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十二章 讹诈!

    第四十二章 讹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悠悠醒了过来’,顿时看到一个咬牙切齿的秃头正等着一双驴那么大的眼珠子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顿时‘大吃一惊’,手忙脚乱的往后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道:“我我……我什么也没干呀!”

        这一句当真是神来之笔。

        秃头老者顿时气歪了鼻子。

        你已经将老子的祖宗十八辈都骂翻了,居然还来这么一句。偏偏又发作不得,牙疼一般哼着气,道:“对,你什么都没干?!?br />
        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就想朝着自己脸上啪啪的甩上几个耳光子。这么昧着良心说话,老子生平第一次!

        如此吃哑巴亏,打落牙齿和血吞,更是前所未有之奇!只觉得一口血到了喉咙眼,咽,咽不下去,吐,吐不出来。

        一张脸憋得通红。

        其实这事情也难怪,执法者的刑讯秘术,乃是九重天第一奇术,从来没有失手过。对于一般人,甚至就算是修为与这秃头老者差不多的人,只要落在他的手中,也要找了他的道儿。顶多就是多费一番功夫。

        但他却是倒霉至极的,这一次审讯的居然是九劫剑主!

        而九劫剑主既然出现了,那么剑灵自然就在九劫剑主的身体里面!这等于是一个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

        他只控制一个,岂能不吃大亏?

        而这一点……执法者总部也是没有记载的。毕竟,当场执法者组织建立,就是为了帮助九劫剑主的。谁会想得到去审讯九劫剑主?谁有那么泼天的胆子?

        如此一来,他吃这个哑巴亏,乃是吃的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那……那我可以走了额?”楚阳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声音抖索,显然依然是害怕之极。但这看在秃头老者眼中,反而是理所当然:这种地方,除了执法者,其他正常人,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哪怕一眨眼的时间。

        “哪里哪里,楚神医来到这里,小老儿还没有好好款待?!蓖和防险呙磷帕夹?,一个劲的咽着唾沫,狠狠地在肚子里骂着自己没出息,强行堆出一脸假笑:“实不相瞒,这次请楚神医来到这里,实乃是有事相求?!?br />
        “有事相求?”楚阳纳闷的眨眨眼睛,道:“敢问……是什么事?”

        “老夫这位朋友……咳咳咳,也在那天晚上受了伤……”秃头老者终于抛出来正题。一脸狂郁闷。

        原本打算将这小子抓来,连破案带治病,两方面不耽误。哪想到事实与想象完全拧了,不得已居然成了低声下气的求人。

        这真是破天荒的遭遇。

        “哦……原来如此?!背袅成系睦浜乖诩跎?,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从惶恐不安,慢慢的,逐渐的,又恢复了‘神医’的派头,居然还怨恨的看了秃冇头老者一眼,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这小子真会见风使舵……秃头老者只觉得一口血就要忍不住喷出来……

        “不是我说……”楚阳明显还有点儿顾忌,但听到对方居然有求于自己,已经逐渐的有些嚣张:“……老丈,您这么做可是太不对了,这请大夫……哪有你们这样搞的?居然强行上门抓人,那俩人居然还向我家族索取贿赂……”

        楚阳说着说着“终于’轻松了起来,怒气‘渐渐’升起,逐渐的怒火熊熊,似乎已经适应了现在的角色;终于醒悟到:嗯,原来你们是求我办事!这样的心态。

        于是乎从地上爬了起来,干脆撒起了泼:“这不是混蛋吗!你们执法者也不能不讲理吧!求人救命,居然还索取贿赂?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

        秃头老者与秦宝善顿时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

        这事儿……委实是做的不地道。

        “那俩混蛋!居然还敢索取贿赂!”秦宝善勃然大怒:“好大的胆子!”

        楚阳怒气冲冲:“不仅索取贿赂,居然还进行恐吓,嚣张至极,将我像是犯人一般押解过来,一路上板着脸跟si尸似的……”

        越说越怒,突然拂袖而走:“不治了!啥病我也看不了,什么伤我也不会治,走了,回家了!”

        “慢慢慢……”秃头老者真的要哭了,要真让他走了,秦宝善他们一伙人绝对能将自己扒了皮:“楚神医,楚神医,这个……这个好商量……”

        “还商量个屁!”楚阳破口大骂:“你瞧瞧你们这是做的什么事!天底下,居然有此等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蛮不讲理,颠倒黑白的事情!我一介良民,生平谨慎小心,一向助人为乐,大散慈悲心怀,甘露天下,普济众生,心怀善良,光风霁月!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为人间疾苦,奉献我一点力气,居然遭到如此厄运!苍天啊,你睁睁眼吧!这是一个什么世道??!”

        楚阳欲哭无泪的控诉。

        九劫空间里,剑灵一口血喷了出来……

        秦宝善脸色铁青,秃头老者额头青筋跳动,被骂的毫无脾气。

        不敢朝楚阳发怒,只好大吼一声,一跺脚:“将那两个混蛋给我押上来!”

        不多时,两位铁牌执法者满脸纳闷的来到了这里。

        刚一进来,秃头老者就是窜了过去,劈头盖脸啪啪啪的就是每人十几个耳光子,只抽的两个脑袋摆过来摆过去,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就被打成了猪头一般。

        “混账东西!”秃头老者一边打一边骂一边挤眼:“老夫不是告诉过你们,去请楚神医要有礼貌?要小心服侍?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居然敢如此对待楚神医,今天老夫若是不扒了你们的皮……岂能对得起楚神医!”

        面前两个铁牌执法者本来就被一顿耳光打愣了,如今又被一顿怒骂骂晕了。

        见到秃头老者狂眨眼,才反应过来。两人急忙跪下:“是,统领骂得对,是我们两个的不是!”

        秃头老者松了一口气,继续骂:“你们俩居然还索取了贿赂!在哪里?还不快拿出来?等什么?个该si的东西!”

        “是是……是属下们糊涂……统领恕罪?!绷礁鎏浦捶ㄕ呃潜分?,心道以前不都是这么办事的么?再说那紫晶,我们俩已经分了一半偷偷给您放在了房间里了……难道还要再去偷出来?

        去偷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自己贴上了。两人委屈至极,不得已道:“是,我们马上就回去将紫晶取来;共是六十块紫晶,一块都不会少……”

        “什么六十块!明明是三百块!”

        楚阳顿时暴跳如雷,指着苍天骂大地,悲愤的不行了,跳起脚来:“天底下还有这等无耻的事情!收了三百块紫晶,居然有脸只说六十块!我我我……这是什么世道??!执法者……居然是如此的黑暗!我欲哭无泪……我悲愤……我……我他妈要吐血了!”

        三百块?!我们他妈才要吐血了……两位铁牌执法者欲哭无泪。

        明明就是六十块,怎么一眨眼变成了三百块?那他妈的其他的两百四冇十块我们去哪里弄去?

        楚阳犹自在不依不饶:“天哪,地啊,这人心的贪婪,实在是让我不敢置信啊,三百块??!你们俩两个大包袱都装满了,如今居然眼皮一眨,变成了六十块!”

        他悲愤的冲到秦宝善前面:“前辈,前辈您听到了么?三百块紫晶,居然……变成了六十块……”

        九劫空间里,剑灵疑惑道:“分明就是六十块啊?!?br />
        意念中,楚阳对剑灵狂吼一声:“滚!”

        然后他面对秦宝善,声泪俱下:“天底下还有这等冤屈!前辈……不是小子不为您治病,实在是……实在是我已经心神大乱,方寸大乱……前辈,您另请高明吧……我是无能为力了……”

        秦宝善勃然大怒,不顾肩膀疼痛,一个闪身上去,砰砰两脚就将两个家伙皮球一般踢了起来,暴雷一般怒喝:“还不去拿紫晶还在等什么?混账东西!三百块紫晶,若是少了一块,老夫将你们两个混账抄家灭族!若是耽误了老夫的病情,你们两个株连九族都得si!”

        那两人被踢得颇为严重,但还不至于晕了过去。

        但听到这句话,身在空中就是两眼一翻,昏迷的很彻底。

        这下子……算是完了……

        天下间还有这么无耻的人,我们明明是收了六十块……呜呜呜呜……还分给了统领三十块……

        哪里弄三百块去?

        “还不快去?”秃头老者凶神恶煞的大吼一声。

        两人这才失魂落魄的爬起身来。

        正要往外走,只听见那位楚神医懊丧的说道:“前辈……那家族财产回不来,我实在是没心情……哎,请容我休息一下好么?”

        这两位铁牌执法者顿时如同天雷轰顶一般的愣在了这里,心中同时哀号:你这是要活活的bīsi我们啊……没见过心肠这么黑的人……

        秦宝善也憋在了这里:你他娘没心情,可是我一直在痛??!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跳了过去,砰砰两脚:“你们两个听着,一刻钟之内若是回不来,你们俩就干脆将全家老少都宰了然后自杀吧!”

        两人如丧考妣,抱头鼠窜……

        楚神医犹自在喃喃的嘟囔:“这世间,公道何在?公理何在?良心何在?天理何在……这还是执法者主宰的九重天么……天啊……我崩溃了……”

        秃头老者衣袖掩面:老子才真正崩溃了……麻痹的,居然抓来如此一个极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