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章 阎王醒来

    第十章 阎王醒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部第十章阎王醒来第三更!

        杨若兰眼睛眯了起来:“你是什么意思?”

        楚飞龙叹了口气,道:“这乃是我楚家千秋万世的事情!大嫂,你为何一意阻拦?”他突然有些悲愤的道:“大嫂,你是何居心?”

        “你一口咬定,这就是你儿子!我们要验明正身,保证血脉纯洁,你居然又是横加阻挠!甚至,只是单纯的一个小小的验明正身,居然以命相挟!”

        楚飞龙摇头,叹气,脸sè沉重:“我真的不想怀疑你,大嫂!”

        这么一说,楚雄成与楚飞烟都是低下了头去。

        楚飞龙的话,入情入理,严丝合缝,不由得让人心中不想多了。

        在男人们看来,就算是卸掉一条膀子,能够证明清白,也是在所不惜的事情。更何况只是五根手指头?

        在江湖上亡命喋血,在场的哪一个,没有付出过比这五根手指头更重的伤势?楚家能够屹立在上三天,不要说五根手指头,死的人,又有多少?

        但他们却没有体会到,当着一个母亲的面,把她亏欠了十八年的儿子生生折断五根手指头,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而楚飞龙,就是利用了江湖人的铁血不在乎,和一个心中有着浓浓的愧疚的母亲的心情。他算定了杨若兰就算是自己死掉,也不会允许任何人现在动自己儿子一根汗毛!

        所以他才肆无忌惮的挑唆!

        而且是以一副忠义的样子,名正言顺的逼迫!

        “楚飞龙!你过分了!”楚飞凌一步踏前,怒道:“你竟敢这么跟你大嫂讲话?!”

        “对不起,大哥?!背闪涣车某林匚弈危骸扒肽嘈盼?,我比任何人,都不想怀疑大嫂!”

        “可是你依然在怀疑!”

        楚飞凌怒道:“你大嫂的话,你不信,可我的话,你信么?我说了,这就是我儿子!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我们楚家亏欠了十八年的后人!够么?”

        “不够!”楚飞龙tǐng直了腰杆,坦dàng的道:“大哥,我不是不相信您。只是……我更相信……舌尖之血,紫晶之hún!那才是自从出生,就被认可的血脉!”

        他目光中含着愧疚,道:“大哥,我知道您和大嫂舍不得,可是……这种事情岂能儿戏?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一旦若是真的有yīn谋……那么,我们楚家闹个大笑话是小事,引发无穷后患,徒然令祖祖辈辈喋血牺牲打下的江山拱手送人,才是大事啊?!?br />
        说到这里,楚飞龙满面沉痛,突然站了起来,退后两步,整了整衣衫,直tǐngtǐng的跪了下去,满面悲怆,道:“大哥,请您为了我楚家千年基业……狠心一次!大嫂……就算二弟我今日不近人情一次……求您,拿出证据来!”

        “为了楚家,为了家族,为了子孙万代……更为了数代祖先的鲜血英hún……”楚飞龙直tǐngtǐng的跪着,眼中泪水竟然滴落下来,却连眨也不眨一下,痛苦的叫道:“大哥!大嫂!请您……成全!”

        楚飞龙这一跪,举座皆惊!

        楚雄成老爷子看着自己老二儿子的眼神,复杂之极,隐隐然,有些泪光闪动,还有一丝欣慰。

        男儿膝下有黄金!

        若非是被逼到了极处,楚飞龙这位现在楚氏家族的主事人,岂能如此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竟然跪倒在地?

        可见楚飞龙对自己家族乃是赤胆忠心!对血脉传承,更加是重视到了极处!

        楚家有如此子孙,足可告慰祖宗神灵了!

        楚飞烟在一边站着,这个xìng格耿直的楚家老四,此刻也深深地被楚飞龙打动,忍不住道:“大哥……”

        楚飞凌一口钢牙几乎咬碎!

        楚飞龙打的什么主意,他心知肚明!他素来知道自己这个嫡亲二弟yīn险狡诈,做事无所不用其极,但却真的没有想到,楚飞龙竟然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当着楚雄成,当着楚飞烟,楚飞龙这一跪,跪的楚飞凌没有半点退路!

        前路已绝!

        “楚飞龙!你……你好!你好毒的心肠!”楚飞凌几乎要吐出血来。

        楚飞龙直tǐngtǐng的跪着,脸上全是凛然忠烈,他两眼直直的看着楚飞凌的眼睛,哀戚的道:“大哥,你若是不答应,我……就跪死在这里!”

        声音厉烈,斩钉截铁!

        楚雄成一声长叹:“飞凌,你二弟都已经给你跪下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想要如何?难道……真的要逼死他么?”

        楚飞凌霍然回首,悲愤地看着父亲,悲声叫道:“父亲……”

        “不要说了!我问你,你二弟……难道不是为了我们楚家?为了我们家族?还不是为了你?你还想怎样?!”楚雄成一声断喝。

        楚飞凌浑身颤栗起来:“父亲,这可怜的孩子……被我们丢弃了十八年!十八年??!”他嘶声叫道:“十八年来,我们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一点什么,他如何长大的……当真是费尽了艰辛!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族,竟然先要断去手指……”

        他嘶声问道:“父亲,您于心何忍?这是您的亲孙子??!”

        楚雄成一声长叹,眼角湿润。

        楚飞龙跪在地上,断然道:“大哥,亲孙子这三个字,……此话,为之过早!没有验明正身之前,谁能确定,这就是父亲的亲孙子?!”

        他昂着脖子,大声道:“当然,若是验明正身,他的确是我楚家血脉!那么,今后我们对他,有的是补偿!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但若不是……我楚家……丢不起这个人,也承受不起这个损失!大哥,请您不要再糊涂下去了好么?兄弟我求您了,求您了啊……”

        “闭嘴!”楚飞凌大怒道:“楚飞龙,你不要以为你这些年玩的把戏,做过的……”他心情jī动愤怒,就要将事情说出来。

        “够了!”杨若兰猛的打断了他,看了看地上的楚飞龙,又看了看楚飞烟,最后看看楚雄成,然后挪开目光,爱怜的看在儿子脸上,目光中无限温柔和决然。

        她知道,楚飞龙做过的那些事情,自己夫妻二人虽然已经明知道就是他做的,但却没有半点证据!楚飞凌若是现在说出来,绝对会被楚飞龙倒打一耙,那样的话,一旦冲突起来,有公公楚雄成在场,儿子的这五根手指,就是断定了。

        她努力地吸了一口气,声音变得平静下来,淡淡道:“我只想问问你们楚家人,是否非要在今天,就进行血脉验证不可?”

        你们楚家人!

        杨若兰说出这几个字,就已经证明了她的决心!

        为了儿子,她宁可不做楚家人!

        “当然如此!绝对如此!请大嫂成全!”楚飞龙声音厉烈。他好不容易等到了现在,就是为了杨若兰这一句话,岂能放弃这个机会?自然是立即就堵死了退路!

        “好!”杨若兰轻轻地笑了笑。平静地道:“既然楚家容不下我儿子,那么,我带儿子走就是了。你们不是怕我儿子是假的么?只要我带着儿子离开了,真假,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吧?”

        “离开?你要离开到哪里去?”楚飞凌大惊失sè:“若兰,你不要冲动!”

        杨若兰平静摇头:“我没冲动!我离开这里,自然是要回到杨家去!”她低下头,看着儿子的脸,缓缓道:“你们不让他姓楚,但我可以让他姓杨!”

        楚飞龙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道:“大嫂,只是这么简单的事,何必如此?”

        便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不错,只是如此简单的事,何必如此?”

        楚飞龙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自然明白这句话乃是他说的。

        但第二个声音对于众人来说,却甚是陌生。

        这个声音很平静,也很淡然,而且,充满了不屑,充满了傲然,声音清朗,却将每一个字都咬的极准,吐字甚是清晰。

        而且这个声音,充满了虚弱。似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让人听到之后均是忍不住在担心,他说了前一个字,后一个字会不会再有力气说下去,但他却是每一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虽然虚弱,但却是一气呵成。

        唯独奇怪的是……众人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众人顿时愣??!

        连杨若兰楚飞凌夫fù,也愣住了。

        刹那之后,众人同时转头,看向chuáng上,只见那chuáng上昏mí的少年,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他似乎还没有任何的力量,但此刻眼神之中的清明,却是如同秋水寒bō。

        众人同时呆若木鸡!

        楚阳!

        大家争执了半天,都是一个想法:这家伙不会醒来。

        但此刻,这小子竟然鬼使神差的醒了。

        这一醒,让楚飞凌杨若兰欣喜若狂,跪在地上的楚飞龙却是怅然若失,几乎在这一刻失hún落魄!

        如此天赐良机!

        竟然在最后时刻,被这家伙一句话,搞得横生变故,一番心血,付诸东流?

        楚阳艰难的抬起手,手心中的紫晶玉髓‘嗒’的一声轻响,落在了chuáng铺上,努力的lù出一个笑容,虚弱的道:“既然……那么,验明正身,是太应该了……要不然……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留在这里……”

        众人怔住。

        想不到这家伙醒来,身体虚弱的跟棉花似地,居然如此通情达理?

        楚阳咳嗽了几声,虚弱地道:“身为楚家子弟,岂能不验明正身?”

        他眼中极为隐蔽地闪过一道寒光,却因为低着头,谁也没瞧见,咳嗽了几声,虚弱地道:“这位……二叔,不知道您的几个儿子……都验过了木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