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八章 财神爷上门了

    第二十八章 财神爷上门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矮胖子一声厉喝,随即就冲了上去。

        秦宝善长剑如秋水,猛然幻化成一座剑山,当头罩下!

        他竟然完全没有作势,出手就是声势浩大的绝杀!

        只听当当几声响,矮胖子长笑如雷,竟然在一片剑光之中疯狂突进,长剑劈下来,他就用手往上一挡!肉掌与剑锋相交,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连续数百下撞击,秦宝善已经退出十几步。

        矮胖子一声笑,说道:“不跟你玩了,快去准备紫晶吧!”一掌当胸而进。秦宝山竭力闪避,长剑疯狂如雨如瀑。

        但对方的一只手掌却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了进来,当胸一掌,结结实实!

        “砰!”

        秦宝善口中猛地喷出鲜血,身子往后急退。

        对方如影随形的跟着冲上,秦宝善只觉得对方的两根手指在自己咽喉上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亡魂皆冒时,对方已经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肩窝里,哈哈笑道:“留点念想!”

        秦宝善踉跄出去,身子打着旋转,狠狠扑倒在地,又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下,才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一边的肩膀已经失去了知觉。

        “阁下果然好功夫!”秦宝善一手抚肩,咬牙说道。

        “你不服?”矮胖子斜着眼看着他。

        “哼!”秦宝善一声冷哼,道:“去取三百块紫晶来!”

        那圆脸中年人知道事不可为,而且秦宝善已经付出了代价,此刻若是不识时务,那可就真的是尸横遍野。

        应了一声,奔了进去。

        不多时,立即出来,捧着一个白晶盒子,脸色扭曲,万分的舍不得!

        矮胖子哈哈大笑,伸手一招,那白晶盒子咻的一声竟然自动飞到他手里,笑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拔身而起,在夜空里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其方向,乃是去了北方!

        北方数百里,便是一片山林。越过这片山林,便不是平沙岭的底盘,成了沉沙谷。

        众位执冇法者灰头土脸,呆若木鸡。

        秦宝善一声闷哼。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大哥,你没事吧?”

        秦宝善冷哼一声,道:“事……没什么大事。他在我胸前那一掌,分明也是留了情,吐了一口血,就没事了。不过,他最后那一指,却封住了我的左肩左臂左手?!?br />
        “???”众人齐声惊呼。

        “这人乃是个圣级高手!”秦宝善抬起右手中的剑,剑身平展。

        众人一看,均是大吃一惊!

        剑刃上,竟然布满了一个个的缺口!一眼看上去,竟然非常均匀,给人一种错觉:这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张锯!

        而且是双面锯!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剑,又是在君级六品实力的秦宝善手中全力施为,对方只是用一双肉掌,竟然就将这把剑崩了数百缺口!

        十三人同时嘶嘶的抽冷气。

        “若是我们一拥而上围攻……此刻地下躺着的冇,就是我们十四个人了!”秦宝善目光冷漠,环绕一圈。

        众人浑身一颤:“全亏了大哥!大哥,您受苦了?!?br />
        “立即将此事通报分部?!鼻乇ι频愕阃罚骸岸?,此人分明是不想与我们完全闹翻……所以才处处留情,但不管他留情还是不留情,执冇法者的尊严,他毕竟已经冒犯过了!”

        “大哥你是说……此人其实是……”众人问道。

        “是的,此人是非常顾忌执冇法者的,但既然这么顾忌,却依然来抢夺紫晶,那就是说,他是真的需要!”秦宝善道:“矮胖子,圣级修为,缺少紫晶……这样的三条线索在手,这个人的身冇份,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br />
        “赶紧通报!”

        秦宝善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就自己抚着肩膀往里走去。因为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竟然是越来越疼,越来越是难以忍受起来……

        …………

        矮胖子如同流星消失。

        然后楚御座就回到了自己的紫晶回春堂。

        楚四爷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一见楚阳回来,就恼怒的道:“你干什么去了?怎地这么晚?”

        楚阳嘿嘿一笑:“四叔稍安勿躁。小侄只是看着外面热闹得很,出去溜达了溜达?!?br />
        楚飞烟险些被他气出病来:出去溜达了溜达?这种时候,你出去溜达个屁?

        突然想起一事:“你功力恢复了?”

        “没?!背袅成豢?。这几天里,他总算是能够动用一些元气,但距离恢复,却还差得很远。

        更何况,就算他恢复了,恐怕也是不会承认的。

        “没恢复你溜达个屁!”楚飞烟吓出来一身冷汗,暴跳如雷:“你可知道你这一句话把老冇子的三魂七魄吓走了一多半!”

        “四叔,我们可是有言在先,在这里,我说了算,你是我的助手,凡事,由我来做主!”楚阳慢条斯理的道:“换句话说,你就是我这医馆的一个伙计……你见过伙计这么跟老板说话的么?”

        “我让你伙计!”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楚飞烟顿时恼羞成怒。飞身扑上来,就是一顿狂揍。

        你身边有别人我当然顾忌几分,现在就咱俩在这里,你居然还威胁老冇子?不趁此时出气更待何时?

        楚阳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现在什么修为都没有,爹娘还不在身边,这顿哑巴亏是吃的结结实实。

        楚阳痛叫连连。

        不过楚飞烟也始终没问出来,楚阳这次出去是干什么去了。

        过了一会,楚飞烟心满意足的停住手,看看楚大老板的屁股已经变成了四个那么大,不禁浑身舒爽。心道,妈的,以后光我们俩人的时候,这小子还不是我爱怎么虐就怎么虐?

        这主意实在是太好了……

        楚大老板愤愤的爬起身,黑着脸走到自己房间里睡觉去了,半夜里,只有楚四爷夜枭一般的畅快笑声在回荡……

        第二日。

        整个平沙岭完全的乱了套。

        无数的铁骑呼啦啦过来,呼拉拉过去,这一刻是楚家的,下一刻是鲍家的,再下刻是廖家的。三大家族来回的跑,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线索。

        过了不多时,萧家的人也赶到了,几乎将整个平沙岭翻了过来。

        执冇法者的堂口中,也再一次的发出了一个崭新的血酬悬赏令:悬赏一个矮胖子。悬赏令在血酬连个字之下高高悬挂。

        楚大老板根本没生意,也跑去看热闹。只见那悬赏令画的真是不错,惟妙惟肖,看来昨夜那十四个人之中,居然还有丹青高手?

        楚御座心中寻思,要是有机会,倒要请这家伙画几幅春宫图看看如何……这可不是玩,而是自己这个紫晶回春堂必需之物……

        卖春冇药的么,春宫图也是工具啊……

        …………

        从清晨开始,五津镇所有医馆,刹那间人满为患!而且前来的全是一些横行霸道的人物。将一干闲杂人等直接清场,给大爷们看病。

        这些受伤者都在昨夜第一时间里抬回了家族,但家族显然对这种伤势无能为力,这才又抬了出来,去寻医。

        各大家族都没有敢直接将大夫请回去的:大家都有人受伤,凭啥你请回去了?你是何居心?——那样会惹大冇麻烦的。

        唯独楚大老板的都紫晶回春堂依然是冷冷清清,连一个病人也没有来。

        楚四爷愤愤不平:“他冇冇妈的,这么多病人,这么多受伤的,居然没有一个到咱们这里来的……真气人!”

        对昨夜的事,楚飞烟百思不得其解。他当然怀疑自己侄子,但楚阳却表现的十分清白:初来咋到,功力未复……再说,就算恢复了,楚阳的实力也做不到???

        所以楚四爷一头雾水,几乎憋出病来。

        楚大老板老神在在的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睛说道:“四叔……稍安勿躁,本老板掐指一算,就知道……他们迟早会来滴?!?br />
        楚飞烟懒得理他?;故敲扛粢换岫统鋈タ纯?,依然没有任何人前来。

        眼看着日已正中,楚大老板这里,依然是还没有开张,依然是‘处’大老板。不由得抓耳挠腮,焦急不已:“他娘的,咱们家也有受伤的啊,居然自己人都不来照顾自己人生意……”

        楚阳翻了个白眼,侧身躺过去,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心中喃喃骂道:你就是个棒槌……自己人来了咋收钱?

        那岂不就成了义务劳动?

        而且还是给楚飞龙下力气……本少爷那里有这等闲工夫……

        一直到下午,依然还没有人来。

        不过事情进展的很快:楚阳下的毒手,岂是这些平沙岭的大夫能解的?既然不能解,这些皇座王座门疼的几乎要活活的啃自己的肉的地步,哪里还能饶了这些‘庸医’?

        啥时间随从人员就将这些医馆砸得干干净净。

        唯有几家有后台的得以幸免,其他的,基本都破产大吉。

        眼看着天快黑了,楚大老板与伙计楚飞烟搬出来一张小桌子,摆着几个小菜一壶酒,爷儿俩你一口我一口,惬意无比。

        马蹄声骤起,一队人马拉着马车,一路从马车里传出悠扬的惨叫声,从这里经过??囱邮敲幌M魏?,要拉回家去了。

        楚飞烟眼睛很尖,道:“是鲍家的人,看样子也他娘倒霉了。领头的那个骑马的,就是鲍家大管事鲍平安,看他那样子,活像死了娘一般,真解气?!?br />
        楚四爷正在幸灾乐祸,却见那鲍平安一转头向这边看来。随即就策马前来,一拱手,皮笑肉不笑:“呀,这不是楚四爷么?”

        楚阳精神一震:财神爷上门了!

        …………

        第三更!求月票?。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