通一声,萧玉龙被踹出五丈,跪在地上,脸上痛的大汗淋漓。

        一个执冇法者大步走过去,一只手梳起头发,另一只手来回打耳光,一边打一边骂:“cāo你奶奶的老冇子们都来了,你他冇妈还摆什么造型!这种时候居然还想摆摆风度,真是不知si活的混球!打si你这**ī!”

        这个打耳光,那个就起脚狂踹,脸上满是愤恨。

        接着拿出一根浸了水的灵兽筋绳索,捆猪一般将萧玉龙五花大绑,萧玉龙刚从震惊剧痛之中回过神来刚要开口,啪的一声,一团臭烘烘的布团就粗鲁的塞进了他嘴里,紧接着后脑勺被狠狠打了一下,一跟头栽倒地上。又被生拖活拽起来,捆绑他的绳索留出了两丈长的一段拴在马尾巴上。

        鹰钩鼻子执冇法者锐目扫过萧家众人,威严的道:“除了萧玉龙之外,还有几个同伙,我点到名字,自动站出来。有一个不站出来,在场所有人,统统株连!”

        说着大声喝道:“肖长宇!李追风!刘猛!……?!?br />
        连着又点了三个人的名字。

        三个人满脸晦气的从人群中走出,执冇法者如狼似虎扑上去,对之与对萧玉龙一般待遇。刹那之间这些在平沙岭作威作福的萧家人就被绳之以法。都拴在了马屁股上,等待开拔。

        为首的鹰钩鼻子执冇法者一声嗯哨:“走!收队!”一鞭子甩在马背上,另一鞭子却狠狠地抽在萧玉龙背上!

        拨马疾驰。

        其他三位执冇法者如法炮制都是每人两鞭子,健马吃痛长嘶,人中鞭惨叫皮开肉绽,布屑纷飞。

        萧玉龙等四人被拖在马屁股后,冇又被封了修为,跑了两步就被拉倒在地。一路惨叫着就这么被拖了出去。

        只拖了不到二十丈,地上就出现了一条条清晰的血痕……

        马蹄声快疾轰隆隆消失不见。

        剩下的萧家众人面面相觑,人人都是震惊惶恐:萧玉龙到底犯了什么事?居然被如此对待!执冇法者刚才的这一套,可是完全按照si刑犯的待遇来的,甚至还有超出!

        萧玉龙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引起执冇法者如此暴怒???

        但众人都是心中明白不管如何,瞧这情况必然是严重之极要不然,执冇法者也不会如此粗暴!毕竟,这里乃是萧家的地盘,萧家还是有几分脸面的。

        若非是那种实在不可容忍的天大罪过,执冇法者岂能会如此不知轻重?

        众人心中都是涌起不详的感觉:说不定萧玉龙这次犯的事……,连家族也保不住他……

        “赶紧通知家族!”其中一人急切地吼一声,众人如梦初醒,纷纷跑了进去,人人心中忐忑,脸上汗水涔涔,真是吓坏了……

        萧玉龙,不管你犯了什么事,你可别连累了我们?。?br />
        萧玉龙被执冇法者抓了。

        这个消息旋风一般传遍了平沙岭。

        萧玉龙被抓的时候,正是上午,大街上人最多的时候,而执冇法者们就这么纵马扬鞭,居然还绕了一条路,专门从人最多的地方,拖sigǒu一般拖着萧玉无招摇而过!

        人们岂能不立即炸了窝?

        顿时,三大世家都得到了消息,每一家都是小心翼翼的派人出来打探:萧玉龙到底犯啥事儿了?居然如此严重,如此不留脸面……

        于是大街上议论纷纷,有人说萧玉龙强暴了执冇法者的闺女,有人说萧玉龙**了执冇法者的老婆……,有人说……

        总而言之大家都是兴致勃勃。

        人总是这样子,看到以前自己仰望的大人物被这么整治,不管有仇没仇都会觉得人心大快,兴高采烈的幸灾乐祸。更何况萧玉龙在这里猛刮地皮,人缘着实不好,一此刻,落井下石者顿时接连而来…

        更有不少曾经受过萧玉龙欺压的,居然直接跑到执冇法堂告状去了……,

        落水gǒu,而且是令人极为愤怒的落水gǒu,谁不想打?

        与萧玉龙的待遇完全不同的是,作为苦主的紫晶回春堂的大老板楚阳楚神医,早在清晨,已经被执冇法者派人客客气气的请了过去,目前正在执冇法堂大厅中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喝茶...…

        至于专门绕路,自然也是楚老板的主意,当时楚老板是这么说的:“沙老哥,要打击一个人,最好是先让他丢脸,将他的自信和骄傲先刻下来,就好对付了……?!?br />
        沙心亮深以为然。于是萧玉龙在这一句话之下,不知道多吃了多少的苦头……,

        马蹄声远远而来,沙心亮顿时板起了脸。与楚阳走了出去,直奔刑讯厅。楚阳低声提醒道:“萧玉龙现在还蒙在鼓里,最好两罪分开……,这样……,嘿嘿嘿……?!?br />
        沙心亮心领神会,眉花眼笑,连连点头。

        楚阳自然识趣,拐进刑讯厅,站在一角侧门,就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点头哈腰的垂手站在一边,一脸悲愤。

        马蹄声停住,好几个被塞住嘴的呻冇吟声音压抑着传了进来。

        随后,似乎将嘴里的布团拿去了,一个声音大叫起来:“我冤枉!我没罪!你们这是草管人命!我要回禀家族……,我要……?!?br />
        噗地一声,似乎是嘴巴上挨了一拳或者是一脚,呜呜的不出声了……,

        随即就见到几位执冇法者拖sigǒu一般将萧玉、龙四人拖了进来,往地上狠狠地一摔。顿时血水四溅。

        楚阳眼中神色不动,斜了一眼。

        现在的萧玉龙,跟那天晚上的萧玉龙直接不是同一个人了一般,那天晚上萧玉龙乃是何等的嚣张,衣着光鲜,丰神俊朗。

        可看看现在,衣衫褴褛,头发蓬乱,两个眼睛都是乌青,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还往外渗血,鼻孔就像两个止不住的血洞,嘴里面滴滴挞挞的,也都是血。身上更加是…,没法看了,背脊上和胸口上,几乎被磨的露出来骨头。

        怎一个惨字了得?

        其他的三人也都差不多,一副惨样。

        “萧玉龙,你可知冇罪???”沙心亮面无表情,负手问道。

        “敢问沙统领,萧某……,犯了什么罪?”萧玉龙哆嗦着,吐字虽然有些含混不清,却总算是说明白了。

        “你不认罪?”沙心亮目光阴冷。

        “还请沙统领明示!”萧玉龙倔强的抬起头。

        “哈哈哈...…,你使人假扮匪徒,抢劫楚家医馆,这事儿,你可承认?”沙心亮不紧不慢的问道。

        “这…?!毕粲窳蛲蛎挥邢氲?,把自己抓到这里,居然是因为这么芝麻绿豆一般的小、事情!

        一时间几乎吐血:这样的事儿,以前咱干过多少了?每次都是二三十块紫晶就摆平了,怎么这一次你居然当成了惊天大案来办?

        明知道这事情恐怕是抵赖不过去,萧玉龙干脆承认:“确有此事!”

        沙心亮问道:“据说,你还曾经说过,将楚飞烟打伤即可,若他实在不识趣,也可打残。只要留一条命就可以,但对那个将你当成长工使唤的楚家大少爷,打si无妨?是不是这么说的?”

        萧玉龙一听就知道那六个人已经将自己供了出来,干脆点头:“我的确这么说过!”心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他说完了这句话,顿时感觉大厅中的气氛跟刚才又不一样了,整个的阴寒了起来。心头一突,抬头一看,只见沙心亮一张脸黑如锅底,胸膛起伏,眼中神光四射,杀气凛然。

        不由心中一跳:难道这沙心亮与那小畜生居然还有关系不成?

        沙心亮冷着脸,道:“那么说,也就是说你承认了?”

        “是有此事!”萧玉龙道:“既然是沙统领出面,在下甘愿赔偿就是?!?br />
        沙心亮冷冷道:“此案现在宣半,紫晶回春堂先为萧玉龙的人治好了伤势,萧玉龙不但不感恩,反而出手劫掠,恩将仇报,狼心gǒu肺,猪gǒu不如!其行为并触犯九重天律法,悖逆九重天道冇德,不加严惩,不足以令世人警醒!”

        他喘了一口气,道:“责罚萧玉龙等同案犯法棍四十棍,赔偿紫晶回春堂一切损失,并赔偿紫晶回春堂名誉损失,医馆伙计楚飞烟的伤害补偿,医馆另一伙计楚乐儿的精神补偿……,萧玉龙,本作如此半罚,你可心服?”

        萧玉龙松了口气,道:“在下负责赔偿就是?!?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