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四章 小兔崽子,你占我便宜!

    第十四章 小兔崽子,你占我便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什么大!”楚飞凌大急,浑身汗出如浆,急忙第一时间喝止:“老冇子是你爹!”

        这句话一出来,楚阳满头黑线。

        楚雄成老爷子瞠目以视,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想不到楚飞凌好不容易找到了失踪了十八年的儿子,居然会是如此反应?

        瞪着眼睛吃吃道:“咋滴么个情况?”

        纵然是在心情如此jī动难忍与最是患得患失的时刻,熟知内情知道楚飞凌为何如此反应的杨若兰也是差点儿忍不住就扑哧笑了出来。

        楚飞凌面红耳赤,张口结舌:“我……”

        “你什么你!”楚老爷子一声大喝:“儿子丢了十八年,一回来你就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啥意思你?”

        说着转向楚阳:“乖孙不要怕,你这爸爸就这么gǒu熊脾气,爷爷为你出气?!?br />
        楚阳瞠然。

        良久,才轻轻的不确定的道:“……这……真的是……楚家?”

        这句话出来,三人同时晕了。

        敢情这位小祖宗以为这是在做梦?

        同时点头:“当然是!”

        楚阳嘶的吸了一口气:“那……你真是爷爷?你们是……父亲母亲?”

        三人同时含着泪笑着点头,一句话,却让三人心中酸涩不堪。

        楚阳闭了闭眼睛,终于睁开,道:“掐……掐我一把……我我……我动不了……

        想要坐起来,却还是没有力气。

        杨若兰终于哭出声来:“孩子……”一把抱住了他,嚎啕大哭,楚阳只感觉母亲的泪水慢慢的滑落,将自己胸前浸湿的凉凉的,一种说不出的酸涩滋味在心中滋生,木然的喃喃道:“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感受着母亲的怀抱,楚阳眼睛慢慢的湿润了起来,一种软弱的感觉,慢慢的升起,这一刻,这一位历经两世神经如同铁打钢铸的楚阎王,竟然感到自己有一种一直不住的放声大哭的冲动!

        这份软弱,无关于勇气,不关于任何别的。乃是一种在亲人面前,才能够有的感觉。

        他就像是一个孩子,倔强骄傲,面对世间风雨,他独力面对承受,横眉冷对,承担起一切。受了伤,被人欺负了,痛了,苦了,也只有咬牙冷笑挺着。

        但面对自己父母的时候,却会情不自禁的哭出来。哪怕他上一刻还在笑,但突然见到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种软弱,甚至是委屈感,就会突然涌上来!

        楚阳静静地待在母亲怀里,咬着牙,不想哭。

        但,眼睛酸涩,鼻子一阵阵的酥着酸,竟然忍不住,两行泪水慢慢的流出来,紧接着便如是放开了大水的闸门,泪水汹涌而出。

        楚飞凌与楚雄成看着这一对分别了十八年的母子相拥,眼中都是百感交集。

        两人想要劝解两句,但同时感到嗓子眼里似乎堵着什么东西,竟然说不出话,似乎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的哭出来……

        良久,楚雄成老爷子冇沙哑着嗓子说道:“若兰,孩子已经回来了……你这么个哭法,让孩子心里也不是滋味……这是喜事,不要哭了……”

        杨若兰抬起头,看到儿子胸前被自己泪水浸湿了一大片,不由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背过身去擦擦眼睛,却舍不得让眼睛离开儿子,只好就这么用手背抹了抹。

        “这是你爷爷……”楚飞凌咳嗽一声,道:“楚阳,快来见过?!?br />
        楚雄成也有些企盼的看着楚阳,有些兴冇奋的道:“他叫楚阳?本来就叫楚阳?”

        “是?!背闪柁限蔚牡愕阃?。

        “孙儿参见爷爷?!背籼稍诖采?,也有些尴尬:“只是不知怎么了……起不来,没力气……还望爷爷不要见怪?!?br />
        “我哪里会见怪!”楚雄成捋着胡子笑道:“你回来了就好!至于身体,爷爷给你找上三天最好的大夫来看,一定让你恢复正常!你且放宽心?!?br />
        “嗯?!背舻偷陀α艘簧?,看着楚飞凌,嘴唇蠕动了半天,连脸皮也挣红了。

        楚飞凌满脸紧张的看着他,生怕这小混蛋一张口叫出一声大哥来……那自己可就赶紧的钻地洞……”

        “爹”六楚阳终于低声叫了出来。

        这一声叫出来,自己心里一松,楚飞凌心中,也是千钧巨石落了地,喜笑颜开的道:“乖,好孩子,那是你妈妈?!?br />
        楚阳眼睛转动,看着杨若兰。

        杨若兰身体颤抖,紧张的看着他,眼中泪水盈盈,却不敢眨眼,嘴角强行的勾起来,想要露出一副温柔的笑,却被心中的酸涩感觉冲击的有些扭曲,她越是努力镇定,越是保持不了脸上表情。

        楚阳轻轻的微笑着,眼睛深深的看在杨若兰脸上,嘴唇刚刚蠕动,却又闭合,他强行控制自己,但最后嘴唇却已经扁了起来,一张俊秀的脸,也怪异的扭曲了起来。心跳如同擂鼓,几乎一颗心就要从口中jī冇射而出。

        一生之中,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软弱,竟然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良久……

        “……妈……”楚阳终于叫出声来,但却变了调,喉音浓重,就像是哭出声来一样。

        “哎!”杨若兰期待已久,忙不迭地答应,眼泪夺眶而出,浑身剧烈颤抖:“好孩子……我的乖儿子!我的孩子……”

        竟然凝噎住了,良久才喘上一口气来,一伸手抱住了儿子,似乎要将自己的儿子揉进身体里,拼命的眨着眼,大口大口的喘气,终于又像哭又像笑的说了一句:“你……你终于……你终于回家了……”

        她毫无仪态的又哭又笑,将儿子紧紧抱住,似乎下一刻,儿子又会失踪一艇”

        良久,杨若兰才跳了起来,一把拉住楚飞凌的手:“飞凌!飞凌,你听到了么?儿子叫我妈了……儿子叫我妈了?。?!我等这一声妈,我等了十九年,等了十九年!我终于听到了!我儿子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啊?。?!”

        楚飞凌紧紧攥住她的手,jī动的道:“是,是,儿子回来了!回来了……”

        想起夫妻二人在这接近十九年的时间里受的苦楚,牵肠挂肚,忍不住也是虎目含泪,心中百感交集……

        楚雄成老爷子轻轻偏过头去,眼中两行老泪,静静滑落。

        良久,这jī动的情绪,才稍稍的有所减弱。

        杨若兰早已经坐在儿子床边,手指头轻轻抚摸着儿子脸庞,头发,脸上一片心满意足,眼中仍然湿润,时不时的抽噎一下,但却已经平静下来。

        “孩子,你这些年毗都是怎么过来的?”杨若兰想起乌倩倩所说的楚阳的过往,心中一阵阵抽疼。

        “这些年?”楚阳轻轻笑了笑,道:“这些年,其实过的很平静,也没遇到什么大龘事,自幼跟着师父长大,师父那人很好很好,照顾我,也是无微不至。

        基本也没受过什么委屈,什么事情都顺着我自己的脾气,这些年过的……平平稳稳?!?br />
        “平平稳稳……”杨若兰忍不住的又想哭,急忙忍住。她知道,儿子这么说,是想减轻自己心中的负疚感。

        但……你这平平稳稳,也有些离谱了吧?

        多少次惊涛骇浪?多少回si里逃生?以一人之力,微末修为,颠覆下三天整个局势,这其中,又岂是‘凶险’两个字就可以简单的形容?

        深入敌人冇腹地大赵京城,翻云覆雨,多少险象环生?

        一万三千里路独身逃亡,被敌人举国之力追捕,胜过你千万倍的力量围剿……何等的惨烈?

        这些,你为何一句都不说?

        中三天风云jī荡,你率领兄弟们决战亡命湖,那可是不si不和…你一句不提,就是为了让我安心!

        杨若兰感觉自己喉冇咙凝噎住了,看着儿子淡笑的脸,努力的想要在上面找出风霜的痕迹,但找来找去,却是自己先迷失在儿子的脸上……

        “好孩子……”杨若兰溺爱的道:“爹娘没能亲自照顾你……你还是长得这般俊……”

        楚飞凌在一边笑道:“这一点倒是变不了的,孩子长得像我,在哪里长大,都是这般俊?!?br />
        “臭美!”杨若兰破涕为笑,突然感觉少了些什么,道:“父亲呢?”

        楚飞凌道:“他老人家祝福我看顾孩子,他去安排人找大夫去了?!彼α诵?,道:“刚才我看到他老人家哭了……想必是在儿媳妇面前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溜了?!?br />
        他努力说的风趣,杨若兰与楚阳均是相对一笑,感觉那一股沉抑的悲戚气氛,在渐渐地远去。

        “我还以为先溜走的是你呢”?!必ü诺谝桓约憾影莅炎拥拇笙?!”杨若兰撇着嘴促狭道。

        此刻只剩下一家三口,杨若兰自然不会给他留什么脸面。

        “哈哈……”

        一听这句话,楚阳也实在是忍不住,真真切切的笑了起来。

        杨若兰见自己一句话,终于逗的儿子开怀,不由抿嘴微笑,心中居然满是成就感。有一种儿子刚出生的时候,自己抱在怀里摇晃着哄他不哭的那种温馨感觉。

        想着想着,不由得心中母爱泛滥,看着儿子的眼神,也越发的温柔起来??醋哦?,便如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怎么看,也看不够。

        眉毛帅,眼睛俊,脸庞完美……连身上的味道,也是那样的清新好闻……

        “你还??!都怪你!小兔崽子!”楚飞凌脸红耳赤,佯怒道:“你那时候应该心里想到了,那时候你满脸的为难害怕,以为我看不出来?可你就是不说”…你你你,你存心占我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