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四章 血酬!

    第二十四章 血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烟眉头紧皱:“这药……咱们家只有九绝藤这一种……就这一种,还是三哥在五年冇前拼命从十万大山里盗取出来的,为此险些丧命……其他的七种,一概木有?!?br />
        楚阳挑挑眉毛:“咱家没有,别人家也没有?”

        “别人家有没有,这个咱们就不知道了?!背闪柚迕嫉溃骸安还?,就算别家有……这种东西,那一样不是天价?而且是有价无市!平沙岭除了我们楚家之外,就还有另外两大世家,其他的小家族,基本可以不论。但这两家与我楚家向来是明争暗斗,又怎么肯将这么珍贵的药物出冇售给我们?”

        “是啊,现在九重天大冇陆冇战火四起,纷乱不休,眼看着一场天冇下大乱就将掀起。在这等时候,害人的毒药要比救命的神药还要抢手,阳阳,你初到上三天不了解情况,不要将一切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br />
        楚阳无辜的道;“我没有想得很简单啊。难道这平沙岭,就没有什么大型商行,拍卖会,或者是一些专门收取酬劳办事的那种组冇织?我们通冇过这些渠道,再加上自己收集,怎么说两年时间也足够用了……”

        楚飞烟苦笑:“两年时间足够用了?真不知你从何得出这个结论。莫说没有,就算有,我们楚家现在哪里拿得出这么多的紫晶去买?莫说现在二哥掌握家政有些小气,就算二哥不小气……楚家也万万出不起这笔财富!”

        杨若兰点头:“这些东西,可不是用白晶蓝晶就能买的?!?br />
        楚飞凌却在考虑另一问题,道:“这里,属于萧家地盘,大型商会和拍卖会,都是有萧家掌握。而且,你所说的取酬办事那种组冇织和个人,都是执冇法者组冇织在掌握。执冇法者组冇织在整个上三天,都有血酬的点。只要有足够的紫晶,可以去发布任务,然后整个九重天的血酬,都会看到,感兴趣的,就会领冇取任务。以换取报酬?!?br />
        “血酬?”楚阳感兴趣的问道:“什么是血酬?”、

        “血酬的前身,乃是执冇法者设定的一种惩罚办法。就是对于一些在九重天无冇恶不作的恶冇徒,拉出悬赏令,限期格杀,让整个大冇陆的高手追捕,然后对于其中成功者赋予酬劳。由于这份酬劳每一份都是血冇淋淋的人命才能换到,所以叫做‘血酬’?!?br />
        “但久而久之,人们发现这样的形式不仅可以杀冇人,而且也可以做其他事情。比如说寻仇、寻药、杀冇人,保冇镖、护送……等等等等。于是,执冇法者就专门开出了血酬组冇织,专门负责这一块?!?br />
        “而大冇陆上的武士,有很多人不甘于寄人篱下,但自己开创基业却又没那个实力,就成了血酬的一员??苛靸尤”ǔ?,来进行自己的生活。久而久之,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br />
        “血酬的人,基本都是自冇由身,不冇受任何管辖,想冇做就做,不想冇做就不做。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很勤劳的?!背裳绦思妇?。

        “这不废话么?”楚飞凌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小弟:“他们不做,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修冇炼?要知道血酬的任务可是以墨晶才起步,大部分任务都是紫晶的。而一块紫晶,就足以支撑一个皇级高手半个月的双倍修冇炼效果!不努力拼命,行么?”

        楚飞烟缩缩脖子:“我就知道,从小在你跟前说话,不管说啥都得被训?!?br />
        “还有这等好玩的组冇织!”楚御座两眼顿时灯泡一样的亮了起来。

        “好玩?”杨若兰在儿子头上啪的敲了一记:“这可是要命的事情,你居然说好玩?”

        楚飞烟在一边狂撇嘴,心道,大嫂您是不知道……所谓的人命,在这位御座眼中,不过也就是好玩……仅此而已!您儿子虽然年轻,但这一双细皮嫩冇肉的手上沾的鲜血……估计比咱们整个楚家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多一百倍……亏您还以为他跟个乖宝宝似的……

        “但不管从哪个渠道,都需要紫晶!而且是大量的紫晶!”楚飞凌沉重道。

        “说来说去,不就是紫晶的问题?”楚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短时间内赚点紫晶,对我来说还是很轻冇松的。更何况,有三叔协助?!?br />
        楚飞烟的脸顿时像一个晒干了的苦瓜一样的皱了起来。丫的,你就不能不强调这事儿,你强调一次,我的心脏就抖一抖……

        “很轻冇松?”楚飞凌感觉到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儿子的观点:“这紫晶……哪有如此轻冇松?现在出现一块紫晶,都能够引起数条人命争夺!你以为紫晶是大路货色?别以为你脖子上挂着一块紫晶玉髓就以为紫晶遍地都是了!”

        “我没以为紫晶是大路货。我只是说……以我现在的医术,开个医馆,应该是能够做到财源滚滚的?!背舫磷诺?。

        “你?”楚飞凌嗤之以鼻:“你以为医术好,就能横行天下?这开门做生意乃是讲究的八面玲珑!任何突发事冇件,都有可能让你裹足不前!倾家荡产!你以为医术好就行了?差得远呢!这其中的阴冇谋诡冇计魑魅魍魉心机算计……能是你可以想象的?”

        “大哥过于严重了。有我在那里帮阳阳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背裳炭嘈ψ湃敖?,心道:阴谋诡计?你儿子最不害怕的就是这个,这位小爷乃是玩弄阴谋诡计的祖宗……

        “再说,阳阳出去自己做事,也能避开与二哥的冲突……”楚飞烟意味深长,点到为止。

        楚飞凌与杨若兰恍然大悟,同时用一种有些内疚的眼神看着楚阳,杨若兰低沉道:“阳阳,好孩子,委屈你了?!?br />
        楚阳愕然。

        我哪里委屈了?我部署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跟他们展开斗争,眼看着马上就是白刃见血……怎么在老爸老妈这里就成了忍辱负重?

        这……这真是从何说起……

        哎,委屈就委屈吧。楚阳心道,随即沉痛道:“我也不是全为了这个……毕竟,紫晶这东西,多多益善……而且乐儿妹妹这里,还需要群策群力……所以,父亲大人只要帮我把医馆搞定,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你们大可不必操心?!?br />
        “如此……也好?!背闪璺蚱薅硕酝谎?,均觉得楚阳现在的情况呆在家族里面,最容易被老二和他那几个儿子算计……还不如出去暂避风头。

        老二和他的儿子们都不是易于之辈,自己的儿子憨hòu老实一派纯真,恐怕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若是楚飞烟知道这夫妻二人现在在想什么,绝对的会抽过去……

        事情搞定,楚阳一身轻松,终于问出一个自己憋在心里好久牵肠挂肚的问题:“娘,你们见到我的时候,我身边,还有别人么?”

        “没有?!毖钊衾嫉?。

        “哦?!背裘纪分辶酥?。

        “你不要打着再回去中三天的主意了?!背闪柰系牡溃骸熬胖靥焖猩舷峦ǖ?,已经全部封闭!就算至尊,也无法通行了!”

        “???”楚阳心中正打着这样的主意,闻言不由大吃一惊:“为什么?”

        杨若兰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那该死的九劫剑主出世,引动了天地异象,导致了上下九重天,通道全部封闭!”

        “呃?该死冇的九劫剑主?”楚阳目瞪口呆:“还有这等事?”

        “哎,儿子,你以后可要注意,尽量不要轻易招惹别人,这九劫剑主……可是个招惹不得的货色,九劫剑主的残忍与寡毒……那是相当的……”杨若兰爱怜的替儿子梳理着头发,淳淳教导。为儿子上了一堂‘残忍地九劫剑主’……这样的课。

        楚阳一头黑线,愤愤的道:“这九劫剑主真不是个东西!”

        杨若兰:“是啊是啊……”

        楚阳:“……”

        于是,四个人的谈话从家族从上三天从平沙岭从楚家从楚乐儿的病……一下子改变了话题,大家齐心协力,讲述着九劫剑主的可怕……九劫剑主的凶残……九劫剑主的成功……九劫剑主的传说……

        楚阳一脸的干笑,吓傻了一般的愣愣的听着,如同听天书。

        唉,看来这孩子真是没听说过,也是……在下三天中三天,哪里有人知道九劫剑主的可怕?三位长者心中叹息,于是为楚阳补课的心思更加强烈了……

        在一片谩骂九劫剑主的声音里,楚阳几乎是心情极度纠结、如坐针毡、度日如年的度过了这一夜……

        到后来,楚御座的口水都不知不觉的滴了老长在下巴上挂着,整个人都痴了……万恶的九劫剑主??!

        第二天一早,楚飞凌立即去安排医馆的事情。打得当然是家族的旗号:为家族谋福利。

        楚飞烟已经流窜出去实地考察去了,既然决定要干,那就是全力以赴。更何况,这还关系着自己大侄子的前途,自己最疼爱的侄女的病情……

        楚阳自己一个人昏昏欲睡的支着头,靠在椅子上,想起昨夜的谈话:所有药材都是天价,你想买,人家还不卖呢……云云。

        不由得撇嘴一笑,有些不屑的自言自语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想买了?为了这么点儿东西要是还花紫晶……那多麻烦啊……不能买,难道偷不行?抢不行?巧取豪夺不行?”

        坑蒙拐骗偷,劫掠抢顺揪……哪一种办法弄不来???只要有,就不会逃得出本少爷的手掌心!

        楚御座咬牙切齿的想:“至于紫晶……我是等着别人来给我送……还真以为我开医馆去普度众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