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五十六章 挖个坑等你来跳

    第五十六章 挖个坑等你来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五十六章挖个坑等你来跳

        “这些该死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在断我两人的活路??!”沙心亮和秦宝善两人同时涌出这个想法,刹那间怒火再也不能遏制。TXT电子书下载**

        楚阳若是死了……两人岂不就跟着……也那啥了?

        楚阳深深叹气,道:“这件事,跟家族说,倒也可以,但我刚刚回到家族,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以后我……还怎么hún啊。但我在这里,又没有别的依靠……只好厚颜来找两位老哥哥了?!?br />
        两人怒气填膺的站了起来,拍着xiōng膛:“这事儿,就包在我们两个身上了!若不杀绝这帮兔崽子,老子誓不为人!”

        楚阳感jī的道:“这样,会不会让两位老哥哥太麻烦?”

        “这麻烦什么!举手之劳!”沙心亮豪爽的道。

        九劫空间里,剑灵翻翻白眼:你死了,他俩也跟着死,你们三个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们为了自己的老命也得去拼命,怎么会怕麻烦?亏你还一个劲的假惺惺的,看着真恶心……呕!

        楚阳想了想,道:“我还有一个担心……”

        “什么担心?”两人同时问道。

        “我担心,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各大家族的人?!彼钗艘豢谄?,道:“除了各大家族,恐怕也没人敢在我楚家头上动土。两位老哥哥,若是chā手,会不会影响你们在此地的执法?”

        “绝对不会!”两人哈哈大笑。

        “若是如此,小弟倒是有一个主意?!背粞壑橐蛔?,道:“这样呢,不仅可以免除后患,还能够让两位老哥哥刚刚买yào付出的紫晶能够收回一点……呵呵……”

        “嗯?还有这等好事?”沙心亮和秦宝善眼睛顿时一阵大亮。他俩刚刚付出了大笔的紫晶,几乎是两人半辈子的积蓄,正在ròu疼不已。做梦也想着弥补亏空,见楚阳这么说,顿时就jīng神百倍,注意力无比集中,连耳朵都竖了起来。

        楚阳诡异的笑了笑,道:“咱们只需要如此……如此……如此……”

        两人同时狠狠地拍大tuǐ,哈哈大笑,见眉不见眼:“小兄弟妙计!”

        当天上午,楚阳拗不过两人盛情挽留,就在执法堂大吃大喝一顿,沙心亮居然还颇有情趣,叫来了两个粉头陪酒唱歌,歌舞升平一番之后,楚神医才醉醺醺的出mén,绕路回到紫晶回chūn堂。TXT电子书下载**

        一路上,楚阳jiān笑不已。

        这件事情,他若是直接让剑灵出马,绝对可以让来犯敌人一个个的死得干干净净!

        但楚阳岂肯甘心就这么简单的处理事情?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既然要搅hún水,那么当然是要往大处nòng了。眼前这些人,分明是萧家萧yù龙派来的人,楚阳正愁着如何把萧家拉进luàn局,如此天赐良机,他岂肯放过?

        只要执法者与萧家的人一对上手,最好是死几个人,那么……萧家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来,都是黄泥巴掉进了kù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啦……

        楚神医哼着小调,进入了紫晶回chūn堂。

        一进mén,就迎上小丫头亮晶晶平静的目光。

        “这段时间里没客人来吧?”楚阳mō着鼻子,另一只手顺便抚nòng一下小丫头的头发,柔顺滑溜,手感极好。

        楚乐儿撇撇嘴道:“就瞧你这个店面样子,就算没被砸了,也没人敢进来?!?br />
        楚阳失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br />
        楚乐儿吸了吸鼻子,随即就撅起了嘴:“大哥你又喝酒了吧?好大的味儿?!?br />
        “怎么,乐儿不喜欢哥哥喝酒么?”楚阳歪歪头逗她。

        “哎……早跟你说了,别把我当一般小孩子……”楚乐儿皱着细细的眉máo叹口气,道:“但凡nv子,哪有不厌恶男人喝酒的,不过,我却是不同?!?br />
        “为啥你不同?”楚阳也在渐渐的习惯,这位妹妹的确是因为身体的痛苦,比别的孩子要早熟的很多。闻言不由奇怪问道。

        “男人喝酒,嘴里面异味很重,nv人大多爱洁,所以夫妻争执往往由此而生?!背侄簿驳厮底?,说话的神态,倒像一位双十年华的沉静成熟少nv,而绝不像是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nv童。

        “但,我父亲每次回家的时候,就算独自一人,也要喝酒。我知道他老人家心里苦,而且在为我担心……我并不能让他不担心,也不能为他解开心事,而且,爹每次在家里喝酒的时候,我总是很珍惜那段时间,因为……爹毕竟在家?!?br />
        楚乐儿有些凄mí的说道:“所以,每当那时候,就算我头再痛,也会靠在爹爹身边,他喝一杯,我就倒一杯。唯恐这次为爹爹倒过酒之后,他出mén在外寻yào,而我在家里撑不到他回来,就再也不能为爹爹倒酒了……”

        “爹爹每次回家,都是愁得皱眉头,但每次看到我,每次揽着我喝酒的时候,就会微笑起来,所以他每次回家,我都赖在他怀里,但爹爹每次出mén,我都不去送……因为爹爹看到我,就会更难过。压力更重?!?br />
        楚乐儿微笑道:“所以我喜欢看爹爹喝酒,但我每次都要装的不高兴的样子,爹爹就来哄我,哄我一会,我笑了,他就才真心的笑了……”

        楚阳听得呆住了。

        真的想不到,也几乎不相信,这样的一段话,只是出自一个十二岁的nv孩口中。

        “所以我不讨厌大哥你喝酒?!背侄鵯ù出一个温婉的笑,抬起头道:“你和我爹一样,都不是嗜酒如命的人,或者说因为应酬不得不喝,或者说因为压力无法排遣而喝酒……但不管如何,若不是因为不得不喝而喝,就是酒能让你们减轻心理的压力。所以,你们喝酒是应该的?!?br />
        她歪了歪头看着楚阳,也只有这一刻,才显出一丝符合她年龄的纯真,道:“大哥,以后你若是自己想要喝酒,我不仅为你倒酒,还能陪你喝哦……”

        楚阳愣了半晌,道:“乐儿,若是你不是我妹妹,我肯定舍不得将你嫁出去?!?br />
        楚乐儿脸上一红,啐了一声,道:“哥哥你真是不知羞。人家才十二……再说,这世上能在我眼中的男人……呵呵,还不知道有没有?!?br />
        楚阳认真道:“十二不小了?!毙牡?,你未来的大嫂貌似比你还小几个月……

        楚乐儿哼一声,瞪起了杏仁眼道:“大哥你要是再这么说话,小心我告诉伯母说你调戏我……”

        若是被小丫头这么告状,楚神医可就是禽兽不如了……连自己妹妹也调戏……

        楚阳顿时被拿住了痛脚,彻底败退,举手投降:“是大哥的错,我改了……”

        楚乐儿嘻嘻一笑,拿着一个掸子,细心地为楚阳扫了扫身上,体贴的道:“哥哥喝了酒,快进去躺一会吧?!?br />
        楚阳嗯了一声,只听得楚乐儿又道:“酒这东西啊,听说又叫扫愁帚。哥哥喝酒,若不是因为应酬,莫非是犯了相思?想起了我大嫂?”

        楚阳瞪眼威胁道:“小丫头家家的,怎么口也没个遮拦?小心我打你屁股?!?br />
        楚乐儿丝毫不害怕,撇撇嘴,道:“也难怪啊,一个在这里困居,一个随师学艺,这相思之苦……可也难捱得很啊?!?br />
        楚阳瞪眼,哭笑不得,无法可施。

        …………

        楚飞烟服用了生机泉水,打坐一直到红日西斜,才终于完全恢复。起身时,只见院子里楚阳正在与十个黑衣méng面人在喝茶说话。

        楚飞烟怔了怔,道:“阳阳,你不是从家族调来的高手?”

        楚阳神秘的笑了笑,道:“我这些帮手,可比家族的人管事儿多了?!?br />
        楚飞烟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这十个人,心道,不对呀,这十个人最高修为的也就与我差不多而已,楚阳说一切包在他身上,难道就找来这么十个人?可我分明已经说了,对方全是皇座九品的修为啊。

        就眼前这几个人,人家一个人就足够全部摆平了。

        似乎看出来楚飞烟的疑huò,楚阳哈哈一笑,道:“四叔,你什么都不用说,等晚上,您也不必出手,只在一边?;ず美侄?,然后看热闹就行了?!?br />
        “吓!乐儿也要留在这里?”楚飞烟顿时吓了一跳。

        楚乐儿挤挤眼睛,道:“有四叔在这里,我啥也不怕?!背裳潭偈蓖反笕缍?。我的小祖宗,在这样的战斗中,我一个小祖宗都照顾不过来,居然又多了一个……

        楚乐儿眨眨眼睛,叹了口气,道:“四叔,您老也太小心了,大哥明明知道对方实力,还要这样安排,若是说大哥心里没有十拿九稳的打算,估计您也不信吧?!?br />
        楚飞烟悚然醒悟,顿时惭愧起来,自嘲的笑了笑,道:“哎,老了老了,现在居然不如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看的事情明白了……”

        楚乐儿臭屁的仰起脸,道:“不怪四叔老了,而是乐儿这样的天才实在是太少了些……”

        楚阳与楚飞烟同时无语。

        这小丫头的自恋颇有哥当年的风范。楚阳心道。

        当天晚上,楚阳从旁边的酒店中订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与众人同饮。楚飞烟越来越是纳闷,这十个人都是一言不发,而且就连喝酒吃菜,也不拿下面罩。

        就这么沉默着,酒到杯干。

        楚四爷越来越是担心,等了好久都没有新的援兵到来,一个劲的叹气:我他娘看着这十个人的援兵纯粹就是来送死的……他们虽然不敢杀我,但杀这么十个人,应该不会手软啊……

        …………

        连续三天暴雨,沟满河平。昨天停电跳闸三四次,小区通知说今天下午电力维修检查。但一直到现在没动静……不知咋回事……莫非是涮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