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莫天机的歉意.黑魔的放弃

    第二百九十九章 莫天机的歉意.黑魔的放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为何不救?

        楚阳扭转头,看着莫天机。

        “为何要救?”莫天机皱着眉头。

        “若要救,一开始顾独行就可以将他丝毫无损的救出来!”莫天机怒道:“我正要借此揭lù田不悔的yīn谋,借此来对付上三天石家,留下九重天执法者对石家的不好印象,方便于我们以后行事!”

        “如今,黑魔未死,那一种压抑悲愤的气氛就没渲染到位!少了这一种氛围,效果势必要大打折扣,而且,仇恨心与不公平感,也很难jī起,………”

        莫天机皱着眉头:“你为何这么冲动?黑魔乃是死得其所,死的心安理得!你让他活下来,反而多了许多的变数?!?br />
        楚阳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他终于明白,为何顾独行在一开始的时候,表现的并不是很积极。

        原因就在这里,因为莫天机事先就料到了,所以,也提前就安排了顾独行。

        但莫天机在顾独行心中的地位,怎么能比得上楚阳?所以莫天机虽然安排了,但楚阳一声喊,顾独行即刻就放弃了原本的决定!

        救出了黑魔。

        这其中,又是一种对抗。智计,与人道!

        其实就是属于楚阳和莫天机之间的对抗。

        莫天机不问任何过程,他只要结果。而楚阳与他最大的不同,也在这里。

        良久,楚阳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沉声道:“天机,我明白你的计划,也完全可以推测出,你下一步会怎么做,会怎么说,也知道,你这样做,对于我们将来问鼎上三天,实在是有事半功倍之效!最少,若是按照你的思路走下去,石家会有大麻烦!而石家,乃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

        “我出手,实际上就是完全的阻碍了你的计划!会让我们将来多出几分本来可以避免而且能够利用的抗力!”

        “但我不能就这么眼看着黑魔死!天机,我比你更希望黑魔死!”

        楚阳诚挚的看着莫天机。

        莫天机神sè缓和下来,深深叹了口气,道:“我明白?!?br />
        “是,现在,黑魔他不能死!”

        “作为敌人,他是一个yīn险狡诈的敌人,但却值得尊重,为何?因为他本就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杀手!他不偷袭不暗算,那还是黑魔么?”

        “第二,作为父亲,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作为父亲,他让人敬重,佩服!”

        “但,这并不足以我让顾独行救他,因为在他的手上,毕竟有无数的累累血债!那些,也的确只有死,才能洗涮,才能还清!”

        楚阳缓缓踱着步子,道:“我让顾独行救他,乃是为了无伤!”

        “黑魔若死,墨泪儿如何?董无伤会如何?幸福黑魔若是就这么死了,这个老混蛋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很美,很尽心,含笑九泉了,可是他为女儿争取的幸福,还叫个屁的幸福?叫做终生折磨还差不多!”

        “墨泪儿终生受折磨,那么,岂不就是无伤这一生要受折磨?”

        “这是无伤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不能完全以利益的角度去看!”楚阳道:“有时候我们要考虑的,还有人道,人xìng?!?br />
        莫天机沉默不语。

        一方面,他对楚阳的话,不敢芶同。但另一方面,他却知道楚阳做的是对的。

        两人默然良久,楚阳低沉道:“天机,若是遇到这件事的,是你而不是无伤,大家都会与我是同一种选择的。这一点,我不说,你自己也能想得到!”

        莫天机身躯一震,抬起头来。

        “我对你的智计完全放心,对你的运筹,充满信心,对你的心机,也是很是看重!”楚阳踱了两步,道:“但娄对你有一个要求,一个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在以后制定什么计划的时候,先从“不要伤害自己人,这个角度和前提去入手!”

        “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都损失不起!”

        “若是你们都死光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独霸九重天那也只是一场空而已!没有任何意义。男人的成就,需要有人来分享,需要有人来认可,甚至是单纯的享受。我成功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只有我自己高兴,有意思么?”

        “若是有一天,你登上了九重天巅峰,但我和顾独行董无伤甚至小

        舞我们都死了,你莫天机一个人站在那最高处是什么滋味?你想过?”

        楚阳沉重地道。

        说完,就没有再说话。

        因为顾独行已经抱着黑魔一溜烟的奔了过来,战场上,战局已定。

        楚阳急忙迎了上去。

        莫天机在大雪中静静的站立,一动不动。

        他的口中,低低的呢喃:“任何事,都要先从“不要伤害自己人,这个角度和前提去入手?!?br />
        “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都损失不起?!?br />
        “男人的成就,需要有人分享!”

        良久,莫天机微微一笑,淡淡的自言自语道:“我原以为,我才是对的。现在看来,我还是对的,只不过,需要修正一下角度?!?br />
        “哎,应该是需要休整一下前提?!叭缓笏灰⊥?,摇去了头上的冰雪,喃喃骂道:“楚阳这厮在诅咒我!什么叫做“他和顾独行董无伤众兄弟以及小舞都死了,?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呸!这混蛋没安好心!”

        口中呸呸两声,转身大跨步走了回去。

        “怎么样?”楚阳问道。

        “五脏有裂,严重震伤,头脑中掌,后心两剑,前xiōng七刀,六剑。

        这是见骨的?!惫硕佬辛硈è有些沉重:“左手臂连肩膀都没了,肋骨断了九根,左tuǐ断了,右脚被砍去了一半,一只耳朵没有了一身修为,也尽数废掉了?!?br />
        “至于其他的小伤,不计其数?!?br />
        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赶紧抱进帐篷来!”楚阳一挥手,当先领路。

        顾独行在后面跟随。

        董无伤抱着昏mí的墨泪儿,正耍跟进去。却见眼前人影一晃,莫天机已经tǐng身站在他的面前。

        “?”董无伤疑问的看着莫天机。

        莫天机有些抱歉的看着他,突然深深的弯下了腰:“无伤,对不起?!?br />
        董无伤纳闷的道:“对不起?”

        “是,对不起!”莫天机直起身子:“顾独行本来能救,是我没让顾独行出手!要不然,黑魔不会受这么重伤?!?br />
        “这是我的错?!?br />
        董无伤释然,笑道:“你跟我说对不起?”

        他哈哈一笑:“你我之间,用得着说对不起么?”

        莫天机心中一松,格拍董无伤的肩膀,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前,莫天机看了看墨泪儿,叹息了一声。

        “我以前,不会感觉到愧疚的?!蹦旎睦锬乃档?。

        楚阳已经为黑魔吃下了不完全版九重丹。

        “他的伤势,实在太重。尤其是肩膀被人卸了去,出现了这样一个大洞,甚至能看得见内脏。这样严重的伤势,药力根本无法。现在,只能为他先保住xìng命。至于以后的恢复,则要看他清醒之后再说?!?br />
        楚阳脸sè很沉重,看着董无伤。

        董无伤点点头。

        说话间,九重丹药力流动开来。黑魔低低的shēn吟了一声,竟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神,依然淡漠而yīn森,但却似乎多了几分别的韵味,似乎是渴望。转动着眼珠,看了一圈,lù出了失望的眼神。

        “呵呵,原来我还活着?!?br />
        黑魔低低的道。声音里,充满了失落:“我本以为,这次我终于能见到泪儿他母亲了……哎?!?br />
        众人皆无语。

        “楚阎王”黑魔低声招呼。

        “什么事?”楚阳走了上去。

        “在我腰带里,有噬骨焚心草与七妙玲珑魔喘息了一声:“我已经将它们研成了药粉,装在了腰带暗格里。你取出来,给董无伤,和……泪儿?!?br />
        阳点点头,安慰道:“你先安心养伤,死不了的。至于以后的事,不管是仇是恩还是怨,等你恢复之后再说?!?br />
        “能活下去就不错了?!焙谀6艘幌伦旖?,似乎是笑了一下,浑身放松了一下,躺在chuáng上,两眼惘然的看着帐篷顶部。

        “可是我不想恢复了我放弃了?!焙谀Ь簿驳牡溃骸安还苁浅?,是恩,还是怨,我都放弃了……”

        众人一阵愕然。

        “我这一辈子,不断地在杀人之中度过,杀人,就是我的生活!”

        黑魔沙哑的笑一声:“若是有什么因果报应,那么我轮回一万次,也赎不完,既然赎不完,干脆不赎了,不管了?!?br />
        “若能活下去,我想就这么着了。就算还能喘一口气,也活不了几年子?!焙谀У男Φ溃骸白詈蠹改甑娜兆?,就这么平淡一些,过一过普通人的日子,就好?!?br />
        “我真的没有过过这种日子。董无伤老夫以后为你看看门,种种huā,过完这下半辈子吧,看着我女儿泪儿成亲生子,老夫下去好有个交代?!?br />
        董无伤抱着墨泪儿,怔怔的说不出鼻。

        “黑魔已经没了?!焙谀У溃骸袄戏虻拿?,其实叫叫什么来着?”

        他竟然费力地想了好大一会,道:“我记得老夫是叫做墨逐流来着”

        “那我以后就叫墨逐流了?!焙谀低?,笑了笑,居然就这么放下了一切一般,昏睡了过去。

        他并没有向董无伤提什么要求,当他看到董无伤抱着自己的女儿的样子,他就已经完全放心。

        女儿找到了归宿,生活如何,就是她自己经营的事,自己是老丈人,不管那些事。

        众人默然了一会。

        才静静地退了出来。

        “下午君级会战?!背艨醋耪诖蛏ㄕ匠〉幕首?,淡淡道。

        “石家人急眼了?!蹦旎匦牡娜词橇硪环矫?,眼神一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