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七章 有情道

    第三十七章 有情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人轻轻的说,留恋的看着,目光温和,在这一刻,竟然有几分意气飞扬的那种感觉。似乎在这一刻,那些久远的兄弟,又在这里聚会,在这里谈笑,一声一声‘大哥大嫂,的叫着,欢聚一堂。

        看着楚阳的眼神,也是如同看着另外一个人。

        楚阳知道,他现在看到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他那位二弟。

        楚阳静静地听着,突然心中升起一股酸楚之意。

        若是有一天,莫轻舞离开了,顾独行纪墨等人,也先后离去,世上孤零零的只剩下自己的时候,是否也会与这老人一样?

        岁月漫漫,独自度过。孤独寂寞,冷冷清清,陪伴自己的,只有漫长的时光,与心中铭刻的回忆?

        若如此,情何以堪?

        “你这位祖奶奶当年身si之前十年时间,亲自泡在茶园,亲手为我采摘制作了三千斤茶叶!她知道,别人摘的茶,焙的茶,我喝不惯。所以,她亲手为我制作?!?br />
        老人呵呵一笑,道:“她一生之中最后一个要求就如…若是我要si,也要喝完了这些茶再si,一天只准喝一钱,若是我喝不完就si了,她在地下也绝不理我?!?br />
        老人指了指楚阳手中的茶杯:“今日我已经喝了一壶,你来,我又沏了一壶,已经超量了。所以明天,就不喝了,喝得多了,不行,她会生气?!?br />
        含笑,手指头往身后墙壁上指了指:“她在看着呢。

        楚阳喉头滚动了一下,静静的看着眼前茶水,突然感觉,这茶水,就是爱情,竟然不忍喝。

        他不知道这位老祖宗将自己叫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

        他现在,只想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为这份生si不变,历千年而常新的爱情,兄弟情,做一份见证,受一份熏陶。

        两人都在沉默着,时间就这么悄悄流逝。

        “你怎么不喝?”老人良久才问道。

        “茶”川,如情,不忍喝?!背籼鹜?,轻声道。

        “茶,如情,才要喝!”老人严肃的看着他:“此时不喝,不是不忍,乃是残忍!乃是亵渎!”

        “是!”楚阳浑身一颤,悚然醒悟!

        “茶如人生?!崩先司簿驳溃骸案煤鹊氖焙?,就要喝!莫等茶水冷了,再喝,就没有那种滋味了。那时……就只有后悔?!?br />
        他深深地看进楚阳眼中,问道:“你可明白了?”

        楚阳凝神沉思,良久,眼中露出一丝明悟,道:“我明白了!”他顿时醒悟,老人借着这一杯茶,向他传授人生至理,天道感悟,与武道境界!

        而,要融进这种境界,却需要进入这个故事,感同身受。然后在最后时刻,用这种突如其来绝对意想不到的方式,当头棒喝!

        让自己立地成佛一般进行一次顿悟!

        楚阳不由心中升起敬重与钦佩之意,老人并没有用多么高深的修为,一切就如小桥流水,水到渠成,于不冇经意之间,将自己引入顿悟。不费吹灰之力!

        这种境界与手法,神乎其神。

        见楚阳明白,老人眼中露出欣慰之意。

        楚阳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水尚温,入口极好。楚阳只感觉一缕清流带着芳香从喉中流进咽喉,进入自己胃里,所过之处,竟然是一片熨帖。

        不由由衷的赞道:“好茶!祖奶奶果然不愧是茶中圣手!”

        老人顿时高兴起来,竟然有些骄傲,道:“你祖奶奶正是号称茶圣!”声音里,踌躇满志,别人夸妻子的茶一句,似乎就已经是他终生最高成就!自豪至极!

        “名副其实!”楚阳发自冇由衷道:“若是老祖宗舍得,小子倒想……

        “提也休提!”老人不满的道:“你想的倒美?!彼淙蛔龀霾宦?,但一股满意的骄傲却是再也掩饰不住。

        “可惜!”楚阳顿足长叹。

        老人呵呵一笑,道:“今日要你前来,一来,你年轻,二来,你修为还算尚可,第三,你乃是有福之人,第四,便是看你顺眼。第五,便是成全于你一次!”

        楚阳道:“哦?”

        “你年纪轻轻,已经是皇座一品修为。若是困扰你的神魂之力被你收复,你的修为,还能突飞猛进!”

        老人眯着眼睛道:“这种神魂之力的传承,数十万年也未必有一个,纵然有,也会被庞大神魂冲散了灵智,变成了傻子……这种远古神魂能够流传至今,岂是等闲?但你却承受住了!”

        “一旦消化完毕,你的神魂,便是宇内第一人!这不是有大福缘是什么?”老人道。

        楚阳心中苦笑:您若是知道我为了这个受了多少苦……您就不觉得这是福缘了……

        “你年纪轻轻,不满十九岁,皇座一品。当然,若是只是十九岁的皇座一品,倒不算什么,你那位兄弟楚腾虎,现在已经是皇座三品,他比你还小?!?br />
        老人道:“不过,他乃是养在温室,未见风雨,虽有心机,却只对自己人使,性格略见寡毒,不是英雄!而你,则是在下三天成就皇座,赤手空拳,单枪匹马,无依无靠!这便表明了你的聪明智慧与心境沉稳!这一点,楚家其他几个小、辈,一辈子拍马也赶不上!”

        他口气中露出不屑之意。

        楚阳微笑,沉默。

        这档口,自己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但老人却不放过他,眯着眼睛看着他,轻声问道:“楚阎王,楚御座,楚阁主,我说的,可是?”

        楚阳几乎跳了起来!

        老人一句话点出来自己三个身冇份,楚阎王是自己的混号,楚御座乃是自己在下三天的官职楚阁主便是自己在下三天和中三天的天兵阁阁主!

        这些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除了楚飞凌夫妇知道一半,楚飞烟知道一半之外,其他人连楚雄成都不知道。

        而楚飞凌与楚飞烟,乃是绝不可能当面对质的!

        老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和楚飞烟说的话我都听到了。须知在这家里,我想听什么,就听什么。没有任何阻碍而,你刚刚回来却是我最感兴趣的一个人?!?br />
        楚阳瞠然。

        老人接着道:“你和你父亲说的话,我也听到了一些?!?br />
        楚阳愕然。

        老人呵呵一笑:“中三天极北荒原我曾经见过你。也与宁老前辈见过一面?!彼⑿Γ骸八档秸饫锬阋灿Ω妹靼琢?,当年我杀了凌家的人,抢了凌家的东西护住我的人,便是宁天涯,宁老前辈?!?br />
        楚阳恍然。

        原来如此,在极北荒原的时候,高手无数,有太多自己都没有遇见,原来自己这位老祖宗,当时也在那里。

        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道:“幸亏您老只是叫我楚阎王,楚御座,楚阁主,而没有叫我楚剑主。要不然,我可就真的震惊到了晕厥过去……”

        老人静静地看着他:“你不必担心我会为你泄漏什么,你想要低调,你想要隐忍,你想要hòu积薄发,那是你的事。但老夫自从知道价的事,就知道,楚家的未来,在你身上!”

        楚阳汗颜道:“老祖宗言重了?!?br />
        “不言重!”老人神情冷凛的一笑:“所以,楚家的人,你该杀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要手软!”

        楚阳一惊,霍然抬头,却迎面对上老人看透世情的双眸。

        “记??!”老人沉沉道:“家族冇是后盾,但……更多的时候,家族是掣肘!你若不能将家族打造成铁板一块,那么,凡事就不要依靠家族!什么秘密,也不要告诉家族!那将是你功败垂成的开始!你,明白吗?!”

        这几句话,老人虽然是说的自己家放,但却是说的寒凛冷酷,杀气凛然!

        “我明白!可光……”楚阳脸上有些挣扎。

        “没有任何可是!”老人截断他:“有些人,纯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杀之何惜?”他冷冷的道:“或者你担心,你杀了他们之后,你父亲母亲会伤心,爷爷奶奶会伤心……但我告诉你,你若不想让他们伤心,那你就要赔上楚家的前途与你自己的性命,甚至,全家的性命!”

        楚阳一凛:“我明白了!”

        “等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会交给你一件东西。然后你交给楚雄成,他就会明白我的意思?!崩先宋⑽€匮?。

        “是?!背舻?,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敢问老祖宗,您自从祖奶奶……距今已经有多少年?”

        “七百零三年?!崩先饲崆岬?。

        “敢问老祖宗七百零三年之前,是什么修为?”楚阳问道。

        “老夫年轻时,曾经有奇遇,吃过一支成型金参?!崩先宋⑿Γ骸捌甙倭闳曛?,已经是圣级四品巅峰!”

        楚阳骇然:“那您……

        老人笑道:“你想问我现在的品级?呵呵……我现在是圣级五品,巅峰?!?br />
        楚阳默然。

        他想问的不是这个,而是:您为何这么多年只突破了一品?如今话说到这里,也不再隐瞒,就问了出来。

        老人脸上一片怅然:“我若要突破,早已经突破到至尊!至尊三品上不去,但至尊二品,却是稳稳地。不过我si命压制修为,不使突破。就连突破这一级,也是我为了延续寿命,好完成喝完三千斤茶叶的任务,不得已而为之。若是再突破……恐怕……我以后就没有茶喝了……可是如今,我压制了四百五十年的瓶颈,居然又要突破……真是令人苦恼?!?br />
        楚阳骇然,恻然。

        终于醒悟过来:“您老人家修炼的,莫非是有情道?!”

        老人凝目看着他,终于一笑:“你以为,我今日叫你来,是为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