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五十四章 医馆出事

    第五十四章 医馆出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杨若兰很惆怅,也很纠结。这个孽障,怎么才回来这么几天,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你说我那小师妹多好的人儿,为了你连儿子都生了,你居然……

        “你那个老婆,到底是谁的徒弟?”杨若兰盯着儿子。

        “宁天涯?!背籼玖丝谄?。

        “谁?”杨若兰一阵迷糊,还没反应过来:貌似这也不是什么名人啊……

        “还有布留情?!背艚幼诺?。

        “宁天涯?这是谁?名字怎么这么熟?布留情?也……”杨若兰想着想着,突然一声大叫,眼晴都瞪得溜圆:“宁天涯?布留情?!”

        “嘘!您小点儿声?!背艨嘈?。

        杨若兰直挺挺地坐在了椅子上,两眼呆滞,身躯僵硬,嘴唇蠕动着,呐呐的小声的忐忑的问道:“那传说之中的两位至尊?”

        “貌似就是他俩?!背艨嘈Γ骸霸诩被脑?,两位至尊出现,然后看到了您儿媳妇,相中了她的资质,非要收她为徒,为此还差点儿大打出手,到后来两人决定共同收徒……”

        杨若兰如同听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神话故事,脸上神情走马灯一般变幻起来,良久良久,居然连喘气也忘了。

        这下子实在是太震惊了!

        儿子的媳妇居然是传说之中宁天涯与布留情两位至尊共同的徒弟,而且还是两位至尊哭着喊着抢着要收的徒弟……

        这样的身冇份……绝对比一国公主的身冇份要高贵出千万倍啊。

        难怪儿子会说:这婚事咱们可悔不起……的确是悔不起啊。

        杨若兰也听说过,两大至尊曾经在中三天极北荒原出现过,如今与楚阳所说一对照,顿时就相信了。

        儿子实在没有欺骗自己的道理……

        那么……甜甜可咋办???

        我可怜的小师妹……我可怜的小孙儿……

        杨若兰心乱如麻。

        “娘,您在想什么?”见杨若兰神情怔忡,脸色变幻不定,楚阳不由问道。

        “没……没什么……”杨若兰深深地叹了口气,道:“阳阳,这个女孩子……你……你喜欢么?”

        说着又补充一句:“我是说……你的这位……被两大至尊带走的……女孩子?”

        楚阳肯定的点头:“娘,那是我一生之中,最喜欢的女人。,、

        “这样啊……”,杨若兰怅然若失,道:“那……也就是为了她,你才不接收乌倩倩么?”

        楚阳一愣,眉头微微地蹙起,狐疑的道:“娘,您怎么知道乌倩倩?”

        杨若兰这才发现自己说走了嘴,强笑道:“我听说过……”

        楚阳嗯了一声,似是回答,又似乎是在沉思。杨若兰心中有鬼,不敢再往下说。转了话题,道:“那……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楚阳重重点头:“风华绝代,国色天香!”

        杨若兰稍稍有些放心,道:“脾气怎么样?听你的话不?”

        楚阳一拍胸口:“我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我让她打狗,她就不敢骂鸡!”

        杨若兰噗的一笑,道:“身材如何?”

        楚阳无限遐想的道:“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身材窈窕……”嗯,我说的是轻舞长大之后……

        杨若兰喃喃的道:“看来能生儿子……”,

        楚阳愕然。

        杨爆老爷子拖家带口的到了楚家之后,居然鸠占鹊巢的住了下来,一时半刻,居然看不出要走的打算。

        于是楚家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天天都响起两位老爷子气吞河岳的大骂声音,突然间就会鸡飞狗跳的动起手来,然后两个鼻青脸肿的人又凑到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灌酒,醉倒,睡觉……日子无比的惬意。

        楚阳的生活恢复了正规,坚持在每天两点、成一线,医馆——家。

        在第二天楚阳到医馆的时候,屁股后面跟来了一条小尾巴:楚乐儿。

        完全去除了痛苦的楚乐儿,身体一天好似一天。就这四五天的功夫,居然明显的看出来改变。

        脸色红润了,白嫩了,头发也柔顺滑亮了起来,再不复原本的枯黄干涩。

        身段也渐渐的长开,唯一与以前一样的是:这丫头那种恬淡的性格,实在是太沉稳了,太镇定了。

        嘴角常常含着温婉的微笑,走起路来静悄悄的,便如深谷幽兰,一尘不染,却又自有内涵,自有芳华绝代。

        唯有在面对楚阳的时候,这个小丫头才会活泼起来。在跟自己母亲腻了几天之后,小丫头便开始跟着楚阳成了小尾巴,免费的成了楚阳医馆的小伙计。

        按说,楚神医的医馆,着实有些不堪入目,这么仙露明珠一般的小姑娘在里面,实在是有些糟蹋了。但楚乐儿毫不在意,就算忙起来,看起来也是安安静静,柔柔和和。

        在第二天清早到了医馆,终于见到楚飞烟的时候,楚阳吓了一跳。飞烟走起路来一瘸一拐,鼻青脸肿,正在收拾残局。医馆里外一片狼籍,到处都是破碎的家什,几个药柜早已经被砸得稀烂。

        跟在楚阳身后的小萝冇莉楚乐儿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四叔,您咋了?”

        楚阳顿时怒火万丈??凑馇榭?,定然是有人来破坏;而且是那种报复性质的破坏!

        要不然,绝不会如此。

        “四叔,您没事吧?”楚阳赶紧上前。

        楚飞烟叹了口气,满脸惭愧:“阳阳,四叔真是没用……”

        “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背粞沟土松?,一字字的说道:“是……萧家的人?”

        楚飞烟点点头,道:“应该就是?!彼玖丝谄?,道:“其他两家虽然也有胜过你四叔的高手,不过大多数都认识,一出手就能认出来。但这几个人却不认识,除了萧家,应该再无别人?!?br />
        楚阳嗯了一声。

        楚飞烟道:“今天晚上,有可能他们还要来,”

        “今天晚上还要来?”楚阳皱了皱眉头:“你确定?”

        原来,那天晚上楚阳回去家族,楚飞烟立即去血酬堂发布了任务,将楚阳交给的紫晶花的一干二净。

        当天晚上回来,发现楚阳还没回,楚飞烟不放心,这几天里就留在这里看家。

        没想到昨天半夜里突然间轰的一声响,门就被砸开了,然后几个蒙面人就冲了进来,楚飞烟虽然有皇级五品的修为但来的这五六人却全是皇座九品的高手!根本抵挡不住,更被人抓住,毒打一顿。

        这几人也知道楚飞烟的身冇份,不敢过分对待。只是打得鼻青脸肿,逼问紫晶下落。紫晶已经发布了任务,楚飞烟哪里交的出来?再说,就算在手中楚飞烟也是宁死不屈的,那可是自己侄子侄女的希望,如何能交出来?

        见逼问不出紫晶,那几人勃然大怒。临走时留下狠话:给你一天之间交出紫晶,今夜若是拿不出紫晶,就等着为你侄子收尸吧??!

        楚飞烟被打得遍体鳞伤,虽然不伤筋动骨

        但也休息了半夜。直到清晨,才爬起来,想要回家族求援,又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事儿有点儿丢脸啊。

        正在矛盾之中,楚阳施施然的来了……

        进入院子一看,楚阳更加怒火万丈!自己最钟爱的紫竹,居然也断掉了几十棵!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破损,似乎对方搜不到,就走了。

        楚阳阴沉着脸,眉头紧皱,道:“四叔,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按说,萧家若是想要紫晶,不会拖的这么久吧?为何要在三天之后才行动?”

        楚飞烟白了白眼,道:“三天后……已经是很快了。要不然,你刚刚看完了病,赚了萧家那么多紫晶,接着他们就打上门来……那岂不是存心与楚家挑起战争?萧家虽然是财雄势大,但楚家身为平沙岭的地头蛇,可也不好惹。过了三天的缓冲,各大家族都已经恢复了元气。这时候再干,就成了各大家族都有嫌疑,萧家就算有嫌疑,嫌疑也不大了。所以他们才这么明目张胆?!?br />
        楚阳点点头,沉思道:“原来如此?!?br />
        他眼中精芒一闪,道:“四叔,您老人家好好休息,今天晚上,我为他们准备一份大礼?!?br />
        楚飞烟担心的道:“你?行么?”

        楚阳阴沉的一笑,道:“我若是不行……那可就真的没有别人能行了?!彼焓秩牖?,取出一个小瓶,里面是乳白色的泉水:“四叔,您把这个喝了。对你的伤有好处?!?br />
        楚飞烟见多识广,打开瓶盖就惊呼出来:“生机泉水?!你哪里来的这样的好东西?”

        楚阳微笑:“以前别人送的,还剩了一些?!?br />
        楚飞烟拿着一小瓶生机泉水,顿时舍不得喝了,道:“我的伤只是皮肉伤,不要紧,这泉水,还是等三哥回来后,给他喝了。这些年他在外面奔波……内忧外患的,可着实累得不轻?!?br />
        楚阳道:“我这里还有,早给三叔预备好了?!?br />
        楚飞烟这才恋恋不舍的道:“那我喝一半,留一半回去给你四婶?!?br />
        楚阳怒道:“四婶也喝过了!让你喝你就喝,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楚飞烟白了白眼,终于放心的喝了下去。

        楚阳让楚飞烟回去里间疗伤,然后自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铺面,药柜被砸了,干脆一股脑儿都扔了出去。

        嘱咐楚乐儿不要乱跑,看好门。然后楚阳就从后院小门出去,变换了容貌,一溜烟溜得无影无踪……

        不多时,楚阳黑袍罩身,己经来到执冇法堂前,头罩一掀,露出本来面目,含笑说道:“请大人禀报一下沙统领,就说楚阳求见,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