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十六章 我从这里引爆九重天!

    第四十六章 我从这里引爆九重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终于为两人治疗完毕,楚阳疲累不堪,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喘气,脸色灰白;两人见他为了自己如此劳累,心中更加过意不去。

        这位小兄弟,真是一位实诚人儿啊。

        楚阳有气无力地翻着眼皮,道:“两位老哥……咳咳咳,有句话,我一定要提醒你们,勿怪我……交浅言深……”

        两人齐声道:“小兄弟有话就说,咱们之间,还用得着客气”

        楚阳喘着气,道:“这两个药方……可万万不要……落在那位庸医手里,否则……两位老哥……我太不放心了……江湖上人心叵测……咳咳咳……”

        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连连点头:“小兄弟不说,我们俩也明白其中利害。这事情岂能让别人知道?不要说那混蛋早已居心叵测,再说,我们两人在江湖上仇家满地,若知道我们重伤的消息,蜂拥找上门来…………可就大大糟糕”

        楚阳连连点头,连声咳嗽,似乎累的喘不上气来。

        沙心亮和秦宝善两人一人一边,体贴的帮他捶着后背顺气,用力不大不小,恰到好处。

        “药找齐了之后,立即交到我手里……或者将我叫到这里来。我用秘呢……炼药……”楚阳的呼吸顺畅了一些:“注意,这些药,一定要保存完好,最好是新采的药,药效为最佳……”

        “这个自然我们一旦凑齐了药,立即交给小兄弟口“两人信誓旦旦。

        “不必……楚家人多眼杂,泄露了两位老哥哥的秘密不好。毕竟服药之后,两位老哥哥还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只要药「泪痕水印」到了,到时候,还是我将药炉一起带到这里,就在这里当场炼药的好”楚阳体贴之极,将最后的危险,也全部揭示,并且避免……,

        “届时我一定寸步不离,一直等到两位老哥哥康复才会放心”

        两人同时拉住楚阳的手,用力摇晃,感jī的眼含泪花,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正是两人最担心的问题,但楚阳已经给自己解决的妥妥当当。

        好人啊。

        沙心亮突然感到了惭愧,心道自己真不是人,刚才还想着将这么好的小兄弟杀人灭口抢回三百块紫晶……哎,相比较人家的光明磊落的胸怀自己真是禽兽不如啊……

        然后楚阳就开始喘息着休息,同时,目光有些闪烁,似乎有话要说,却说不出口。神色之间,有些犹疑有些怔仲。

        沙心亮与秦宝善奶是何等的老江湖?个顶个都是人精的人物,岂能看不出楚阳的反常?虽然两人急着去寻药但见到楚阻这般脸色,还是有些感觉心中不安,同时间道:“小兄弟貌似在担心着什么?”

        “是啊我的确是在担心……”楚阳似乎是神思不属,顺口就说了一句,随即就醒悟过来:“不不不,我不担心,呵呵,一点也不担心呵呵呵“……

        笑容牵强之极,任冇谁一看就是惊慌失措,或者说去……惶恐之极,顾忌重重。

        两人大为奇怪,纷纷佯怒的皱起眉头:“小兄弟,既然兄弟相称,难道小兄弟还有什么瞒着我们两个老哥哥不成?这样的话,我们两人乃是何等伤心失望啊?!?br />
        “可……这只是小弟的臆测,「启航冇水印」做不得准,而且事关重大,关系到执冇法堂……呃,没啥……呃,我不敢说啊……”楚阳委屈的道。

        “事关重大?关系到执冇法堂?!“两人同时神情凝重起来,道:“小兄弟尽管说无妨,哪怕是说错了也无妨……此地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无第四人在场……”

        楚阳矛盾着,挣扎着,犹豫着,终于道:“这可是两位老哥bī我说的,可不是我自己要说的,将来若是要担什么干系……小弟可承担不起呀”

        “那是当然!“两人也纷纷意识到,恐怕真的是事关重大了,不由的都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既然如此,小弟可就直说了……其实我很奇怪”楚阳皱着眉头:“你们两个不觉得奇怪么?你们可是执冇法者!执冇法者是什么人?执冇法者是什么组织?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专门害人的庸医……不不不,说是庸医太冤枉他了……他实在是一个顶级的大夫!因为这位仁兄,害人全在无声无息之中,做的天衣无过……若非我凑巧有了那番奇遇,恐怕也是束手无策……”

        楚阳连连摇头:“你们执冇法者内部,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夫?”

        两人神情一凛!不由的相互看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楚阳道:“众所周知,九重天大陆,乃是执冇法者主掌,也就是说…………执冇法者的权利,乃是最大的,尚凌驾于九大主宰家族之上!”

        “而这里没有官府,就算有官府,对执冇法者这些神仙一般的人物,也是无可奈何…………但……须知还有人,能够做到瓦解执冇法者,那就是……医者!”

        楚阳重重的道:“这只是我的推测……医者杀人,甚至比专业的刽子手,更加的防不胜防…………而且,完全可以让你的伤势延迟,到完全怀疑不到他的时候……才今…………若是真的有某些叛逆造反或者去……正在大规模的战斗的时候,执冇法者集体犯病……”

        楚阳诚挚地道:“不瞒两位老哥说,小弟就有这种本事……更何况……呵呵……所以我担心,两位老哥哥就算是治好了……但,江湖生涯步步?;?,又岂能不再找大夫了?”

        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如锅底一样的黑。

        他们两人本来心中就在怀疑这件事情,此刻被楚阳明明白白的点出来,顿时越想越是可怕。

        秦宝善捻着胡子,皱着眉头:“难道这其中有阴谋?或者是某一个组织在对我们执冇法者下手?”,

        沙心亮浑身一颤,想起来一件事,脸色顿时变成了白纸一样的白,嘴唇哆嗦着,两眼发直,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秦宝善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沙心亮嘴唇哆嗦:“这个童无心……原本是石氏家族的供奉医师……上次我们医师暴亡,找不到合适人选,是有石氏家族引荐到我们执冇法者的……这这……已经有好多年了,足足有十三年啊……”

        “若真是如此……那事情可就严重了…………”沙心亮浑身都哆嗦起来。

        楚阳心中砰砰跳起来,刹那间几乎跳出。腔!

        这可是巨大收获,我本想挑拨一下庸医的关系,加重我自己的分量,给自己弄一份稳定的财源收入,没想到这里面居然牵扯到九大家族之一的石氏家族!这个医生,居然是石氏家族派来的……

        既然如此,老冇子不妨就从这里,直接引爆九重天!

        “这十三年之中……你们执冇法者的伤亡大不大?”楚阳眼珠一转,皱着眉,好心的提示了一句。

        这句话实在是废话,执冇法者主管整个九重天所有事情,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事情发生,伤亡怎么能不大?

        果然……

        “伤亡?大!怎么不大?大极了!不明不白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沙心亮瞪着眼,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现在可比之前的冷汗多的多了,神经冇质的念叨:“怪不得,怪不得…………我冇cāo死他亲的……好卑鄙的毒计啊啊啊啊……”

        顿时觉得这些年来,这整个区域的执冇法者的伤亡,都是因为这个庸医害人!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心有余悸,妈妈的,这么多年了,居然没被这阴险的混蛋害死,咱俩真是命人……

        “若真是如此,难道是石氏家族的阴谋?“秦宝善皱着眉头,苦苦沉思。

        “石氏家族绝对脱不了干系!”沙心亮狠「启航泪痕」狠说道。

        “不过这件事,可不能随便说,你我也担不起这般干系,只能尽速的禀报总执冇法大人。请他老人家定夺!”秦宝善说道。

        “只不过……那童无心这么多年来,在我们内部已经混得厮熟。跟谁都是称兄道弟,你我若是贸然……没人相信不说,恐怕反受其害……”沙心亮踱着步子,心事重重。

        “也是,此事关系重大,怎么会因为我们两人一席话,就定了整个东南片区第一大夫的罪?“秦宝善也是愁眉不展:“但若是留着此人,留得越久,危害越大啊“……

        沙心亮苦苦思索,突然眼睛一亮,道:“小兄弟,过一段时间,能不能帮老哥哥一个忙?”

        唯恐楚阳拒绝,沙心亮热切的道:“只要小兄弟答应,那么,老夫可以保证,楚家和小兄弟,永远屹立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变动!而且,整个平沙岭,都将是楚家的!”

        楚阳谨慎的道:“什么忙……沙老哥,小弟纯粹是担心两位老哥哥的安危,才会胡说八道一翻,两位老哥哥宽宏大量不加怪罪,我已经心满意足。再说……你应该也知道,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我就不应该说,也不应该听到的。这对我来说,乃是塌天的事情!小弟我……恐怕去“……

        “不要你有什么凶险!“沙心亮目光真诚而迫切,带着恳求:“届时,我们东南片区总执冇法大人过来,还请小兄弟为他老人家……看一看身—……,可否?”

        秦宝善大声喝彩:“妙计!”

        尸夜没睡,码会字,就考虑一下情节,一边列出即将要写的情节。这一列不要紧,居然从‘一,列到了五十三……我买糕的??!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我要写五十三个情节,逐步推进过去……

        想一想,头大如斗……

        妈的,哥向来都是愁着没啥写的人,现在可倒好,居然冒出来这么多,其中的先后顺序彼此牵扯影响…………就足够我脑袋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