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三章 咱家没有,别家也没有?

    第二十三章 咱家没有,别家也没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声音虽然轻,但却实实在在的就是楚乐儿的声音,而且,笑声中全无痛苦,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欢乐!

        这是半点也做不得假的欢乐的笑声。

        段淑仪浑身颤抖着,泪如雨下,忘情的一把抓住了杨若兰的手,用力之大,竟然将杨若兰的手攥的生疼,一叠连声道:“大嫂,您听见了么?您听见了么?是乐儿,乐儿笑了!乐儿笑了啊……”

        杨若兰也是一脸振奋,喃喃道:“是,是乐儿……”

        段淑仪抽噎着,语不成声:“乐儿……十一年来,就从来没有这样的笑过。今天,竟然笑了,笑得这么欢乐……大嫂……我今生能听见这么一声笑,我……我真的好满足,好欢喜刷

        说着好欢喜,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掉了下来,道:“若是飞寒能听见……相信他就算是身处十万大山,也会欣慰,也会高兴……”

        楚飞凌神情黯然,想到三弟至今还不知道在哪一座云雾缭绕的荒山之中转悠,就禁不住的心酸。

        那连绵的云雾,接天的大山,凶险的谷壑,凶残的猛兽,再加上叵测的人心……这十一年来,竟丝毫没有打消三弟为女求药的坚决!

        不知道三弟此刻,身在何方?

        可是还身处在飘渺群山之中,为了那一个虚无虚幻而又注定幻灭的希望,去寻找着什么?

        当年那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大哥叫着的黄口小儿,如今,已经成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虽然这个过程是如此的辛酸苦涩……

        所有人听着这一声笑,便如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人人都是眼睛有些发红,神思有些怔仲。这么多年来,等待这样的一声笑……等了多久?

        为了这一声笑,又付出了多少?

        众人痴然站着,若有所思,唯有段淑仪细细的啜注声音在室中飘荡,她依然攥着杨若兰的手,浑身软弱的几乎要晕厥:“大嫂,阳阳能够让乐儿这样笑一声……我……我……我就算是为他si了……也是心甘情愿!”

        杨若兰深深叹息一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觉得喉冇咙也堵塞了,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

        内室之中,楚阳的心神与剑灵紧紧相连。就像是能够看到一般:剑灵先进入了楚乐儿的经脉,然后顺着经脉,就来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

        这片空间,出乎楚阳意外的,竟然是充满了勃勃生机!

        剑灵一声叹:“这小女娃娃的坚强,至此才可见一斑!就算完全健康的人,也未必能有这些生机。不过,这些生机,却都是无根之水……”

        随即,剑灵在这一片空间中就伸出了手。

        他的两只手,从伸出衣袖,就幻化出万道金光,便如九天神祗,突然降临!

        然后,他就闭上眼睛,深深吸气,两手同时举起,做出一个个复杂的手势,随着他的手势,整个空间里突然电闪雷鸣。

        一道冇道金光射冇出去,消失在这一片空间的角落里,无影无踪。楚阳细心的数着,共是九九八十一道金光,从剑灵的手中射冇出!

        随后,就是猛然下落,似乎有一个淡淡的虚影,在这空间里蓦然形成,然后轰然解体,化作一道道乳白色的光芒,从这个空间里面一透而出,进入了楚乐儿的大脑之中,随即,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成片的乳白色光芒压制着星星点点的黑漆漆的东西,从楚乐儿大脑中剥离出来,形成一片黑云。

        白光压制着黑云,进入了经脉,将经脉之中的黑色的星星点点一点点的收集,聚拢,努力的往下压去,速度越来越慢。

        剑灵再一次做起复杂的手势,然后又是一个白光虚影爆散,进入经脉,形成生力军,压制着黑云往下行走!

        如此连连三次,才将所有黑色的星星点点压制成一团,放进了楚乐儿的丹田之中,白光一层一层的包裹着,稳稳地不动。

        剑灵长吁了一口气,到:“楚阳,你这个妹妹……”他说到一半,突然住口不说,转变了话题:“三个月之后,一定要在同一时间,再行压制。要不然,一旦反弹,痛苦将是往日十倍!”

        楚阳凝重点头:“我会深深记住,绝不会耽误!”

        剑灵露出一副疲倦的神色,到:“那就好!我虽然看出了这小丫头的病情,却未想到如此严重。原本计划一次就可以压制,竟然压了三次……”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楚阳问道:“竟然如此霸道?”

        “这是先天病症,或者说得深一些,你不了解,那就是,人的身体,在经脉经络筋骨皮肉之外,还有更加细微的一种组成部分,这种组成部分,咱们九重天大陆,还没有认识到。旦就是这些部分,才是最重要的!”

        剑灵道:“就是这些部分,才真正主宰了人身体的欢乐痛苦,挨打会痛,挨骂会怒,伤心会哭,包括人的味觉所有等等……都是这一部分来掌控!而乐儿受伤的,就是这些部分!”

        楚阳骇然道:“还有这种事?”

        剑灵微笑:“人的身体,自成宇宙!其中包罗万象,不要说这个,就算是比这些更细微,更主要的存在,还没有发觉的不知道有多少。若是全部挖掘出来,哪怕是让一个普通人一日之间达到九品至尊甚至更高的修为……”我也是毫不奇怪!”

        “世人热衷于寻找宝库,不劳而获,殊不知……人这一生最大的宝库,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九重天大陆数十万年不知道多少人一生活在宝库之中,却未动用宝库一丝一毫,贫困潦倒一生……真是可悲可叹!”剑灵深深地喟叹。

        楚阳皱眉沉思起来。

        “乐儿这种病,乃是来自于先天!先天能让人成就辉煌,也能让人沉沦苦海。往往这种东西……”剑灵指了指楚乐儿丹田之中的黑点,道:“……我们都称之为‘天地之毒’!”

        “天地之毒……”楚阳喃喃沉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剑灵不再罗嗦从楚乐儿身体中幻化出来,回归了楚阳的意识海,道:“我需要休息一下,提醒你一件事。楚乐儿一旦恢复,天赋将是非常逆天。虽然起步晚,但起点高,将来绝对会成为一个可怕的人物,或者,会成为你一大助力,也未可知?!?br />
        楚阳淡淡的笑了:“剑灵,你将我楚阳看的轻了。乐儿是我妹妹,若是她没有什么大志愿,我宁愿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就此平凡却幸福的度过一生。但若是她有成为强者的心愿,我自然也会为她铺路……不过,至于是否会成为我的助力……我楚阳还没有堕落到利用自己的妹妹的地步!”

        剑灵不答,已经进入了深沉的调养之中。

        楚阳推门而出。

        早已经等的望眼欲穿的楚飞凌杨若兰楚飞烟三人一见他出来,顿时都围了上去,七张八嘴。

        “怎么样了?”这是楚飞凌。

        “好了么?”这是杨若兰。

        “乐儿怎么没出来?”这是楚飞烟。

        唯有段淑仪却是有些瑟缩,有些害怕的站在原地,两眼紧紧地看着楚阳,既想听到楚阳说什么,又害怕楚阳说什么……竟然不敢上前。

        “幸不辱命!”楚阳呵呵一笑,第一句话就让众人的心一下子欢喜了起来:“冇乐儿在三个月之内,应该是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了!”

        “太好了!”楚飞凌三人满脸兴冇奋,一拍手掌。

        段淑仪喉中发出世声哽噎的呻冇吟,身子晃了晃,几乎要倒了下去。杨若兰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抱住。

        “乐儿睡着了?!背舻溃骸叭?,您进去看看吧。现在没事了。

        段淑仪感jī地点点头,想要迈步,却觉得两条腿软绵绵的,不听使唤?;故茄钊衾挤鲎潘?,才走了进去。

        段淑仪虽然修为在楚家算不上高层,旦毕竟是名师之徒,也有皇座修为,如今竟然虚弱成这样子,可见她心中的jī动是如何jī烈,”?!?br />
        室内。

        楚阳的床上,楚乐儿安静地躺在上面,两条细细的可怜的胳膊交叉着搭在小腹,小巧的脑袋微侧着,枕在枕头上。脸上焕发着久违的红晕,长长的睫毛细密的小扇子一般覆盖在眼皮上,小巧的嘴唇偶尔轻轻的蠕动一下,嘴角就翘了起来……

        似乎在睡梦之中,她也感觉到了这从未品尝过的轻松愉快,正在幸福地笑着……

        段淑仪怔怔的看着熟睡的女儿,眼中慢慢的溢满了泪水,这种安详的睡容,这种充满了满足的笑容,自己的女儿十一岁了,自己还是第一次在这张小冇脸上发班”

        她的身子慢慢的软下去,直至跪在床前,充满了感恩充满了欢喜的,将自己的头颅轻轻的放在床上,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女儿,用手sisi的捂住了嘴……

        楚阳等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客厅中,茶香袅袅。杨若兰为这爷三人又重新冲了茶,谈话润喉之用。大家都知道,楚乐儿的?;菔钡亩裙?,从现在开始,才真正是到了较劲的时刻!

        药!

        这是关键的东西!时间很短,只有两年!

        而在两年的时间里找齐那举世罕见的八大奇药,乃是任是谁都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