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魂之炼!

    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魂之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阳阳,你瞒得我好苦!”楚飞凌的口气中,有淡淡的责怪,最多的却是如释重负:“幸亏我终于反应过来,也终于赶到了这里……孩子,你……你要坚强!”

        楚阳呆呆的看着他,梦呓一般的道:“什……么?”

        那中年美妇已经啜泣起来,哽咽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楚阳,眼中,满是歉疚,与心痛:“孩子……孩子……你……你受苦了……”

        “你……你是?”楚阳心中己经有些感觉,却还是不敢相信。

        “这是你的母亲?!背闪杼鞠⒁簧骸澳憧芍?,我们一旦确定了你的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

        你母亲非要跟我一起赶来……孩子,放下剑,不要做傻事……难道,你要让你的母亲,在失去了你十八年之后,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却要再一次永远的失去你么?”

        “那样,你母亲如何承受?!”楚飞凌沉痛的道。

        “我的母亲?”楚阳张开了嘴,只感觉自己已经碎裂成一片片的灵魂再一次的爆炸,再一次的分解!

        刹那间,他眼前金星乱冒,终于承受不住,身子晃了晃,就晕了过去。

        只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充满了温柔与怜爱的怀抱,这种气味,这种感觉,如此让人流连,如此让人沉醉。

        昏迷中,楚阳放声大哭……

        自己本以为改变了命运,哪想到竟然是让命运变得更加残酷!

        所有兄弟,都在自己面前惨si!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种打击对于楚阳来说,比前世莫轻舞的身si对他的打击还要惨重!

        他已经心如si灰!

        但却就在此时,自己的父母来到了身边。那种从来没有尝受过的母亲温暖怀抱,就这么温暖的怀抱着自己……

        楚阳直接迷惘了。

        自己该怎么办?

        他只能昏迷。

        楚阳是被一阵震动惊醒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在母亲怀抱里而且……身子不断地被转动,竟然是处于高速的动作中……

        难道……

        楚阳睁开眼睛,才发现楚飞凌与自己的母亲正在被人围攻之中!

        四周,全是黑色衣衫的蒙面人。

        怎么会这样?

        楚飞凌的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伤痕,深可见骨母亲身上,也在流淌着鲜血”…

        楚阳大惊,一个翻身挣脱下来拔出了长剑。

        “哈哈哈……楚飞凌!我们能够在十八年前bī得你们夫妻走投无路,今日就能够将你们全家毙在这里!”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大笑。

        “这就是你的儿子吧?哈哈哈”真可惜啊,刚刚团聚,就要全家si在一起,本人深表遗憾?!绷硪蝗瞬翊笮?。

        楚飞凌和妻子咬紧了牙关,疯狂的格挡着对方的攻击,但却是节节败退。

        他们与对方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楚阳大吼一声,挺剑出击。

        但楚飞凌和妻子突然同时抓住了自己:“阳阳,你快走!”

        “不!”楚阳疯狂大吼。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走?

        “快走……”不要让我们两人白si!”母亲凄婉的眼神看着楚阳:“孩子……十八年前,就是被这些人追杀……我们才不得已将你与我们分开……没想到今日……”

        她眷恋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满是不舍和疼爱:“孩子……走吧!你活着……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识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闷哼一声,!截闪亮的剑尖从她的胸口冒了出来。

        她闷哼一声,手上一用力,楚飞凌同时用力,将楚阳的身子远远地抛了出去!

        夫妻二人的身子,顷刻间淹没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楚阳的身子在往后飞,神魂却已经崩溃!

        刀光剑影中,母亲的目光依然痴痴地慈爱的看着自己,直到……直到她被刀光剑影完全淹没……

        “不!不要啊……!”楚阳嘶吼一声,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在痉挛了起来。

        不要这样残酷”…

        我……我在母亲的怀中,就只待了不到一刻钟?

        竟然又是天人永隔?

        楚阳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渐渐地碎裂!自己的意识,在慢慢的崩?!?br />
        远处,那帮黑衣人已经住了手,在他们脚下,伏着两个血肉淋漓的身体,一动不动。

        楚阳心魂俱碎!

        “那小子还活着,杀了他!”黑衣人一声大吼,向着楚阳追来。

        楚阳一声大吼,拔剑迎了上去。

        他只想着si,只想着毁灭!只想着疯狂!

        他自己也知道,父母让自己逃出来,让自己活下去,这是他们最后的心愿,自己实在不应该这时候拼命。

        但他先经过了兄弟们的惨si,又亲眼看到父母si在自己面前,楚阳已经崩溃!

        他根本不再顾忌任何后果!

        生无可恋!

        双方即将接触。黑衣人们狰狞的目光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楚阳眼神疯狂,狂啸着一冲而上……

        就在这时!

        “不要伤害我的楚阳哥哥!”一道虹影从天而落,一柄梦幻一般的刀,出现在楚阳身前,当当两声,将两柄剑斩成两段!

        一道红衣曼妙的身影,轻飘飘的落在自己面前。

        眼前出现一个小萝冇莉。

        嗯,比起分别的时候,莫轻舞分明长高了不少,此刻,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小舞……”楚阳似哭似笑的呻冇吟了一声。

        “楚阳哥哥,你没事吧?”莫轻舞疾步向他奔来。

        “你实在不应该来……”楚阳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一阵无力。悲痛绝望焦急。

        莫轻舞现在赶来,岂不等于是送si?

        “你的两位师傅呢?”楚阳脑海中灵光一闪,宁天涯和布留情若是在这里,必然会保住莫轻舞的生命。

        “他们没有来哦……”莫轻舞撅着嘴道:“人家这次是回来探亲的在山下遇到了二哥,他们上来找你让我在湖边等着,我等了一会,不见他们上来只好也下来了……”

        她眨眨眼睛:“咦?二哥他们呢?”

        楚阳心中一阵绞痛。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从牙缝里崩出来几个字:“你快走!”

        但黑衣人已经围拢上来刀剑齐下!

        楚阳的身体,刹那间笼罩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不!”莫轻舞凄厉的惨呼突然疯狂的冲了进来,娇小的身休,猛地撞在楚阳身上竟然将楚阳的身体生生撞了出去。

        刀光如瀑,刹那间在莫轻舞身上绽放出灿烂的血光!

        楚阳想要叫,却已经痛的叫不出声。

        莫轻舞纤小的身影,在鲜血中颤抖着,一双眼睛里满是痛苦。

        终于缓缓倒在楚阳怀中,深情的看着他:“楚阳哥哥……你抱着我,我……好欢喜……”她急促的喘了两口气,眼中闪烁出明亮的光彩,就像是生命火焰在最后一次的跳动:“楚阳哥哥……我本想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呬真可伽…我长不大了……”

        小舞……”楚阳麻木的看着莫轻舞,突然感觉自己头脑之中在大爆炸,轰然一声,所有的思绪,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经历,所有的所有的……

        都变成了碎片!

        他已经感觉不到痛,感觉不到心酸,感觉不到后悔…感觉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莫轻舞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凄迷的道:“楚阳哥哥……抱抱我,我好冷……”

        楚阳泪如雨下,用力的抱住了这个娇小的身体,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面,想要叫,却叫不出声,想要哭,却哭不出来,只感觉胸膛之中,憋闷的喘不过气,随时随地,这个胸腔都会炸开……

        莫轻舞的呼吸渐渐的微弱下去……

        那紧紧抱着楚阳的嫩藕一般的胳膊使劲紧了一紧,然后却又松开,又费尽了最后的力气,一紧,然后便放松了下去……

        在空中一荡,脸上突然露出幸福的笑容,一阵潮红,喃喃地道:“我好欢喜……也好舍不得……楚阳哥哥,若是有来生……该多好……我一定给你生一大堆的孩子……给你做最好最好的妻子……我……”

        声音突然中断。

        莫轻舞的眼睛慢慢的合上,就在楚阳的怀中,静静地沉眠。

        那小扇子一般的睫毛轻轻覆盖在眼皮上,却再也不会睁开。

        楚阳茫然的跪着,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前世,你si在我的怀中,就在我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今生,你又是为了我,长眠在我怀中,我依然亲眼看着你闭上眼,依然亲眼看着你在我怀中,感觉到你的体温渐渐冰冷”…

        我依然无能为力……

        依然无能为力!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的兄弟!

        我的父母!

        我的爱人!

        楚阳抱着莫轻舞,无意识的仰天嘶吼……

        心脏已经没有,心灵已经虚幻,精神片片碎裂,意识瞬间爆炸,神魂……在一点一点的碎裂开来……

        他本来就缺损了的神魂,在这一刻,就像是千里江堤,打开了缺口,洪水滔滔,从缺口中冲了出和…

        连带着这雄伟的江堤缺口越来越知…越来越知…

        意念中,九劫空间渐渐的出现了裂缝……

        楚阳静静地失魂落魄的站着,前尘往事历历滑过。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凄迷的笑容。结束了!

        亡命湖,无彼岸!果然是无彼岸!

        兄弟……独行,天机,纪墨、小狼……

        爱人,轻舞……轻舞……

        父亲……楚飞凌……

        母亲……母亲……

        楚阳突然心中疯狂的一震,突然想起来:我只知道父亲的名字,母亲……母亲叫什么名字?

        楚阳的身体,整个的僵??!

        我没有小名的!师父叫我,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楚阳!唯一的小名,就是谈昙开玩笑叫我的‘痒痒’……

        可是父母都叫我阳阳……

        为什么叫我阳阳?

        孟超然淡然的眼睛出现在楚阳面前:我的爱人,叫,夜初晨。

        初晨,初阳。

        所以,你叫楚阳。

        所以,你叫楚阳……

        所以……你叫楚阳……

        你叫楚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