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五十七章 我要报案,小民冤枉!

    第五十七章 我要报案,小民冤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VIP卷]第七部第五十七章我要报案,小民冤枉!——

        第七部第五十七章我要报案,小民冤枉!

        在楚四爷的担忧之中,夜已深沉。

        mén外夜空中,微风吹拂。

        万籁俱静!

        更鼓已经敲过了三更。

        突然,砰地一声,医馆的大mén被人一脚踹开,破烂的mén板变成了漫天木屑,飞扬而起,一声大笑,六个黑衣méng面人大摇大摆的迈步而进,眼睛一扫在座的众人,不由一怔,紧接着就是失笑:“楚四爷,楚老四,这就是你找来的援兵?”

        楚飞烟哼了一声,道:“对付藏头lù尾之辈,难道还需要大兵压境不成!”

        为首之人yīn森森的笑了笑:“好硬的嘴!楚四爷,你莫要惹恼了我,否则,虽然不至于取你xìng命,但一个不小心,搞成伤残……可就不大愉快了?!?br />
        楚阳哼了一声,道:“四叔,赶紧与乐儿进身后的房间里去?!?br />
        楚飞烟还带说话,楚乐儿已经迈开小短tuǐ,拉着自己往房中跑去。

        “拦住他们!除了楚家这几个人,其他人杀无赦!”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大喝。

        那十个楚阳请来的援兵一声呼啸,十个人同时跃起,竟然一声不吭的就杀了过来,就像是十个哑巴一般。

        六个méng面人一声狞笑,长剑出鞘,就这么冲了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面前的这十个人,真的不够看!

        只是一个冲锋,就是响起了几声惨叫!十个人之中,已经有六人受伤,鲜血抛洒了一地,惨叫着倒了下去。

        楚飞烟在mén口看着,心急如焚,就要跳出来,却被楚乐儿死死的拉住。

        楚阳自从黑衣人出现,就躲在了一丛紫竹之间,这一刻,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神sè变得冷酷而萧然,目光也是尖锐而无情。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现在站在这里的,已经不是楚阳,而是剑灵!

        “楚飞烟,你就想用这样的垃圾当救兵么?”为首的黑衣人得意的大叫,他虽然下令杀无赦,但唯恐对方这乃是一个陷阱,所以也没有下狠手,并未要命。15万一里面有重要人物,只要事情不做绝,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他一边拳打脚踢,一边留神注意着四周。若是真有埋伏……哼,只要楚家老祖宗不来,其他人……就算楚飞凌来了,打不过,自己这些人逃走总没有问题。绝对不会留下什么痕?!?br />
        等了半天,没见有人出来,黑衣人大笑道:“楚飞烟,你真的不想要你侄子的命了么?”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带着明显的愤怒与无边的杀机,喝道:“将这些大胆匪徒给我拿下!”

        声如闷雷!直震得整个夜空也似乎哆嗦了一下。

        楚阳心中一笑,剑灵瞬间解除任务,回归九劫空间。

        黑衣人长剑一dàng,退后一步,举目望去,只见在这小小医馆的四面房顶上,竟然高高低低的站满了人,足足有二三十个!包围得密不透风。

        顿时心中一阵恐慌:这些人的修为,每个人都不低啊……楚家那里来的这么多的高手?

        正在疑huò之中,破碎的医馆mén口脚步声嚓嚓响起,夜sè中,两个人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长髯飘扬,另一人秃头,在夜sè中居然闪闪发光。两个人都是面如寒水,满目杀机。

        这一部长髯,一个秃头,在平沙岭简直就是两个著名商标!若是看到这个还不知道来的是谁,估计这些人也就不用在平沙岭hún了。

        “糟糕之极,中计了!”为首的黑衣méng面人méng面巾后,顿时脸sè大变。同时心中无限纳闷:这两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而且……这两人怎么会来管我们萧家的闲事?

        沙心亮缓步向前,目光寒冷,脸sè如铁,负手喝道:“见到老夫到来,你们还要负隅顽抗么?”

        为首的黑衣méng面人长叹一声,道:“原来是沙老。既然沙老到来,我们不再闹事就是?;骨肷忱洗笕舜罅?,放我们一马!”

        “放你们一马?”沙心亮气的冷笑一声:“那,谁***放老子一马?!”

        为首的黑衣méng面人心道:这是咋了?谁敢bī迫你了?居然还放你一马?

        上前两步,低声道:“沙老,在下乃是萧家的人……沙老今日放我一马,明日我们萧家必有回报?!倍倭硕?,道:“既然这里有沙老罩着,我们以后不再找麻烦就是?!?br />
        心道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番话出来,必然就此天大?;?。这沙心亮,平?;故呛苁肚槿さ囊桓鋈说?。

        没想到他话音刚落,沙心亮已经眼睛一瞪,铁面无sī的骂道:“我管你们是小家的还是大家的!本座秉公执法,任何人,也不得在luàn了九重天律法之后还能逍遥法外!统统给老子拿下面罩,所有人听令,给我封了他们的修为,统统绑了!”

        为首的黑衣人大出意料之外,差点下巴就砸在地上,mí惘的道:“沙老,您这是……”

        沙心亮一声大骂,挥手就是重重的一记耳光,将为首的黑衣人打得在地上陀螺一般转起圈来,怒骂道:“**你祖***!就凭你居然也想断我活路!居然也要为难老子执法!你算是从那个妓nv的kù裆里钻出来的东西!”

        他怒气冲冲的一哼,道:“老子派了十名铁牌执法者在这里镇守,居然被你们打伤了九个!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佩服啊佩服?!?br />
        这时,那十个人早已经站了起来,拉下méng面巾,脱下外面的黑袍,lù出里面的执法衣袍。只是,上面血迹斑斑,划的这里一个窟窿,那里一道口子,显然每个人都是受伤不轻。

        六个méng面人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完了,这下子算是栽的瓷实!

        所谓的抢劫倒是小事,但杀伤执法者,对抗执法,却是整个执法者组织,最忌讳的一件事!

        这分明就是一个挖好了的陷阱!在等着我们来跳,而我们经过昨夜的顺利之后,居然就这么傻不愣登的跳了进来,被人抓个正着。

        此刻若是再反抗,有沙心亮和秦宝善在这里,自己等人绝对不是对手,而且罪名也就更重,死了也是白死了……

        众人不敢再反抗,老老实实的垂头丧气的站着,被人封了修为,五huā大绑了起来。心中都有一股希冀:我们毕竟是萧家的人,沙心亮不能做的这么绝吧?进去执法堂呆一会,也就被家族接出来了……

        就在这时,楚大老板一步跳了出来,一脸的悲愤惶急:“执法者大人,我要报案!小民冤枉啊……”

        一听这句话,尚躲在mén口偷窥的楚四爷眼皮一翻,好悬没晕过去。

        这分明就是你小子安排的,谁看不出来呀?居然还演的这么个bī真法……

        沙心亮一幅不认识的表情,正义凛然的道:“哦?你就是这医馆的老板?你有何冤屈?且细细道来,本座向来秉公执法,铁面无sī,定当为你做主!”

        楚阳悲愤的道:“多谢执法者大人,小民乃是一介医师,就凭着点点儿医术hún口饭吃,哪里知道竟然遭了如此无妄之灾!”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今天下午,小民见到这十位执法者大人在大街上巡逻,小民无限感jī,执法者大人为了天下安宁,任劳任怨,不辞辛苦,实在是太累了……于是小民为了表表心意,特意将大人们请进来喝一杯茶水……哪知道就在这时候,居然有横祸从天而降!”

        他lù出一个惊惧的表情,道:“大人啊……您是没见啊,这六人冲进来,先毁了店面,又将我所有珍稀yào材全部毁掉,更将我四叔打成重伤,恐怕有xìng命之忧!小人苦苦哀求,依然不能使其住手?!?br />
        “执法者大人们上前拦阻,没想到这些人狼心狗肺,连执法者大人也不看在眼里,口口声声的说:执法者算个屁,老子们不鸟他!……”

        说到这里,那六人已经一起瞪圆了眼珠子:我们啥时候说了……丫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

        楚飞烟更是下巴都掉了……我有xìng命之忧?我从头到尾连手指头也没动一下……

        “于是众人执法者大人为了?;ば∶癜踩?,愤然出手??墒?,这帮万恶的匪徒,当真是丧心病狂!居然将执法者大人,也打成了重伤……若不是大人及时赶来,恐怕这十位执法者大人已经……已经因公殉职了……”

        楚阳悲愤的说道。终于说完了……

        “沙大人!这家伙纯粹是胡说八道!您不要轻信了他的一片胡言!”六个被绑成粽子的人之中,其中一人大声委屈的说道:“没有这等事!大人明察是非,他……他就算是请执法者进来喝茶,哪有喝到半夜的……而且……”

        秦宝善大喝一声,一步上前,轮圆了手臂,啪的一声重重的一记耳光,正说话的那人一个仰头,喷出满口鲜血,一声惨叫,一嘴的牙齿,居然尽数的叮叮当当的敲在了地上,看看脸型,直接瘪了下去。

        秦宝善这才怒声大喝:“执法者审理案情,尔等住嘴!谁再贸然开口,定斩不饶!”

        其余几人顿时被这暴烈的手段震住,一个个心中顿时感觉不妙起来。

        这时,沙心亮转头道:“文书,这一次楚老板报案,都记录好了么?”

        楚阳险些就笑了出来:这货出来办案,居然还随身带着文书,准备的真是齐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