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章 两军决战,士气第一!

    第二百九十章 两军决战,士气第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全场一片寂静!

        对这个大胆的女子的近乎疯狂的表白!

        这样的话,在这个世界,在男女大防的现在,无疑是惊世骇俗!离经叛道!

        但现在,任何人,包括田不悔那一方的所有人,都是没有半点指责耻笑的心理!

        良久,突然数千人同时大呼一声:“好!”

        顿时群情沸腾!

        “丫头!我们支持你!”

        无数人放声大呼。

        凌家冰雪高台之上,凌寒雪妙目注视着下面的谢丹凤,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羡慕,一阵佩服。

        真的好佩服她,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勇敢的,表明自己的心迹!

        作为一个女子,凌寒雪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真的这样说出来,那就将自己的一生所有后路,全部堵死!

        只有面前这一条路!

        看着谢丹凤,凌寒雪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心道:若是我当年……也能像她这样有勇气?……

        夜弑雨眯着眼睛,看着下方,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梦色却是一声长叹:“如此贞烈女子,真乃绝世名花!如此敢爱敢恨,陨灭岂不可惜?”心中暗暗问自己:若是情况紧急,本公子敢不敢冒着执法者震怒的危险,再做一次护花之人?

        想着想着,心中犹豫不决。

        不由一阵叹息:单单是自己这一阵犹豫,就已经不如这个女子远甚!

        下方,所有王级高手,都自发地从各自阵营之中缓缓走出来,在纪墨等人身后排齐一队一队。

        人人都是一言不发。

        傲邪云和谢丹琼上前一步,与纪墨罗克敌芮不通谈昙并肩站立!

        所有王座高手,自发的在他们身后集中。人人都是目光平静,喘息稍微有些粗重,但,站在这几位公子身后,似乎心情却是镇定了下来一般。

        在对面,也在进行着同样的过程!

        楚阳一身黑衣,一言不发,身躯挺直,一步步走了出去。

        他的脚步沉稳,脸色沉着镇定。

        所过之处,众人自发地让出一条道路,均是感觉到,似乎这一战,已经胜了!

        楚阳一步步就这么走到外面,轻轻迈出一步,就在整个队伍之中突出了出来,转身,看着自己的队伍,扬眉一扫,从每一个人的脸上,静静地看了过去。

        他的目光看到谁,谁就会感觉到一阵热血涌起来。

        楚阳在嘴角露出一个安静的笑容,慢慢的道:“第一战,就是我们出战!我们已经自发的就全部集合了起来,听听,对面还在催促呢……”

        他嘴角向后一撇,露出一股不屑的嘲笑。

        顿时,紧张的情绪全无,一阵大笑。

        “我靠……又在催呢?”楚阳背对着对面,听着田不悔的呼喝,淡笑道:“瞧那些人,把我们田大公子给愁得……啧啧……”

        “哈哈哈……”笑声越来越响。

        “跟这样的敌人战斗……我真感到胜之不武!”楚阳伸手往后一指,披披嘴:“看看啊,他们是我们的对手吗?”

        “不是!”面前九百多人,同时怒吼!

        随着这几句话,看到对方的杂乱阵营,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信心十足!

        “那,我们用多长时间,能够将对面的这帮家伙扔进亡命湖?”楚阳用睥睨的眼神看着,突然提高声音,大声喝道:“一个时辰!咱们能不能将他们变成尸体,扔进亡命湖?”

        他根本不问什么你们有信心么?咱们能胜么?而是直接问,多长时间解决战斗?!这就给人一种感觉:这一战的结果……还用问么?

        必胜无疑??!

        “哈哈哈……哪里用得了一个时辰!半个时辰足够了!”其中一位九品王座哈哈大笑。

        众人纷纷大笑,豪气飞扬:“不错,对付他们,哪里用得了这么长时间?”

        “好!”楚阳喝一声彩,随即皱起眉头,道:“可是我觉得就这么点人,我们还得与他们打四???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太麻烦啦!一场就够了!”

        “是么?一场的话,时间可是很紧啊?!背袈冻鲆恢趾芗俸芗俚挠锹?,皱眉道:“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一??!一??!一??!”

        “一场解决他们!”众人山呼海啸一般鼓噪起来。

        “好!”

        楚阳大喝一声,豁然转身,双手抱拳,目光如电,声音铿锵:“执法者大人,我跟我的兄弟们,一致认为,对方区区千人,要打四场,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楚某代表我们九百九十六人,向执法者大人提出申请:就一场决胜负吧!”

        “一场决胜负?”白须执法者皱着眉头。

        “不错!只是一场,足够将这帮家伙砍成肉酱!”楚阳大声道,随即转身问道:“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所有人扯着嗓子一起大吼,每个人都是用足了力气,几乎将青筋也鼓了出来!

        白须执法者道:“既然如此,我还需要征求一下对面的意见?!?br />
        其实不用征求,楚阳这边既然气势如虹的提了出来,田不悔岂肯退缩?不答应。就会将自己一方的士气打击至??!

        所以田不悔现在是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

        而且,答应了之后,还晚了别人一步!

        “我们答应!一战决胜负!”田不悔咬着牙,狠狠地道。他太不甘心了,没想到楚阳竟然来了这么一手。

        “看看啊,咱们一要求一场决胜负,看看把田公子给气的……说话都不会说了。哈哈,脸都气红了……嗯?你看我?看我做什么?瞪眼干什么?田不悔,你不服?不服你就上来呀!光瞪眼,能瞪死我?”

        楚阳无情嘲笑着田不悔。

        他每说一句,自己的队伍之中就爆发起一阵笑声,笑声越来越大,情绪越来越是激昂。

        “田不悔,你上来呀!上来死吧!哈哈哈……”九百多人同时大笑。

        在两军阵前,光明正大的嘲讽对方的领袖人物,这种快感,是无与伦比的。

        田不悔怎么会上来?他乃是领队,地位等同于楚阳这边的莫天机,整个队伍的决战,都在他手中统筹。他上来……除非是脑残了……

        “放你妈的屁!”田不悔愤怒地道:“你干嘛不叫莫天机一起上来?”

        楚阳怪叫一声:“你不敢上来就不敢上来呗,你扯上人家莫天机干什么?田不悔,你还要不要脸???”

        “田不悔,你还要不要脸??!”纪墨罗克敌同时大叫,九百多人乱哄哄的跟上,顿时如同过年一般热闹。

        外人看在眼中,谁会想得到这是在决战之前?绝对会认为这是在过节。

        “田不悔不敢上来??!”楚阳哈哈大笑:“这样的胆小鬼!窝囊废!王八蛋!”

        纪墨一声长啸:“嗷呜~~~狗大姨!大家跟着我喊!”

        “田不悔!胆小鬼!”纪墨引吭大叫。

        “田不悔!胆小鬼!”千人一起呼应。

        “田不悔!窝囊废!”纪墨再次兴高采烈地大叫。

        “田不悔!窝囊废!”千人再次精神饱满的跟随。

        “我靠,居然这么押韵!”纪墨哈哈大笑:“看来田不悔真是一个天生挨骂的料??!”

        “哈哈哈哈……”

        “田不悔!”纪墨叫。

        “胆小鬼!”千人呼。

        “田不悔!”纪墨再叫。

        “窝囊废!”再次呼应。

        “田不悔!”纪墨手舞足蹈。

        “王八蛋!”千人声嘶力竭。

        “哈哈哈哈……”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楚阳这边的气势,已经提升至巅峰,但田不悔那一边的气势,却是萎靡到了极处。尤其是田不悔组织骂阵,想要以牙还牙的时候,黑魔的一百多位王座竟然沉默着,不出声音。

        田不悔大怒,一个箭步到了黑魔面前,怒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哑巴么?”

        黑魔大怒:“当真是不可理喻!你见过一个刺客在战斗之前放开喉咙嚎叫么?田不悔,你懂不懂得事情?!”

        田不悔现在楚阳那里吃了一肚子气,又在黑魔这里碰了一鼻子灰,偏偏有苦说不出,顿时肚皮几乎气得爆裂,就要发作出来。

        旁边,厉氏家族的家主急忙出言劝慰,才将田不悔劝了回去。

        黑魔犹自不依不饶,瞪着眼睛活像是要吃人。

        再说这件事明摆着又是田不悔不对:你说你要求一伙老是出在黑暗之中的刺客吆喝什么?你这不是自找不痛快么?

        也有人想起,现在既然拉到光天化日之下来决战,似乎就已经不能用‘刺客’来形容了……田不悔貌似也没错,反而黑魔有些借题发挥……

        “哇哦……内讧了内讧了哇哈哈哈……”罗克敌最擅长的就是落井下石,看到对方似乎有内乱的迹象,哇哈哈的嘴巴都笑歪了。

        “嗷呜……内讧!哈哈哈……”纪墨打落水狗的本事也不差。

        大家一起哄笑起来。

        对面,已经开始列阵的王座高手们纷纷回头,有一些黑魔的杀手们已经忍不住的咒骂起来:“田不悔到底会不会指挥呀?这混蛋是不是缺根筋??!妈的,让老子们一群刺客上来决战,这不是混蛋呢吧?”

        田不悔一张俊脸都几乎气肿了。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如此,解释也没有用,唯有赶紧让战斗开局,才能慢慢的在战斗中消除这种情绪,手中令旗一挥,喝道:“上!给我宰光了他们!”

        对面将近一千余人顿时轰隆一声冲了过来。

        “来得好!”楚阳一抖手,抽出一根红布条,绑在自己头上,九百多人同时抽出红布条,绑在了头上。

        “宰了他们!”楚阳一声大吼:“可算把他们给等出来了,刚才还以为他们不敢来了呢!”

        “嗷~~~”九百多人一声大吼,跟在楚阳身后,狂风一般冲了出去!

        “杀!”

        …………

        真码不了四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