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九章 我有我的道!

    第三十九章 我有我的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她只是一个茶园庄园主的女儿,生活虽然也算是富足之极,但毕竟不能与我们楚家相比。而且,也不是武学世家,只是一个很平常,很平常的女人……所以,当时,我的父亲勃然大怒,强行勒令我与她断绝来往,并给我安排联姻亲事?!?br />
        老人傲然一笑:“当时老夫乃是家族直系第一继承人,但当时我只说了一句话:你敢,我死!”

        “父亲被我气得拂袖而去,然后我自贬身冇份,让位于二弟。父亲看我做的如此决绝,也只好接受?!?br />
        老人平静一笑。

        楚阳咂舌,他现在说的淡然,但楚阳却完全能够想象到当时是如何的惊涛骇浪!

        “然后我就沉浸在幸福之中……除了练功,就是跟他在一起,偶尔带着他,出走江湖去散散心……然后就结交了三个兄弟?!?br />
        “我们一起寻宝,一起战斗,一起笑傲江湖,策马横刀,从少年,到老年……”

        老人平静的笑笑:“于是,我的修为日渐精进,当我无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心中总是很平和?!?br />
        “我没有时间无情,也没有机会,去修炼无情道?!崩先说恍Γ骸暗钡胶芫弥?,我才知道,我这种修炼方法,已经背离了传统武学,或者说,已经与所有武学,背道而驰?!?br />
        “于是有十五年的时间,我的修为没有寸进!我一直在苦恼着,是不是要改变?”

        老人笑着,眼中有回忆:“就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遇到了宁天涯。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身冇份,只以为是一个采药老人?!?br />
        “他见我在山巅坐着,便问我有什么事?当时我正是无人可以诉说心中苦恼,又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儿,就索性竹筒倒豆子,说了个痛快?!?br />
        老人呵呵笑了笑:“宁天涯听完后,说道:你该杀的,杀了么?”

        “当时我说道,该杀的,为何不杀!”

        “他说:你既然能杀人,那你是无情还是有情?我说:不杀坏人,难道留着他去害好人么?他笑,说:这便是有情道!”

        楚阳沉浸在这里,听到这句话,突然只觉得心中跳了跳。

        “他走了之后很久,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三年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世间,本来是没有什么有情道无情道,只看你为何而修炼,为何而杀人,杀人之后,心中是安然,是快乐,还是暴戾?!?br />
        “所谓的无情道,乃是为杀人而杀人,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如此,天长日久,自然磨练的一颗心冷酷如冰,凡事,皆从生死安全去考虑,一切以实力至上,强者为尊!久而久之,便成了自大自狂的性格,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也就消失了本性与本心?!?br />
        “而有情道也会杀人,也会劫掠,但出发点不一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之无愧!这样,同样是以自我为中心,但冇这个自我,却是包括了很多?!?br />
        “于是从这里,才开始区分有情道无情道。区分开了之后,便有了差异?!?br />
        “无情道的自大自狂嗜杀,便是心魔,但这有莫大的好处,就是斩断一切牵挂,只顾自身走向巅峰。所以,无情道修炼比较快!但却有其极限,虽然以我现在的修为,还不知道这个极限在什么地方,但却感觉得到,如此绝情寡义,绝对不会未来发展无止境!因为那不符合天道……”

        “而有情道自古无人能到巅峰,便是因为……有情道需要情到深处,有一份永远的心灵寄托。有些人半道迷失了,或者,崩溃了,或者,被岁月消磨掉了真情,遗忘了曾经,便终身止步?!?br />
        老人傲然一笑:“有情道之所以他们修练不成,便是因为,他们爱得不够深!用情不够深!所以,一旦伴侣逝去,时间短暂,还能追忆,时间长了,却是遗忘了……”

        “岁月与遗忘,才是人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而你既然修炼有情道,却遗忘了自己的情……又怎么能够到巅峰?”

        楚阳悚然醒悟:有情道,却忘记了自己的曾经……

        “我妻离去之后,我始终以为,她还在陪伴我。她的茶杯,她的茶叶,她的气息,她的目光……均是一如既往?!?br />
        “所以我住在这里,你或者觉得酸楚,觉得我活得痛苦,可是我自己……却是自得其乐。因为,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们……”

        “我心态平和,不注重练功,但却修为自然而然的突飞猛进?!?br />
        老人有些疲倦的叹息说道:“这便是我的有情道,我的有情道,乃是因为深爱!”

        “但你修炼有情道,却是你自己的有情道?!?br />
        …………

        楚阳离开了茅屋已经很久,但他却是在这院子外面,这片荒凉的树林中,独自徘徊了好久。

        老人说的话,是他的有情道。而且说得很含糊,导致楚阳在那片幻境之中,也是雾里看花,根本看不清楚,想不明白。

        似乎感悟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朦朦胧胧,分明看得见,却摸不到。

        “有情道……无情道……”楚阳簌簌的踩着脚下枯叶,苦苦沉思。

        天边暗了下去,夜色降临大地。

        明月东升,西沉……朝阳出,天地光明……如此反复……

        等到楚阳终于感到疲倦的时候,他竟然已经在这片林子里呆了三天。一跤跌倒,只觉得两条腿麻木疼痛,如同要从自己身上断掉一般。

        原来这三天三夜,他一直在沉思着,无意识的在这片树林里绕圈子,脚步一刻也没有停过。这三天三夜,真不知道已经走了有几百几千里路……

        而他现在有修为不能用,等同于普通人一个,不痛,才是怪事。

        他虽然坐了下来,却还在思索,突道:“剑灵,你明白了么?”

        剑灵含笑:“这种境界,需要你自己去领悟!我若是说了,你的有情道就毁了?!?br />
        “我暂时还领悟不了?!背粢∫⊥罚骸拔蚁肓撕芏?,但都觉得,太麻烦了。不是我的有情道?!?br />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终于明白了老祖宗说的那句话,不到一定境界,是不能区分有情道无情道的。现在的我,或者还没有到那种境界……”

        剑灵不语。

        楚阳笑了笑,道:“这东西不能强求,或许时间到了,便是水到渠成。我现在,还是依我自己的本心走下去。本心本情,才是本我。我不能为了任何人任何理由,改变我自己的真性情!就是这般吧,以后,我会领悟的?!?br />
        “不过也要记住老祖宗的话,今后不能在压抑自己,哈哈,亦笑亦哭真豪杰,有情有泪大丈夫!我楚阳,怎么能被自己锁住自己?”

        说着,他便完全放了下来一般,身子完全放松的往后一倒,倒在枯叶上,呻冇吟了一声,道:“真痛。累死我了……”

        剑灵苦笑,你还蒙在鼓里……居然还说自己什么也没领悟,你经历了楚笑心的一生之后,见证了他的有情道之后,居然还能保持自己的本心真我,这本就是你的有情道的开始!你已经一只脚踏了进去,却说自己啥也不会……

        还有,再将‘今后不能在压抑自己,哈哈,亦笑亦哭真豪杰,有情有泪大丈夫!我楚阳,怎么能被自己锁住自己?’冇这句话加上,你若是能够真正做到的话,就已经放开了对自己本我的束缚……得到了你的有情道的神髓,居然还想以后再领悟?

        真不知道以后你要领悟些什么。

        但剑灵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这样懵懵懂懂的修炼,对楚阳,其实乃是一桩莫大的好事!等他终于明白这层道理的时候,绝对会有脱胎换骨一般的新的突破。

        剑灵很期待,楚阳这个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的楚阎王,届时,会有什么样的感悟……

        或者,又会出人预料吧?

        …………

        那茅草房冇中,站在画像前的老祖宗突然微微一笑,然后就放下心来一般,做到了椅子上,新沏了一壶茶,依然是将五个茶杯全然注满,微笑着轻声道:“小茶,兄弟们,请。尝尝我的手艺,可有进步么?”

        墙上画像美目深注,脉脉而视,微风徐来,画像微微而动,画中人衣袂飘飞,似乎无限怜惜下面这个男人的孤独,正要举步而下……

        …………

        楚雄成和楚飞凌静静地站在树林外,看着树林中的楚阳。

        他们两人,已经在这里站了三天三夜。

        脸上已经全是风霜之色。

        从楚阳开始参悟,两人就在这里站着,一动没动。既不放心,又生恐打搅了他。

        更远处,一棵树下,杨若兰藏身树后,悄然而立,遥遥的、偷偷的看着自己儿子,眼中满是心痛。她不敢靠前,因为……慈母心,总容易消磨英雄志。

        若是儿子直到母亲就在身边,他的心就不会那么坚定,他就会感觉自己有了依赖。

        所以杨若兰只能在这里偷偷的看着。

        见楚阳终于站起身,走向他的父亲祖父,杨如兰咬了咬唇,急忙离开……不能让儿子知道自己来过……

        会影响他的武道之心……

        …………

        “回去吧?!背闪杩醋哦?,楚雄成看着孙子,都是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别的什么也没提。

        “好!”楚阳心中一热。

        当楚雄成在单独的时候接过楚阳交给他的小木剑的时候,楚雄成分明将嘴巴张成了河马那么大,半晌没有合拢。震惊的看着楚阳,半晌没有言语。

        “楚家生杀令,若有一日,从谁手中,交到你的手里,那个人就拥有楚家一切成员生杀予夺大权!这是祖令,记住,是任何人!”

        记忆中,老祖宗一脸冷峻的说道。

        楚雄成只觉得脑袋中一片混乱了起来。

        “启禀家主,执冇法堂有两位铁牌执冇法者求见,说要请大公子前去执冇法堂,询问一些事情?!闭馐焙?,有武士前来禀报。

        楚雄成眉头一皱。

        楚阳也是心中一凛:难道,那事儿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