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若你看得起我,就杀了我!

    第二百八十七章 若你看得起我,就杀了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冲向四面八方!

        那九大家族筑起来的冰雪高台,若不是被他们用修为牢牢护住,这一刻的冲击,就能让这些高台全部跨下来!

        本来对这一场战斗心存不屑的九大家族中人,同时lù出凝重的神sè,专心致志的定睛看着这一战!

        这是一场,真正的男人的战斗!

        “好!”董无伤仰天长啸,壮怀jī烈,满头黑发砰的一声挣断了发带,在风雪中狂舞!他两条tuǐ牢牢钉住地面,渊渟岳峙一般,一动不动!

        “痛快!”厉雄图嘶声暴吼,浑身肌肉虬结,眼中射出比刚才更强的jī烈战意!

        敌越强!我越兴奋!

        董无伤与厉雄图,都是属于这种人!

        两人都不容对方休息,也不容自己休息,墨刀阔剑同时举起,狠狠地又是一记砸在一起!

        溅起的火星,几乎能够燃烧一般。

        随即,砰砰砰的响声就连成了一片!

        每一次碰撞,均有条形的雪柱jī烈的冲天而起!

        先是董无伤狂风暴雨一般连续十刀,厉雄图退一步接一刀,战圈迅速的向着厉雄图那边转移。

        然后厉雄图大喝一声,阔剑猛的反劈十剑,董无伤接一剑,退一步,也是连退十步!

        剧烈到极点的撞击声音,几乎让观战的众人耳朵都聋了!

        突然,两人同时住手。

        然后,一个拄着刀,一个拄着剑,两人相隔五丈,剧烈的喘息着,突然同时哈哈大笑!

        太痛快了!

        这样的战斗,让两人的浑身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虽然手臂已经酸痛,虎口已经爆裂,七窍之中的血迹依然在流,但两个人的战意,却丝毫没有减落,反而越来越炽热!

        楚阳皱着眉头,看着这一战,感受着自己血脉中鲜血在沸腾燃烧,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

        突然身边一阵香风传来,转头,只见墨泪儿脸上满是紧张,看着场中的董无伤,眼中满是痛惜与担忧。

        “不必担心!无伤必胜!”楚阳肯定的道:“我对他有信心,你更要有信心!”

        墨泪儿使劲点了点头。却将嘴chún都咬破了。

        “再来!”董无伤厉声大吼。

        “再来!”厉雄图疯狂大笑!

        “刀来无情天!”董无伤狂笑着,身子带着墨刀拔地而起,猛的升上了七丈高空,然后便如一道黑sè流星,猛然下落!

        成为一道旋风!

        “?;⊥?!”厉雄图大吼,身子在地下一个盘旋,顿时出现了一座无数把剑尖组成了的剑光宝塔,一层层的往上涌,迅速的涌到七层,然后猛地旋了起来,离地飞出,迎上半空雷霆万钧的刀来无情天!

        一条条刀光剑光流射,刀剑相击的声音不断的响了一阵,一道黑影带着一声狂暴的长啸,弹上半空!

        另一道魁梧身影踉跄的在地上后退。

        弹上半空的是董无伤;这一次反弹出去,足足有十三四丈高!魁伟雄壮的身影,在这一刻竟然似乎将青天全部遮??!

        “刀破无情天!”董无伤在半空中猛的翻转了一下,一道滚筒粗的刀芒从墨刀上jī射而出,而董无伤就随着这一刀,再次俯冲下来!

        “呀!”厉雄图放声嘶吼,相同的剑光宝塔再一次层层涌现!

        轰的一声巨响!

        厉雄图一个跟头翻了出去七丈,披头散发,七窍流血,但两条tuǐ却稳稳的站在地上,两只手磐石一般稳定的举着剑。

        董无伤再次飞腾而起,又是一声长啸,吐出xiōng中浊气,两眼之中流着血丝,那是连续的震dàng,造成的不堪负荷!

        但他的眼中,却依然放射着狂热。再次俯冲而下!

        “刀断无情天!”董无伤分明已经是进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长刀在空中沸腾如同活物,七条滚筒一般的刀光同时飚射!

        “剑断沧海!”厉雄图眼中闪烁着别人所不能明白的欣喜,大吼一声:“我厉雄图,毕生只求此一战!痛快呀痛快!”

        两人身形交错而过,各自在雪地上奔行四十丈,才终于站定!

        双方距离,接近百丈!

        “一刀决胜负吧!厉雄图!”董无伤睥睨而笑,抚刀长啸,在他说话的时候,一头长发宛若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飞扬而起,宛若天神,豪情盖世!

        “一剑断生死!董无伤!”厉雄图眼中闪烁着不可掩饰的尊敬:“我若是杀了你,必然将你的墨刀收藏,成为我终生不离片刻的宝贝!晨昏定然对刀饮,春秋不断抱刀醉;纵然黄泉九幽远,日日与君喝一杯!”

        董无伤哈哈狂笑,沉声道:“只是你注定要失望了!”

        “你错了!你练的是无情刀道!但是无情刀,杀不了我厉雄图!”厉雄图诚挚地道:“所以今日,你必然死在我刀下!”

        董无伤‘刀来无情天’‘刀破无情天’‘刀断无情天’,三招,已经让厉雄图断定,董无伤修炼的,正是无情刀法。

        但他练的沧海剑诀,却正是无情刀法的克星!

        董无伤一声笑:“看刀!”

        突然开始狂冲!

        厉雄图哈哈一笑,长剑弹入手中,开始向着对面冲锋。

        这一招,分生死!

        这是两人的默契!

        也是对对方的尊敬!

        “刀出无情天!”董无伤一声暴喝,心神突然进入一片空冥之中,笑道:“无情刀法?厉雄图,看我这一招道是无情却有情!”

        这一刀,走出无情天!

        所以董无伤命名为‘刀出无情天’!

        厉雄图不为所动,豪笑道:“来吧!”

        两道人影,带着如山刀光,如海剑芒,旋风一般撞在一起!轰然一声爆响!

        场中的冰屑雪烟狂暴的升腾而起,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久久不落!

        “结束了!”高台上凌寒雪极为可惜的叹息一声。

        “结束了?!蹦俏恢捶ㄕ甙仔肜险咔崽疽簧?,低声道:“可惜了一位天才!”

        厉拔天紧张的看着下面,满脸的企盼。厉雄图……可千万不要死!

        “结束了!”楚阳轻轻说道。

        “怎么样?”墨泪儿紧张的问道:“董无伤怎么样?”

        楚阳微笑道:“其实你应该问,我丈夫怎么样?才对?!?br />
        墨泪儿啐了一口,脸上一阵通红,但也随即放下心来。她知道,董无伤若是落败身死,楚阳绝对不会如此轻松!

        楚阳既然跟自己开这种玩笑,那就是董无伤胜了!

        若是一般女人,在自己男人拼命厮杀的时候,说不定会大喊加油,大声鼓励。但墨泪儿却没有。

        她也想,但她死死的克制着自己!

        她知道,自己一开口,就是对现在场中的两个男人极大的侮辱!

        真正男人的决战,不需要任何喝彩!也不需要任何鼓励!

        纵然是鼓舞士气,也会让胜者感觉胜之不武!

        墨泪儿只有让自己的心担忧的缩成一团,却也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为了自己男人的骄傲!

        楚阳嘴上这么说,但心中却也是殊无把握!

        那样的jī烈战斗,连执法者的修为,也没有看清楚谁胜谁负,楚阳又怎么看得出?

        但楚阳却对董无伤有无上的信心!

        他,绝对会赢!

        不需要理由!

        厉雄图,楚阳并不否认这是一位英雄,但他依然认定,董无伤会赢!

        包括顾独行罗克敌纪墨等人在内,大家脸上神sè一片笃定!

        赢了!

        虽然看不到!

        但是赢了!这是一定的!

        “啊~~~”尘烟尚未散尽,场中突然响起一声悲痛的惨叫!一声让任何人听到,都会感觉到不忍心的惨叫!

        这一声叫唤,直接可以说是惨绝人寰!

        墨泪儿jiāo躯一颤,摇摇yù坠,眼泪迅速的流了出来,脸上一片绝望!

        这是厉雄图的声音!

        刚才是生死决战!

        厉雄图能发出声音,他没有死!

        那么……死地岂不就是董无伤?

        “为什么?为什么?!”厉雄图狂呼着,声音之凄惨,让人心hún震动。

        冰雪烟雾终于散去。

        场中相隔十丈,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站着的是董无伤,坐着的是厉雄图!

        两人都没死。

        厉雄图手中阔剑已经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碎铁片,化作乌有。董无伤手中的墨刀,也已经根本不能称之为‘刀’,而是应该成为‘锯’了!

        惨叫的是厉雄图,他的身上,将近七八处地方汨汨流出鲜血,但却没有死。

        董无伤也没死。

        “为什么?为什么?”厉雄图的双tuǐ已经被董无伤砸断,坐在地上大吼,形容凄厉:“我败了!可你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不杀我?!董无伤!这是生死之战,你为何不杀我?!”

        董无伤目无表情,缓缓将墨刀爱惜的入鞘,道:“厉兄,我刚才最后一刀说的,是决一胜负,而非是决一生死!决生死,是你说的!”

        “你看不起我?”厉雄图愤怒的看着他:“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董无伤皱皱眉。有些为难:“厉兄,这一战之后,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们之间,那里有什么看得起,看不起?我们是一样的人!”

        “既然看得起我!那就杀了我!”厉雄图听了这句话,脸上lù出荣耀的sè彩,喝道:“快!杀了我!”

        董无伤叹息一声,并不答话,转身就走。

        他的背上xiōng前,也有七八处流淌着鲜血。但他恍如不觉。

        “嗷~~~”厉雄图一声大吼,以手拍地,用尽最后的力量,竟然飞身而起,急速的追上董无伤,猛地摔落在他身前,大吼:“董无伤!若你看的起我!将我视为你的对手,那就拔出刀,杀我!杀我!”

        他仰天长啸:“我厉雄图堂堂九尺汉子,岂能如此窝囊的活下去!”