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章 楚阳,挺住??!

    第三百二十章 楚阳,挺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飞凌与杨若兰几乎就是以拼命的速度再往前疾奔!现在,距离天剑峰亡命湖还有不到一千里路!

        夫妻二人心急如焚,但奈何到了这里,已经是浑身都没了半点力气!两条腿如同千斤重,再也挪不动。只能暂且休息。

        半夜,杨若兰突然一声惊叫,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涔涔,额头汗如雨下!

        “怎么了?”楚飞凌在一边打坐恢复元力,这几天,实在是透支了。这位君级高手,也感到了灵魂的疲乏。

        “我……我突然看到咱们的儿子……”杨若兰目光发直,惊魂未定,脸色苍白:“我看到……我看到咱们的儿子,浑身鲜血的来跟我告别,“…我我……我……”

        她的眼中满是惊慌失措:“飞凌,楚阳……孩子他,不会有事吧?”

        “你是关心则乱口他跟他的兄弟们在一起,而且,各大家族联盟,高手如云,哪里会有什么事?”楚飞凌安慰道。

        “可我总是心慌意乱,总觉得已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杨若兰眉头紧蹙:“我的心提了起来……我……”

        她慌慌张张的披衣下床,在帐篷里走来走去,只觉得越来越是心烦意乱,一颗心,竟然完全的失去了平静。思来想去,全是不好的预感,全是不详的预测……

        整整下半夜,杨若兰就在帐篷里走来走去,心烦意乱,鼻息咻咻。

        天刚蒙蒙亮,就将楚飞凌拉了起来:“快走!”

        可怜楚飞凌体力只恢复了一半不到,就被拉了起来狂奔。

        “耽误了我和儿子见面,我扒了你的皮!”杨若兰气势汹汹,眼冒青光。

        夫妻二人一路飞奔,这里已经是人烟罕至,想打劫,也没什么肥羊了。

        临到中午,才终于碰到了傲氏家族的人从天剑峰下来,透迤而来。

        一路旌旗招展,人强马壮。

        一看就知道打了胜仗。

        楚飞凌上前拦住,打听了一下,得知楚阳这一边获胜,顿时大妻二人就放下心来。

        两人并不敢暴露身冇份,只是问讯了一句,自称是楚阳的长辈,傲天行自然以礼相待,殷勤接待,告知楚阳等人还在山上……

        杨若兰大喜,目送傲家等几大家族下山而去,夫妻二人就一路上山而来……

        虽然得到了确切消息,但杨若兰依然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不能亲眼见到儿子,始终还是无法放心。

        上三天!

        莫轻舞突然从温玉床上猛地惊醒,大叫一声:“楚阳哥哥!”突然浑身冷汗涔涔,两眼发直。

        浑身打摆子一般发起抖来。

        下三天,铁补天正在怀抱着铁杨,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小孩儿在他怀中,已经甜蜜的睡着了。

        但,铁补天正在批阅着,突然间心神一颤,朱笔啪的一声戳在奏折上,戳出一团醒目的痕迹。

        突然间心烦意乱,一颗心一平子揪了起来

        她浑身颤冇抖了一下,似乎寒风吹得她通体冰凉,不由得静静的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沉沉夜色,眉头紧蹙。

        发生了什么事?

        楚阳,是你么?

        若不是你,是谁,牵动了我的心神?

        楚阳拼命地想要醒来!

        心中突然出现的孟超然的眼神,让他的神智,稍稍恢复了一丝丝!或者,这也是他在这一场劫难之中,唯一的神智清明的机会!

        所以楚阳就像是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稻草!

        说什么,我都不放手!哪怕最后证实了,现在这里的事情都是真的!我执不放手!我也不相信!

        纵然这是一个事实,我也绝不接受!

        前世今生的执拗,执着,坚韧,在这一刻最大程度的帮了他!然后他强迫自己,将心神从悲伤之中转移出来,强迫自己开始考虑!

        或者,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自从踏入了这里,他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看着听着……但心中,却是半点也没有想过什么。似乎他的心,只能接受只能承受他看到的他听到的,而自己不能做一点点、主!

        但现在,他终于开始考虑。从每一点每一滴,开始挣扎!开始自救!

        楚阳默默地对自己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撑不过,就是神魂俱灭!”

        “所以我一定要撑??!”

        “就算兄弟们死了,父母死了,轻舞死了,但只要有我在,我就要想任何办法,让他们复活!而绝不是放弃!”

        “因为这么多的情感,这么多的刻骨铭心,这么多的遗憾,不容自己放弃!”

        “挺住??!楚阳!”楚阳大吼一声,一剑插入自己的大冇腿肌肉,用手狠狠的翻搅,剑刃在肌肉中来回搅动,给予他最深最疼的痛楚,让他来维持这一丝丝来之不易的清醒!

        他竭尽全力的咬着牙,将眼泪逼回去!

        他,考虑!竭力的转动着脑筋。

        不可能的!

        莫天机是什么人?他纵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这种九劫剑主的历劫,他怎么会允许兄弟们都参与其中?

        那岂不是徒然乱了自己的心神?

        更何况他之前占卜,已经给出了‘天机乱,剑心断,亡命湖,无彼岸,的预言!

        所以莫天机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但莫天机若不同意,除了顾独行一意孤行,其他人谁也来不了。

        所以这肯定是假的!

        若是说,莫天机带着兄弟们来虽然不可能却还有万一的可能,那么父亲楚飞凌和母亲突然来到,那就是绝无可能!

        自己在这里,他们如何知道?

        自己的母亲叫什么名字?那种感觉虽然真冇实,但,为何自己现在却半点也想不起母亲的相貌?分明刚刚见过啊。

        是谁为自己取的小名,叫阳阳?

        至于莫轻舞,更加不可能!

        因为宁天涯与布留情对莫轻舞的宝贝程度,大家有目共睹!岂能让她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独自一人跋涉三重天,关山万里回来探亲?

        而且,居然还巧遇了莫天机!

        这得是如何巧合的事情,才能做得到?

        楚阳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或者说,一遍一遍的麻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这一定是假的!这是幻境!

        这是九劫剑主的第四节,也就是最严峻的转折考验!

        也是剑灵三番五次说自己神魂俱灭的地方!

        而自己刚才,就险些神魂俱灭!

        现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他竭力的想要闯出这一条路,但,总觉得缺了什么。感觉非但没有冲出来,反而越来越是真冇实,那神魂之中,经由剑灵附体已经缺损的一块,就像是天堑,阻住了他的思虑!

        他已经明知道这是假的,但他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回不去!

        不能冲破这个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