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零六章 招揽

    第三百零六章 招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莫天机眯着眼睛,道!“老大,现在我不说什么,但,一旦到了多年之后……你就能够明白,今日种下一棵树,他年快被晒死的时候,就是一片森林在等你!”

        楚阳淡淡一笑:“森林我能想到,不过,你这样老是透支自己,却也不是办法。若是他年鏖战九重天,你的身体撑不住,可是要拖我们后腿的?!?br />
        莫天机温暖的笑了起来:“绝计不会!掌握天下,人人都知道是这位所谓的‘掌握天下,萧风云自己创制,但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研习,却发现深无止境!”

        他眨眨眼睛,道:“我们既然能够以自身寿命来换取天机运行的预测,那么,就能够以气运等种种手段,将自己的损失再补回来?!?br />
        “估计当年那位萧风云前辈,也是因为得到了这掌握天下,才能如此厉害。

        楚阳顿时想了起来。

        萧风云,一代智者,弱冠之年才起步,自己修改心法,在下三天,冲到武尊,进入中三天,自创功法,一路冲三天!

        任何垃圾功法,到了他的手中,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他的至高成就,乃是九品巅峰武君!

        但他到达这种程度,完全凭借自己努力,只用了九十年!

        他虽然是姓萧,但却并不是三天萧家的人!

        而且,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以九品武君的实力,却赤手空拳在三天打下一份疆土,连九大主宰世家,也承认!

        在此之前,楚阳一直认为,武君,乃是高不可攀。是以,也并不察觉什么不对。

        但随看见识越来越增长,楚阳逐渐的发现:武君,在三天,其实并不是多么了不起!

        但萧风云又为何能够凭着九品武君的修为,在三天横行?

        手是如今想来,就是不可解之谜。

        莫天机看着楚阳的神色,不由一笑,道:“萧风云一生之中,凭借的,就是智慧二字!他在三天立足未稳的时候,从来不与人正面交手,但凡是主动动他的,到后来都会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与三天其他大家族打了起来”,……

        “他一直左右逢源,却又不依不靠,生平所学,更是浩瀚若海。所以到后来营造出一种局势:就是各大家族,都有求于他!所以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都不动他。但他一旦身死之后,一手所创的势力,就被立即瓜分!”

        莫天机深深叹息一声,道:“但正因为他所学太多太杂,所以他虽然拥有这掌握天下这种极品宝物,却因杂学太多,止步于九品武君!”

        “这真是一位奇人!”楚阳赞叹一声,突然目光一亮,道:“这么说来,你岂不就也如萧风云一般,对任何武学,都能举一反三?”

        莫天机苦笑着摇头。

        “我与萧风云不同,他所沉迷的琴棋画诗酒茶,我一概不感兴趣。甚至因为其中有茶这一项,我连天机茶也自己废了!”

        “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智计,天机,气运、阴阳、天地!说起来虽多,但拢总的加起来,这其实,就是一门,叫做:造化!”

        莫天机淡淡地道:“所以这也是我目前的主攻方向!至于武学,我原本对武学兴趣不高,但,等到过去这一战,我也会潜修一下。因为只有武学跟得,修为高了,我这份洞察天机的本事,才能随之进步!”

        “萧风云直到得到掌握天下六十年后,才发现自己舍本逐末,顿时后悔莫及。但那时候,他已经不可能再在任何一项,有所至高建树!”

        莫天机叹息:“当我看到萧风云的留,也是慨然一叹。有这个命运,没这个福分?!?br />
        “这也是我断然舍弃其他杂学的原因?!?br />
        楚阳道:“但你明知道武学才是支柱,为何却……”

        “因为我来不及!”莫天机眼神中有苦涩:“我一直在莫天云的压力之下,不断的挣扎求生。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先学这个,保命。

        而莫天云刚死了,你就来了。我不得不为你,为我们,殚精竭虑,先图生存?!?br />
        他呵呵一笑:“不过,现在的中三天,基本已经是太平无事。所以,我一方面掌握莫氏家族,一方面修炼,完全来得及!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什么,或者,我比你们更早到达武学的彼岸,也未可知!”

        “那就好!”楚阳放下心来。

        楚阳并没有问,掌握天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相信莫天机。

        问与不问,其实是一样的。

        正如九劫剑,莫天机再聪明一万倍,也不可能运用的了。掌握天下,楚阳也未必能可以。能合适。

        最重要的是,在莫天机的手里,与在楚阳的手里,完全一样。

        同心同命同目标!

        而且,也只有莫天机这种天生的智者,才能够发挥出掌控天下最大的威能!

        当天夜里,莫天机分别又找纪墨顾独行等人秘密谈话:临天亮的时候,与蔚公子秘密一谈:最后才与墨泪儿交代了几下。

        墨泪儿本有些不情愿,想要留下来照顾父亲。但到后来莫天机不知道说了什么,居然放下心来,乖乖的听话了。

        这一点让楚阳纳闷不已。黑魔为自己的女儿付出了多大牺牲?墨泪儿为了父亲,心急如焚当场吐血,那可是气血攻心,吐的是心血??;险些也是跟在黑魔后面一命呜呼。

        这一对父女之间的感情到了什么地步,那就可想而知!

        墨泪儿说什么也不会离开自己父亲的,她也不放心。

        但现在莫天机说了什么能让这位几乎是一根筋一般的少年黑魔放下心跟着董无伤而去的?

        楚阳自问,自己恐怕没有这手段。

        问莫天机,莫天机含笑不语,道:天机不可泄露。

        让楚阳啐了他半脸的唾沫。

        第二天!

        楚阳等人起床之后,先收拾了一番。

        九大家族那边,也在纷纷起身,向着这边走来。

        这边战事已毕,他们也该启程回去了。

        当然,预期的目标,除了厉家之外,其他人一个也没达到。

        到底谁是九劫剑主?

        唯有两个人很有可能:一个是顾独行,一个是董无伤。

        但董无伤是刀皇啊。九劫剑主怎么可能是刀皇?所以被排除了。

        至于顾独行……剑帝。

        人人都知道,虽然剑帝是因为九劫剑主而出现的,但九劫剑主却绝不可能是单纯的剑帝!

        剑帝需要心无旁鸯,专心修炼:才能成功。

        但九劫剑主历来都是胸罗万象,心思之驳杂,比起名满九重天的诸葛家族的第一智者,还要多几个心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剑帝?

        所以顾独行也被排除了。

        至于其他人……更加不像。

        倒是有人怀疑过楚阎王,但……楚阎王在这一战之中,实在是太不出彩了。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在这一行人之中,还不处于领导地位。

        混在王座里就出战了。

        历代九劫剑主,哪有如此的?哪一个是甘心居于人下的?

        再说了,九劫剑主只要出手,不管他如何变化招法,九大家族都会第一眼就能认出来!楚阳的剑法虽然凌厉无匹,堪称剑中绝招。但比起九劫剑法,分明还不达到那种层次!

        而且楚阳用的熟极而流,一看就是经常用……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于是又开始怀疑莫天机。

        但莫天机……有啥可好怀疑的?莫天机就是个军师!

        所以,九大家族的人包括执冇法者,也都楞了。

        已经有好几人,将目光锁定在了厉拔天带着的厉雄图身。

        这家伙,恐怕才是九劫剑主的九劫之一???

        这事情有些弯弯绕,本来楚阳等人都有怀疑,但那天楚阳与莫天机两人一唱一和的“秘密商量?!备懔艘桓鱿热胛?!却彻底排除了自己这一方的人的嫌疑。

        现在各个大家族都在怀疑厉雄图;当然要忽略厉雄图的敌人:九劫剑主的兄弟们怎么可能互残?

        这不是笑话么?

        厉雄图那天昏迷之后,厉拔天见厉家人都死了,干脆就没让他醒来。万一这货醒来之后想不开……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是万万控制不住。

        再说,自己此次下来,是想要接应整个家族的,现在却只剩下了一根毛?;厝ケ纠淳臀薹ń淮?,若是厉雄图再出了意外……那么自己可就等着挨板子。

        “你是顾独行?中三天顾家家主?”白须执冇法者神色和蔼可亲,看着顾独行。执冇法者不开口,其他人那是万万不敢先招揽的。

        独行早有准备,恭敬地道。

        “有没有兴趣,跟着老朽一起返回三天?”白须执冇法者和善的道:“以你的资质,在这中三天,未免浪费了。若是随老夫回去,拜一位名师,剑术大成,指日可期?!?br />
        顾独行脸顿时猛地一阵涨红,似乎非常激动,但随即脸色一阵苍白,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他在犹豫,他在矛盾,似乎心理在剧烈的挣扎,良久,才艰难的道:“我很想去,可是我……却有不得已的原因,暂时去不了……”

        他做出这个决定似乎很艰难,但还是道:“不过,若是在下能够解决掉这里的事,必会前往三天!届时,还要请执冇法者大人……照拂”

        白须执冇法者心中一定,心道,既然有这句话,就好办。他也听得出,顾独行是给自己留了路:说不定啥时候,我就去找你。但现在……不得已啊。

        “老夫了解。毕竟,三天,才是武者的梦!”白须执冇法者宽容的点点头,越发的和蔼可亲,从怀中掏出一块紫晶令牌,道:“独行,你若是到了三天,可持着这一块令牌,前去找我。不管什么事,老夫都能为你办的妥妥帖帖?!?br />
        竟然已经忽略了姓氏,直接叫了名字,显得更加亲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