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三章 大什么大?老子是你爹!

    第十三章 大什么大?老子是你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龙一口血几乎喷了出来!

        楚雄成、楚飞烟、楚飞凌三人也是差点吐了血!

        楚雄成心中在感叹,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如此极品的家伙,居然是我的孙子,居然生在了我楚家……我楚家世代忠hòu耿直,这真是羊群里面活活的跑出来了一头驴……

        这张嘴,简直就是刀子啊。

        只听见楚阳还没完,居然一脸悲哀地道:“冤枉我……倒也罢了,可是您如此说二婶……难道您的良心里面,就没有觉得愧疚?再说,我说啥了?我分明一句也没说……哎,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句话出来,大家齐齐晕翻!

        见过无耻的也见过难缠的,可从来没见过如此滚刀肉!

        世界上最难听的话都从你嘴里说了出来,居然你一眨眼就是一句:我啥也没说,我啥也不好意思说?

        楚飞龙嘴唇颤抖,浑身哆嗦,手脚冰凉。

        楚飞龙对于今天的事,第一次感到了后悔!

        肠子都悔青了……

        你说我没事我招惹他干什么?这下子可倒好,被生生地套住,脱不了身了。

        不管是验不验,今日之事,都是自己吃亏吃大了!

        万一传了出去,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儿女,居然还需要验身证明是自己的种……那,我楚飞龙还怎么混?

        但若是不验……今日这一关,可怎么过?

        “你口口声声为别人养儿子,难道,就是好话?”楚飞龙憋着气,一字一字的问道。

        “二叔你这纯属无理取闹!”楚阎王一句话让杨若兰几乎笑出声来。

        究竟是谁在无理取闹?

        “我说的是假如!”楚阳振振有词的道:“是假如啊……二叔,假如……”他的神情很悲愤:“一家人都在这里……我我我……我再怎么说也是姓楚的啊……怎么能这么说呢?”

        在场众人同时心中怒骂:你丫还知道你自己是姓楚的?

        楚飞龙如此心机,已经被你逼得快要上吊了,你还想怎么着?

        果然楚阳说道:“小侄生平做事,都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忍字头上一把刀,任他怒火胆边烧;得放手时且放手,能饶人处把人饶……可是二叔您,居然如此不留余地!如此逼我!如此的……”

        他悲愤的道:“您要逼我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众人瞠目结舌!瞧您说的自己多宽宏大量啊,居然还即兴作了一首诗……圣人一般的说。

        可是……

        这得是何等的脸皮,才能颠倒黑白的说出这种话来?

        ‘你要将我逼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这句话,绝对应该是现在的楚飞龙的心声!若是换个人说出这句话,楚飞龙绝对要眼泪汪汪的握着他的手说一声‘知音啊啊’……

        可偏偏这句话居然是正在逼迫人而且将人逼迫的几乎上吊都嫌太晚的楚阳口中说了出来!

        这就不能不让人佩服了!冇

        楚飞龙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气,接着捂着胸膛,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

        他死死的看着楚阳,一字一字道:“若是我绝对不同意验明正身,你待如何?”

        楚阳撇撇嘴,道:“那还不简单么?为了楚家,为了家族,为了祖祖辈辈的鲜血不白流,为了祖祖辈辈的心血不白费,为了子子孙孙千秋万代……呵呵呵,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二叔,您莫要忘记!我们,姓楚!”楚阳眼神如电,虽然是躺在床上,但那一股冷漠决然的杀意,兀自让楚雄成这等身经百战的猛人,也出了一身冷汗。

        “杀?”楚飞龙一声冷笑:“你敢?!”

        “我不敢?”楚阳眼神犀利起来:“我是楚家长孙!只要我不犯错误,日后这个家族,就是我的!二叔,您老敢不敢跟我打一赌?您只要今日拒绝验明正身,那么,我就敢在以后的岁月里,一个一个的铲除了他们!”

        他阴阴的一笑:“正如二叔刚才咬断我手指逼迫我妈的时候所说,这是为了楚家!为了子孙千秋万代!我,行得正坐得端,问心无愧!”

        室内气氛一下子僵住。

        “莫要说是现在的这几个人,二叔,就算您老老当益壮,今后再生出几个来,每一个,也必须要舌尖之血紫晶之魂来验证!不验,有一个,我就杀一个!”

        楚阳缓缓道:“我相信,楚家列祖列宗,都会赞同!”

        楚飞龙只觉得一股气憋在了胸膛里,想也不想的就怒道:“且看是谁先杀了谁!”

        楚阳等得就是这句话,立即目光一转:“爷爷……您听听……这也是二叔说的话……我我……目前为止,验证了血脉的……可就我一个啊……也就是说,唯有我……才是您老人家的亲孙子啊……二叔他……居然为了外人要杀我……”

        楚阳哀怨无限的道,委屈的,简直要六月飞雪了。

        旁边放着这么大一尊神,怎么能不加以利用?

        楚雄成正听的云里雾里,头昏脑胀,突然间就看到这刚刚认亲的叔侄二人居然剑拔弩张,谈到了生死!

        正在心里一个劲的想:这是咋回事呢?怎么说着说着就到这里来了?

        接着就听见了楚阳的话,不由勃然一声大喝:“放肆!楚飞龙,你想做什么!”

        楚飞龙嘴唇颤抖,满脸紫胀,狠狠的看着楚阳。

        “难道我有错么?”楚阳悲愤的叫了起来:“我还不是为了楚家血脉纯正?我还不是为了二叔你好?我还不是为了子孙万代?我还不是为了千秋基业?”

        “我哪里错了?”楚御座痛心疾首的道:“我哪里错了?二叔您就如此对待我?说一句最难听的话……您的儿女之中,若是有一个是别人的……那又如何说法?”

        他悲痛的道:“须知这世上帽子很多,但有一顶帽子,是有颜色的!而且如同春天的草……男人都不喜欢吧?二叔,我这是为了你好??!”

        楚飞龙大叫一声,一口血哇的喷了出来,魁梧的身子,摇摇欲坠,方正威严的脸庞,一片惨白!

        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人逼到这种地步!

        而且,父亲就在眼前,自己还发作不得!

        “你吐血又怎么样?我这受欺负的还没吐血……你这装模作样的给谁看?”楚阎王已经是得理不饶人:“你敢将楚家血脉当做儿戏,我现在就让父亲带人去杀了那几个不肯验证的!祖父大人也在这里,我深信他老人家深明大义,绝对会明辨是非!”

        “不要说了,验!”楚雄成老爷子也是一脸的紫胀!

        他再是缺心眼,此刻也看了出来。

        若是不验,恐怕就在今日,楚家就是刀兵四起,四分五裂!

        “父亲!”楚飞龙震惊的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叫什么叫?”楚雄成大怒道:“还不是你一手策划出来的鸟事?你居然还在这里鸟叫!”

        他怒吼一声:“把人都叫过来,老夫亲自验!”

        楚飞龙踉跄退后几步,跌坐在椅子上。

        今天,实在是一败涂地!

        而且,最憋屈的是,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对方的每一次反击,都是用的自己的计谋!每一句犀利的言辞,都是自己刚才说过的!但轮到自己,却比对方更难受了一千倍!

        因为对方已经验明正身!

        名正言冇顺!

        “爷爷真是太英明啦!”楚阳一声响亮的马屁,心中冷笑:跟我作对?欺负我妈?哼哼……楚老二,这事儿可没这么简单就完了……

        十八年来的前尘旧恨,老冇子迟早要与你算算账的!

        一声令下,进来几个少年。

        正是楚家年轻一辈。

        老二楚飞龙的三个儿子,楚腾虎,楚腾蛟,楚腾云;老三楚飞寒的两个儿子:楚腾霄,楚腾空。

        额,老四楚飞烟还木有后人……

        此刻,这五个少年都是一脸的憋屈。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此言一点都不假。

        看着床上的楚阳的目光,都如刀子一般。

        楚阳安然若素。

        小样儿的,第五轻柔千万大军都被哥哥我玩残了,你们这几个小毛头瞪几下眼,又能咋地?

        嗯,那方脸大耳的,楚腾虎,与楚飞龙长得一样,是老大,今年……十八岁?只比自己小了四个月……

        楚腾蛟,十七岁,刀条脸,看起来甚是阴沉。

        楚腾云,十五岁,眼珠子来回转动,聪明在外……不足虑。

        至于三叔家的两个儿子,老大倒是一脸忠hòu的样子,老二有些心思活泛,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三岁……

        楚阳默默地记下来这几个兄弟的特征。

        楚御座过目不忘的本领,可不是白给,只要他想记住的人,那么,哪怕只见一次,哪怕时隔经年,也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至于验证血脉,楚阳并没想搞什么鬼。

        他搞这出事,只是为了恶心楚飞龙,为母亲出气而已。至于其他的……倒是真没想过,再说……蔚公子亲手设置的禁制,就算是楚阳想动手脚,现在剑灵沉睡,自己浑身无力,也是根本动不了……

        不多时,五个人都验证完毕;虽然不似楚阳那般玉佩中发出耀眼的金光,但也有反映,足见乃是楚家子孙无疑。

        “这下子可清楚了吧!”楚飞龙胸口起伏,一声怒喝。

        却没有回音,一看,不由得一口血几乎又要吐出来:楚阳已经闭上眼睛,鼻息细细……居然不知道啥时候又已经睡着了……

        楚飞龙憋足了劲的一拳,打在了空气里。这种感觉,几乎能让人吐血。

        楚飞龙怒哼一声,拂袖而走!今天丢人可是丢大了……恐怕明日,上三天就开始传出自己的丑闻了……

        几个少年都跟了出去。

        楚飞烟抹了一把冷汗,也跟着溜了出去,我还是暂且离得这小祖宗远一些比较好……忒可怕!在他身边就没好事,提心吊胆啊……

        楚雄成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在这时,楚阳又睁开眼睛,恰巧见到杨若兰楚飞凌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眼中满是ji动。

        不由得嘴角一咧,强笑道:“大……”

        “大什么大!”楚飞凌大急,浑身汗出如浆,急忙第一时间喝止:“老冇子是你爹!”

        …………

        第三更求月票,求评价票?。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