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章 艰难的选择

    第二十章 艰难的选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乐儿转过头,看了看楚阳,竟然沉静的笑了笑,细声细气、慢条斯理的道:“麻烦哥哥了?!?br />
        便从楚飞烟怀中挣扎下来,安静的走了过来。神色之间,竟然是很平静。甚至是,有些木然。小小年纪,竟然是一副看透了生死,看透了世情的样子。

        楚阳知道,她的病,现在依然在继续,也就是说,现在她依然在头痛。但这个坚强的小姑娘,神色间却没有丝毫痛苦。

        她已经习惯了承受!

        她现在来到这里,为的,也只是让她自己的母亲不要为她伤心,不要为她揪心。

        她才十一岁!

        楚阳更知道,她其实对自己已经完全放弃,之所以来到这里,也只不过是给母亲一个希望。仅此而已——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治好她!

        实际上,连段淑仪也不认为楚阳能够治好,但现在,实在是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搜遍九重天都绝望的病,医疗实力最强大的药谷都束手无策的病,还有什么人能治?

        段淑仪之所以带着女儿来到这里,或者也不是为了给女儿治病,而是要告诉女儿:妈妈没放弃你!

        你自己也不能放弃!

        看着楚乐儿宁静的容颜,楚阳只觉得自己心中隐隐跳动,一股极端怜爱的情绪涌上来。这……就是自己家族的妹妹了。

        她没有任何修为,也没有傲世容颜,但这一份心性的坚强和孝顺,却是让任何人,都要为她动容。

        “坐下吧?!背艉挽愕牡?。

        楚乐儿安静的坐下,伸出了手,手心向上,平放桌上。这一套动作,她做起来娴熟之极。

        楚阳看了看,忍不住心中又是一抽。楚乐儿的手,或者也就只有一般这种岁数的小姑娘的手臂一半粗细。瘦骨嶙峋,皮包着骨头。

        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已经是皮肤皱巴巴的。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搭上楚乐儿的腕脉。

        剑灵在九劫空间之中,一缕神魂意念,就随着楚阳的手指,进入了楚乐儿的身体经脉之中。

        良久……

        “与上次我的目测,基本一样!”剑灵给出了指示。

        楚阳心中一沉,松开了手指。

        “如何?”楚飞烟紧张的问道。段淑仪两手紧绞着站在一边,竟然不敢问。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脸色深沉。

        众人脸色顿时悲戚了起来。几乎每一次,每一位‘神医’诊断过后,都是这样的一副表情,难道……

        楚乐儿静静地坐在原处,脸色木然,似乎周遭一切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楚阳即将要说的,也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的病情一般,轻声道:“哥哥尽管说不妨,有些话,我都已经听过数百次了……你放心,我在听一遍,也没什么的?!?br />
        有些话,听了数百次了……

        楚阳心中又是一痛。

        他深吸一口气,不得已复述剑灵的话,道:“乐儿妹妹这病,乃是冇先天受损,母胎受伤。这种病症,非常罕见。一般得了这种病,若不是胎死腹中,便是生下来之后,活不过三年样子……但乐儿妹妹今年已经十一岁,足见这些年之中,三叔三婶费了多大的心力……”

        “你竟然看得出来?”段淑仪张大了嘴巴,看着楚阳,眼中首次露出希望之色。

        楚阳道:“这种,乃是极细微的头脑受损,具体表现为……无时无刻不在头痛,嗜睡,头脑混乱,间或浑身痉挛,或者长时间昏迷……最痛苦时,从头脑到肩膀,顺着脊柱到脚心一起抽筋,翻搅……甚至,能够将整个身体蜷曲成一团,这种滋味,便较之普天之下最残酷的凌迟酷刑,还要不堪忍受?!?br />
        楚乐儿眼睛定定的看着楚阳,眼中慢慢滑下泪水,滴答滴答的落下来。

        段淑仪捂住脸,泪水汹涌。这是痛苦的泪,也是希望的泪。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个在搭上脉之后就说得清清楚楚。起码“最严重时从头脑到肩膀顺着脊柱到脚心全身一起抽筋,翻搅’这句话,在此之前,再无第二人说过!

        而段淑仪对此却是最了解的,每一次,女儿病发,都是她搂着自己女儿,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徒劳的感受着女儿身上的抽冇动,眼睛甚至能看到,女儿的筋慢慢的鼓出来,肉眼可见的那样蠕动,扭曲,然后生生把一个身子完全变形……

        而自己的一颗心,也在那一刻抽痛,碎裂……

        “能治么?”楚飞烟焦急问道。

        “治……”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很难治……”

        “很难治!”

        在场的楚飞凌楚飞烟杨若兰段淑仪同时大叫起来!

        连已经是心灰意冷的楚乐儿,也是忘情地抬起了头,眼中发出了璀璨的神光,看着楚阳,没有血色的干枯嘴唇,也轻轻颤抖起来。

        很难治……代表什么?

        很难治,那就是说……还能治!

        虽然难,但还有希望!

        以往,所有的大夫,包括药谷的神医,莫不都是干净利落的一句话:不能治!或者:无药可医,无法可想……

        最多,也就只有药谷的大供奉,给出了一个续命的偏方,需要大量的天地灵药。指出,只要有这药方上任何几味灵药,就能够续命。但也同时指出:最多续命到十三岁,要想根治,绝对毫无希望!就算将这药方全找齐了,也是没有丝毫作用!

        人世间,绝对没有能够治疗这病症的人!

        多少年来,楚飞寒与段淑仪夫妇两人为了女儿,几乎荒废了一切,楚飞寒拼命的在外面打探消息,拼命地赚取紫晶,拼命地专门去一些人迹罕至、或者一些圣级强者都不敢去的地方采药……

        甚至整个楚氏家族,为了楚乐儿的病,也几乎掏空了所有库存的紫晶!

        但面对那张天价的药方上的灵药,依然是杯水车薪!

        因为那张药方……根本就是一张令人绝望的药方!

        除了数十种天地灵宝之外,九重天大陆九大奇药,赫然全部在上面!

        这样的一张药方,不要说是楚家,就算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也会倾家荡产!更何况……只能续命,而不能根治!

        所以到后来,楚飞寒拒绝了家族的援助,只身出走,为女儿寻药。直至如今,那上百药名的药方中,也只找到了不到十味灵药而已。

        虽然夫妇二人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搜集了灵药只能让女儿多活一天,但两人依然要作出全部的努力!哪怕只能多活一个时辰,也要留住女儿一个时辰!

        但若是连累的整个楚氏家族没落,却是夫妻二人不可担负的责任!

        如今,楚阳说:很难治!

        难治就是能治!

        段淑仪喜极而泣。

        桌上的油灯跳动了一下,爆出一盏簇动的灯花。

        楚阳缓步走过去,关上门。转过身,走到桌案前坐下,低声道:“此地也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三婶,乐儿妹妹这病,非常麻烦。目前,我手里没有药,此其一……”

        “其二……乐儿妹妹这个病,最多就只能还能再拖两年!”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同时震惊到了极限!

        禁不住相信楚阳真有治愈楚乐儿的能力。

        因为这病只能续命到十三岁,只有药谷大供奉说过,而且这句话,乃是楚家高度机密!外人从不知道。

        如今冇,楚阳一口就说了出来。

        “其三呢?”段淑仪颤着声音道。

        “其三……有两种可能。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两年之内寻找那些药的同时……若是万一两年找不到,我还有把握,为乐儿妹妹再续两年命!留出更充足的时间,来寻找那些药?!?br />
        楚阳道。

        这句话一出,顿时段淑仪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再续两年……再续两年……太好了,太好了……”

        突然捂着脸,嘤嘤的哭起来。

        女儿只能活到十三岁,这对于段淑仪来说,简直是沉重打击,就像是一个魔咒。每次一听到‘十三’这两个字,段淑仪就忍不住发疯发狂。

        但现在居然听说,不仅有了希望,而且万一十三岁之前找不到的话,还能再续命两年来等待灵药……

        这对于段淑仪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

        但楚乐儿的脸上,却露出一股悲戚的神色,一张清秀的小冇脸,在这一刻,似乎也泛出了黑色。

        她清楚的知道,再续两年……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日以继夜的痛苦,自己又要多熬两年!

        小姑娘贝齿咬着嘴唇,眼色复杂。

        她久受病痛折磨,心智实在已经不是一般的十一岁女孩能比。矛盾的看了看楚阳,又看了看正在喜极流泪的母亲,不由得一双小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为了母亲父亲,我……就再多承受两年,又如何?不就是疼么?这种疼我已经承受了十一年,多两年……又算什么?

        再说自己,也实在舍不得离开娘亲,离开自己的家……

        “你是说两种可能,还有第二种呢?”楚飞烟急忙问道。

        “第二种可能就是……我现在可以为乐儿妹妹治疗,让她在三个月之内,感受不到半点痛苦……也就是说,将她的病暂时压下去!让她和正常孩子一样,再也不会嗜睡,再不会抽筋,也不会头痛……”楚阳沉重地道。

        众人听着,一个个震惊的狂喜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但……也只能压制两年!”楚阳沉重的接了下去:“……而且两年之后,若是万一需要的药材没有找齐,那么……我也无能为力……也就是说,也就不可能再为她续上那两年?!?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