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六章 天星木

    第三十六章 天星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来了?!崩献孀诖A⒃诨袂?,似乎是叹息的那样说了一句。

        “我来了?!背糁勒饩浠安槐鼗卮?,但这一刻却是在被房中的压抑气氛压的有些难受,便出声打破这种僵硬。

        因为,老祖宗说话,连声音都与这种气氛融成一体,无分彼此。楚阳若不出声,便会沉寂在这里。

        而且楚阳敢打赌,自己只要不出声,这位老祖宗就能再度的沉默下去。

        “嗯……”老祖宗嗯了一声,便又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无头无脑的问道:“你可知道,这画中人,是谁?”

        画中人是谁?

        楚阳心中疑惑,心道难道不是楚家祖奶奶?这又何必要猜?但……老祖宗问出这句话,又有何用意?

        想了一会,楚阳斟酌道:“画中人……便是心中人?!?br />
        “画中人……便是心中人……”老祖宗似乎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突然回头,深深地看了楚阳一眼,怅然道:“画中人,便是心中人……这句话,大有道理啊?!?br />
        楚阳淡然道:“是的,画中人,是心中人,也是忘不了的人,萦绕于心的人,纵然千年万年,纵然当年红颜已经成为老妪,但在心中念念不忘,梦里时常相会的,却依然是当初的豆蔻年华,青葱少女,也依然如当年一般宜喜宜嗔,风情万种……”

        “纵然岁月流逝,纵然白骨成灰,但记忆的鲜活,却将千年万年浓缩,成为心中一幅画。绝不褪色?!?br />
        楚阳低低的叹息一声:“我不知画中人是谁??晌抑勒夥?,是心?!?br />
        从楚阳开始说话,老祖宗就缓缓的转过身,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中神光变幻,到后来。似乎有些湿润,那干涸了数百年的眼眶里,竟然似乎重新有泪?

        数百年的心事,数百年的思念心酸,竟然被楚阳一席话。尽数挑起。

        他认真地听着,仰起了头。将那即将流出来的眼泪,狠狠地憋了回去。

        眼角腾起一团轻雾。

        房中重新寂静了下来。

        良久,老祖宗轻轻道:“看来你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不少?!?br />
        楚阳一席话挑起了他的心事;但他这一句话。却要将楚阳两世的酸甜苦辣都勾了起来。楚阳深深地叹息一声。道:“孤苦伶仃,孤影飘零,四海如归,不见家门。无根浮萍的日子,一言难尽?!?br />
        老祖宗轻轻点头:“也曾经历过不少生死?”

        “是?!背籼拱壮腥?。

        “更曾经有了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红颜?”老祖宗又一问。

        “是?!?br />
        老祖宗不说话了,良久才轻轻叹息:“难怪?!?br />
        然后他转过身。不再站在画像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面对楚阳,细细的打量。终于道:“你,很不错?!?br />
        楚阳挺立着,没有吭声。

        “你的伤,出在神魂。但你却不是神魂受损,而是神魂满溢,祸及经脉?!崩献孀诳醋潘?,轻轻的道:“这不是伤,而是福。只要能够消化,所有不利,都会即刻消失,而你,将从此拥有强大地神魂力!”

        “看来,你是得到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传承奇遇,并不是受伤?!崩献孀诖瓜铝搜燮?,道:“是也不是?”

        “是!”楚阳惊异,想不到这位老祖宗眼睛如此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症结。

        “这次惊我出关,是为你治疗伤势,不过,虽然现在的你不用治疗,老夫却也并不失望!”老祖宗眼中闪烁着满意:“能看到楚家竟然出了一个这样的人才,这次中断闭关,也算是颇有收获,大为安慰?!?br />
        楚阳微微一笑:“老祖宗太抬举我了?!?br />
        “你还不值得我刻意抬举?!崩献孀诤吡艘簧?,道:“楚家后人,五百六十年了,自楚苍寰之后,终于又有一位人杰出现!”

        楚苍寰?

        楚阳记起来,自己在祭祖的时候,曾经在牌位上见过这个名字。乃是楚家第九代先祖。

        “只希望你不要同楚苍寰那样性情傲慢,刚烈,懂得圆融一点,才是最大好事?!崩献孀卩疤疽簧?。

        “还请老祖宗指点?!背艄淼?。

        “坐吧?!崩献孀谖⑽⒁恍?。

        “是?!背羲闹芤豢?,不由肚子里纳闷了一声:往哪坐?

        楚阳一皱眉,突然洒脱的一笑,

        老祖宗眼中露出笑意。

        他从桌上拿起茶壶,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木头盒子,楚阳瞄了一眼,就吃了一惊:这木头盒子上星光点点,似乎整个宇宙都在其中闪耀!

        这竟然是天星木的!

        传说中一点粉末,也能比紫晶贵重千万倍的天星木!

        天星木,乃是九重天大陆公认的第一宝!

        千年一寸,万年不成!便是说的天星木。一千年才长一寸,一万年尚不成材。若要取用,须有数十万年以上的天星木,才可以。

        而天星木除了万年不腐之外,最大的特性,可说是神奇!因为,用天星木做的容器,可以做空间容器之用??梢匀菽赏蛭?。而且,年岁越久的天星木,所能容纳的东西越多。

        就连天星木的粉末,若是落在至尊手中,利用至尊气吞河岳之法炼就,便可以做成各种形状的容器。所以天星木之珍贵,可想而知。

        这么多年下来,九重天大陆的天星木早已经绝迹。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木盒子,而且居然只是当成了一个茶叶盒子。

        这个盒子足有半个脑袋大小,其珍贵的程度,真是九重天罕见!

        似乎察觉了楚阳的惊讶,老祖宗淡然一笑:“见识不错。不过,你也别以为我有多富有。实际上目前我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这一个盒子?!?br />
        楚阳哈哈一笑。

        木盒一掀开,里面冲出一股扑鼻的茶香。

        老人从里面极为珍惜的捏出来一小捏,放在了茶壶之中,随即两手一挥,外面呜的一声起来一阵狂风。但细细看去,却是连草叶都没动弹。

        老人手一招,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从房门中滚龙一般的飞进来。在室内凝聚,然后化作一团清亮的水,细细的。无声无息的注入茶壶。

        随即,老人手中的茶壶之中就冒起了淡淡的热气,慢慢的沸腾,而那沁人心脾的茶香,也就越来越浓郁了。

        老人的面孔很沉静。专心的做着这一切。

        但楚阳从腾起的水雾对面看着他那张脸。竟然在这一刻感觉有些虚幻,似乎,有些遥远的伤感。

        他这才注意到,虽然这里没有板凳,也只有一个茶壶,但。茶杯却有五个。

        “这是七百年前的茶叶?!崩先舜棺叛燮?,看着在壶中翻腾绽开。从一片枯干的叶子,变成嫩绿色的茶叶。眼中是溺爱,道:“我为了保存这些茶叶,才搞来这一个天星木盒。为了这一个木盒……我……杀了凌家十七人,也使楚家偏安一隅,不得寸进?!?br />
        楚阳暗暗咂舌。

        为了一个木盒……杀了九大主宰世家之一的凌家十七人,居然还好好的活着……

        这位老祖宗,看来当年也是一位无法无天的人。

        “别以为我很厉害,只是那时候,正是九大主宰家族与执法者签订协议,所有至尊和圣级七品之上的高手都赶去了执法殿。而在那时候,我才有机可趁?!?br />
        老人呵呵一笑。

        楚阳撇撇嘴,心道,敢去凌家偷这东西,而且凌家居然没有报复你,一直让你活到现在,居然也没有将东西拿回去,就证明了很多很多……你谦虚又有什么用?

        “这些茶叶……是你这位祖奶奶当年留下的。我之所以去偷这个盒子,也是为了盛放这些茶叶。本想若是不成,就死在那里,没想到却是成了……”老人轻描淡写,对过程语焉不详。

        楚阳叹了口气。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爱妻身死,生无所恋。所以便想去偷这东西将爱妻留下的东西永久保存。若是不成,则追随而去……这是何等深情!

        老人眼中一片回忆的、纵容的笑:“……那时候,她家一片茶园……我初见她,就在茶园中,她在采茶,白衣金环,衣袂飘飘……”

        茶香袅袅中,老人脸上有沉迷:“当时我问,茶香,还是你香?她说……”

        说到这里,突然醒了过来,呵呵一笑:“老啦,人老了真是讨厌的紧?!?br />
        “我听着很受触动?!背艉呛且恍Γ骸澳敲?,您为了保存这些茶叶,导致楚家如今局面,可后悔么?”

        老人摇头,叹笑:“心之所安,有什么值得后悔?”

        楚阳哈哈大笑。

        老人提起茶壶,将壶中之水注入茶杯之中。茶水碧绿,香气四溢。他似乎是忘了,似乎是心不在焉,竟然将五个茶杯全部注满。

        然后自己取了一杯,犹豫了好久,才从中挑了一个茶杯,递给了楚阳。

        “我曾经有三个兄弟,他们经常在这里喝茶。每一次,我夫人就坐在我身边,亲自沏茶给我们喝。你现在所用的茶杯,就是我二弟的……”

        老人有些不舍的看着茶杯:“那上面,有一个小缺口,是二弟用指甲抠了去……如今人,都已经没了,可是茶杯还在。茶杯在,就如同爱妻与他们还都在……”

        老人目光留恋的看着其他三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淡淡的道:“看到茶杯,我总感觉他们还活着,还在这里坐着,笑着,说着,所以我每次沏茶,总要给他们也满上,要不然,总说我小气?!?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