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章 验明正身

    第九章 验明正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龙哈哈一笑,一步迈进门来,道:“大嫂,飞龙前来探望?!痹诮肽卩?,无论如何都是说一声的。

        毕竟,大哥的内院,乃是大嫂的领地……

        “滚进来!”楚雄成一声怒喝。

        楚飞龙一怔,似乎是没想到老父亲先到了这里,居然还向着楚飞凌和楚飞烟做了个鬼脸,低声抱怨道:“你俩真行,明知道老爷子在这里,还让我来抗雷……”

        说完才摇摇头苦笑着走了进去。

        楚飞凌心中一声叹息。

        楚飞烟刚才的疑虑一扫而空,哈的一声笑道:“老二这货,这次可倒霉了……”

        楚飞凌哼了一声。

        楚飞龙进入内室,迎面就看到两双眼睛目光灼灼,不由缩了缩脖子,干笑道:“父亲,大嫂……”

        “你这混账!”楚雄成气不打一处来,却又发作不出,毕竟楚飞龙说的话,你要是理解为关心,也行,非要理解歪了,也可。

        尤其是他这位家主,乃是不能随便说的。一旦刺jī错了弄假成真……自己可就哭都来不及。

        “这就是侄儿吧?”楚飞龙殷勤的上前一步,看着chuáng上的楚阳,轻轻吸了口气,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哎,只可惜……父亲,可有什么好办法么?”

        楚雄成怒道:“我要有办法,还能像现在这般坐在这里tǐng着?你他娘是在打我的脸么?”

        楚飞龙赔笑道:“是孩儿不会说话?!?br />
        楚雄成哼了一声。

        突然,楚飞龙沉思了一下,道:“大嫂,小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若兰玉手轻轻抚弄着儿子的头发,淡淡地道:“说吧?!?br />
        楚飞龙似乎有些窘迫的笑了笑,道:“大嫂,这个……侄儿,不知大嫂可曾验证过……咳咳,小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楚家,家大业大,难免有宵小之徒冒名顶替……咳咳……我这也是随便一说……”

        但他这一句话,却是顿时让楚雄成提高了警惕。老头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高兴了,还没问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若是错把冯京当马凉……把别人的孩子抱回家来,闹笑话是小事,楚家的基业,难道要落到别人手中?

        细细的看了看,楚雄成疑huò道:“老二,我看这孩子不假啊,你看,与你大哥十八九岁的时候的样子,多像啊?!?br />
        楚飞龙苦笑:“父亲……面貌相像……咱们楚家这十八年来找回来的每一个孩子,有哪一个不像大哥小时候?关键是……血脉的验证啊,父亲,我记得,有办法的。

        “不错!”楚雄成顿时道:“我记得当初老杨还告诉我一个办法,叫做……舌尖之血,紫晶之hún?这可是做不得假的……”

        楚飞龙一拍手,兴垩奋道:‘这不就是那块紫晶么?咱们试一试,岂不就一切都是真相大白?”

        杨若兰的脸sè顿时寒凛如冰,缓缓道:“公公和二弟的意思,是现在就取出这块紫晶玉髓,然后取这孩子的舌尖之血,验明正身?”

        楚飞龙诚恳道:“大嫂,小弟知道,这事儿委实是令你为难!大家都是有儿有女的人,孩子就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焉能不心疼?休说是取舌尖之血,就算是擦破一点点皮肉,做父母的心中也是如同刀割?!?br />
        他顿了顿,继续苦口婆心的道:“但现在,却是为了证实侄儿的身份啊。要知道……孩子从小到大,不管是身材面貌,都是变幻万端,谁能知道,孩子长大后,就一定是什么模样呢?”

        “但不论如何,血脉,总是变不了的!”

        楚飞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神sè间突然变得庄严肃穆:“若是大嫂信得过我,便由我亲手进行这件事。我自然会让侄儿的痛苦减轻到最低!这一点,我有把握?!?br />
        楚飞龙言辞恳切,声情并茂,真挚诚恳。

        声音之中,那一股拳拳之意,让楚雄成都为之动容,捋着胡子道:“这话,有道理……”

        “我绝不同意!”杨若兰厉声道:“孩子现在正在昏mí之中,如何能承受这般痛苦?再者,他的手,紧紧握着紫晶玉髓,根本取不出来,若要强行取出,除非将他五指折断!这如何使得?”

        她悲愤的道:“孩子如此重视紫晶玉髓,难道还不能证明?更何况,母子连心,我一见到他,就知道这是我的儿子!这一点,难道也做的假?”

        楚雄成老爷子手捋胡须,喃喃道:“这话也是有理……”

        楚飞龙沉着的笑了笑,道:“大嫂过虑了。而且也言重了!飞龙何德何能,敢质疑大嫂?不过……大嫂,将心比心之下,你丢失了孩子,已经十八年半啊,这么漫长的时间……你说见到一个孩子就说是你儿子这乃母子天慢……”

        他苦笑着摊了摊子,道:“……然后就非要让家族承议……这……呵呵呵……未免有些儿戏了吧?”

        他停了停,立即说下去:“再说……取舌尖之血,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细针一刺,甚至还未察觉,就已经完工了……至于他的手指……”

        楚飞龙皱皱眉,用一种慷慨jī昂的声音道:“男子汉大丈夫,生在乱世江湖,谁又能不流血?谁又能不受伤?为了几块紫晶白晶,还能打一个天翻地覆,横尸遍野;更何况是一大家族的继承人这样的重大事件?”

        “区区五根手指,却能够证明血脉渊源,纵然断折,又能如何?更何况鲁昂,这伤势,也并非是不可恢复!”

        “我楚家有的是灵丹妙药!只要证实了乃是大侄儿,不仅是治疗伤势,而且家族资源还要全力供应他修炼,期待他早日有所成就,光宗耀祖!但若是事实证明,不是我楚家血脉那么……五根手指,又算什么?”

        他冷笑一声:“不仅是五根手指到那时,就连他身上其他的骨骼,也要一一敲碎了审问,究竟是谁出得这等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覆灭我楚家的断子绝孙的主意!”

        楚飞凌和楚飞烟早已经悄悄进门,此刻都在听着这一番话。

        不得不说,楚飞龙这番话入情入理,从大处小处长处短处远处近处,尽皆思虑了一遍,可说无懈可击!

        楚飞烟是认得楚阳的。但此刻,楚飞龙和杨若兰楚雄成三人遮的严严实实,却是根本看不到,此刻听到楚飞龙这番话不由赞同:“二哥这话有些道理?!?br />
        楚飞凌霍然转头,向他怒目而视!

        杨若兰一声冷笑,断然道:“不管你如何说,反正我是不同意!这是我儿子,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就跟谁拼命!”

        楚雄成老爷子为难的皱了皱眉,劝道:“若兰你看此事……既然你如此有把握,也只不过验明正身而已……难道,我楚家子孙,我们自己居然连验明正身的权力也没有?”

        杨若兰木然道:“验明正身是要的,但不是此刻!此刻若非要验明正身,就需要掰断我儿子五根手指头!我决不允许,若非要验明正身,那好,等我儿子醒来!”

        楚飞龙目光一闪yīn声道:“若是他醒不过来呢?”

        “那就等!”杨若兰斩钉截铁:“他什么时候醒来,就算什么时候!”

        “呵呵呵……大嫂……你如此拖延时间,却又是何用意?”楚飞龙吸了一口气沉重地道:“须知时间,才是最珍贵的东西,一个时辰就可以覆灭一个世家,三天三夜足以改朝换代……”

        他轻轻喟叹:“大嫂,时间拖下去,焉知?;卧??”

        这句话出来,楚雄成,楚飞烟也为之悚然动容。

        此刻楚家虽然是平沙岭三大势力之一,但现在不知为何,三大势力暗潮汹涌,与以往截然不同。听说是因为九劫剑主的事情,高层世家又有部署……

        平沙岭下一步的趋势,恐怕只有统一。

        在这种时候,三大世家都是无所不用其极……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楚飞凌夫fù找回了儿子?

        天下焉有这么巧的事情?

        楚飞克脸sè沉重,忧患,心中却是暗暗冷笑。杨若兰已经有一只脚,踩进了自己的陷阱里。

        他得知消息之后,表面按兵不动,却暗地里开展调查。对于楚阳手握紫晶玉髓紧紧不放的事情,很快就知道了。

        所以他亲身前来,见到楚阳手握紫晶玉髓的样子,就更加拿定了主意。

        实际上,他一见到楚阳,见到他与自己大哥年轻时候几乎相差无几的面貌,就已经确认,这是真的!但他却不能承认!

        非但不能承认,而且这个时候,正是打击楚飞凌的重要时机!

        一旦错过,恐怕终生后悔。

        只要将杨若兰jī的带着儿子离开楚家,楚飞凌的岳父家这条强力臂助,就等于是半废掉!

        所以他才一力坚持验明正身。

        他明白什么叫做慈母之心。

        失踪了十八年的儿子回到身边,又是昏mí不醒,有哪个母亲如此狠心,在这种时候折断孩子的五根手指验明正身?

        那是死也不肯的!

        所以,只要你不肯,我就有办法,怕的……反而是你肯!

        杨若兰冷冷的,决然道:“不管如何,谁敢动我儿子,就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楚飞凌浑身一震,哑声道:“若兰!”

        杨若兰一偏头,倔强的不理。

        楚飞龙摇头,叹气,突然目光一亮,低声道:“大嫂,这事情……不会就是你杨家安排的吧?”

        一言出,内室中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