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八章 九九齐聚

    第十八章 九九齐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几个小兄弟一个个上来见礼,楚阳也是含笑接见;随即,便是两个小萝冇莉一路走了过来。

        “这是你三叔的女儿,乐儿。那是你四叔的女儿,叫小小?!毖钊衾佳凵裰杏凶疟踔?。

        楚阳一看,只见这个楚乐儿也就是十一二岁,而那个楚小小才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楚小小粉妆玉琢,天真可爱。接过楚阳的红包,乐得一蹦那么高,一双大眼睛,也眯成了月牙儿。

        而楚乐儿……

        楚阳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个妹妹头发有些发黄,两眼无神,瘦的吓人。白皙的皮肤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短短的几步路,竟然走了一会,还累得直喘气。

        刚弯了弯腰,就几乎要晕过去。

        楚阳急忙一把扶住,道:“乐儿免礼?!彼婕次实溃骸袄侄妹每墒恰惺裁床皇娣??”

        楚乐儿惨淡的笑了笑,道:“我没事……大哥放心?!?br />
        楚阳还待要问,杨若兰偷偷给他打了一个眼色。楚阳只好将问题咽进了肚子里。

        出来一个中年美妇,将楚乐儿小心的搀了回去。一脸的悲苦。

        楚阳看着楚乐儿的背影,有些出神。

        这个楚乐儿年纪虽小,但,眼神之中,已经有些万念俱灰的那种味道。而且,不管是神态,还是气韵,都与前世莫轻舞被自己拒绝的那段时间的神态非常相似。

        那是一种彻底的死心绝望,黯然销魂。

        楚阳心中不由得隐隐的一痛。

        回去的路上,杨若兰叹了口气,道:“乐儿这丫头,命也忒苦,本事多么招人喜爱的小丫头,却得了这种怪病?!?br />
        “怪???”楚阳问道。

        “是啊?!毖钊衾嫉溃骸霸谀闳艋匙爬侄氖焙?,路遇截杀,曾经与人动手,伤了胎气,当时大家也没觉得怎样,但乐儿出生之后,就是高烧不退,整夜的哭,到后来请人一看,才知道胎儿终于受了影响?!?br />
        “先天不足?!毖钊衾汲聊艘换?,才说出了这几个字。

        “可是若是单纯的先天不足,根本不会这么严重的?!背粽舛问奔淅镆恢痹谂Φ南谝淮沤俳V鞯募且?,其中便有医术这一项;再加上他对医术也并非不了解,自从得了杜世情的传授医书之后,早就造诣不凡。自然一听就听了出来,杨若兰说的话之中还有隐瞒。

        “先天不足……是的,她在娘胎里就受了震荡,不知怎么回事,伤到了脑袋。天天头痛,痛起来浑身抽搐,疼得打滚。有时候,也会突然间就陷入长时间的晕厥,平常也很嗜睡……好好的小姑娘,被这怪病折腾的,哎……”

        杨若兰长叹一口气。

        “那么多的‘神医’,就没有办法么?”楚阳皱了皱眉头。

        “束手无策!”杨若兰有些恼怒的道:“那帮庸医,连病因也没查出来,只能看着孩子疼痛,却没有半点办法,竟然连替孩冇子减轻痛苦的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痛苦下去。哎,你三叔为了这孩子的病,常年在外面寻找灵药,找到了才会回家一次。你三婶……今年比我还小,看起来,已经比我大得多了……”

        “她就算是病情没有发作的时候,也是头痛的。发作的时候,只是加剧数十倍而已。也就是说……乐儿她……今年十一岁,这十一年,几乎就是无时无刻的不身处痛苦之中?!?br />
        “原来如此?!背襞读艘簧?,皱起眉头。

        难怪楚乐儿会有那种表情,原来她无时无刻的都在承受这种痛苦。生命有多长,她就已经承受了多长时间!

        楚阳心中深深的叹息。这种苦痛,岂是一个花朵一般的小姑娘能够承受的?可是楚乐儿不但承受了,而且已经承受了十一年之久!

        这十一年的时间,她怎么熬过来的?

        不知道这种病,九重丹可能管用?

        “一般的九重丹不管用?!苯A樵谝馐吨兴档溃骸罢庵植?,乃是先天造成。经络先天不通,而且是先天性的扭曲经络,头脑之中,还有细微到了极点的那种破损。一般药,根本无用?!?br />
        “一般药无用?”楚阳沉思道:“那就是还有办法?”

        “不错,不过这办法,也挺难的。需要九九齐聚,才能治疗?!苯A榈?。

        “九九齐聚?”楚阳问道。

        “九九齐聚,就是,九绝藤,九色莲,九叶一枝花,九瓣玉灵芝,九命穿山甲,九死无生水,九天玉灵液,九地阴魂参,再加上九重丹的材料,抛出去九大奇药,炼制三颗特殊的不完全版九重丹,每隔一个月服用一颗,才能彻底根治!”

        剑灵的这一番话,让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八味药材,且不说好找不好找,只说其中的药力,就足够令人触目惊心:除了九瓣玉灵芝与九天玉灵液之外,其他的全是剧毒!而且全是天下一等一的剧毒!

        九重天毒性最烈的十大剧毒,这里面居然占据了其六!

        这六种剧毒混合起来,恐怕连至尊也能毒得死,如今,居然要用来给一个花朵一般的小女孩儿治???

        “九为数之极;九九为生,九九也主死,生死之间,才能起死回生!你这个妹妹,生机已经濒临绝灭。又是先天之病,更加难治,所以才需要九九齐聚!”剑灵道:“两年之内,若是不能治疗,恐怕就此……”

        “两年……”楚阳目光闪烁。

        这些药,有的应该可以买到的……

        “有没有办法,暂时的减轻她的痛苦?不要让她头痛?”楚阳问道。

        剑灵犹豫起来,道:“暂时……应该没有,除非……是我亲自以九万年神魂之力为她强行压制,不过,压一次也只能压制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就需要重新压制!”

        楚阳道:“那样最好不过!不如你就为她压制一下?!?br />
        剑灵翻了翻白眼:“你可知道,若是两年之后,药材还未找齐的话,她就撑不下去了。而我若是那时候为她压制,就能为她再压两年,也就是说,凭空延长两年寿命!而我现在为她压制的话,时限最长,也只能压制两年,两年之后,药未齐,那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她了!”

        “为何只有两年?”楚阳纳闷道。

        “因为她的阳寿,就只有两年了!所以我只能压两年!我现在不压制,也要留下神魂之力,留待两年后生机绝灭的时候,生生延伸,压制!也就是说,自我见到她之后,就只有两年时间!”

        剑灵道:“到底怎么办,你拿主意。反正这个对我也没有什么损耗。就算压制,也使用不了多少神魂之力。再说你现在神魂永固,已经连带的让我也是神魂永固了。我不在乎?!?br />
        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

        楚阳矛盾起来。他当然不在乎什么神魂之力,在乎的是……万一两年找不齐药材……那怎么办?

        叹着气,一时拿不定主意。

        刚回到父母的小院,就被传报:四叔楚飞烟来访。

        楚阳精神一振:“快请!”

        楚飞烟贼头贼脑的窜了进来,干笑两声:“大哥,大嫂,大侄子,都在哈,嘿嘿嘿,桀桀桀桀……”

        楚飞凌皱起了眉头。

        杨若兰瞠目结舌。

        “老四!你没病吧?”楚飞凌皱着眉头,很不满地看着自己四弟:“你也老大冇不小有儿有女的人了,怎地在小辈面前如此没点儿庄重样子?”

        楚飞烟点头哈腰,一个劲的称是。心道,我他冇妈现在一身的罪孽都在你儿子手里攥着,他漏出一句话来,我就是立即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还什么长辈样子……

        “大哥大嫂……你们是不是暂且回避……呃,回避一下?”楚飞烟嘿嘿笑着:“小弟与大侄子有事情商量……商量……”

        “你们以前认识?”杨若兰顿时狐疑地看着楚飞烟。

        顿时立即就出了一身冷汗,楚飞烟摇头若拨浪鼓:“补补补补……不认识!”

        “不认识你跟他谈什么?”杨若兰审视的看着他。

        “我谈……我弹弹弹……”楚飞烟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我跟他谈着玩还不行嘛?”

        楚飞凌与杨若兰一脸黑线。

        突然觉得自从儿子回来,一家人似乎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咋回事儿?

        “我跟你们儿子谈话,你们两口子在这里多不方便啊……”楚飞烟连拉带拽,将楚飞凌两人推出门去,随即啪的一声关上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楚御座乃是何等的玲珑心肠?一看就知道了,这货定然是不敢说以前见过自己。嗯,为什么不敢说呢?

        嗯,明白了,一家人找了十八年找得焦头烂额,他见到自己还跟踪了自己好久居然没跟家里说?

        不要说家族,只要说出来,只是自己老爸老妈也能活活的拆了他!

        一旦想通,楚御座顿时心中笃定,同时心中猛然一亮:这岂不就是一个极为得力的大大的助手?只要……哼哼哼,啥事儿也能让他老人家帮帮忙呢啊。

        看着回过头来的楚飞烟,楚阳似笑非笑的道:“原来你就是我四叔啊……真是久违了啊四叔。桀桀桀桀……”

        楚飞烟脸上一苦,低声下气的道:“大侄子,我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唉……这个那个……你一定要帮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