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二章 九万年来,九重天最可怕的人!

    第二十二章 九万年来,九重天最可怕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凌夫妇固然丢了儿子;但,平常不见面或者忙碌起来的时候,起码还能遗忘这么一刻片刻。而且心中存着希望,只要找到了,儿子就是好好的,心中永远有希望。

        而老三夫妇则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女儿,女儿的痛,女儿的抽搐,女儿的苦,都看在眼中,却束手无策!

        而且,明知道绝望,却还要守着。就像是一个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砍头的死刑犯,在徒劳的等待着那一天却无法可想。

        不,比死刑犯还惨。因为他们还要拼命的努力着,拼命的积攒着所有的财富,拼命的运用所有的渠道,来阻止这明知道不可阻止的死亡!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而楚飞寒与段淑仪夫妇,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灵魂和所有努力,实践了这句话:哪怕为了孩子能多活一刻钟!我们依然愿意,付出一切!

        如今,段淑仪在家里陪着孩子肝肠寸断,而楚飞寒依然不知道在哪一座崇山峻岭之中疯狂寻觅……

        杨若兰与段淑仪相对唏嘘。不做父母,不知养儿苦;不当父母,不知父母恩。

        这普天之下,像这样饱受煎熬的父母……天知道还有多少?

        …………

        楚阳带着楚乐儿进入内室,微笑着指着床铺:“乐儿,乖,上去躺着。哥哥给你治病,一会儿就好啦?!?br />
        楚乐儿歪着头看着他,竟然轻轻的一笑:“大哥,我虽然小,可是你也不要将我当孩子哄?!?br />
        楚阳愕然:“呃?”

        楚乐儿眉宇间露出一副睥睨的骄傲,这一刻,这瘦弱孱弱的身躯,竟然是锋芒毕露,她淡淡的一笑,道:“大哥,自从我能感觉到痛,就每一天都在十八层地狱打好几个来回……”

        她扬眉,凄楚却骄傲的一笑:“普天之下,能够如我这般还能活下来的,应该就只有我自己了吧?!”

        楚阳眼睛深深注视着她,道:“不错,乐儿,若是论坚强,你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坚强的一个!”

        他心中加上了一句话:就算是加上上辈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一个!

        楚乐儿笑了:“大哥,我能活下来,第一,我离不开爹妈,我一想到我要永远离开他们,我就拼命地锻炼自己,拼命的忍受痛苦,拼命地接受一切最残酷的治疗和最残酷的痛。就为了……当我痛完了,告诉我娘:娘,我不痛了。那时候,娘的脸上露出的笑?!?br />
        “虽然惨淡,但我每次见到,总觉得很幸福,痛得很值得?;褂?,娘亲抱着我,她身上的温暖味道,让我迷醉。这是第二。所以,我虽然明知道我多活一天,就是对我娘亲多一天的折磨,也是对我自己的折磨,可我依然舍不得死。因为我怕……”

        “我听说那个世界,黑暗幽冷,没有人陪伴,只有自己孤孤零零的飘荡……所以我害怕,我不敢去……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

        楚冇乐儿款款在楚阳面前坐下来,孱弱的背脊,竟然挺得笔直。一双本来无神的眼睛,也发出熠熠的光芒。

        “不是自私?!背艉硗范艘幌?,咽了一口唾沫,在肚子里组织了半天的词汇,才慢慢道:“你这可不是自私……三叔三婶,为了你付出了一切,就为了让你能够活下去?!?br />
        “你说得对,你多活一天,就是对他们的折磨,但你只要活着,他们为了你努力,就觉得有劲头,有奔头。若是你自己放弃了,死了,三叔三婶的确是以后不用再承受这样的折磨,但你留下的伤痛,却会折磨他们自己一辈子!因为你本应该活到十三岁的……却没有,他们会认为自己对不住你。记住,乐儿,唯有这种内心的愧疚,才是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折磨!”

        楚阳深沉的说完这句话,不由得心中叹了口气。

        轻舞……若不是因为前世的愧疚,我今生,如何能如此?

        “大哥,你说的真好?!背侄置魈苏夥坝行┛势鹄?,竟然真心的笑了起来,道:“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自私,也很内疚,这么说,我不是?”

        “不是……不过,纵然是,你的坚强也弥补了这一切?!背羯畛恋溃骸澳阋?,你是在娘胎里受的伤,三叔三婶本来就觉得亏欠于你,若是你再……岂不让他们真的痛不欲生么?”

        楚乐儿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苦苦的思索了半天,终于静静的站了起来,向着楚阳深深地鞠了一个躬,道:“大哥,谢谢你!”

        她抬起头,看着楚阳,眼波清亮,道:“大哥,你知道么,在这么一个家里,有父母,有叔伯,有哥哥,如今,又有了大哥你……真的很幸福?!?br />
        “这样的家,纵然再穷,再苦,让我现在再痛一千倍,一万倍,我也舍不得离开?!?br />
        楚乐儿道。

        楚阳心中一痛,柔声道:“乐儿,大哥保证,你永远都不会离开的!”

        楚乐儿含泪道:“大哥,为我治伤吧?!彼爬?,却调皮的一笑:“我本不相信你能治好我,但是现在,我相信了?!?br />
        楚阳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骂道:“小鬼头!”

        楚乐儿咯咯的笑了起来。

        楚阳发现,这小丫头一旦真心的笑起来,居然别有一番韵致。她先是眉头往两边分一分,然后鼻梁那里就微微的向上皱起来,同时嘴巴便微微的翘起……

        如春花绽放。

        楚阳一边嘱咐剑灵准备,一边由衷道:“乐儿,你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大美人儿,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你迷倒啦?!?br />
        楚乐儿双手捧在胸前,快乐的道:“真的吗?”

        “真的?!背艨隙ǖ牡阃?,而这时,剑灵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

        楚阳扶着楚乐儿慢慢躺在自己床上,一边笑着问道:“刚才你说了自己的支柱,第一第二,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呢?”

        楚阳这句话本是说笑,但他说完,楚乐儿竟然一挺身坐了起来,认真地道:“有!大哥,第三……就是,我觉得我是天底下第一了不起的人!”

        她骄傲的笑着,带着一股睥睨九重天,看轻天下须眉男儿的傲然,微微的扬起了小脖子:“我每一天都在地狱之中,从第一层到第十八层,来回的走!每走一遍,就尝受一遍酷刑!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十一年零两个月又三天挂着八个半时辰了……”

        楚阳不由心神一震。

        记得这般清楚!

        楚乐儿微笑道:“大哥,我是凌晨生的,我牢牢记住我的生辰,我要知道,我能承受多久!”

        “但不管承受多久,像我这般的承受痛苦的,古往今来,恐怕没有。就算至尊,也做不到!”

        “这是我最大的骄傲,虽然是痛苦,但我却充满了成就感!就是这份骄傲和成就感,也在支撑着我,一天一天的熬下去……只要老天爷不强行把我收走,那我就要继续一天天的往下熬……大哥……其实我很骄傲的?!?br />
        楚乐儿轻笑着,往后躺了下去,居然还伸了一个懒腰:“真舒服……大哥,你的床,比我的床还软?!?br />
        楚阳怔怔的看着她,隐隐感觉到,若是自己这个妹妹真的治好了,恐怕将来绝对会成就九重天世界一个可怕的人物!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这份坚韧!

        她才十一岁,不仅坚强,而且坚冇韧!最难得的是,在那样比地狱还要残酷的折磨之中,她居然还能够找出快乐,找出成就感……

        这已经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她在这一切的基础上,还能反省自身,还能看轻天下!

        所有成为绝世强者的条件,她都已经具备,而且远远超出!一旦痼疾痊愈,就是潜龙升天!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她的前进!

        九劫空间之中,剑灵静静地看着楚乐儿,凝重的道:“楚阳,你知道么,她在跟你说话的时候,病情就在逐渐加重,她的头在越来越疼……你看出一点了没有?”

        楚阳吸了一口气:“没有?!?br />
        剑灵点点头,口齿清晰的下了一个结论:“楚阳,你这个妹妹,是我九万年来所见过的所有人之中……最可怕的一个人!”

        楚阳这才将刚才吸进去的一口气吐出来,默默地道:“我与有荣焉!”

        两人不再废话,楚阳静静地站着,手扶着楚乐儿的手腕。

        冥冥中,似乎有一个虚影,从他身上一透而出,顺着楚乐儿的手腕经脉,进入了她的身体,然后极为小心地,攀上了她的脑海位置。

        消失不见。

        楚乐儿痛楚的呻冇吟一声,就失去了所有意识……

        …………

        外面,段淑仪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内室的门口,坐立不安。

        楚飞凌与楚飞烟兄弟两人相对而坐,都是屁股底下如同安了钉子,坐不了一会就起来背着手溜达一圈。

        或者干脆出去,绕着房子巡逻一圈再进来。

        四个人,似乎连话也不敢说了。

        里面楚阳似乎在和楚乐儿说话,但声音模糊,纵然运起神功,也听不到说什么……

        这却是剑灵在使手段,以剑灵的修为,他只要不想让人听到的东西,就算是至尊……估计也只有干瞪眼。但他若是想让人听到,纵然是捂着耳朵或者耳朵聋了,那也是能够清楚听见的……

        四人侧着耳朵听了半天,什么都听不见,均是感觉大为诧异。分明在说话,但隔着这么近,居然让君级强者也只能听着模糊……这就匪夷所思了。

        良久,突然听见里面传来轻轻地‘咯咯’一声笑。声音虽轻不可闻,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出来。

        段淑仪发出‘啊’的一声惊喜的呼叫,浑身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