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十一章 指着和尚骂秃驴无罪

    第四十一章 指着和尚骂秃驴无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四十一章指着和尚骂秃驴无罪

        那秀顶老者眼睛一亮,”声音急促的道:“是谁教给你的?”

        楚阳挣扎着,艰难道:“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我……我可不可以……不说?”

        秃顶老者眼神一厉,突然暴吼一声:“不说就杀!”

        轰的一声,一股无可比拟的绝强气势压了下来,便如天地突然崩塌。这一刻的威势,真是无与伦比!

        而且,还带有强大的精神蛊惑力!正是执冇法堂审讯犯人最有效、也是从未失手的手段!

        楚阳轰地一声坐在地上,神智似乎突然间崩溃,被摧毁……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手足痉孪,浑身颤抖着,语无伦次的大叫:“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全说,……”

        “那你还不快说!”秃顶老者又是一声大吼,凶神恶煞一般,却是又加强了精神蛊惑的力量。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我出门在外,来到了一片山里……”楚阳两眼发直,无意识的开始诉说……

        秃顶老者一直用精神锁定他全身意识、心跳、脉搏……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他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楚阳的神智已经被自己控制,在这样的状态下,就算是神仙……都无法撒谎的!

        但随着楚阳的诉说,秃顶老者和秦宝善都慢慢的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因为,楚阳所说,跟他们听到的,无疑是有天渊之别,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直接一个天,一个地。

        “……我发现了山洞,就进去了,然后哗的一声掉下去,原来下面有一个石室……y楚阳两眼迷蒙,浑浑噩噩的说道:“……那是一位前辈的居所,我一进去就看到四个字:来到此地,就是有缘,传我衣钵,济世救人……”

        秃顶老者与秦宝善嘴眼歪斜,愣呵呵的听着。

        “……全是一些早已经失传的功夫的疗治之法……有五绝阴煞功、七毒绝脉手……阴阳浑天脚、地狱掌、阎王锁魂毒功……”

        楚阳絮絮叨叨、扯出来的一系列功法名字,让面前的秃顶老者与秦宝善听得头大如斗……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

        “停??!”秃顶老者气急败坏的打?。骸澳闶侨绾卫吹缴先斓??你以前做过些什么?说一遍听听?!?br />
        从师门找不到线索,那就问履历。总有蛛丝马??裳?br />
        这才是釜底抽薪的法门啊。秦宝善在一边,连连点头。

        “我是在下三天,”……我苦啊……受尽了欺凌……”楚阳一把鼻涕一把泪,开始诉说自己的,“惨痛身世,……

        今天被李流氓打一顿,明天被张地痞讹诈,后天被孙混混狂揍……这个少年的生活真是苦,苦到了家了……几乎从小就是被人揍大的……

        罗里吧嗦的说了大半个时辰,扯出来的人名绝对不少,足足有了百十个,都是些下三天的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最牛逼的,居然是一个街道的混混老大,……

        秃顶老者与秦宝善脸色发青,但这时候不能打断他,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

        “……我遇到了师父,师父……”楚阳虽然两眼呆滞,却是口若悬河:“,”于是我出师了,到处游历……终于有一天!”

        声音突然悲愤,沉重起来。

        “怎么了?”秃顶老者禁不住心中一跳,感觉到了一个极大转折。

        “……我我为那位刘员外的女儿治好了病,他说好的将女儿许配给我,却变了卦,非但如此……还打我,赶我,骂我……到后来,更将我打晕,扔到了山林中,我回去一次就被打一次……呜呜呜……”

        秃顶老者与秦宝善面面相觑,听得出来,这件事分明对楚阳的刺冇激比较大,所以他说到这里,情绪竟然激动起来,居然哭了,鼻涕一把泪一把。

        然后,楚阳情绪就更激动了,喃喃的咒骂,不断的诉说他遇到的不公正的待遇,到后来更是咬牙切齿,满脸涨红,眼冒凶光,声音高亢,满嘴的老王八老杂毛老混蛋老不死的……而且是两个老不死的,而且出口必然是一边狠狠地看着秃顶老者与秦宝善,张口骂:“你们这两个老王八!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

        两人狂郁闷。

        知道的当然知道这小子是在骂那个什么“刘员外,和“刘员外的老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俩在挨骂呢……妈的!

        说到最愤怒的地方,楚阳更激动了,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揪住了秃顶老者的衣襟,神情激动之极的痉挛着,扭曲着,破口大骂:“我冇***呀我冇***!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这个头上顶着一千顶绿帽子的老王八!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这个老王八,我****十冇八辈,我诅咒你子子孙孙……”

        ,一边咆哮,一边狂骂,一边狂喷口水。真是苦大仇深,愤怒到了极点,看着几乎要气爆炸了一般。

        秃顶老者的秃头上顿时如同下过一场暴雨,被楚阳的唾沫星子刹那间喷的满头满脸,狼狈不堪的将楚阳的手从自己胸前拉下来,两手手忙脚乱的抹着脸,一张老脸变成了茄子,喃喃咒骂:“他冇妈的!他冇妈的!这真是无妄之灾……老冇子执掌刑讯两百年了,还是第一遭遇到这种事……妈的,真是晦气……”

        虽然恼怒的几乎要毁灭世界,但却知道对方绝对不是故意骂自己:人家神智都被自己控制了,怎么可能?

        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

        妈的,老冇子控制着一个人的神智让他骂我……这他娘要是传出去,老冇子这犯贱的名头是丢不掉了……

        秃顶老者无限郁闷,转过头去看秦宝善。

        秦宝善肩膀虽然仍是痛得死去活来,此刻也忍不住一边吸冷气一边捧腹大笑,他娘的,真是太过瘾了……

        这小子无意识之中将这混蛋当成了最大仇人,居然骂的如此痛快,真是让老夫酣畅淋漓……

        秃顶老者两眼凶光暴射的看着秦宝善,眼中意思很明显:不准说出去!

        秦宝善一边痛一边笑,辛苦之极的点点头,抹着眼中笑出来的泪花,突然又是“噗,的一声喷出来,紧接着哈哈大笑,”……

        秃顶老者暴跳如雷……

        那边,楚阳那里管他笑不笑,依然在两眼发直絮絮叨叨往下说,时而怒骂,时而哀求……然后终于一路说到了如何进入那个山洞……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说到了父母找到了自己……然后……就到了上三天……

        然后就说到到了楚家没有一技之长,所以只好哀求了一番,出来开医馆,哪知逼……就遇到了这么多人受伤……

        然后楚阳很兴冇奋的将屎盆子扣到了楚飞烟头上:四叔说趁此大赚一笔紫晶,补贴家用。

        他老人家说的对,这些人都是有钱的,弄点儿紫晶,还有助于我以后修炼……

        然后就说到了治疗之后,一个劲的兴冇奋的咋呼:“发财啦!真是发财了啊哈哈,”……那么多的紫晶,紫莹莹的,一堆一堆……哇……呜呼……真不知道那位高人是何人啊,”……他要是每过一段时间就来大打出手一次,那我可就幸福死了哈哈哈……这紫晶赚起来这么容易哈哈哈……”

        楚阳手舞足蹈,兴冇奋的无以复加,口沫四溅,分明精神处在一个很亢奋的状态之中一一一般来说,从方光蛋骤然成为暴发户,基本都是这德性。

        等到楚阳唠唠叨叨的说完,居然已经过去了一上午的时间!

        秃顶老者与秦宝善面面相觑,一头一脸的黑线。

        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秃顶老者尤其郁闷:老冇子花费了这么多的精神力,控制住这小子的神智,到头来竟然是听了一上午的故事。

        一个苦难童年的故事,一个弱肉强食的故事,一个饱受欺凌的故事,一个……然后是一个暴发户的崛起故事……

        所有时间地点人名都是一目了然,这不要说是一个神智被控制的人,就算是一个正常人,让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编出这样天衣无缝的故事,也是绝对不可能!虽然这个故事很平凡……

        绝对不是瞎编的。

        正因为不是瞎编的,所以秃顶老者也就更郁闷了。

        这他娘的算是什么事情?

        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就这么干吃了哑巴亏?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狂骂亲娘,还日了十冇八辈祖宗,诅咒了子子孙孙……就这么算了?

        老夫,”……老夫实在是太冤了……

        “咋办?”秃顶老者气咻咻的看着楚阳,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肚去,但话却是向秦宝善说的。

        “还能咋办?”秦宝善气不打一处来:“你快弄醒他让他给老夫治伤啊。难道你还想杀了他不成?老夫陪着你这一上午,有几次死去活来你不知道么?”

        “难道我挨的这顿骂,就这么算了不成?”秃顶老者咆哮着指着自己的秃头:“你看看!这上面还有唾沫星子呢!”

        “你不这么算了,还想怎么办?”秦宝善怒道:“这小子身怀各种阴毒法门的救治方法,而且又没有任何嫌疑,这对于现在的上三天来说,这样的人,到哪里都是宝贝!再说……人家又不是骂的你!”

        秃顶老者几乎一口气憋晕过去,颤抖着嘴唇,悲愤的不行了:“我冇操!老冇子太憋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