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让他们替你做决断!

    第三百二十二章 让他们替你做决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冷笑道:“我?我如何?”

        他眉梢一扬:“如此绝情灭心之路,纵然能到巅峰,但终生孤独飘零,又有何乐趣可言?别人或者会选,但我楚阳,宁可si!”

        楚阳心中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花得当初自己问剑灵:难道历代九劫剑主都是无情无意之辈?

        当时剑灵没有回答。

        如今看来,恐怕那些人,都是在这第四截的获取过程中,选择了断情破情,最后也将自己的九个兄弟全部葬送……

        楚阳心中哼了一声,突然升起一种由衷的鄙视!

        出卖了自己的兄弟手足,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亲情,这样的人,就算登上了世界的巅峰,又如何?

        还不是一个可怜虫!

        “好一个天下苍生与你何干!”幻影定神看了他半晌,突然一笑:“不过,天下苍生若是因为你自己的自私决定而生灵涂炭,你就不内疚?”

        楚阳洒然一笑:“可我亲手将我的兄弟葬送,我会更内疚!天下苍生因我而si,我会惭愧,但…毕竟他们跟我毫无关系!惭愧了,也就惭愧了……,没有具体对象!但我的兄弟,却一个个与我朝夕相处过!”

        他淡淡的一笑:“再说……今日我若si在这里,天下苍生纵然si光了,我到哪里去内疚?若是这么说,我到了九幽地府,难道还要为鬼魂再负责不成?”

        楚阳狠狠道:“我楚阳,也只有两个肩膀一颗脑袋!我负不起天下!但我扛得起兄弟!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对他们来说,这也足够了!”

        “真不能割舍?”幻影一字字的问道,宛若最后通牒。

        “滚!”这就是楚阳的回答:“你烦不烦!要我si要我活,你他冇妈的给我快一些!徒然浪费一些口水,有什么意义!本公子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想到要活着回去!”

        幻影定定的看了他半晌,突然一笑,道:“既然你自己不能狠心下这样的决定,那么,自然有人来帮你下决定!”

        说着,他的手一挥。

        楚阳顿时感觉到不妙,大声喝问:“你要做什么?”

        幻影诡异的一笑:“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彼氖忠换嶂?,随即一旋。

        楚阳头顶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道细细的龙卷风。

        龙卷风从下而上,席卷出去,刷的一声,附近的水流突然同一时间里消失不见。此地,变成了一片干燥地带。

        随后,龙卷风刷的飞了出去,卷天掠地!

        从龙卷风的中心风眼处,楚阳甚至能够看到外面苍穹之上的云雾天光!

        随着天空之中龙卷风的形成,突然嗖的一声。

        楚阳的帐篷整个儿被卷上了半空,在半空中无声无息的变成了满天云絮。

        紧接着,猝不及防的莫天机等人也随之翻翻滚滚的冲上了半空。身体根本不能有半点自主。

        谈昙一声厉啸,双目之中射冇出乌黑的神光,冇似乎这一股龙卷风,jī起了他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突然大吼一声,身躯一挺,就在半空中手掌一挥,将龙卷风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手抓着谢丹凤,在长啸声之中破空飞出,一闪不知道到了哪里去!

        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莫天机等人却没有谈昙那种恐怖的底蕴,只能随着龙卷风无助的翻腾。然后急速而落。

        随即,地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冰雪大坑,而莫天机等人的身体,就突然埋没在这个坑里!

        冰雪随即覆盖而下。

        一片平整!

        冥冥中,莫天机等人均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身体,飘飘而起,然后顺着那股湖心的龙卷风,飞蛾投火一般扑身而入。

        亡命湖波涛掀起,分成两边。

        随即,波涛之中裹着几个透明的灵体,急速收缩回去。

        水平如镜。

        楚飞凌夫妇就在这一刻,筋疲力竭的爬上山来!两人口中,都已经累得口吐鲜血。

        但上来一看,四处风平浪静。

        似乎在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整座山峰,似乎被惊天长剑横空剖开,平平整整,一眼望去,可见尽头。那里有第二个人?

        “人呢?”杨若兰来不及喘息一口,就疯狂的跳起来,沿着亡命湖狂奔寻找。

        楚飞凌纵目四望,眼中满是迷惘与倜怅。

        人呢?

        “他们明明说……孩子就在上面,可是……人,人到哪里去了?”杨若兰眼中含泪,已经控制不住要滴落下来。

        她绕着圈子跑了好久,突然仰天一声惨呼,声音凄厉:“人哪?!人到哪里去了!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儿呀~~~”

        突然仰天跌倒。

        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幸福,所有的亏欠,所有的弥补,杨若兰都寄托在了这里!已经十拿九稳,认定了自己的儿子!

        已经千真万确,确定了他的方位!

        已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里!但……却是莫名其妙的什么都见不到!

        杨若兰地心,本来就像是沸油一般翻滚着,热烈着,却突然之间就被浇灭!

        刹那间,手足冰凉,心如si灰!

        湖底。

        一阵翻腾动荡。

        楚阳怔怔的看着,突然大惊失色!

        影影绰绰之中,莫天机,顾独行,纪墨,罗克敌,傲邪云,谢丹琼,呼延傲波……这七个人,突然以一种虚幻的形式,出现在了自己身前。

        那幻影呵呵一笑,道:“很抱歉,我现在只是一抹神念不能召唤他们的身体所以,只好将他们的灵魂锁来,让他们,为你做一个决断!”

        “卑鄙!”楚阳咬牙切齿。

        而莫天机等人分明也看到了楚阳,眼中露出喜悦的神色。

        神魂的身体在水波之中轻轻荡漾并无定式。

        随即,楚阳就感觉自己被屏蔽了起来。

        不能说,不能动。

        只能看着也只能听着。

        而莫天机纪墨等人,也被锁了起来他们却是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境地,还不如楚阳。外面,就只剩下了一个顾独行。

        “顾独行!”幻影沉沉道:“你告诉楚阳你是不是真的?”

        顾独行冷笑:“你是何意?”

        “证明你真的来了!”幻影道。

        顾独行哈哈一笑:“凭什么?”

        顾独行虽然不善言辞,却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一见到这种情况,一听到这句问话,就猜到了楚阳现在正陷入了幻境之中。

        此刻自己承认与不承认,对楚阳都没有好处!

        所以顾独行绝不承认,也绝不否认。

        但,被控制中的楚阳已经眼神一亮,接着一黯。

        他已经确定,此刻来的,真的是顾独行的神魂!就凭着顾独行这充满个性的两句话!

        幻影微笑:“那不要紧!顾独行,你可知道,你这位老大是什么人?”

        顾独行冷哼一声,针锋相对:“他是什么人,与你何干?与我何干?”

        幻影笑:“果然是一个臭脾气!顾独行,我问你,若是楚阳需要你牺牲来救他脱困,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顾独行一愣,他虽然不愿意于这个诡异的幻影合作,但此刻却要慎重考虑。因为楚阳就在听着。

        他慢慢的道:“若是老大需要我牺牲,我顾独行没二话!”

        但他紧接着眼中锋芒一闪,淡淡道:“但若是有人借着老大的名头话我si,我却会追根究底!须知我顾独行的命,也不是那么好骗!”

        幻影冇温和的笑了:“此刻你不si,我就杀他!”

        他手中一抖,一柄剑出现手中,森然指在楚阳咽喉,一用力,刺破了肌肤,鲜血滴滴渗了出来,冷冷道:“就是此刻,顾独行,作出决定!你若不si。我就杀他!你若si,我就放了他!你们之中,只能si一个!也只能活一个!现在,轮到你选择!”

        顾独行哈哈一笑,道:“选择?选择个屁!只能si一个,当然是我!”

        他大步走了过来,神魂的手,抓住了剑锋,冷笑道:“你太小瞧了我!”一用力,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你敢!”楚阳无声大吼,眼睛中渗出血来,狠狠看着顾独行,用尽所有神魂之力,大吼道:“你若si!我必也si!你想大仁大义,si地无悔无憾,我偏不让你顾独行如愿!”

        顾独行哈哈大笑:“老大,就算你要si,也是我si在你前面,我看不到你si!但我绝不能在我活着的时候,让你因我而si!我宁可让你内疚,也绝不要让自己为你内疚!”

        竟然将自己脖子向着剑锋狠狠撞了上来!

        幻影眼中露出一丝触动。

        手腕一抖,顾独行的神魂就被震到了一边,被一片水流sisi的包裹住。

        莫天机被放了出来。

        “莫天机,若是楚阳需要你为他而si,你可愿意为楚阳而si?”幻影问道。

        “当然不愿意!”莫天机淡淡的笑着,神色一片平静。

        “为何不愿意?”幻影一怔。

        “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是两个人,为何他想要让我为他si,我就要为他si?”莫天机讥消地道:“我们之间,交情还没深到那种地步?!?br />
        莫天机的智计如海,自然知道,此刻万万不能顺着幻影说话。一旦入了他的圈套,那可就是真的剑心断了。

        所以不论幻影问什么,他都是反其道而行之。

        “楚阳若si,莫轻舞必si!”幻影冷冷道:“用你一人之命,换他两人!你若不换,现在我就杀他!”

        莫天机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