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九章 四叔,您不帮我可不行啊

    第十九章 四叔,您不帮我可不行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神马事情!”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飞烟,翘起了二郎腿:“四叔,我很忙滴,时间灰常宝贵?!?br />
        楚飞烟心里呕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干笑道:“嘿嘿嘿……”

        楚阳呀的一声:“哎哟喂,我给四叔去沏茶去……”

        “别别别……别麻烦了?!背裳谈辖羧白?,这小祖宗,就算是在茶里面下了巴豆,自己喝下去也只有受着,哪里敢让他去沏茶?

        别人不知道楚阎王的厉害,但楚飞烟在下三天晃悠,岂能不知?

        这可是在武宗的时候就一手颠覆了下三天的强人!若是论阴谋诡计……楚飞烟绝对性的认为,整个楚氏家族,实在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

        甭看这家伙眼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真要是张开嘴巴咬一口人,真是至尊都会打哆嗦……

        谦让完毕,才怔了怔:这混蛋说是去沏茶,但屁股却是牢牢稳稳的粘在椅子上,根本都没挪动一下。

        不由心中大骂:小兔崽子!

        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干笑道:“大侄子真是太热情了?!?br />
        楚阳温柔的笑道:“三叔太客气了?!?br />
        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相对而笑。唯一的差别是:楚飞烟笑的如同黄连一般苦,而楚阳笑的跟蜜糖一样的甜……

        “额,四叔,有何指教???”楚御座天真无邪的问道。

        楚飞烟打了个哆嗦,四处望了望,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大侄子,你可千万别说起,在下三天我曾经见过你呀……”

        “为什么捏?”楚阳一咧嘴,眉毛挑得高高的,露出一个极假的纳闷的表情。

        “咳咳咳……”楚飞烟好悬没气死。嘴歪眼斜的看着他,有了抽搐的冲动。

        混蛋,你明明比谁都明白!却在这里戏耍于我!

        你等着,等老冇子翻身的那一天,老冇子不抓住你打烂你的屁股,我就……我就……

        心中‘我就’了半天,终于还是忍气吞声。

        他知道,既然被这家伙抓住了自己的小辫子,自己从这混蛋手上翻盘的机会,基本等于零……

        “四叔啊,您老人家也知道,小侄初来咋到上三天,实在是有很多的事情都不明白,都不摸门道啊?!?br />
        楚阳话锋一转,直接改变了话题。

        “是啊是啊……”楚飞烟只有随口附和,心想:这家伙打什么主意?

        “小侄……现在难啊……”楚阳一声长叹。

        “……”楚飞烟。

        “比如说吧……小侄有一身的医术,却是没有用武之地……”楚阳哀叹。

        楚飞烟瞠目:“医术……”

        “又比如说吧……小侄现在……穷啊?!背羯椴⒚骸八氖?,您老人家给我评评理……这每个月五十块白晶两块蓝晶……这够干嘛的?至于那黄金白银……那就是一堆废物啊?!?br />
        楚飞烟怔愕的道:“可是历来就是这么办的啊……所有楚家嫡系子弟,冇都是一视同仁……”

        “所以才说不够用??!”楚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楚飞烟。越来越觉得这位四叔有些呆头呆脑的。

        “那你说咋办?”楚飞烟问道。

        你早说这句话不就成了?你可知我等这句话等的多久?

        楚阳心中埋怨一声,热情洋溢的道:“还能咋办?三叔,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爷儿俩同心协力,先赚大钱啊,每个人搞个千儿八百万的紫晶……多有派?”

        “呃……”楚飞烟一双眼睛瞪得浑冇圆:“千儿八百万的紫晶?你你你……你不是在做梦吧?整个九重天有这么多么……”

        “四叔,你应该知道小侄的能力,这点儿事,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背粜判穆牡溃骸拔蚁衷谇啡钡?,只是一个平台,仅此而已?!?br />
        “呃?”楚飞烟道。

        “所以,整个家族之中,也就四叔你能帮我了?!背羧惹榈穆ё懦裳痰募绨?,一幅爷俩好的样子,挤眉弄眼:“四叔,你帮不帮我?”

        楚阳嘻嘻的一笑:“四叔,你不帮我……可不行啊……”

        楚飞烟感觉自己掉进了陷阱。

        我他冇妈敢说不帮你么?

        你他娘岔开了话题云山雾罩的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套住我?

        我一说不帮你……老冇子敢肯定,下一刻你就把我卖了给你爷爷和你爹,那老冇子就惨了……

        “怎么帮你?”楚飞烟感觉自己喉冇咙里像是含着一口烧红了的铁沙子,说句话居然这么费事……

        “很简单啊……如此如此……如此如此……就行了?!背裘挤缮?,重重的拍了拍楚飞烟的肩膀;“四叔,您就等着发大财吧!再怎么说,小侄吃肉,也要让您老喝汤不是?”

        楚飞烟的脸苦瓜一般的垮了下来。

        “唉……”楚飞烟一声长叹:“我楚老四虽然在楚家就是一个供人出气的货,可是……那也是长辈们……老冇子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要挟……”

        “四叔!”楚阳不满地道:“哪有要挟?咱爷俩是精诚合作!”

        “好吧,精诚合作?!背裳檀雇飞テ?,真想大骂一句:精诚合作哪有你这兔崽子吃肉我这当叔叔的只能喝汤的道理?!

        再说了……那汤……能不能喝的上,还要看你是不是良心发现呢……

        楚四爷悲催的仰脸看天,恨不得放声大哭……

        妈的,以前你这混蛋没找到,我回来一次,就被你爹娘骂一顿被你爷爷打一顿……如今你小子终于找回来了,却又落进了你的魔掌之中……

        我的命咋就这么苦……

        “从哪里开始?”楚飞烟自怨自艾一会,也认了命。

        “欲襄外必先安内!”楚阳胸有成竹的道:“三婶家的乐儿身体不是不好么?我先替她看看!”

        “乐儿?”楚飞烟一蹦老高,瞪大了眼睛:“你能治好乐儿?”

        “我是说……看看!”楚阳不满的看他:“您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楚飞烟已经ji动起来:“你要是能够治好乐儿……我我我……四叔我为你抛了这条命也值得!”

        说着,不由低低叹气:“那丫头,实在是……让人揪心……”

        楚阳静静地看着他,看着这位貌似没什么心机的四叔,此刻的眼中,却全是温煦钦佩之色,慢慢的道:“四叔,你是一个好叔叔!”

        这句话,楚阳出自至诚!

        从‘你能治好乐儿,四叔我为你抛了这条命也值得’这句话之中,楚阳听出来的,是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家族亲情!

        也只有血脉至亲,才会为兄弟的子女操心到这一步!

        楚飞烟哼了一声,道:“放的什么屁!若是连自己的侄子侄女都不放在心上,那我楚飞烟岂不是牲畜不如?”

        他顿了顿:“那你在这等着,我这就去跟三嫂说??纯此裁匆饧??!?br />
        说着,急匆匆地往外冲。

        在外面院子里等着的楚飞凌夫妇正在心里猜测,老四找楚阳有啥事情,却见楚飞烟一阵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走的甚快,几乎将楚飞凌撞个跟头。

        不由一头雾水。眼看着天都快黑了,这货又发什么神经?

        “他怎么了?”楚飞凌走进去问楚阳。

        “哦,是这么回事,我们说起来乐儿的病情,我说以前学过一些医术,四叔就冲出去找三婶了……”楚阳一推二五六。

        “你也是!就冇凭你那半吊子医术,能治得好什么人?没来由的又要让你三婶空欢喜一场?!毖钊衾监凉值牡?。

        楚飞凌却皱起眉头,他想起来楚阳给自己的那些神奇的丹药,或者会治好楚乐儿的病也未可知呢?

        “你那些药……还有?”楚飞凌一句问话,让杨若兰恍然大悟。

        “有,不过不多了?!背舻溃骸安还切┮┲皇侵紊?,调理身体,增加修为,对于先天性的这种病症,是没有治疗效果的?!?br />
        “哦……原来如此?!?br />
        楚飞凌长舒了一口气。

        楚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爹,上次我跟你药治好爷爷的事,可千万要保密。跟任何人也不要说是我给的啊?!?br />
        楚飞凌瞪了瞪眼:“我比你知道轻重?!?br />
        父子二人都知道,若是楚家一团祥和,知道了也就知道了,没什么事,但现在楚飞龙在,却是不能不让人小心翼翼。

        万一被楚飞龙卖了出去这个消息……楚阳最低层次也是永无宁日。甚至,动辄会有性命之忧。

        楚飞凌哪里敢冒这样的险?

        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随即,楚飞烟怀中抱着孱弱的楚乐儿,一阵风一般奔进来。奔行太急,风灌进楚乐儿口中,引起她一阵咳嗽。

        后面又是一道白影在暮色中抢进来。

        正是楚乐儿的母亲,楚阳的三婶,段淑仪。此刻正一脸着急,隐隐带着一丝期望和忐忑。

        楚阳急忙站了起来:“三婶?!?br />
        段淑仪却是一个箭步过来,一把抓住楚阳得手:“阳阳,你能治乐儿的???”

        楚阳谨慎的道:“我曾经受过异人指导医术,算是有些造诣,不过,究竟能不能治,还要看过之后才能知道?!?br />
        “那……”段淑仪着急地道:“你给乐儿看看……”她眼圈一红,道:“乐儿这病,就连药谷的神医们……也都说没办法……我……我和你三叔这些年,也真是已经心力交瘁了……”

        杨若兰拉着段淑仪的手,轻声劝慰。

        楚阳微笑着看着缩在楚飞烟怀中的楚乐儿,道:“来,乐儿妹妹,哥哥给你看看?!?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