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一章 人间第一情!

    第二十一章 人间第一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众人同时呆??!

        楚飞烟头晕目眩的晃了晃,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半晌没有言语。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自己不敢做主,需要三婶你……做个决断?!?br />
        大家都明白,这样的决断,也就只有孩子的母亲,段淑仪能够下决定,别人,没有这个权力!楚阳踢出来,乃是合情合理,无可hòu非。

        但众人依然同时无语。

        想要这两年没有痛苦,就舍弃后两年的续命机会。想要后两年的续命机会,就不可能减轻这两年的痛苦。

        段淑仪痛苦的咬着嘴唇。

        女儿已经痛苦了十一年,好不容易有不必痛苦的机会,怎能放过?可是……一旦选择了两年无痛苦,两年后灵药找不齐怎么办?

        灵药的难寻难找,这几年大家可是亲身经历,谁有这么足的把握,在区区两年之内就找的齐?但若是放弃了后两年,万一在孩子……,不治之后不久,立即找到灵药……岂不是抱憾终生?

        这个选择,真是左右为难。

        众人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楚飞凌拧着眉头,杨若兰满脸沉重。

        将心比心,若是自己的孩子出现这种情况来让夫妇二人选择,夫妻二人也是万万不敢轻率作出选择。

        这不是选择,直接就是生si两难!

        楚飞烟一向最热心,此刻也闭了气。连咳嗽也不敢了……

        段淑仪满脸的矛盾,痛苦,张开口又闭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楚乐儿在一边看着,良久,突然鼓起勇气道:“大哥,我可以选么?”

        楚阳一怔,道:“乐儿自己选,当然可以?!?br />
        楚乐儿鼓起嘴唇,紧张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转过头看着母亲,眼中满是眷恋,转回头,毅然道:“大哥……我想……我想多活两年!就算没有希望…就算痛…我也希望能……活到十五岁!”

        楚阳愣??!

        不仅是楚阳,连楚飞凌杨若兰和楚飞烟,也都同时愣??!

        “为什么?”楚阳诧异的问道。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女孩子,定然是会选择两年没有痛苦。绝对想不到,她竟然选择了多活两年!忍着极度的痛苦,再活两年!

        “我想陪着我娘和我爹?!背侄瓜陆廾?,难过地道:“他们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他们……我爹娘太可怜了,自从我能够记住事情,因为我拖累着,就没见他们笑过……”

        “就算更痛……我也想多陪他们两年,大哥,你不知道,当我痛的时候,我娘抱着我,我就不痛了,真的?!背侄险娴乃档?。

        “我怕我si了,我娘会伤心,我爹也会伤心……”她顿了顿,转头深情的看着母亲,道:“哪怕只是让他们晚两年伤心,也是好的。我会很坚强的,保证痛的时候不叫?!?br />
        “乐儿!”段淑仪大叫一声冇,摧心断肠的痛哭失声!

        楚飞凌眼眶湿润,长叹一声。杨若兰更是眼泪早已流下来;楚飞烟抽噎着,长吸气,不断地眨眼,不让眼泪留下来,嘴里一个劲的喃喃道:“好孩子!好孩子……”

        楚阳也险些掉下泪来。

        大家都知道,楚乐儿现在承受的痛苦,实在是生不如si。每过一天,就多一天的折磨。每过一个时辰,就多一个时辰的痛苦!

        但这个坚强的小姑娘,却为了自己的爹妈能够不伤心,能够晚一点伤心,毅然选择自己多承受两年这种比炼狱还要更甚十倍的痛苦。

        楚阳的心,真真切切的颤栗起来!

        “不行!”段淑仪突然满脸是泪的抬起头:“我要两年乐儿的无痛苦!”

        “???”楚阳与杨若兰楚飞凌楚飞烟同时惊呼出声。

        段淑仪将女儿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犹带着哭腔,道:“乐儿自从出生,就没有感受过毫无痛苦是什么感觉……她没玩过,从来就没有开心过……所有别的孩子具有的,很平常的,她来到这人世间十一年了,从来没有享受过哪怕一丝一毫……”

        “既然有这个机会,让她毫无痛苦的过两年,那么……我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两年中,找到了药,固然是好;若是找不到……,若是找不到……”

        段淑仪泪水扑簌簌的落下:“……若是找不到,我也让我女儿在有限的十三年寿命里……能有两年快快乐乐的时光……”

        她凄惨的咧嘴一笑:“若是能找到,两年也差不多。若是找不到……纵然两百年,也是枉然……那是命该如此?!?br />
        “我只希望,我女儿不管生与si,都有无病无痛的日子……哪怕两年后找不到药,我女儿,毕竟也是过了两年的快乐日子。两年,不痛……”

        众人为之动容!

        人世间,竟有这样的一对母女!

        “娘……”楚乐儿眼泪扑簌簌的留下来,将小巧的脑袋塞在母亲怀里,两条瘦弱的手臂紧紧的环绕著母亲的腰,细细的啜泣起来。

        “那好!”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眼眶湿热,道:“就是如此!三婶,乐儿,我只有一个要求?!?br />
        段淑仪问道:“什么要求?”

        “这件事……跟我毫无关系。也就是说,不管谁问起来,都不要说是我做的?!背羯髦氐牡?。

        “我明白!”段淑仪泪眼打量着这个刚到家的侄儿,眼神中有了解,明悟,更多的是几分赞许。

        看来,这个侄儿的聪明,远远的超过同龄人,行事更是慎密??春汀矣邢M?,他行事既然如此周密,那么……对乐儿的事,肯定也有几分把握……

        “四叔,只有两年的时间?!背舻溃骸澳憧梢Π镂艺乙?!”

        楚飞烟用力点头:“这是必然的!四叔就算是豁出这条命去,也要为乐儿将药寻来?!?br />
        “怎么只有你四叔?难道我跟你娘是摆设不成?”楚飞凌不悦的道。

        “是是是……孩儿失言?!背艨嘈σ簧?,点头哈腰,先跟老爷子赔罪。

        随即拿出纸张笔墨,在上面挥毫而写,一会儿就:“这是治疗乐儿需要的八味药材!这里面的每一种,都必须要在两年之内寻到!而且,必须在从现在开始的二十三个月之内寻到!为我留出一个月的时间来配药!”

        众人一起凑上前去。

        随即,就是一片整齐的倒抽凉气的声音。

        “九绝藤,九色莲,九叶一枝花,九瓣玉、灵芝,九命穿山甲,九si无生水,九天玉灵液,九地阴魂参……”

        四个大人目瞪口呆。

        这些药……是为了给乐儿看???

        这……这些药集中在一起,能将楚家现在地下的土地也腐蚀三百丈!

        “记住了么?”楚阳淡淡地道。

        “记住了?!背裳套炖锬钸蹲?,全神贯注的记忆。在场所有人之中,他是最知道楚阎王手段的一个,既然楚阎王说能治,那就是能治!楚阎王说这些药有效,那就是有效!

        在这一点上,他比楚飞凌对楚阳的信心还要大。

        “嗯?!背艚庹虐字椒派系苹鹕?,火舌卷出,白纸燃冇烧起来,慢慢的烧成灰烬,被楚阳扔在了地上,将灰烬一脚踩碎。

        用不着再说什么,楚阳这一个动作已经代表了一切:这个药方,不能传出去!所需药材,除了今天在场的几个人之外,不能为外人所知!

        众人脸色同时沉重起来。

        “乐儿,跟我进内室?!背舻溃骸案盖?,娘亲,你们和四叔三婶在外面等着,不管多长时间,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搅我们?!?br />
        “好!”四人同时答应。

        “阳阳……你要“”你……三婶全拜托你了……段淑仪看着楚阳,一脸的哀求,看着女儿,一脸的牵挂。

        “三婶,您放心!等出来的时候保证还您一个活蹦乱跳的好女儿?!背粑⑿ψ?,开了一个小小玩笑,缓和现在紧张的气氛。

        “嗯,嗯!三婶信你!”段淑仪使劲点头。

        楚乐儿一步三回头的被楚阳拉着手,进入了内室。

        段淑仪愣愣的看着内室的入口,两手往前捞了捞,似乎要抓住什么。终于坐了下来,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道:“行的吧?一定行的吧?绝对可以的吧……”

        “放心,一定没事的!一定可以成功的!”杨若兰抓住她的手,轻轻拍拍安慰。

        段淑仪便如是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浮木,紧紧的攥住了杨若兰的手,含泪道:“大嫂……这下子,可全靠大侄儿了……真是没想到,阳阳在外面这么多年,却学了一身这么惊天动地的本事……

        虽然明知道此刻不应该骄傲,但杨若兰还是骄傲了一下,与那种对段淑仪的凄楚的感同身受夹杂在一起,叹了口气,既有些与有荣焉又有些忐忑不定的道:“放宽心,阳阳这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但行事稳重,绝不会信口开河。他既然说能治,就一定能治?!?br />
        段淑仪连连点头:“嗯?!?br />
        她抓着杨若兰的手,依然不松:“大嫂,这可是我最后的指望了……这些年来,您也知道,我……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这句话说得凄楚无比,连楚飞凌和楚飞烟两个大男人也是忍不住鼻头一酸。想起老三夫妇这些年来受的苦楚,均是心中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