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章 我的儿子??!

    第三章 我的儿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杨若兰失瑰落魄的在这一片冰雪高原上寻找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早晨到晚上,她根本就没合眼,然后又从晚上到凌晨。

        她执着的,执拗的寻找着,偶尔登临高处四处眺望。她的长发在寒风中飘起,凌乱飞舞。

        甚至,一些稍微有些缝陈的大石头,大冰块,都被她搬了起来查看。

        楚飞凌看的只是叹气:就算是三岁小孩子,也看得出那些缝隙根本藏不住人。

        但杨若兰这位成年人,而且是君级高手,居然连这点判断力也失去了。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陪同妻子,四处寻找。

        他了解她的心情。

        杨若兰目光发直,头发已经披散开来。娇美的脸孔,已经一片憔悴。嘴唇干枯,明媚的双目中,也全是血丝!

        是啊,他们都说了,楚阳就在这山上!

        没有下去!

        他们下去的时候还见过他了!

        然后自己夫妻二人接着上来,上山下山,只有那一条路啊。

        可是……人呢?

        人到哪里去了?

        杨若兰已经近乎要崩溃了!

        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那里去了?

        十九年了!自从孩子失踪,杨若兰就一直没有快乐过。

        内疚,自责,牵肠楗肚,她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自己的孩子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被人捡走了?

        他过得好不好?捡走他的人会不会虐待他?

        他修炼武功了么?

        他三岁了……八岁了……十岁了……十八岁了……

        天冷了,他冷不冷?有没有御寒的衣服?下雨了,他在那里?会不会被淋到生???下雪了,路滑,他会不会摔跤……

        她一直在幻想,一直存有着希望,却又不敢相信。时间越长,她就越是绝望……

        楚氏家族一年年的找寻,没有任何结果。每一次找寻,杨若兰在那段时间里就开始彻夜不眠。每次看到楚家大门进来一个人,她的目光就紧紧的跟了过去。

        到后来,负责找寻的楚飞烟,一见到这位大嫂,就狼狈而逃。实在是看不得她眼中那深深的希冀……

        每次看到这种目光,楚飞烟就感觉自己犯了十恶不赦之罪!

        一年一年的失望,一年一年的绝望!

        终于,终于在今年,得到了儿子的消息!确定了,儿子还活着,他长大了!他有一身的本事!

        他智谋超群,他丰神俊朗!他侠肝义胆!他豪情盖世!

        他就是世间最完美的男人!

        那一刻,杨若兰的心中就开了锅!

        骄傲,心酸,放心,渴望,盼望,患得患失……十八年来的心情,几乎就在这段时间里全部聚集在她的心中。

        所有的情绪,同时在她的一颗慈母之心里,疯狂的发酵!

        几乎要爆炸!

        终于来到了这里,终于要见到自己的儿子!

        证据确凿!地点确认无疑!

        只等上山就可以见面!

        但……上山之后,只见到一马平川!

        孩冇子那里去了?

        这是杨若兰希望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兴冇奋的一次!但,此刻,这巨大的希望和兴冇奋,却瞬间成为最残酷的打击!

        她终于不再寻找,呆呆的,无助的,站在亡命湖边,两眼无神,失魂落魄,似乎支撑她的支柱,在这一刻完全被抽走!

        眼泪静静地滑了下来,滴滴落进雪地……

        心伤魂断之下,夫妻两人根本没有发现,这亡命湖的平静湖水,竟然慢慢的开始翻腾起来,似乎湖底,有什么……要一冲而出……

        杨若兰失魂落魄的站着,不言不动,便如一个没有生命,没有活力的雕像。眼泪滴落的瞬间,接触严寒,腾起淡淡的雾气,随即冻结在她的脸上。

        她竟然丝毫不运功御寒,只是痴痴地站着,痴痴的看着。

        “若兰,你……”没事吧?”肩膀上搭上来一只手,是楚飞凌。

        杨若兰恍如未觉,直愣愣的看着四周,突然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人哪???我的儿子哪?!”

        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在这寂静的天地间,传来阵阵回音。

        “人哪“”我的儿子哪?!”

        楚飞凌黯然闭上眼睛,他知道,爱妻已经近乎崩溃,”?!钡耸贝丝?,却也似乎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剧烈的失望……这段时间的劳累,楚飞凌也已经是油尽灯枯。

        强行打起精神,疲累的道:“若兰,你……”

        刚说出两个字,他突然浑身剧烈的一震,惊叫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

        就在刚才,他的两眼无意识的掠过水面,赫然发现,这平静的水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波分浪卷,汹涌澎湃。

        而在湖中心,一道龙卷风一样的水流,正呼呼的冒了出来。

        最令人诧异的,还不是这个。

        是……水流之中,似乎正托着一具人体,缓缓的向着岸边冲过来……“那……那是什么?“楚飞凌眼睛发直,几乎瞪出了眼眶。一手前指,声音颤抖。

        “……人?”杨若兰没有焦距的眼睛漫不经心的看了过去,突然瞳孔收缩,心灵中,一股难以言喻的jī动突然冲了起来,似乎浑身血液,也在这一刻沸腾,一股难以言宣的感觉,从心中腾起。

        “那是一个人?!”杨若兰心中忤忤乱跳,眼睛大张着,一眨不眨。

        “是一个人?!背闪枘刻魍骸耙膊恢朗腔钊嘶故莝i人……”

        “闭嘴!”杨若兰蓦然爆叱一声。两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几乎要将自己丈夫活活吞了下去的样子。

        楚飞凌缩缩脖子,急忙闭上嘴巴。

        话刚出口他业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这里据描述就只有自己儿子在上面如今自己说什么si人?

        他干笑着只好极目远眺:“过来了…,嗯,好像很年轻的样子……年龄不大……一动不动……

        身旁嗖的一声,杨若兰已经一阵风一般的掠了出去。

        这一刹那,杨若兰的速度让楚飞凌都大吃一惊!

        莫要说是经过了十来天的长途跋涉,两人早已经是油尽灯枯几乎就是抬抬手也要感觉疲累的时候,就算是最正常最巅峰的时刻,杨若兰的速度也绝对没有这么快。

        楚飞凌完全不能理解妻子在这时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一把子力气?

        说时迟那时快,楚飞凌还未反应过来杨若兰已经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手脚并用游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飘过来的那一具黑衣人体。

        只是一看,杨若兰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

        这一声大叫,让楚飞凌感觉到杨若兰的一颗心似乎也随着这一声大叫从口中能够喷出来一般的jī昂。

        “是他!是我们的孩子!”杨若兰的叫声颤抖而尖锐,随即就是嚎啕大哭。她在水中,紧紧地抱着那一具身体,sisi的不放,但整个人却似乎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喜极而泣:“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还活着啊……”

        楚飞凌只觉得浑身一jī灵,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那是一种jī动到了极致,无法自控的感觉,整个身体的热血,突然就全部涌上了头脑。

        眼前金星乱冒,竟然几乎呕血晕倒。

        他身子晃了两晃,箭一般冲了出去。噗的一声跳进水里,将水里的两个人,拼命的拉了上来。

        夫妻二人浑身水滴嗒嗒,跪伏在湖边雪地上,呼冇吸急促,两眼一眨不眨,如同看着珍宝一般看着那仰卧的少年脸庞。

        剑眉,白皙的脸,挺直的鼻子,削薄的嘴唇,紧闭的眼睛。

        看着看着,杨若兰凝噎起来,干真万确!这,就是我的儿子!

        楚阳的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一块露出一角的紫晶玉髓,发出灿灿的紫光;但,哪怕他手中没有紫晶玉髓,杨若兰也一眼就认定了!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

        没有任何理由!这纯粹是母子之间的直觉,这是天性!

        楚飞凌更是在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自己的‘义弟’也就是……楚阎王,楚阳,自己的,儿子!

        这一刻,他心中不知道什么感受,几乎想跳脚大嚷,又想放声大哭,十八年来,每一年的酸甜苦辣刹那间都涌上心头。

        先前,那种‘错认了儿子做义弟’的窘迫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丢人……怕什么?儿子回来了,比啥都强!

        “是吧?!”杨若兰的眼睛在少年的脸上梭巡,虽然是疑问,但却是肯定的口气。

        “是!”楚飞凌肯定的点头。

        “真好!”杨若兰如同捧起一个易碎的珍宝一般,将楚阳的身体抱了起来,缓缓贴在自己怀里,自己的脸,贴上儿子的脸,眼中珠泪滚滚而出,尽都流到了楚阳脸上。

        她细细的啜泣着,不敢大声,但身体在簌簌的颤抖着,颤抖的幅度越来越知…

        苍天护佑!

        我的儿子,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

        jī动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儿子现在还是昏迷不醒。

        “快看看,儿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昏迷不醒?”杨若兰手搭着楚阳的腕脉上,却一个劲的催促楚飞凌。

        楚飞凌重重点头,掌心贴住儿子的后心,一股雄浑的元力,就小心的透了进去。

        良久,夫妻二人愕然相对。

        “怎么回事?并没有丝毫外伤,体冇内也并没有半点伤痕,为何就是醒不过来?”杨若兰焦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