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醉月聆雪弱,依风听雨柔!

    第三百一十四章 醉月聆雪弱,依风听雨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从此之后,在九重天风bō平息之前,执法者放弃执法,九重天,进入剑主的乱世时代!”白衣人眼神很冷,冰寒的掠过下面三十六个人的脸庞。

        如果说大殿之内原本是平静安静,那么,这一句话出来之后,就是彻底的冰冻!

        所有人,都在同一时刻呆若木鸡!

        三十六双不可置信的眼神,同时看向白衣人。

        这样的表情,统一出现在现在这些人脸上,可绝对是能够令整个世界震惊的大事!

        因为,凡是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最次的修为,也是圣级五品以上!

        甚至,其中还有好几位至尊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九万年来,自从有了执法者这样的机构,执法者的力量,从来没有如同这一届这般强大!

        但就是这些人,个个都是大山就在面前崩裂、天空就在自己面前塌陷,也能够保持无动于衷的超级高手们,表现出了人生之中极致的震惊!

        这,在众人的生命历程之内,极有可能乃是唯一的一次!

        震惊的表情持续了一个呼吸。

        然后众人脸sè才恢复正常。

        有不少人若有所思,也有不少人眼中lù出疑huò,更有两人,眼中lù出愤怒!

        “我反对!”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白衣青年剑眉一立,目光灼灼,踏前一步。在他身边,一位秀发如云,绝sè天香的女子静静地一笑,轻轻往前迈了一步,表示支持。

        “为何反对?”上方的白衣人冷冷的看着自己的说话之人。他自然知道,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年轻,却的确是一个老而不死的家伙!

        白衣青年,月聆雪。

        这是一个充满了女xìng气息的名字,据说月聆雪的父亲乃是当时一位博学鸿儒,当时已经有了三个儿子,渴望有一个女儿,于是在临产之前,连名字都取好了。结果一下子哇哇降生,居然还是儿子。大失所望。

        其时,还有月聆雪的结拜兄弟的妻子,也正待产。

        两家商定:若同为女,则为姐妹,男女,则为夫妻。

        而这两家,一家姓月,一家姓风;正是风月合璧。而且,月聆雪的父亲喜欢雪,风家的父辈,同样是一位博学鸿儒,喜欢风雨。

        醉月聆雪弱,依风听雨柔!

        这也正是当时两大鸿儒一生的追求境界:与友一醉,同卧月sè,聆听天籁,雪花弱弱飘落。

        倚窗临风,听小雨淅沥,天地柔和!

        这是一份两人憧憬了一生,也是奉行了一生的诗情。

        所以,双方在孩儿出生之前,就定了名字。

        月家的,不管男女,都叫月聆雪。

        风家的,不管男女,就叫风雨柔!

        现在,月聆雪身边站立的如同柔和的春雨柔风一样的白衣女子,正是他的妻子,风雨柔!

        夫妻二人,皆是至尊修为!

        两人既传承了各自父亲的博学多才,也成就了一对剑胆琴心!

        法尊与两人合作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个白衣青年样子的存在的月聆雪,实际上是一个妖孽到极点的人物!数千年中,只败过一次:败给了宁天涯!

        那一次,他与宁天涯战斗三个月,被宁天涯赢了一招。

        但,却是丝毫无损的全身而退!

        只是这份恐怖修为,就值得任何人刮目相看!

        而实际上,当时若是风雨柔也在的话,夫妻对战宁天涯,相信宁天涯也只有溜之大吉的份儿!

        “法尊大人,这件事,貌似不应该吧?”月聆雪眼神凝成了两柄利剑:“执法者,乃是应九劫剑主之规定,应运而生!主掌九重天法则,什么时候规定,在九劫剑主获得第四节九劫剑的时候,就要撒手不管了?”

        法尊哼了一声,淡淡地道:“此一时,彼一时!”

        “执法者,本事九劫剑主的最大助力!起码,要让九劫剑主成长起来!石碑规律,依然矗立后殿!神威至今未消!”

        月聆雪正sè道:“难道法尊大人,今日竟然要违反不成?”、

        他说话的时候,风雨柔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地站在丈夫身边,脸上神sè,依然恬淡。不管丈夫做出任何决定,她都只有支持!

        白衣法尊淡淡道:“但,石碑之上,也规定了,九重天乱世时代,必然要掀起!而九劫剑主大人只要掀起乱世,我们执法者就只能隐退!”

        “但那规律上说的是……九劫剑主获得第六节九劫剑之后,我们才能放手!”月聆雪目光如尖锥,道:“但现在,从天相看,才只是刚刚接触到四截!”

        法尊依然淡漠:“那又如何?”

        “你从第四节就开始放弃,无疑是放弃了九重天执法者的公道,和原本的站位,你让我们执法者从九劫剑主的拥立面,转到九劫剑主的对立面?”

        法尊沉默了一会,道:“此事无需再议,我意已决!聆雪,稍后,我会与你一谈?!?br />
        “你是一意孤行?”月聆雪眉头轻轻一蹙,不悦的道:“莫要忘记,九劫运势,天,亦不可挡!难道,你要传承了九万年的执法者,毁灭在你手中?”

        “这却未必!”法尊的声音变得有些yīn沉:“莫要忘记,预言之中,还有这么一段:九劫成空,人鬼同路;剑主苍穹,天地同途!”

        “所以你就认为执法者,也一定会被第九代九劫剑主毁灭?”月聆雪冷笑。

        “你需要冷静!”法尊目光一闪,有些不悦。

        “不管如何,法尊的这一道命令,我夫fù,断然不能接受!”

        法尊缓缓点头,道:“既如此,也好!”他目光闪电般掠过,沉沉道:“其他人,不同意的,还有多少?”

        下面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人说话。

        有好几人眸子中光芒剧烈闪烁,似乎意动,但终究还是低下了头。

        月聆雪嘿嘿一笑:“你们终究还是想要继续主宰九重天,不肯担负这种付出权力的风险!”他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夫fù二人,就暂且告辞!”

        月聆雪寒冰一般的眸子一扫,一拉妻子的手,两人的身影便如是冰雪突然间融化,在这大殿之中,莫名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飘飘渺渺的留下最后一句话:“法尊,所谓执法者,便是执法者。正因为执法者之上,还有九劫剑主的存在,所以,执法者才不是主宰!只是工具,仅此而已。你若非要让执法者颠覆主宰权力……恐怕终有一日,会后悔莫及!”

        “我只希望,执法者不要成为乌烟瘴气的争权夺利之所!你好自为之!”

        声音一直在大殿之中回dàng,但人人都知道,月聆雪和风雨柔夫妻,此刻早已经不知道到了几千里之外。

        “如此,也好!”

        法尊目光闪烁,良久,低低叹息一声,道:“你们……也好自为之!”

        他的目光锋锐的一闪,然后他就垂下了目光,对月聆雪两人离开似乎无动于衷,道:“即刻按照我命令行事!”

        “是!”

        “副座,你留一下?!?br />
        “好?!?br />
        “对风月……”

        “明白。我这就去办!”

        …………

        过不多时,忽的一声,整片显lù在天地之间的冰峰,突然消失。

        似乎融化在了空气里。

        空中飘浮起浓郁的冰莲香味,久久不散,化作了天地灵气……

        …………

        蔚公子跟随在厉家屁股后面,竟然一直找不

        各大家族与执法者都在一起赶路,而且彼此之间相隔不远,也就几十丈,戒备森严。而且厉家,居然是走在执法者的后面。其他的各大家族,都在监视着厉家的动静。

        而执法者,则是在监视着九大家族所有人的动静。

        一环扣一环。

        而且,蔚公子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似乎这九大家族的人此番下来,人人都还肩负有别的任务。

        这一路上,大家都是心不在焉,却又不得不赶路回去。

        因为执法者,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如此一来,蔚公子想要完成任务的可能xìng,也就更小了。

        眼看就要到达上下九重天的入口之处,蔚公子焦躁不堪,难道……这么简单的任务,本公子竟然完不成?

        九大家族中人也是一片无奈:这几个执法者吊靴鬼一般的跟着我们,家族交给的任务,如何才能完成?

        唯有跟随执法者的董无伤三人兴致勃勃。嘿,马上就要进入上三天了。

        终于,蔚公子忍无可忍,决定铤而走险!

        厉雄图一直在厉拔天背上背着,顷刻不离。甚至,厉拔天拒绝了自己两位shì卫的帮忙。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比不上家族的这两位高手。万一发生危险,董无伤在他们背上,会大幅度削弱他们的战力!

        这位表面上看起来嚣张跋扈的厉公子,心思之慎密,在这里表lù无疑。

        蔚公子始终找不到机会,忍无可忍,终于要展开行动!

        突然间就在此时,天地一阵震动,整个天地,突然被剑光充满!

        天空之上,闪现出来了硕大的一个‘来’字!

        众人同时sè变!

        统一站定,仰头看向天空,神sè间,若有所思!

        下一刻,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飘上了树梢,凝目远眺。

        厉拔天也想要跳起来看看,但正在他即将纵跃的那一刻,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慢!”

        厉拔天三人一愣,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黑衣méng面人,突然鬼魅一般的在身前三丈之处现身。

        一双眼睛,正静静地看着厉拔天背上的厉雄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