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一章 欺人太甚

    第三十一章 欺人太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阴阴的一笑,萧家的人,昨夜我也打伤了不少呢……哼哼,只是,现在实力不强,羽翼未丰,要不要为萧家留点面子呢?

        剑灵在九劫空间里也是沉思,道:“现在你的实力,在楚家都没有立住脚,若是贸然与萧家冲突,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若是对方过分,也可稍让一步?!?br />
        剑灵这句话乃是纯粹好意,而且也是现在最为适当的处理办法。

        但这一句话,却让楚阳心中顿时大为憋屈!

        深沉的点点头,道:“好吧,表面上自然是要给他们留点面子的?!?br />
        剑灵心里打了个突:表面上?

        难道内地里你还要怎么着不成?你已经把人家打伤了二十来个人了,居然还觉得憋屈?就没见过这种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一点亏的货色……

        楚阳意念中微微一笑:“剑灵,你现在终于真正明白我了?!?br />
        剑灵瞠然:“什么?”

        楚阳悠然道:“本公子最大的好处就是这脾气,乃是……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

        剑灵无语,直接败退。

        外面,楚飞烟见对方已经了解,哈哈一笑,打蛇随棍上,道:“其实收的不多,这种无人知道的伤势,我侄儿也只收每人十块紫晶而已?!?br />
        青衣人面皮一阵抽搐,不由的看了看身后的马车。

        里面可是有不少人呢……要是一人十块……两百二十块紫晶就这么飞走了?

        “这价格黑了些……”青衣人连连摇头。

        “萧兄这话可就差了?!背裳塘成话?,压低了声音:“这可是收买人心的好机会,再说,我侄儿刚回来,萧兄乃是长辈,就当是见面礼了……”

        这位‘萧兄’显然并不准备支见面礼,面有难色:“楚兄,委实是忒贵了……”

        楚飞烟压的声音低低的:“萧兄既然来了,我怎么也要给你个面子。这样,你先将紫晶放下,完事之后,我偷偷再给你一半……总要面子上下的来?!?br />
        楚飞烟知道,对方想要优惠,自己不能不给。而自己却得要面子,也不能弱了气势。也只能这样暗箱操作。

        毕竟,萧家乃是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之一,以楚家的实力,是万万惹不起的。而且侄儿刚进家门,若是就为家族得罪了萧家,恐怕今后在楚家再无出头之日。

        所以现在也只好表面占上风,暗地里吃点亏。

        实际上楚四爷心中算计:每个人五块紫晶,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毕竟自己一年之中从家族领到的紫晶,也只有十二块而已,每月一块……

        如今,就算是五块,也是一百一十快紫晶啊。一笔大财??!

        听到楚飞烟这句话,萧家这位管事脸上犹有不虞之色,终于还是点点头,道:“楚四爷如此给面子,小弟实在是感ji不已?!?br />
        楚飞烟哈哈大笑,道:“玉龙兄客气?!?br />
        原来这人叫萧玉龙。里面的楚阳一边狠狠冇的使劲折腾,折腾的床上大汉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唤,死去活来,活来又死去,一双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听着外面的说话。

        一半?

        那我忒亏了……

        楚大老板心中愤愤,忍不住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量,手下那大汉惨叫一声:“爷爷……”刚醒来又晕了过去……

        这边,萧玉龙萧管事也是目中寒光一闪,微笑着想道:他冇妈的,天底下就没见过这么黑的价格,居然还给老冇子打了折扣……先把人治好了,晚上再来洗劫了你这小医馆,谅你楚老四也只身一人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不过此事需要做的天衣无缝不着痕?!门伤雒婺??

        想着,微笑着来到鲍平安面前,和善的道:“鲍管事?!?br />
        鲍平安苦着脸:“萧兄……”

        “你这边还有几人呀?”萧玉龙拖着长腔。

        “还有……还有十九人。很快的……”鲍平安抹了把汗。

        “紫晶还够么?”萧玉龙自然知道,以鲍平安的地位,出门在外,怎么会带着这么多紫晶?

        “已经派人回家去取,马上就会回来……”鲍平安苦笑。

        “嗯……原来目前没有紫晶了?”萧玉龙皮笑肉不动的道:“既然如此,大家就干等你们不成?不如……我来加个塞?你说,这是不是有些欺负人?”

        嘴上说着温暖,表白着自己绝不欺负人,但这架势,却是实实在在的就是在欺负人!而且欺负了人之后,还得让人说:没,没,绝对不是欺负人。

        里面的楚阳佩服的五体投地。丫的,这货比我还不要脸。

        鲍平安求救的四处乱看,但众人谁会为了他鲍家一个管事去得罪如日中天的萧家?一个个都别过脸去。

        更有甚者,居然还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楚阳所料。

        “没,没,萧兄一向仁义为怀,哪里会欺负人?”鲍平安果然低声下气的道:“既如此,小弟就排在萧兄后面便是……”

        这句话一出来,鲍家正在等待治疗的十九人顿时呻冇吟的声音就大了起来。天爷啊,这,这种痛多受一眨眼都是要命的事,居然又被人加了塞……

        顿时感觉生无可恋。

        萧玉龙一派内疚的道:“这,这不好吧?”

        “萧兄说哪里话来?既然萧兄出面,就算萧兄不说,我们鲍家也愿意退让一步?!北桨泊笠辶萑坏乃档?,心中却在问候萧玉龙的老娘。

        草尼麻痹,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那……我就加塞了……真的加塞了?”萧玉龙探询的问道。

        鲍平安脸上终于抽搐起来,满脸发黑的别过头去。

        这下子,连楚飞烟也看不过去了。妈妈的,人家都退让了一步了,你居然还这么不依不饶……非把人逼死?

        忍不住咳嗽一声。

        里面,楚阳的声音适时的传了出来:“下一个?!?br />
        萧玉龙一挥手,萧家的人顿时就兴冲冲的过来,抬着人往里走。萧玉龙向跟在身后的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去了一辆马车里。

        然后就听见那辆马车里面传出啪啪的声音……

        接着就提着一个包裹走了出来。

        萧玉龙从他手里接过布包裹,放在了楚飞烟的面前盆里,微笑道:“楚四爷,这是二百二十块紫晶,请点数?!?br />
        哗啦一声,将袋子里的紫晶倒了出来。

        四周大哗。

        楚飞烟险些气的闭过气去。

        这里面,是二百二十块没错,只不过,却比平常的紫晶小了整整一半。原来那家伙在马车里咔嚓咔嚓响,居然是将紫晶都砍成了两半……

        这纯粹就是羞辱!

        而且,是仗势欺人!

        萧玉龙用这种方法表示了对楚飞烟收他巨额紫晶的不满!同时也表明了:萧家,在这整个地区,乃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敢不服,下场,就如同这断开的紫晶!

        就算贵重,我也是想断,就断!

        刚刚遭受了羞辱的鲍平安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四周一片寂静,纷纷要看楚飞烟如何处理此事。

        楚飞烟连一双手都抖了起来,面色紫涨。正要发作,却见门帘一掀,楚阳脚步虚浮,几乎摔倒的走了过来:“四……叔……”

        “怎么了?”楚飞烟一惊,站起身来。

        “累……四叔帮我恢复一下冇身体……这么多人都在等着,小侄……心急如焚……”楚阳虚弱的道。

        楚飞烟急忙冇凑了过去,运功帮侄儿恢复身体。楚阳顺势就软绵绵的倒在了他怀里,楚飞烟大冇腿上一痛,却是被楚阳狠狠掐了一把。

        顿时醒悟过来:此时此地,万万不能与萧家起冲突。

        慢慢的顺下气来。

        楚阳依靠在楚飞烟怀中,一脸虚汗不住的滴落,脸色苍白,嘴唇都有些发青,有气无力的看着萧玉龙,道:“萧管事……请勿急躁,委实是晚辈……身体太弱……咳咳咳……咳咳咳……没有底子……勿怪,勿怪,马上就好了?!?br />
        萧玉龙眼睛一眨,眼中路出阴笑,道:“楚少兄,我也助你一臂之力。我们萧家,可是天下玄功的正统哦……”

        说着伸出手,握住了楚阳另一只手。

        九劫空间中,剑灵撇撇嘴:你们萧家是正统?妈的,给正统的提鞋,都要嫌你们手粗了……

        楚阳大喜:“多谢萧管事?!?br />
        萧玉龙握住楚阳的手,顿时疑虑全消:眼前这小子不是没修为,而是被人废了!输送给他修为,直接就是掉进了无底洞里!只能恢复他的体能,而不能做别的。

        突然间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所有医者都无法治疗,在这等要命的时刻,却突然钻出来一个少年能治,而且收取费用如此昂贵……

        萧玉龙岂能不怀疑?

        这个家伙与那闹事的矮胖子就算不是师徒,也脱不了干系!

        不仅是他,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这样的怀疑,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只等真正治好了,就立即调查这件事。

        但萧玉龙此刻却已经断定,这小子恐怕就算有关系,也不是很大:废人一个,能做什么事?

        他又想深了一层:就算那人要这么做,也会做得十分隐秘,怎么会这样的大张旗鼓?

        如此,心中疑虑慢慢的就消了些。

        如今,抓住对方的手,却抽不回来了,说要替对方恢复,怎么能收回?那不是打自己脸么?萧玉龙只好皱着眉,不情不愿的输送修为过去……

        楚阳精神一震,高兴地道:“四叔,您松手吧,萧管事的元功果然是正统,一输送进来,比您的可舒服的多了,您同时输送,两股玄功还有冲突,我好难受……

        萧玉龙的脸,顿时就黑了。

        这他娘岂不是将老冇子当成了长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